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7章 第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第7章

  “小心呀!”

  “掉下去好疼!”

  “呼呼——呼呼——”

  肉脸颊贴着窗户的小团子好热情,还鼓着嘴巴,隔空给楚婉呼呼。

  楚婉懵懵的,这个小朋友是哪儿来的?

  下一秒,她又看见小女孩边上还站着一个男孩。

  男孩比她要大一些,脸臭臭的样子,抿着嘴不说话,拉着她就要走。

  可是小女孩不听话,挥舞自己的小胖手:“姐姐下来呀!”

  楚婉被逗笑了,将原本快要够着行李箱的手缩回来,两只手扶着板凳边沿,重心慢慢下移。

  “回家。”安年说道。

  岁岁把头摇成拨浪鼓,踮起脚尖,探着脑袋瓜子往窗户里瞅。

  看见楚婉小心翼翼地爬下小板凳和桌子时,她的小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直到,楚婉终于轻轻开门,从家里的小院走出来。

  岁岁眨巴眨巴眼睛,终于有点不好意思了,躲到哥哥身后去。

  楚婉看着这两个陌生的小孩。

  男孩是短短的刺猬头,小脸板着,有点黑,脸型清瘦。

  女孩梳了两股歪七扭八的小辫子,黑葡萄一般大的杏眼亮亮的。

  他们是从哪儿来的?

  她蹲下来,冲着他俩招招手。

  安年眼神警惕,拉着妹妹,不让她上前。

  可是岁岁却已经挪动着自己的小短腿,慢吞吞上前了。

  “你为什么要爬高高啊?”

  “因为我要搬家,可是小箱子太高了,拿不下来。”

  “你们家没有大人吗?”

  “我就是大人呀。”

  岁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对哦。

  “你们迷路了吗?我可以送你们回家。”楚婉说。

  “不许。”安年阻拦。

  岁岁肉乎乎的小手已经塞到楚婉的掌心之中。

  安年黑着脸跟上,想着只要情况不对,马上带妹妹跑。

  天色晚了,村口乘凉的人们都已经回去休息,偌大的宁玉村变得很安静。

  “你们家在哪里?”楚婉柔声问。

  岁岁傻了,左右看一圈,又看看哥哥。

  两个孩子都说不上来。

  楚婉更加确定他们是城里来的小朋友:“那你们妈妈叫什么名字?我帮你们去问村长爷爷。”

  “我们没有妈妈哦!”岁岁说。

  楚婉一愣,却没从孩子的眼中看出丝毫悲伤。

  奶呼呼的小团子,也许根本不理解“没有妈妈”这四个字的含义。

  安年低下头。

  过了好久,他伸手指了一个方向,憋出几个字:“爸爸家边上有个小池塘。”

  “好,那去找你们爸爸。”楚婉带着他们往安年指的方向走。

  一路上,岁岁开始介绍起自己的爸爸。

  “我爸爸的个子好高好高,就像——云朵这么高。”

  “爸爸对岁岁最好啦,可是他好忙呀……”

  “我爸爸好了不起的,在战场上打败好多好多的敌人!”

  楚婉笑了,揉揉她的小脑袋:“你爸爸是打仗的军人吗?”

  “是哇!”岁岁用力点头,“爸爸是营长!”

  楚婉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叫什么名字?”

  这就难倒岁岁了。

  她歪着脑袋,想了好久,才奶声道:“顾营长?”

  楚婉:?

  这会儿,安年已经将她们带到爸爸家门口。

  抬起头看见这熟悉位置的楚婉,瞬间沉默了。

  房门紧闭着,安年用力敲了敲,没人来开。

  “爸爸不在家。”安年推推房门,是锁着的,“我知道那里有窗户,我们爬进去。”

  楚婉满脸写着拒绝。

  她才不要!

