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65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65章 第6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5章 第65章

  到医院的时候,楚婉还气呼呼的。

  平时看着顾骁和齐远航都还挺靠谱,可每到关键时刻,就开始犯糊涂。刚才要不是她提醒,他们兄弟俩该不会都自顾自跑去医院生孩子了吧?

  莹莹就一个人在家里等着?离谱!

  “媳妇,我那是没经验。”顾骁说,“等咱们生的时候,就有经验了,你放心。”

  楚婉斜他一眼。

  她怎么就这么不放心呢?

  他们没有送顾莹去军区医院,而是去了市里一所医院。因为在几个月前,何医生随口提起,市里这所是出了名的妇产医院,医生和助产士的经验都比较老到,如果不着急,可以来这边生。那会儿听顾莹说的时候,楚婉还觉得奇怪,生孩子怎么可能不着急呢?

  现在,看着在走廊上来回踱步的顾莹,她再次陷入迷茫。

  她好像真的不着急。

  在大院时,顾莹肚子疼,可就只疼了那一会儿。再之后,她又精神抖擞的,跟没事人一样。顾家老俩口和齐远航的父母都来了,看见丈母娘手中的行李袋,齐远航心虚地摸了摸后脑勺。这行李袋是他和莹莹早就准备好的,里面装了顾莹和他们小娃娃要用的东西,之前顾莹千叮咛万嘱咐,等到要生的时候,一定要带着,不过很显然,他又忘了。

  齐母自己生过三个孩子,闺女和儿媳妇也被推进产房好几次,因此在一众人里头显得格外淡定。她带来自己做的饭菜,一个个饭盒打开,菜色丰盛,招呼着顾莹先坐下来吃。

  “你这是第一胎,没这么快的,先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

  “这猪蹄好,是妈特地给你买的,毛都已经烫过拔干净了。”

  “吃饭吃饭。”齐远航经过刚才这么一出,直到现在心脏还砰砰直跳,他拿了筷子,夹一口猪蹄,要往自己嘴巴里放。

  可还没塞进去,就听见她妈高喊一声:“给孩子吃的!”

  顾莹还有些感动,下一刻,又听见齐母嚷嚷起来。

  “给孩子吃的,孩子吃了,一会儿才有力气!”齐母说,“你肚子里有孩子吗?”

  顾莹又忍不住笑。原来此“孩子”非彼“孩子”,她还以为婆婆指的是自己呢!

  不过不管齐母是对齐远航好,还是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好,归根结底,也都是为了他们这个小家庭。顾莹向来都是没心没肺,半点没介意,在婆婆的“监督”下,把饭菜吃得干干净净。

  项静云在边上给顾莹倒水喝。

  顾鼎山纳闷道:“怎么还不生?”

  说是第一胎没这么快生,可到了晚上,他们就都觉得不对劲了。这都快十个小时了,怎么还跟没事人一样呢?他们跑去问医生,可医生就只有平静的一个字——等!

  项静云怕楚婉太操劳,就让顾骁先带她回去,想起岁岁放学回来应该先去方主任家了,楚婉和顾骁便点了点头,决定先回大院把岁岁接回家。

  “莹莹,我先回去了,明天一早再过来。”楚婉走到顾莹身边,对她说,“如果疼的话,你不要害怕,忍一忍就过去了。”

  “我一点都不害怕。”顾莹的双眸闪闪发亮,“盼着赶紧生呢!”

  ……

  顾莹的样子实在是太轻松了,吃饱之后还能躺在医院病房的床头看会儿书,使得楚婉也松了一口气。

  “原来生孩子也不是很难嘛。”临睡前,楚婉对顾骁说。

  “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顾骁说。

  楚婉“啧”一声:“又不是打仗,能不能乐观一点呀。”

  扫兴!

  睡着之前,楚婉一点都不慌,想着生孩子嘛,不就是像莹莹似的,看会儿书、吃顿饭,时间“咻”一下就过去。

  可谁知道,第一天赶到医院,人都还没到病房,她就听见莹莹的哭声。

  “齐远航,你这个混蛋!”

  “我再也不要生孩子了!”

  “不生了,我不要生了,怎么这么疼啊!”

