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正文完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71章 正文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1章 正文完

  自从升为报社的副总编之后,楚婉肩负的责任比从前要重。她还这么年轻,要成为这么多同志的领导,自然就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否则难以服众。

  这一点,没有人比顾骁更了解,因为他刚被调任到总军区,之前那位军官留下的内部矛盾问题就全落到他身上。好在夫妻俩都不需要彼此操心,他们的能力,足够处理眼前遇到的问题。

  林丽华拿着一封信,伸手握住楚婉办公室门的把手,推门进去。

  办公室的门突然就被开了,楚婉放下纸笔,抬起头看了一眼。

  “婉婉,这里有你的信。”林丽华自然地走进来。

  “是郭青香寄过来的,婉婉,真不知道她怎么还好意思给你写信,当年是她自己不要脸,还没结婚就——”

  “下回把信拿过来就好了,不用特地去看上面的寄信地址和寄信人的名字。”楚婉打断她的话。

  “婉婉……”对方愣了一下,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出去吧,下次进来之前记得敲门。”楚婉冷淡道。

  林丽华的脸涨得通红,闷声道:“知道了,楚副总编。”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咬着唇,一肚子委屈。

  楚婉升上副总编,她是最不服气的一个,明明自己资历深,学历也不低,只是不像楚婉有这么多研究选题的机会而已。

  林丽华有意无意地表现出自己与楚婉的亲近,也不愿意尊重她,是因为知道报社里这群老同志是什么样的心思,他们看得起有本事的人,但又瞧不起太好拿捏的,只要一再向他们灌输楚婉的性子有多软,他们就越是不听从她的安排,到时候领导就知道楚婉不能胜任这个职位。

  然而她没想到,现在楚婉居然还在她面前摆起领导的派头!

  “她刚才是被楚副总编赶出来的吧?”

  “她进去的时候没敲门,我就已经想提醒了,不过人家走路鼻孔都是朝天的,我也不敢说。”

  “真以为楚副总编是这么好欺负的呀,当初郭青香和她对象那件事情,就算楚副总编没发脾气,可人家半点亏都没吃,还因此更加受领导重用了。”

  “其实楚副总编对我们已经挺好的了,也就是在工作上严格了一些,私底下从来不会有领导架子,就只有林丽华,总想爬到人家头上去……”

  “林丽华还一直在私底下悄悄说闲话,说楚副总编有多大的脑袋就该戴多大的帽子,可我看着,楚副总编的能力比她要强多了。”

  林丽华咬紧牙关,尴尬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她胡乱拿出一份材料看着,目光望向楚婉办公室的方向。

  办公室有一扇小窗,楚婉坐在位置上,午后阳光洒进来,照得她的肤色更加白里透红。

  她打开了信封,取出信纸,此时正静静看着信。

  楚婉没想到郭青香会给自己写信。

  将近三年的时间,她没有任何音信,汤嫦和凌月银偶尔会念叨着,但并不知道她老家的具体地址,也没法主动联系。

  在信中,郭青香写了自己的近况。刚回到村子的那一阵子,有村民们说些闲言碎语,毕竟当时她都已经把对象带回家了,没想到才过不久,不仅婚没结成,还丢了工作,从前能给父母带来体面的闺女不再体面了,被谈笑议论是显而易见的。

  郭青香消沉过很长一段时间,无数次想起自己的境地,再回忆起邓崇当着同事们的面说出的那些刻薄话,她甚至想要直接了结自己的生命。可在最后关头,是她哥哥拉住了她。

  家人们没有嫌弃她,是他们的关爱,拉着郭青香走出泥沼。她一度非常后悔,怪自己辜负了三个朋友们,也辜负了自己。好在一切都会过去的,如今她在老家的县里找到一份工作,单位肯定不像在京市报社这么好,不过很适合她。在单位里,她终于意识到,原来自己也是个有用的人。

  这封信是郭青香在鼓足勇气之后写的,而知道她近况之后的楚婉相信,此时的汤嫦和凌月银,应该也松了一口气。

  毕竟,她们经常担心,生怕回到老家之后的郭青香做傻事。

  即便郭青香的老家,离京市太远了,也许她们几个人都不会再见到她,不过当年的情谊不是假的,她放下过往,总归是一件好事。

  在信中,郭青香时不时就要提起曾经她们在大学校园时发生的小事,这些文字,自然而然地勾起楚婉的许多回忆。

  当年她们各自有各自的梦想,对未来也满是憧憬。

  此时此刻的她们,虽并不都完成了从前的理想,可也都过得很好。

  郭青香有了稳定的工作。汤嫦在劳动人事局得到许多机会,去年年初和曾宏峻结婚,在喜宴时,曾家人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溢出来。