  ……

  莫奶奶找到顾骁时,说话的声音都在颤,生怕安年和岁岁像前几年邻村一个孩子那样跑到小溪边,发生意外。

  顾骁立马让莫奶奶回家等着孩子,自己则绕着村子去找。

  他这些年很少回村探亲,但儿时在宁玉村长大,认得所有弯弯绕绕的小道。

  他的步伐迈得快,凌厉的目光扫向各个方向,不错过任何角落。

  如果还是找不到孩子,就要请村干部们喊上村民,一起帮忙找孩子了。

  顾骁和安年、岁岁的父亲,是一起长大的好友。

  儿时,纪洪广带着他满山跑,掏鸟蛋、斗蛐蛐、飞水飘……

  他们就像亲兄弟,立下同样的誓言,长大后要保家卫国。

  纪洪广比顾骁要大七岁,因此顾骁到部队报道时,纪洪广已经是年轻的连长。

  虽自己的父母都是军官,可真正鼓舞顾骁、激起他士气的,却是纪洪广。

  却谁知前两年,在顾骁立下军功的当天,前线传来纪洪广牺牲的消息。

  军队小兵带回纪连长的随身物品。

  随身物品被炸得难以分辨,但顾骁始终认为,战友还活着。

  后来他回村,接走两个孩子,决定抚养他们长大。

  安年和岁岁是可怜的小孩,几年的相处,顾骁早就已经将他们视为自己的责任。

  孩子们绝对不能发生任何意外。

  这是第一次,顾骁产生了心慌的感觉。

  ……

  顾营长的家,带给楚婉不美好的、令人难堪的回忆。

  她多想拔腿就跑,可一个余光,扫见两个小家伙的表情。

  岁岁表情懵懂疑惑,像是在问,姐姐怎么不爬窗?

  而安年的脸色就更加精彩了,写满抗拒的眼神中透着满满的敌意,仿佛在说,就知道你是坏蛋,不敢爬窗吧?

  楚婉:……

  这窗能随便爬吗?

  她宁愿守株待兔!

  “顾营长可能出去了,我们在这里等他吧。”楚婉说。

  “啊——”岁岁恍然大悟,“爸爸肯定是去奶奶家啦。”

  楚婉:……

  孩子,你还有个奶奶,怎么不早说呢?

  她忽然想起那天在村尾碰见顾营长的事,问道,“你们奶奶是不是住在村尾?”

  安年继续谨慎道:“你怎么知道?”

  楚婉的心情从舒展到紧绷,再到现在彻底松了一口气。

  只要把孩子送到他们奶奶家,她就可以离开,并且不用碰见凶巴巴的顾营长。

  她不要面对他。

  楚婉步伐轻快,带着岁岁和安年往村尾走。

  这时,顾骁听见一阵阵脚步声。

  他停下步伐,转身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大两小的身影。

  楚婉一只手牵着岁岁,两个人边走边说话,笑得眉眼弯弯的。

  她似乎在听岁岁念儿歌,岁岁刚用小奶音念完一句,她就跟一句。

  安年的两只小手则背在身后,像个小大人一样走着,只是时不时都要探探脑袋,想听她学得怎么样了……

  顾骁怔了一下,随即,朝着他们走去。

  他的步子迈得极大,远远地,肃着的脸色逐渐舒展。

  “小皮球,架脚踢……”

  “马兰开花二十一……”

  楚婉逗岁岁:“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三十一……”

  “是二十一哦!”

  “为什么不是三十一呀?”

  “岁岁、安年。”忽地,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楚婉顺着那声音,看见月光下顾营长高大的身影。

  她的脚步顿住了。

  “楚婉姐姐,这就是我们的爸爸啦!”岁岁欢快地跑向顾骁。

  顾骁微微俯身,单手将岁岁抱起来。

  小团子坐在爸爸结实的手臂上,小手圈着他的脖子。

  “谢谢你帮我把孩子送回来。”顾骁说道。

  话音刚落,他发现楚婉在面对孩子们时的自在神色早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骁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他很凶吗?

  “不客气。”楚婉的声音闷闷的,像蚊子咬。

  顾骁:……

  果然,他太凶了。

  安年站在一旁,暗中观察爸爸和这个陌生姐姐。

  虽然她似乎不是坏人,但谁知道呢?

  楚婉感觉到后脑勺快要被盯出一个窟窿,转过去,看见安年气势汹汹的小脸。

  这对父子,都不是好相处的。

  她不想再在这里待着了。

  赶紧回去睡一觉,明天要打醒精神分家呢。

  楚婉蹲下身,对岁岁说:“我要走啦。”

  “再见。”岁岁乖巧地摆摆小手,又问道,“我们可以交朋友吗?”

  “可以啊,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岁岁,别告诉她!”小男孩立马走过来,充满敌意地瞪向楚婉。

  顾骁:?

  楚婉:……

  假装不知道他妹叫岁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