  楚婉认识顾莹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听她哭成这样过。

  她吓得顿住脚步,都不敢往前走了。

  “妈,怎么了?”看见婆婆从病房里出来,楚婉问道。

  “从半夜疼到现在,疼了一宿了。医生说再等等,还没到时候。”

  “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昨天远航在这里等的时候,听护士说,有人疼了四十多个小时才生下来。”

  “远航不会告诉莹莹了吧?”楚婉睁圆眼睛,“可千万别说。”

  “为什么不能说啊?”项静云茫然道。

  齐母正好提着饭盒过来,忙压低了声音:“没说,别看远航平时看着缺心眼,这回还挺聪明。疼了四十多个小时才生下来,要是被莹莹知道了,可不是要吓坏了。”

  听见这话,项静云才理解楚婉的意思。

  只不过,等到回过神,她看见儿媳妇的眉心都拧起来了。

  她忙拍拍儿媳妇的肩膀:“别怕别怕,你不会的。”

  楚婉叹了一口气。

  她已经成功被莹莹的婆婆吓坏了。

  顾莹疼得五官都快要拧起来了,豆大的汗珠和眼泪一起掉落。

  每当她特别疼的时候,齐远航就会把胳膊伸过去,让她拧着。阵痛过去之后,他又把耳朵伸过去,听她骂着。

  顾莹骂完人,又变得委屈起来:“我前些年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一门心思想着生孩子,真是给自己找罪受。”

  “嘘!”齐远航立马在唇边比了一根食指,“长耳朵了,隔着一层肚皮也能听见。”

  顾莹一惊,立马补救道:“妈妈跟你开玩笑的,你别伤心呀。”

  楚婉进来病房的时候,正好莹莹的阵痛过去,夫妻俩一起向肚子里的孩子道歉。这一幕有点可爱,可配上顾莹脸上的泪痕,又觉得她可怜巴巴的。

  楚婉只盼着,这小不点早点出来,别再折腾她妈妈了。

  ……

  顾莹这孩子实在是生得艰难,直到傍晚,护士检查之后,才终于被推进产房。

  这会儿顾骁已经带着岁岁来了,他们刚到,就听见顾莹的哭声,吓了一大跳。

  岁岁心疼姑姑,又害怕,靠在楚婉的怀里:“妈妈,姑姑会受伤吗?”

  “别担心。”楚婉摸了摸岁岁的头。

  “妈妈生孩子,也会这么疼吗?”岁岁眉心微蹙。

  “岁岁,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

  “不要害怕。”岁岁说着,担忧地握住妈妈的手。

  “有岁岁的鼓励,妈妈就不怕了。”楚婉笑道。

  从顾莹进了产房之后,岁岁的神情就没放松过,她小声道:“妈妈,等我长大了,才不要生孩子。”

  齐母乐了:“哪有小姑娘不生娃的,除非是生不出来,要不都得生!”

  岁岁不听她的,转头问楚婉:“妈妈,可以吗?”

  “可以。”楚婉的语气温和坚定,“只要是岁岁不愿意吃的苦,咱们就不吃。”

  十岁的岁岁,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胖乎乎的。她的脸蛋没这么圆了,变成标准的鹅蛋脸,长长的头发被梳成马尾,一双杏眼却仍旧水汪汪的,人人见了都要夸漂亮。大院里的嫂子们见过岁岁的母亲,但现在孩子长大了,她们都觉得岁岁并不像包小琴,小丫头出落得愈发标致,居然和楚婉有些神似了。

  楚婉看着岁岁,唇角噙着笑意,是不是一家人在一起久了,就会长得越来越像?

  看着她们母女俩一副不愿意与外人多说的架势,齐母摇摇头。

  哪有这样教孩子的,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懂事!

  走廊里,顾骁和齐远航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踱步。

  顾鼎山和项静云时不时都要去产房外看一眼,耳朵还贴着门,想听听里面的动静。

  齐远航的父母本来是很淡定的,但气氛这么紧张,他俩的心也悬了起来。都这么长时间了,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大家都是心急如焚。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九点多,产房的门开了。

  齐远航第一个冲过去:“医生,怎么样?”

  “母子平安。”医生笑着说,“七斤七两的大胖小子。”

  母子平安,这四个字就像是最美妙的旋律,让产房外等待的产妇家人们松了一口气。

  大家的眉心都舒展开,一个个笑容满面。

  “还真是孙子!让我看看,让我们看看孙子!”齐父和齐母激动道。

  “我们也看看。”顾鼎山和项静云也连忙上前。

  齐远航顾不上看儿子,只想着莹莹怎么还没出来,着急地问:“我媳妇呢?她没事吧?”