  至于凌月银,她换过几份工作,都不太适应,居然想要做个体户。她父母对此非常反对,可敌不过她的软磨硬泡,人家说了,要将兴趣发展为事业,将来不仅仅是京市,在各个城市,都会有她开的糕点店。

  凌月银一开始没这么多钱,租不了店面,就只推着一辆小车在街上卖糕点,之后攒了一些钱,又向父母要了一些,仍旧差不少。楚婉尝过她做的糕点之后,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准备借给她,可凌月银突然想出一个主意,让楚婉与她合伙做生意。

  楚婉出钱,凌月银出力,有模有样地请人拟合同,赚到的钱,两个人按照比例分配。小店终于开张,生意居然很不错。凌月银的父母仍旧觉得女儿念这么多书,竟跑去开小店,实在是可惜,可一个转头,他们闺女在幸福餐馆处的对象,居然会在课余时间去店里帮她一起张罗着卖糕点和饼!

  这俩两个大学生到底是图什么啊!

  早在刚进大学的时候,楚婉没想到盼着在京市扎根的郭青香会回老家,没想到对谁都不冷不热的汤嫦会和对象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更没想到凌月银竟会放弃稳定的单位工作,跑去当个体户。

  可不论发生了什么,楚婉还是和从前一样,坚信她们都将拥有光明的未来。

  ……

  八七年的七月九日,是楚婉三十岁的生日。

  一家子人瞒着楚婉,悄悄准备好,想要给她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项静云和姜曼华是负责买礼物的,两个人相处多年,几乎要处成老姐妹,约着一起去逛百货大楼,看见什么都心动。

  虽然姜曼华的家底实在是太过于丰厚,可项静云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钱,两个人时常在售货员面前争着抢着要掏荷包,搞得售货员一脸为难,收谁的钱比较好?

  她俩一个是当婆婆的,一个是当妈妈的,都想给孩子挑选最好的礼物。

  然而问题是,楚婉什么都不缺。

  “要不给婉婉买一支钢笔?”

  “婉婉起码有六支钢笔了。最近她最喜欢的是安年和岁岁攒压岁钱给她买的那一支,每天都要用,如果咱们也买了,兄妹俩这些年的钱就白攒了……”

  “要不买一件大衣?我上次看见那个毛呢绒的大衣,看着还挺时髦。”

  “时髦的东西要找莹莹一块儿买啊,要不咱俩选的,她们年轻人看不上。”

  “那怎么办呢?”项静云陷入沉思。

  这时,百货大楼的售货员说道:“阿姨,我听说最近友谊商店和京市饭店的柜台到了一批进口的口红,要不你们去看看?”

  “我们都这年纪了,还涂什么口红啊……”项静云笑吟吟地摆摆手。

  售货员:……

  刚才她俩好像是说要给闺女买,她才这么提议来着。

  不过现在反驳,人家该多没面子呀。

  “阿姨,就算是这年纪,也可以涂口红啊。”售货员嘴巴甜,说道,“涂口红显气色。”

  姜曼华是高考恢复之后才回京市的,对当年的很多情况都不太清楚,可项静云记得,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出了一份文件,所有带“香”字的化妆品都要停止生产。

  直到几年前,出台了另外一份文件,情况才好转了些。

  顾莹是赶时髦的人,俩女同志在前些年拥有口红了,可项静云和姜曼华没有。

  她俩一合计,突然有些蠢蠢欲动。

  “要不咱们去看看?”

  “去看看吧。”

  望着她俩欢喜的背影,售货员“噗嗤”笑出声。

  这两位阿姨,估计是真把给家里闺女买东西的事儿抛在脑后了!

