第9章 第9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9章 第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第9章

  汪美茹听到聂家要分家的消息时,原本不以为意。

  她有上一世的记忆,哪能不知道聂老头和陈秀娥和人精一样,压根不会让自己吃亏。他们俩,不过是想借个机会,好好敲打楚婉,让她老老实实而已。

  汪美茹的心情很平静,只是抱着书本,斯斯文文地跟着其他知青们,“顺路”转到村委会门口看一眼而已,可谁知道,这一看,让她无比震惊。

  “分家?你出息了,要分家?”陈秀娥的嗓门猛地太高。

  楚婉走到陈秀娥面前,说道:“是你们说要分家的。”

  陈秀娥张了张嘴巴,半晌没说出话。

  她和老伴还要脸,现在哪能说自己只是随便吓唬人而已?

  楚婉又说道:“这两天,我发烧了,实在没有精力做饭。”

  楚婉的声音很温柔,她站在弱者的角度,无辜地说出这一番话。

  这会儿本还不知道聂家老俩口为啥闹着要分家的村民们都明白了。

  只是因为儿媳妇发烧没法做饭,就要把人赶出去?

  陈秀娥老脸一红:“你说发烧就是发烧?”

  抬杠的时候精气神儿多好,说发烧,谁信啊?

  “我能证明,楚同志是身体不适。”蒋秋月站出来,“前天我看见她回村的时候,脸色就比平时难看很多。我一个平时和她不怎么接触的人都看得出她发烧了,你们作为她婆家人,难道看不出来?”

  楚婉发高烧做梦那一天,是从娘家回来的。

  一路上,她碰到很多村民,有人说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风一吹就倒,还说她这模样太晦气了……

  现在,当时见到她的人,纷纷出声。

  “话说回来,我那天也觉得楚寡妇和平常不一样。”

  “好像嘴唇苍白,脸上又红得不自然。”

  “楚知青平时经过知青点都会和我们这些知青打招呼的,但那天没有,肯定是身体不舒服。”

  直到这时,顾骁才明白,原来“爬床”当天,她的柔弱与无助,是因为身体不适。

  可即便是那样,她仍然竭尽全力,一步一步离开了他家。

  楚婉并不是毫无心眼,可她的心眼,是用在保护自己身上。

  “楚婉嫁进你们家这一年,在我看来,没什么对不住你们的地方。昨天晚上,我在你们家门口,亲耳听见你们说她偷吃了鸡蛋和红糖。大家伙儿听听,整个家里,就楚婉一个人赚工分,她吃个鸡蛋怎么了?”

  “是两个鸡蛋!”陈秀娥说。

  “你给我闭嘴!”聂老头脸色铁青,“还嫌不够丢人?”

  陈秀娥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恨恨地瞪着楚婉。

  村民们的表情变得微妙,“啧啧”两声。

  楚婉知道村民们说这番公道话并不是对她有多好,他们只是容易受到煽动而已。

  而真正能为她做主的只有妇联主任和其他村干部们。

  “还有,你说楚知青回家太晚了,没做晚饭,是偷懒。但是,你们有没有听她解释?她早就该下工了,是我请她来村办公室帮忙做事,耽误的时间,我们肯定会给她补上工分的。”

  “楚同志身体不适,但还是坚持来上工,这样的精神和毅力是值得鼓励的。反观你们,连这么一点理解与包容都没有!”

  聂老头这大半辈子,一向都受人尊敬,还从来没试过像现在一样难堪过。

  在他病倒后接替他村支书职位的孙支书站出来,脸色一沉:“聂同志,你自己以前也是村干部,现在退下来了,就连这点觉悟都没了?”

  直到这个地步,陈秀娥才意识到整件事的严重性。

  她慌了,说道:“这些都是家事,不麻烦村委会了,我们自己回去——”

  “李村长。”楚婉打断她的话,看向李村长,“可以请村干部们帮我拟一份分家书吗?”

  “没问题。”李村长说道。

  聂老头和陈秀娥愣着。

  分家……

  居然真的要分家了,这不是他们的本意!

  聂老头的气都快喘不上来。

  家里老大已经出嫁,老二过世,老三还在念书,至于他自己,也早就不是村干部,家里连个上工挣工分的人都没有,以后从哪里弄粮食?

  至于陈秀娥,暂时想的是自己。

  都说苦媳妇熬成婆,她终于熬成婆了,儿媳妇居然跑了,她还哪能享清福?

  这一刻,没有谁比聂家俩口子更加后悔的。

  到底是怎么到分家这一步的?

  一开始,只是想敲打小寡妇而已,可到最后,稀里糊涂的,竟真是让她分出去了……

  ……

  聂家大女儿聂慧慧站在公交车上,脸色难看。

  宁玉村太远了,每次回娘家,她都得花不少时间。

  她都已经出嫁了,嫁的是城里人,在国营饭店还有正经工作,多好的日子啊,为什么要被娘家耽误?

  车快到站了,聂慧慧准备下来,起身时不小心被边上一个老农民手中的劳作工具蹭了一下。

  她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我这是的确良衬衫!脏了你赔得起吗?”