  “母子平安嘛,都说了。”护士笑道,“你先等一会儿。”

  顾骁和楚婉刚才有多慌张,现在就有多欣喜。

  楚婉蹲下,搂着岁岁的肩膀,跟还没回过神来的孩子说道:“岁岁,你有弟弟了!”

  岁岁的眼睛这才亮起来。

  她有弟弟啦!

  ……

  顾莹是一周后出院的。

  来的时候,顾莹还扶着腰,现在要走了,脚步要多轻盈就有多轻盈。像大西瓜一般的肚子消失了,变成胖乎乎的奶娃娃,被她婆婆抱在手中,顾莹心情愉悦,笑容满面的,就跟没事人似的。

  “走慢一点。”顾骁说,“齐远航,你扶着莹莹。”

  “她不让扶!”齐远航说着,又帮顾莹扯了扯外套,把她包得严严实实的,“莹莹,你懂点事,不能吹凉风的。”

  顾莹还想反驳来着,一抬眼,见长辈们都看着自己,就只好老老实实地点头,顺便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捂好。

  为什么要包成这样?真的热。

  她明明恢复得很好!

  月子里,顾莹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项静云一边照顾着闺女,一边对儿媳妇说:“还好你和莹莹不是同一时间怀孕,你得过两个月才生呢,妈这边时间空出来就去你那里上岗,正好!”

  楚婉笑了:“妈,这样太辛苦了。”

  “妈不怕。”顾莹说,“这是退休老太太再就业。”

  项静云敲了敲顾莹的脑瓜,她就立马冲着自己身旁软乎乎的一坨小人告状:“儿子,你姥姥欺负妈妈。”

  “别挑拨离间!”项静云说。

  楚婉摸了摸小婴儿的小手:“他叫什么名字啊?”

  “还没想好呢。”顾莹说。

  安年前两天已经被爸爸接到医院看过弟弟了,现在是周末,下课之后,他赶紧马不停蹄地赶回来。过去安年和岁岁还小,总在家里想着,妈妈去上大学,怎么还不回来呢。可现在自己也上大学了,安年才意识到,原来从市里回成湾军区的路途并不短。以前妈妈每个星期都要回来一趟,很不轻松,是放心不下他和妹妹呀。

  哦,顺便还有爸爸。

  安年一到家,就被岁岁拉着去看弟弟。

  现在岁岁想要弟弟的愿望达成,他是不是也能很快就拥有一个妹妹了?

  兄妹俩进屋时,爷爷正抱着弟弟。

  弟弟实在是太小了,虽然大人们打趣让安年抱,可他不敢,只是凑到边上看。

  “安年坐下来,把弟弟放你怀里,让你抱一抱好不好?”顾莹笑着问。

  安年立马坐下,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摊开来,僵在半空中。

  小少年的样子懵懵的,抱住奶娃娃的时候,小心翼翼,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瞧。安年想要一个妹妹,是因为岁岁从小就软乎乎的,他是哥哥,可以保护妹妹。直到这会儿,他才意识到,原来可爱的不仅仅只有妹妹,弟弟也很软乎乎。

  “以后我把我的弹珠送给你玩,好不好?”

  “但是要等到长大一点,现在你会吃进去的。”

  楚婉站在一边,看着安年这小大人一般的模样。

  准确来说,这孩子确实已经是半个大人了呀。

  “姑姑,他的小名是什么呀?”岁岁问。

  这是岁岁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最近她才知道,原来小婴儿刚出生的时候,是没有名字的。

  “还没想好呢。”齐远航一脸愁容。

  他们夫妻俩翻遍了字典,给孩子取了大名,可小名还没着落。

  岁岁和小时候一样,把问题抛给大人之后,就开始心无旁骛地玩起来。只是这回,她玩的是小孩。

  “我是岁岁姐姐。”岁岁轻轻戳一戳弟弟的小脸蛋,笑眯眯道,“胖乎乎。”

  “胖乎乎的弟弟。”安年也笑着说。

  顾莹听着,眼睛一亮:“叫呼呼吧!”