  ……

  明天一早就是嫂子的生日了,顾莹和齐远航特地跑了一趟市里,去凌月银的糕点店,让她给楚婉做一个蛋糕。

  现在的生日蛋糕可大了,一整圈都挤满了奶油,而且奶油还能挤成小花朵的样式。顾莹让凌月银做得大一些,再大一些,虽然这样的奶油蛋糕有一点奢侈,但是看着实在是太气派,向来崇尚“华而不实”的顾莹,对此满意得不得了。

  生日蛋糕得现做,要花费不少时间,凌月银拍着胸口说包在自己身上。

  “不用给我钱了,就当我送给婉婉的礼物吧。”她笑道。

  “不行!这礼物是我想送的,你可别跟我抢啊。”顾莹笑道。

  凌月银实在拗不过顾莹,只好收下她的钱,想着要在做蛋糕的时候多花一些心思,将这生日蛋糕做得更别致一些。

  从糕点店出来,顾莹挽着齐远航的臂弯,夫妻俩到处逛了逛。

  这会儿他们出门没带着小捣蛋呼呼,两个人终于能单独相处一会儿,齐远航一个劲直乐。

  现在回想当年,就像是一场梦一般,那会儿莹莹喜欢的人是军区医院的邢医生,他差点就要放弃了,幸亏后来事实证明,邢医生不太行。

  还是他好!

  齐远航提起往昔他们俩处对象的一幕幕,心中感慨,不由深情地望着媳妇。

  可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媳妇盯着不远处一个男同志看,看得都快入迷了。

  “顾莹同志。”齐远航不悦地提醒。

  顾莹的眸光亮晶晶的,用力拽了拽爱人的胳膊:“齐远航,你快看那个男同志!他留的发型好时髦啊,你也留一个,好不好?”

  齐远航拧了拧眉。

  他媳妇自己赶时髦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他学着人家留长发?

  不可能!

  向来顺着媳妇的齐远航,这一回无情拒绝了她。

  顾莹一脸失望,可听他说起不能违反部队的规定,只好叹了一口气,没再坚持。

  只能等着呼呼长大,让呼呼留长发了。

  齐远航哪能不了解莹莹这会儿在想什么。

  等到呼呼长大之后,他要再次拒绝!

  “不知道呼呼现在在做什么。”齐远航扯开话题。

  “爸看着他呢。”顾莹说,“不过以呼呼的精力,我猜爸也吃不消,说不定现在咱儿子在俊伟家里玩。”

  祁俊伟家的奇奇是岁岁的“小弟”,自从岁岁搬走之后,这孩子都快哭得昏天暗地了。

  难以想象,从前那个敏感、怯懦的小男孩,如今能够勇敢表达自己的情绪,说起来,一切都归功于祁俊伟。作为父亲,祁俊伟非常负责,在大院里都算是数一数二的好爸爸。

  奇奇意志消沉了许久,经常跑到顾莹家,问岁岁什么时候才回来。呼呼喜欢跟奇奇哥哥玩,就跟在他的身后,成了小尾巴。

  慢慢地,奇奇也把呼呼收成自己的“小跟班”,上哪儿都带着呼呼,俩孩子的急速升温。

  虽然顾莹也搞不明白,奇奇为什么要和一个三岁都不到的小娃娃做朋友,不过她能说什么呢?有奇奇哥哥帮呼呼释放精力,她简直是谢天谢地,当然是什么好吃的都要给这乖孩子留一份了!

  顾莹对奇奇好,除了感谢这孩子帮自己陪儿子玩之外,还有个原因,他确实有点让人心疼。听说几个月前,楚月写信来哭诉、借钱,被祁俊伟拒绝了,估计她离开京市去做个体户之后,并没有比从前在大院过得好。这一点,顾莹并不意外,楚月向来眼高手低,永远不会满足自己所拥有的,就只能这么折腾下去了。

  夫妻俩在市里逛了一圈又一圈,心中有着同样的“信念”,绝不回家带孩子!

  但时候不早了,脚也逛酸了,总得回去的。

  到成湾军区时,顾莹估摸着呼呼要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果不其然,自己的身影一出现,精力旺盛的呼呼就大声喊:“妈妈!”

  夫妻俩走上前。

  上天是公平的,呼呼的运动能力特别好,可表达能力还没发展完全,他蹦蹦跳跳,嘴巴就没停过,只是“叽叽哇哇”说了一大串话,他们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子,都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还是边上的顾老爷子给他们解释:“呼呼不想只给你们当儿子,自己也要当爹了,这不,刚认了个儿子。”

  齐远航听得一脸欣慰。

  听说芝芝已经学会了自己玩过家家,没想到这才没几天,他们家呼呼也学会了新技能。

  只不过,两岁多的孩子一开始玩过家家,就想着当爹了?