  老农民也不是好欺负的,“啐”一口:“装啥城里人啊!就你衣服金贵,这么舍不得,就别穿了,脱下来捧着!”

  车上的人都笑出声。

  聂慧慧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没好气地下车。

  公交车不是正好停在宁玉村门口的,回去还要走很长一段路。

  这么热的天气,她愈发烦躁,到家的时候,拿起桌上的凉白开,一脸怒气地灌了一大口。

  “你弟呢?”陈秀娥问。

  “一到家就光是问儿子的事。”聂慧慧哼笑一声,说道,“快放暑假了,他今天不回来,还有,学校要交假期学费,你们准备一下。”

  陈秀娥眼皮子一跳:“我们哪有钱啊!”

  聂老头清了清嗓子:“慧慧,要不你——”

  “我也没钱。”聂慧慧立马说道,“别人来娘家都是打秋风的,就我还得贴娘家,要是让婆家人知道了,你还想不想让我好过了?”

  她话音落下,余光看见楚婉屋里地上摆着个行李箱。

  把行李箱拿出来干什么?

  聂慧慧放下搪瓷缸,往里走去。

  行李箱敞着,有好几身漂亮衣服,想来都是楚婉过去从娘家带来的。

  聂慧慧眼睛一亮,蹲下来看了看,随手拿起两件,装作不经意地说:“这两件我拿去穿了。”

  “不行。”楚婉连头都没抬,继续叠衣裳。

  “反正你又不穿。”聂慧慧说,“你要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到时候又招惹是非,害爸妈跟着你听闲话。”

  屋外,聂老头和陈秀娥欲言又止。

  楚婉已经收拾好行李,又按照村委会拟定的分家书,将属于自己的东西通通打包好。

  她一个人提不动这么多,好在蒋主任不放心,说好了会喊几个知青过来一起帮忙。

  恰好楚婉把行李收好,屋外传来蒋主任的声音。

  “楚同志,我们来了!”

  楚婉连忙小跑着出去。

  先是行李箱,再是锅碗瓢盆,最后是粮食,一件一件往外拖。

  几个知青一起把东西装好。

  蒋主任拿着分家书,核对物品,进屋问聂老头:“你们聂家还有什么异议?”

  聂老头黑着脸:“没有。”

  “行,别到时候人都走了,说丢了东西。”蒋主任说,“楚知青,我们走。”

  “等一下,蒋主任,我还要去拿点东西。”

  陈秀娥还想闹,但被聂老头拦住了。

  因为他昨天说,分家是他们自己提出的,现在人真分出去了,他们又不同意,不光会被村民笑话,甚至还会被村干部批评。

  对于这次分家,村委会办得公平,谁都不占便宜,也也不吃亏,但要是再闹下去,就说不准了。

  村干部们可不像村民那样不讲道理,他们会站在小寡妇那边的。

  聂老头忽然觉得,自家是吃了个哑巴亏。

  眼看着楚婉在蒋主任的陪伴下离开聂家,甚至还带走这么多东西,聂慧慧整个人都傻了。

  这是在闹什么?

  眼看着楚婉最后一趟回屋,抱走一摞书时,聂慧慧彻底坐不住了,跑上去拦着她:“你这是干啥?”

  “我们分家了,你爸妈没说吗?”楚婉问。

  聂慧慧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圆。

  怎么能分家!

  分家后,他爸妈的粮食怎么办?难道将来他俩要靠她养?

  “还有大姐拿了我这么多衣裳,也得还回来。”楚婉说。

  聂慧慧怔了一下。

  “要不然,我就去告诉你们单位的领导了。”

  蒋主任一脸欣慰。

  楚婉不争不抢,只拿回属于她自己的,压根没错。

  “我、我又没说不还!”聂慧慧面红耳赤。

  分家这么大的事,村民们当然围成一团凑热闹,这会儿一听,眼睛都亮了。

  “我就说聂家大闺女的衣服咋都这么好看,还以为是因为工作单位好,嫁得也好,没想到,这些衣服居然都是小寡妇的!”

  “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今天慧慧穿的的确良衬衫,以前楚寡妇刚下乡时也穿过。人和人真是没法比,慧慧把衣服都穿得发黄了,还皱巴巴的,看着一点都不体面……”

  聂慧慧的耳朵都红了。

  她自视甚高,并且和聂老头一样爱面子,哪能忍受被人这样笑话数落。

  “蒋主任,我们走吧。”楚婉说。

  聂家人纷纷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睁睁地看着小寡妇头也不回地踏出聂家的门。

  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

  “我们村干部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你住村口那间茅草屋。条件不好,你凑合一下,到时候如果有知青返城,空出床位,就让你回来住。”蒋主任说。

  一路走到村口,那间茅草屋,看着空落落的。

  但楚婉的心,却很满足。

  “一个女同志,自己住肯定有不方便的,要是有什么难处,记得来找我。”蒋主任说到这里,又忍住了,娇美寡妇门前是非多,大家都知道,只是这会儿提出来,只会吓着楚婉。

  只是蒋主任没想到,楚婉一点都不害怕。

  小寡妇满心期待自己独自住在茅草屋的第一个夜晚。

  就好像人生要从这里重新开始似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