  “啊?”楚婉和顾骁看向她。

  “就叫呼呼,这个名字好!”齐远航一脸兴奋。

  岁岁眨了眨眼睛。

  她一不小心,给弟弟起了个名字?

  “呼呼,我是舅舅。”顾骁坐到安年身边。

  “呼呼,我是哥哥。”安年说。

  楚婉也连忙自我介绍:“还有我,我是舅妈!”

  齐远航一听,这不得了,大声道:“呼呼,你先记住我,我是你爸!”

  ……

  楚婉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听医生推算,预产期大概在十一月底。

  到了十一月,姜曼华和项静云就建议她开始请产假,在家里休息。其实楚婉的孕期反应并没有顾莹这么大,但她不想让家人担心,将部门的事宜和同事们交接好之后,就开始安心放假。

  从单位出来时,楚婉没有急着回家,因为汤嫦和凌月银来了。

  都是刚入职没多久的新人,汤嫦和凌月银的工作并不轻松,像是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这样的事,是怎么都轮不上她俩的。她们几个平时就保持着联系,听说楚婉要休假了,汤嫦怕接下来没时间特地跑到军区大院看她,就拉着凌月银一起,三个人小聚一番。

  “婉婉,你慢点走。”汤嫦一见到楚婉,赶紧扶着她的胳膊。

  “才三个月没见,怎么肚子又大了这么大一圈啊!”凌月银伸手,想要摸一摸楚婉的肚子,但忽然想起什么,把手缩回来,“是不是不能摸呀?”

  “可以。”楚婉笑道,“但是说不定你会被踢一脚。”

  凌月银瞪大了眼睛:“太神奇了吧!”

  她把手放在楚婉的肚子上,等了好久好久,愣是没感受到动静。

  “踢我。”

  “快踢我。”

  “赶紧踢我呀!”

  汤嫦“噗嗤”笑出声。

  这是什么无理的要求!

  “不踢吗?看来你喜欢我。”凌月银露出美滋滋的笑容。

  “婉婉,你怎么光长肚子,其他地方都不长肉啊……”汤嫦还搀着楚婉的胳膊,发现她的胳膊和以前一样纤细,肩膀也还是薄薄的。

  “我妈妈生了我就变胖了,怎么都瘦不下来。可是我小姨生完我妹之后,看起来就没什么变化,每个人体质都不一样,大人和肚子里的小朋友健康就好啦!”凌月银说着,挑了挑眉,神秘兮兮道,“不过婉婉没长肉,肯定是因为——”

  “因为什么?”汤嫦好奇道。

  “因为我没吃幸福餐馆的锅包肉。”楚婉说。

  凌月银一脸震惊:“楚婉同志,你居然知道我想说什么!”

  汤嫦意味深长道:“现在我也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么了?”凌月银忐忑地问。

  汤嫦和楚婉交换了一下眼神,摇摇头,异口同声道:“没什么。”

  凌月银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除非面前有好吃的,可以堵住她的嘴巴。

  她追问一路,她俩都不回答,终于到了幸福餐馆门口,凌月银没好气道:“不理你们了,我今天要吃两个灌汤包!”

  幸福餐馆里的布置和去年差不多,但因为这会儿不是过年期间,下馆子的人就多了。

  “没位置吗?”楚婉看了看小饭馆里满满当当的人。

  “那我们在外面等等吧。”汤嫦说。

  “好吧。”凌月银在外面的小台阶坐下,问道,“汤嫦,你上次去你们杨顾问家吃饭,吃得怎么样啦?”

  “宏峻的家人还挺客气的。”汤嫦说。

  经过和杨慧英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汤嫦接受了曾家的邀请,去他们家吃了一顿饭。如果是前几年,她去曾家,估计要跟他们针锋相对,吵得不可开交,可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再加上杨慧英与汤嫦之间多了一层亦师亦友的关系,所以那顿饭,吃得还算融洽。

  “肯定不能和婉婉婆家人的情况比,不过只要大家都好声好气的,就很好了。”汤嫦继续道,“宏峻特别高兴,他说幸好读大一那一年,他没放弃。”

  在曾宏峻面前,她说他瞎嘚瑟,可其实,汤嫦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么想。

  “婉婉,月银,我快要结婚了。”汤嫦说。

  “要结婚了?”凌月银抓着她的手。

  “什么时候啊?”楚婉也惊喜道,“恭喜呀!”