  齐远航蹲在呼呼面前,笑着问:“呼呼,你儿子呢?”

  “是呀,你儿子在哪里?”顾莹打趣道,“你没有闺女吗?”

  呼呼转头看爷爷。

  顾老爷子神秘一笑,喊道:“小黑!”

  刚才还在满院子疯跑的小黑狗撒着小短腿跑过来。

  齐远航和顾莹心中,有了不详的预感。

  呼呼撸了撸小黑的脑袋,指着爸爸妈妈奶声介绍道:“是爷爷、奶奶。”

  顾老爷子朗声大笑。

  顾莹:……

  她敢确定,呼呼玩过家家的游戏,是自发的,认小黑当儿子的游戏,也是自发的。

  不过,让呼呼教小黑喊爷爷奶奶,绝对是他爷爷教的!

  她抬起头,看向齐远航,准备和齐远航一起控诉一下顾老爷子。

  谁知道,他居然已经放弃挣扎。

  因为齐远航发现,自己的宝贝儿子,笑得实在是太天真可爱了。

  既然孩子这么开心,他这个伟大的爸爸,愿意委屈自己!

  ……

  七月九号一早,楚婉是被屋子里的阳光晒醒的。

  和往常一样,这是一个闪亮的清晨。

  每一周的星期天,都是休息的日子,楚婉一睁开眼,眼睛就被顾骁手动合拢。

  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妈一早就过来带着芝芝了,让你多睡一会。”

  “哪个妈呀?”

  “两个妈。”

  楚婉伸了个懒腰,有点闷热,纤细白皙的腿踢开被子,开始心安理得得赖床。

  顾骁看着自己媳妇懒洋洋的模样,唇角不自觉翘起。

  他转身,将她圈在怀里,温热的唇轻轻落在她的额间。

  楚婉眨了眨眼,伸手抚了抚他的脸,始终清澈水润的眸光中染着笑意。

  为什么看了这么多年,她爱人还是这么英俊呢!

  “爸爸!我们该出发啦!”外边岁岁的声音响起。

  “爸,我和岁岁在门口等你。”安年也喊道。

  顾骁被兄妹俩一催促,说着“来了”,起身时还不忘再偷亲媳妇一口,急匆匆的。

  “你们要去哪里啊?”楚婉好奇地问。

  “带孩子出去玩。”顾骁笑道,“去公园。”

  楚婉一脸茫然。

  安年和岁岁都这么大了,居然还是对去公园这么感兴趣吗?

  一大早,都在门口等着了!

  顾骁带着安年和岁岁出门了。

  楚婉赖了一会儿床,起床去客厅的时候,发现芝芝被她奶奶和姥姥抱着玩儿。

  “芝芝不跟哥哥姐姐一起去公园玩吗?”楚婉问。

  芝芝歪着脑袋,摇摇头:“芝芝给妈妈——”

  姜曼华赶紧捂住芝芝的小嘴巴。

  项静云也连忙招招手:“婉婉来吃早饭。”

  楚婉傻了一会儿,怎么今天家里人都奇奇怪怪的?

  她吃了早饭,抱着芝芝玩了一会,又和两个妈妈一起看了看电视。

  姜曼华时不时看一看手腕上的表,还让项静云看。

  怎么大家还没来呢?

  俩老姐妹培养出默契,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用眼神交流。

  楚婉一开始还在琢磨她俩到底在研究什么,忽地目光被她们的唇色深深吸引。

  “妈!”楚婉说,“你们俩涂口红了?”

  项静云和姜曼华愣了一下,随即同时捂住自己的嘴。

  “我都说咱们年纪大了,还是别抹这玩意儿了……”项静云难为情地说。

  “又没抹多少,就是轻轻蹭了一下,怎么都能看出来啊!”姜曼华说,“要不我们去擦掉吧。”

  楚婉彻底被她们逗乐了。

  “涂口红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她笑道,“不用擦掉,好看。”

  “真的好看?”

