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8章 第8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第8章

  莫奶奶一直站在窗边等,发现孩子们的身影后,赶紧急匆匆跑出来。

  见两个孩子毫发无伤,她悬在嗓子眼的心才落回去。

  老太太“哎哟哎哟”了半天,将安年和岁岁搂进怀里。

  安年别别扭扭的,板着脸,不愿意被抱着,梗着脖子站到一旁去。

  岁岁知道奶奶对自己好,软乎乎的身体紧紧抱着之后,伸出一个小脑袋,张着嘴巴喘气。

  “都怪奶奶不好,没看好你们,你们俩要是出事了,奶奶咋跟你们爸交代!”

  楚婉看着孩子们,又看着莫奶奶失而复得的感慨,眼底染了一抹笑意。

  孩子们虽然没有妈妈了,可他们有真心疼爱自己的爸爸和奶奶,同样幸福。

  月光下,楚婉的皮肤白皙清透,双眸明亮,她静静地站在原地,看向祖孙三人时,嘴角牵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笑容恬淡温柔。

  恰好这时,她抬起眼,不小心和顾骁对视。

  楚婉原本的愉悦表情顿时收敛,抿紧唇,悄悄躲开他的目光。

  牛棚那边,忽然有了声响,许是有人路过。

  “我先回去了。”

  楚婉开口之后许久,都没人回应,出于礼貌,她抬起头,再次与顾骁对视。

  对方面色沉静,只是微微颔首,但不知怎的,他只是这样站着,就已经有点吓人。

  好在下一刻,他再次道了谢,气场才没这么凌厉。

  ……

  回屋后,莫奶奶让两个孩子先去洗漱。

  安年和岁岁的卫生习惯很好,每天睡前的洗漱工作都要费好长时间,小脚丫要在盆里洗、小牙齿每天得刷两次,洗脸用的布还不能和擦脚丫的一样。

  莫奶奶说他们瞎讲究,但也把孩子们需要的一一准备好。

  “刚才听岁岁说,是楚同志送他们回来的。”莫奶奶悄悄观察顾骁的反应。

  顾骁想起刚才那一幕。

  大家都说岁岁娇气,对谁都瞧不上眼,一个不高兴就又哭又闹。可是,娇气的小团子第一眼见到楚婉,就拉着她的手不舍得松开。

  安年虽然看着精明,实际上到底只是个孩子,傻傻地说出妹妹的名字,话音一落又很懊恼,气呼呼的。

  而在他们面前的楚婉,和之前两次他见到的不一样。

  她不是小心翼翼的受气包和小寡妇。

  她会笑,说不上多开怀,但嘴角上扬时带起的梨涡,甜美又温柔。

  “是。”顾骁说,“岁岁捣蛋,跑去她家门口。”

  这时,光着小脚丫跑回来的岁岁立马辩解:“不是捣蛋呀,姐姐差点要从高高的凳子上摔下去了!”

  “摔下去?”顾骁问。

  岁岁用力点头:“姐姐要拿小箱子,可是家里没有人帮忙,她就爬得好高!”

  “她为什么要拿小箱子?”

  “姐姐要搬家呢!”

  顾骁听着孩子的话。

  她要搬家,搬去哪里?

  莫奶奶叹了叹气:“哪是搬家啊!我刚才也听蒋主任说了,楚同志确实怪可怜的,只是一天没来得及回去做饭,她婆婆就闹着要分家。基本上当婆婆的都不愿意分家,陈秀娥敢这样说,还不是瞧楚同志好欺负!”

  顾骁的神色变得冷峻:“不是搬家,她是要被人赶出去?”

  “就是啊!认识陈秀娥和聂老头几十年了,没想到他俩这么不厚道。”她说道。

  “楚同志肯定是不愿意分家的,聂家人也就是瞅准这一点,才变着法儿磋磨人呢。”

  顾骁的眸光沉下来。

  “顾骁,你和大娘说句真心话。”莫奶奶问道,“你怎么就对楚同志这么上心?”

  ……

  第二天一早醒来,陈秀娥舒舒服服地伸个懒腰,推醒边上的老伴:“起来吃早饭了。”

  聂老头刚睡醒,声音很闷:“楚婉做早饭了?”

  陈秀娥乐呵呵一笑:“她敢不做吗?不怕分家了?”

  想到昨天晚上楚婉吓得颤抖,小声问她能不能不分家的表情,她就解气。

  想必夜里小寡妇肯定哭湿了枕头,一早就醒来忙活,再也不敢不老实了。

  陈秀娥是吓唬楚婉的,其实她压根没想分家。

  家里有个吃得少干得多的劳力,为啥要分家,她傻啊?

  陈秀娥心情愉悦,从炕上下来,哼着小曲儿去开门。

  本以为八仙桌上已经摆满了冒着热气的早饭,然而谁知道,什么都没有!

  就连凉白开都没有!

  小寡妇出息了,居然这么经得起吓?

  陈秀娥“砰砰”敲响楚婉的房门,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才见她睡眼惺忪地出来。

  “你这是成心的?”陈秀娥骂道。

  楚婉揉了揉眼睛,像是忽地回过神:“大姐和小弟回来了吗?”

  陈秀娥一愣:“啥?”

  楚婉立马恳求道:“等他们回来,可以不分家吗?我不想去村委会……”

  陈秀娥还真没打算去村委会。

  多丢人啊。

  可气势不能输。

  她拽着楚婉的胳膊:“咋能不分家,必须分!不等慧慧他们回来了,咱这就走!”