  汤嫦笑着点点头:“对,要结婚了,明年春天的时候。”

  从前交朋友,是楚婉先站到她身边给了她力量,再带着她熟悉凌月银和郭青香,和对象复合,也是曾宏峻坚持到最后。在感情中,她并不主动,可多幸运,他们都没有放弃她。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恐怕在顺利举报汤建新之后,她就再也找不到人生前进的动力了。

  “月银,你怎么在外面坐着啊?”这时,店里的老板娘走出来,“赶紧进来,阿姨给你留了位置。”

  老板娘拉着凌月银的手,往店里走,又问楚婉和汤嫦是不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经常听月银说起你俩,还想着,是不是去年来店里的两个漂亮女同志。”

  “阿姨好。”汤嫦和楚婉同时说。

  “好、好!”老板娘眉开眼笑,“快坐,阿姨让叔叔给你们做点你们爱吃的。”

  话音落下,她又转头说:“月银,你来得不巧,志义还在学校,这两天没来帮忙。”

  凌月银有些不好意思,含糊地应了一声。

  “对了,你们俩最近看电影了没有?”老板娘又问。

  凌月银的脸顿时比煮熟的虾还要红。

  老板娘这才看出来,轻咳了一声:“我先去后厨。”

  等到她一走,汤嫦和楚婉的嘴角扬得更高了,一脸促狭的笑意。

  “哦——志义啊——”汤嫦说,“果然没猜错,我就说呢,为什么非要来幸福餐馆。”

  “还看电影了……”楚婉笑吟吟道,“我们月银终于不是只顾着吃了。”

  凌月银双手捂着脸,终于承认自己正在和任志义处对象的事。

  他俩的关系是上个月才确定的,但彼此喜欢,却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当时凌月银有些心动,但因为任志义比她要小三岁,她怕传出去被人笑话,所以才一直没有点头。

  “女大三,抱金砖。”汤嫦说。

  凌月银还是有些害羞,双手托着下巴,时不时又把发烫的脸颊捂住。

  “我没想这么多,就是觉得——叔叔做的锅包肉真好吃。”

  “阿姨擀的饺子皮也好,薄薄的,还很有弹性……”

  楚婉抿唇笑道:“没有呢?”

  “对啊,重点呢?”汤嫦凑上前。

  “还有——”在姐妹们的逼问下,凌月银豁出去了,清清嗓子,理直气壮道,“还有,弟弟实在是太乖了,没法拒绝!”

  楚婉笑得眼睛都快要弯成月牙的形状。

  这热火朝天的姐弟恋,凌月银实在是太时髦了!

  ……

  楚婉开始放假之后,就待在家里休息。

  从前在宁玉村,她要做农活,到了成湾军区,则准备军区小学的考试,当了一段时间的小学老师。后来她听说高考恢复了,开始一边上班,一边温习,直到考上大学,又在校园中度过了四年忙碌的时光。

  毕业之后,楚婉进了报社,她很喜欢这份工作,可也正是因为喜欢,在部门干再多活儿都不知倦。现在终于休息了,她才意识到,原来这些年,她就压根没有停过步伐。

  而每一步,都走得充实而又有意义。

  楚婉放假了,可孩子们却没有。

  还没到寒假,安年和岁岁各有各的学业,哪能回来陪她呢,因此,她就成为了整个军区大院最闲的人。

  不过闲下来,也有闲下来的好处。现在电视的节目要比以前多了,楚婉待在家里看电视,手边还有妈妈送来的小点心和婆婆送来的小零嘴,逍遥自在得很。

  到了晚上,程旅长会把自家的电视搬出来,在大院里和大家一起看。楚婉就不在自家看电视了,搬着小板凳,去大院凑热闹。

  在大院里看电视,别有一番滋味。虽然屏幕小,可不知怎的,总会让楚婉想起从前在公社和村民们一起看露天电影的那段时光。

  “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看的露天电影吗?”楚婉对身旁的顾骁说。

  “不记得。”顾骁摇头。

  楚婉佯装生气,瞪他一眼。

  顾骁又低笑起来:“光顾着看你了,哪还记得电影放了什么。”

  小俩口窃窃私语,在大院看电视都看出电影院的氛围。

  “怎么出雪花了?”程旅长的孙子走到电视机前面,摆弄了一下天线。

  “还是没有啊!”