  “真的。”

  “曼华,咱们再去照照镜子……”

  她俩乐呵呵地找镜子去,芝芝被重新塞回妈妈的怀里。

  她不知道姥姥和奶奶在笑什么,就咧开小嘴巴,跟着一起笑。

  小团子不怎么哭,特别喜欢笑,一笑起来,眼睛就弯弯的,平时楚婉最喜欢逗她了。

  可现在,楚婉不逗她了,决定趁着姜曼华和项静云不在边上,打听一下一家子人为什么神神秘秘的。

  “芝芝,你刚才说要给妈妈什么?”

  “就是姥姥和奶奶捂住你嘴巴的时候,你想说什么呀?”

  这个问题,对于芝芝而言,显然太难回答了。

  可她在妈妈孜孜不倦的引导之下,居然还真软乎乎地开口:“过生日呀。”

  楚婉一怔,回头看一眼日历,才回过神。

  自从参加工作之后,她就不记日期了,只记什么时候是星期天。

  没想到一转眼,一年的时间又过去,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

  一家人忙忙碌碌的,是要在农历生日这一天,给她一个惊喜吗?

  楚婉突然叹气,早知道就不提前向芝芝打听情报了!

  见妈妈叹气,小团子也有样学样,叹了一口气。

  照完镜子回来的姜曼华和项静云顿觉大事不妙。

  芝芝不靠谱!

  ……

  虽然楚婉知道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但其实并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她还顺带着安慰婆婆和妈妈:“如果是惊喜,就要等到傍晚他们过生日的时候才开始开心,现在提早告诉我,我就可以从大清早就开始开心了!”

  到了下午,齐远航和顾莹带着呼呼和生日蛋糕来了。

  蛋糕是被凌月银精心包装过的,装在一个小盒子里,楚婉好几回想要凑上前悄悄看一眼,可他俩都不答应。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再看!”

  顾老爷子有午睡的习惯,还认床,因此他下午睡醒之后才从干休所过来。

  来的时候,他还顺便牵着他的小黑狗。

  这才算一家人整整齐齐!

  芝芝和呼呼都没吃过蛋糕,可她听大人一说,就知道这一定很美味。

  两个小团子一起,围着饭桌打转,同时对小黑严防死守。

  他们要保护好蛋糕!

  没过多久,顾骁带着安年和岁岁回来了。

  看着媳妇笑吟吟的模样,他走上前,说道:“婉婉,闭上眼睛。”

  楚婉抿着唇笑,在安年和岁岁的督促下,配合地闭上眼。

  “妈妈,这是爸爸带着我和哥哥给你准备的礼物。”岁岁说,“又香,又好闻!”

  芝芝和呼呼同时吞了吞口水。

  是什么好吃的哇!

  “谢谢岁岁和年年。”楚婉失笑,鼻尖飘过一丝香气,是顾骁从身后拿出一束花。

  她睁开眼睛,一脸惊喜。

  送花的主意,是顾骁从电影里学来的。

  京市没有鲜花店,稍远的城市倒是有鲜花市场,但是来不及特地去一趟,他打听过后,带着去京郊的一个小花园,由花园主人带着,挑选了这一支又一支鲜花,包成花束。

  花朵鲜艳又漂亮,被楚婉接过时,让顾莹想起一句不太时髦的话。

  人比花娇!

  她一脸羡慕:“我哥真有心。”

  齐远航感受到压力。

  “用电影里的话说,咱儿子这是不是叫浪漫?”项静云说完,斜了顾鼎山一眼,“你就不如咱儿子。”

  顾鼎山也感受到压力。

  姜曼华见闺女唇角幸福的笑容,顿时自己也笑得比花还要灿烂。

  她拉着项静云说:“把咱俩的礼物也拿出来!”

  项静云赶紧道:“对对对!”

  一家子人都拿出自己准备的礼物,还都是包装好的。

  楚婉收得都要手软,有些感动和鼻酸。

  她已经逐渐忘记被人奚落、嫌弃,有家却不能回的心情。

  可现在,又不自觉回想起那一幕幕。

  要是有人对当年的楚婉说,她会拥有这一天,会拥有这么多的爱,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这么多年,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这一路走来有过心酸挣扎,也有过委屈。

  可楚婉终于彻底挣脱了原剧情给自己安排的命运。

  见她的眼圈红红的,顾骁低笑道:“过生日这么开心,怎么还哭呢。”

  “不哭不哭!”顾莹说,“嫂子,我们看看蛋糕。”

  齐远航打开了从糕点店买来的蛋糕。

  这是凌月银亲手做的,大概是不希望自己准备的蛋糕和外边买的一样,她还特地给这蛋糕增加了一些新意。

  新意就是,蛋糕上写了八个大字——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除了两个小朋友,可两个小孩子之外,其他人都有些懵。

  楚婉破涕为笑:“这是在过大寿吗?”