  陈秀娥以为楚婉会哭着说自己错了,便拉着她大摇大摆往外走。

  可谁知道,这一路上,小寡妇半推半就的,最后还真站在村委会外边了。

  这可咋办?

  ……

  十分钟后,正要去溪边大队领劳动用具的社员们都往村委会跑去。

  听说聂家老俩口闹着要分家,把小寡妇赶出去!

  这么大的事,咋能不去凑凑热闹呢?

  大家伙儿一路往村委会赶。

  这年头,寡妇处境艰难,尤其是像楚婉那样娇滴滴小寡妇,必然是门前是非多。家里没个男人,一个人咋过日子?

  大家断定,楚婉一定会苦苦哀求,死活不肯离开婆家。

  人群中,胖婶对身边的刘婶嘀咕:“咋就突然闹着要分家了?不是挺好的吗?”

  “看这寡妇成天不让人省心的样,也不知道想把谁勾搭去。”刘婶说。

  胖婶嘀咕道:“我看她也没咋不省心啊……每天上工下工,在家里洗衣做饭,不就跟咱们年轻时候一样吗?”

  刘婶眯起眼睛:“你这么喜欢她,给你当儿媳妇,你要不?”

  胖婶傻了。

  好端端地,为什么来怼她?

  “我看小寡妇本本分分的,倒是你自己家儿子,成天盯着人家瞧。不过你儿子一脸麻子,她肯定不愿意!”

  刘婶的老脸都绿了,那天媒人要给他儿子说对象,哪想到人家捏捏捏捏地说只想要楚婉那样的。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媒人把这话带回时,自己有多丢人!

  “我呸!我儿子才看不上她呢!”

  刘婶板着老脸,往村委会走。

  却不想还没到,就听见陈秀娥的大嗓门传来。

  “今天我非要你们这些村干部给我们家评评理!”

  “她刚过门,就克死我儿子,在家里吃我的喝我的。我苦啊,有苦都说不出!”

  “我们老俩口心地好,看她一个寡妇没个依靠,就同意让她住下来了。可是谁知道,她现在居然给我摆起城里人的谱了!”

  “这日子我是过不下去了,分家,必须要分家!”

  陈秀娥最会撒泼,这会儿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哭喊着。

  村干部们都觉得烦人,想要让她进办公室再说,然而,她把脖子一梗:“不成!”

  李村长拿她没办法,只好铁青着脸:“你确定要分家?”

  聂老头本想让陈秀娥见好就收,可老伴连正眼都不瞧自己一眼。

  “确定!”她说。

  站在李村长旁边的妇联主任蒋秋月简直是气得快要冒烟。

  要不是楚婉实在离不开聂家,她是真想站出来给这孩子做主!

  “行。”李村长瞪陈秀娥一眼,转而看向楚婉,“楚婉同志,你愿意分家吗?”

  “我——”楚婉抿了抿唇。

  陈秀娥在地上打了个滚,开始给聂老头使眼色。

  现在该知道怕了吧?

  知道怕了,就哭着好好哀求他们,到时候再让村干部们批评她几句,给她当个教训!

  聂老头清了清嗓子:“知道错就行了,你以后——”

  “好,分家吧。”楚婉轻声道。

  聂老头和陈秀娥傻了。

  围观的村民们也傻了。

  “李村长,我同意分家。”楚婉心平气和地重复。

  陈秀娥猛地从地上坐起来,一脸震惊,半晌回不过神。

  蒋秋月一听,眼睛“唰”一下就亮了。

  楚知青可以啊!

  “李村长,我是知青。既然婆家人要求分家,那么分家之后,村委会安排我住在哪里呢?”楚婉问道。

  此时谁都没注意到,顾营长也站在人群中。

  他是特地来的。

  顾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不想看见这个小知青被欺负。

  甚至,即便惹上一身的风言风语,也愿意为她出头。

  可谁能想到,她竟自己站了出来。

  听见楚婉说这番话时,顾骁的眼底染上一抹浅笑。

  谁说小寡妇软弱可欺?谁说她会被赶走?

  她陪着婆家人闹这一出,是故意的。

  故意不给他们留余地而已。

  如果楚婉自己提出分家,聂家就不可能给她分一套房子,让她踏实住着。

  可现在,是他们无理要求分家,作为知青的她该由村委会安排住处。

  楚婉表面柔弱,但却聪明坚韧。

  用这个办法保护了她自己,顺便摆婆家人一道。

  是他之前小看她了。

  “住处的话……”李村长犹豫了一下,“知青点已经满了,我想一想你住在哪里更好,你放心,村委会会负责的。”

  ……

  而另一边,岁岁跟着安年,在溪边捡了小石子打水漂。

  边上来来往往的孩子们见小妹妹可爱,想要凑过来玩的,可再一瞅安年,又退缩了。

  安年始终板着脸,学顾爸爸平时那样,露出凶巴巴的表情。

  “哥哥,上心是什么意思?”岁岁好奇地问。

  “就是喜欢。”安年说。

  岁岁歪着脑袋。

  昨天奶奶问爸爸为什么对送他们回家的姐姐上心,爸爸什么都没说,只让他们早点休息就回去。

  原来“上心”就是喜欢的意思!

  “啊——”岁岁恍然大悟,搓着小胖手,“爸爸要结婚了吗?”

  安年用看小白痴的表情看了妹妹一眼。

  连四岁都不到的小孩,果然什么都不懂。

  饭可以乱吃,话可以乱说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