  “还是雪花,怎么回事啊……”

  “看得正精彩呢!”

  在大家焦急的议论声中,程旅长的孙子像个小领导似的,摆摆手:“不要慌。”

  这怎么能不慌呢?

  这情节有滋有味的,谁都想继续看下去!

  “小东,你有什么办法?”程旅长的媳妇金薇蓉乐呵呵地问孙子。

  金薇蓉以前特别严肃,谁见了她都要打醒精神,可自从家里添了个宝贝孙子之后,只要对上孙子的小脸,她就会笑得跟花儿似的,宠得不得了。

  “敲一下就好了。”小东挺起胸,一本正经地说。

  “嗯?”金薇蓉一脸慈爱,“什么?”

  小东抡起自己的胳膊,小手掌一拍,用力敲到电视机顶上。

  “砰”一声巨响,大院的人都安静了。

  程旅长和金薇蓉的笑意僵住。

  孩子不能光宠,不听话,也是要打的!

  几个嫂子们大眼瞪小眼,小声讨论。

  “他们家下回还会把电视机搬到大院里吗?”

  “我还想把这部电视剧看完来着……”

  “要不明天去婉婉家看?”

  程旅长是真心疼自己新买的电视机,心疼得要命。他抱着电视机,金薇蓉拎着小孙子的胳膊,夫妻俩往家里走。

  有人说他俩是回家修电视了,也有人说他俩是打孩子去了,总之到了这会儿,大家是没法继续看电视了。

  十一月中旬的天色多冷,嫂子们搓了搓手心,依依不舍地拿着板凳回屋去。

  楚婉也遗憾地站起来:“没得看了。”

  “那就回家看。”顾骁的眼底染着笑意。

  “嫂子,你还看电视啊?别看了!”这时,顾莹和齐远航抱着他们的胖儿子出来遛弯。

  原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过久了,也会腻,现在呼呼已经两个月大了,顾莹一有时间,就想出来转转。白天的时候,长辈们都在,不让她出去吹冷风,可现在是晚上,长辈们都回家了,她就可以和齐远航一起出来散步。

  “不能看电视吗?”楚婉问。

  “医生说我那时候生得这么辛苦,就是因为天天躺着,没有运动。嫂子,你赶紧去运动运动吧,到时候能少受点罪。”顾莹说。

  “你怎么不早说!”

  “我那时候痛得死去活来的,医生说的话,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现在才想起来呢,应该——还不晚吧?”顾莹心虚道。

  但其实也不能怪她,当时是什么情况,她都疼得想撞墙了!只不过生孩子真是一件奇怪的事,疼的时候是真疼,时间久了,居然能忘得差不多。刚才看见楚婉慢吞吞走路的样子,她才想起来这事。

  “哥,你快陪嫂子去锻炼!”顾莹说。

  “医生有没有说做什么锻炼比较好?”顾骁问。

  “医生说是快走、爬楼梯或者……”顾莹话还没说完,余光瞄到她嫂子走远的身影,傻傻道,“我嫂子已经在锻炼了……”

  此时大院里的军属们搬着板凳回家,扫见一道身影。

  裹得像粽子一般的楚婉,正在大院里迈着大步走路,身姿轻盈又灵活。

  大家看得心惊胆战的,想要去劝。

  可看人家的样子,这么走路,似乎是小菜一碟。

  “莹莹,你看呼呼,脸都被冻红了。”齐远航说,“咱们回家去吧。”

  顾莹瞅一眼自己儿子。

  这么不经冻的吗?

  “老话说得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顾莹说,“还是得听爸妈说的话。”

  要是把呼呼冻坏了,她和齐远航会心疼,同时还会挨揍。

  夫妻俩达成共识,赶紧回家。

  而大院里,军属们望着楚婉的背影,倒吸一口凉气。

  照这个健步如飞的走法,孩子今天不生,明天也得生出来了吧?

  “顾副团长不去劝劝?”

  “劝什么啊!你看顾副团长也追上来了,他俩一块儿呢!”

  “听说有一种运动,叫竞走,这小俩口是不是在比赛?”

  与此同时,不负责任的呼呼爸妈没管在冷风中卖力锻炼的哥哥嫂子。

  他们一家三口在自家待着。

  还是屋里暖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