  大家也都笑出声。

  反正是吉利话,管他是不是过大寿呢!

  蛋糕被摆到桌上之后,顾骁又回房,拿出一个盒子。

  “婉婉,这是我的礼物。”他说。

  “是相机!”楚婉又惊又喜,“我一直都想买的。”

  她立马打开包装盒,从里面拿出相机,研究了半天,眼睛都快要比星辰还要明亮了。

  安年和岁岁定睛一看,顿时觉得爸爸不厚道。

  他怎么能准备两份礼物呢!

  芝芝还太小了,但直到这时,她终于意识到过生日是怎么个流程。

  得给妈妈准备生日礼物啊!

  好在岁岁最了解妹妹了,拉着小团子的手,走到妈妈身边。

  “芝芝亲妈妈一口,就是礼物啦!”

  粘人的芝芝一听,歪了歪脑袋,踮起脚尖,撅着小嘴巴要亲亲。

  楚婉俯身,就听见“吧唧”一声,小团子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吻。

  “这礼物真好。”

  “以后咱们家的全家福,就不用特地跑到照相馆去拍了。”

  “要不现在就拍一张吧?”

  “好啊。”楚婉欣喜道,“我来拍。”

  “你是今天的寿星,怎么能让你当照相师呢。”齐远航说,“我来。”

  “远航也不能拍,一家人的全家福,一个人都不能少。”顾鼎山认真道。

  齐远航顿时一阵感动。

  没想到老丈人的心,这么细!

  只是正当他一脸激动时,顾老爷子还顺手捞起了满屋子跑的小黑狗:“小黑也要拍。”

  “那就请大院里的邻居帮个忙吧。”楚婉笑着出门。

  大院里的嫂子们刚才就想来顾家凑热闹了,现在一听这话,纷纷自告奋勇。

  不会用照相机,没关系,楚婉会教她们的!

  几个嫂子围在一块儿,听楚婉说着该怎么拍照,点头如捣蒜。

  最后,一个嫂子严肃道:“我会了!”

  “你听懂了?”

  “真的吗?我都还没学会呢!”

  大家说说笑笑,最后照相机到了这柯嫂子手中。

  她一脸紧张,学着照相馆里照相师的样子,微微半蹲。

  “等一下,我还没过去呢!”

  楚婉赶紧跑回到爱人身边。

  一家人对着镜头,露出笑容。

  “我要拍了啊——”

  “怎么拍来着……”

  “哦哦哦,会了!”

  “听见咔嚓的声音,就是拍成功了。”楚婉说。

  “咔嚓!”柯嫂子直接大喊一声。

  一家子人忍不住笑起来,谁知柯嫂子还真摸索着学会了,突然按了一下快门键。

  相机终于发出“咔嚓”一声。

  顾骁转头看着媳妇,唇角不自觉弯起。

  楚婉的笑容甜美,一如往昔般纯粹。

  “拍了吗?”

  “大家是不是都笑了?”

  “呼呼和芝芝有没有拖后腿啊!”

  “爷爷拖后腿了,我看见他的脸好臭哦!”

  “笑了!我最后明明笑了!”

  全家人的笑脸被镜头捕捉,在时光中定格。

  时光悄然流淌,幸福美好的生活,却会始终延续下去。

  作者有话说:

  正文结束啦,谢谢小可爱们这两个多月的陪伴,今天评论区掉落红包~

  接下来会休息几天再更新番外。(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吗?)

  最后求一下收藏~

  【下一本《小嫂子海岛娇宠日常》、《和豪门对照组妈妈觉醒啦》求收藏~】

  【作者专栏求收藏!!!】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i、偏偏30瓶;落舞25瓶;小不点20瓶;6666666、聊赠一枝春10瓶;闻人盼巧、41938463、sherry5瓶;爱画画的小老虎2瓶;隔街少年、monilt1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