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63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63章 第63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3章 第63章

  郭青香在邓宗的老家住了几天,准备等到明天天一亮,就带着他回自己家。

  这回邓宗过去,是要提亲的,他父母给准备了一篮鸡蛋还有些自己腌制的榨菜,提醒他记得带走。

  “妈,我不是拿了两罐麦乳精吗?有一罐是给青香父母的。”

  “老人家不用喝这么好的,你就算拿去了,他们也不舍得喝,最后也是浪费。这两罐麦乳精就留家里,给你弟弟,你俩弟弟都还在长身体。”

  郭青香听见这番话,正在收拾行李的动作顿了一下,从里屋往外望去,想要听得更清楚些。

  邓宗压低声音:“妈,这么点鸡蛋和榨菜,人家哪稀罕?我们这是去提亲,又不是别人上赶着把闺女嫁进我们家……青香好歹是京大的毕业生,工作单位也好,她父母肯定也想着让闺女嫁一个条件好的,咱们这么做不合适。”

  “二牛,你傻不傻?”邓母佯装发怒,拍了他一下,“现在是我们挑儿媳妇,不是他们挑女婿!人家过来都已经住咱们家了,现在肯定得是咱家说了算。”

  邓父掐了烟,凑过来说道:“她都在咱们家住过了,真不和你好,她爹娘的老脸往哪里放?照我说,别说麦乳精了,就算是彩礼钱,咱都可以不给。”

  “就是,他们还想找啥条件好的人家?又不是啥城里人,不就是考了个大学吗?”邓母语气轻蔑。

  郭青香原本还握着衣服的手,不自觉攥紧。

  她和邓宗一样,是从农村考到京市的。当年家里穷,原本父母没让她念书,她便每天拿着哥哥的书本看,看得入迷。哥哥从小就疼爱她,便求家里大人让妹妹念书。她的父母也不是不心疼女儿,父亲咬了咬牙,决定同意供她念书。就算是离他们村最近的小学,也得翻几座山,可郭青香从来没觉得辛苦,她很珍惜上学的机会。哥哥读到小学毕业,就下地挣工分了,但是下地之前,他和父母说,无论如何,也得让郭青香继续念书。于是一转眼,郭青香竟读到高中。

  作为村里唯一一个高中生,郭青香被羡慕过,也被眼红过。人人说她父母傻,供她念书有什么用,连城里的读书人都下乡当知青了,她一个农村人,就算有知识有文化,到头来还不是嫁出去,还不是得在家干农活。

  郭青香要强,却又无力改变现状,直到那天村里广播播报着高考恢复的消息。

  拿到京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她不再只是父母的骄傲,也成为了整个村子的骄傲。可现在,邓宗的父母却说,不就是考上个大学吗?

  郭青香觉得自己真傻,她都还没和他结婚,怎么能在跟着他回家时住他家呢?就算他家没有多余的屋子,也该让他去他父母屋里打地铺才对,否则才让人看轻了。

  屋外,邓父和邓母絮絮叨叨的声音时而响亮,时而又变得低一些。

  郭青香的眼圈不自觉发红,丢下手中还没叠完的衣服,夺门而出。

  跑出邓家之后,她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郭青香的眼泪缓缓落下,如果她的朋友们在这样的处境下,会怎么做?

  汤嫦做事果断利落,脾气也冲,大概会直接让她和邓宗的父母大吵一架。楚婉看起来绵软,但主意最大,兴许会劝她别再忍气吞声,收拾行李离开才是好的选择。至于性子单纯的凌月银,向来都是宿舍里的开心果,或许会拉着她,笑眯眯地说,有什么不开心的,吃一顿好的就开心了。

  郭青香知道她们会如何劝说自己,可问题是,她学不来她们的果断、坚定和乐观。

  她好强,骨子里却自卑,别说邓家人能轻易拿捏她,就连她自己也不得不赞同他们的想法。

  郭青香在这个陌生的村子里走着,她已经不哭了,只是眼中泛着泪光。经过村尾的小屋时,她想转身,突然听见一阵不小的动静。

  村尾屋里的老太太摔在地上,一个搪瓷杯落地,发出清脆响声。

  郭青香往里看了一眼:“奶奶,您没事吧?”

  话音落下,她犹豫着:“要帮忙吗?”

  老太太没出声,挣扎着,想要扶着炕边坐起来。

  郭青香没再耽搁,进去扶起她。

  老太太干瘦,郭青香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胳膊,几乎没摸着什么肉,都是骨头。

  这一跤,她跌得不轻,坐在炕上好一会儿才缓过劲。

  郭青香捡起地上的搪瓷杯,帮老人家倒了一杯水。

  老太太接过之后,慢慢喝了好几口,才捂着摔疼的腿,说道:“同志,谢谢你了。我孙子出门去找赤脚大夫给我拿草药了,要不是因为你,我得等他回来才能起来。”

  “您身体不舒服吗?”

  “老毛病了,这几年一直是这样。就是苦了我孙子,哪儿都不能去,要在家里守着我。”

  老太太说话的速度很慢,但语气温和,就像是郭青香曾经念初中时的老教师似的,不管说什么,都是娓娓道来。

  郭青香这样一说,老人家笑了:“同志,你还真猜对了,我以前就是老师。”

  郭青香来到这村里之后,就没和人好好说过话。邓宗的父母难得见儿子回来,从早到晚都是拉着儿子的,就只有晚上休息时,他才回来。可村里的屋子隔音不好,屋里说句话,边上人都能听见,所以她就算是有一肚子话,都是憋着的。

  这会儿,老太太和善,她又闲来无事,便陪着聊聊天。

  原来老太太姓宋,两个儿子都过世了,一个闺女嫁得远,平时不常回来,家里就只剩下她和孙子两个人。

  宋奶奶家是整个村子里最穷困的家庭,她上了年纪,眼睛不好使了,又一身病,都是孙子照顾着的。起初郭青香还以为她孙子年纪还小,直到老人家提起家里穷,连媳妇都娶不着时,才知道,原来她孙子比自己还大一岁。

  “家里太穷了,当年我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孩子,村民们都爱欺负我们。我本来想让我孙子去考大学,考上大学就好了,但是可惜没考上。”

  “你说多奇怪,我孙子从小到大的学习成绩都好,但就是没考上。”宋奶奶摇摇头,“村民都说我吹牛,要是成绩真这么好,怎么着也能考上个大专吧?可我哪会吹牛?我自己以前就是老师,还不知道自己孙子是咋回事吗?”

  宋奶奶说着,又和郭青香聊起她的情况。听说郭青香是京大的毕业生,毕业后被分配到报社工作时,她一脸欣赏:“对了,同志,之前没见过你,你是来找谁的?”

  “我是邓——”郭青香迟疑了一下,想起邓宗的话,又说道,“我是二牛的对象。”

  宋奶奶愣了愣。二牛小时候,人家喊着“二牛二牛”,之后便会打趣,叫他二流子。这孩子心术不正,从小就不学好,可她不好当着人家对象的面说什么。说不定长大之后,他变了呢?毕竟高考恢复之后,他埋头学习一个月,还真考上京市的大学了。

  “真好,两个人都是大学生,出路多好。”宋奶奶感慨道,“我们家小宗就没这个福气,这孩子,像是就是走霉运似的,小时候爹妈都没了,长大后又摊上我这个奶奶。学习成绩再好,也得考试的时候发挥好啊……”

  “小宗?”郭青香一脸错愕,“这里是邓家村——”

  她拧了拧眉:“您孙子叫邓宗吗?”

  “是啊。”宋奶奶谈及孙子,谈及过去,苍老疲惫的眼中多了几分光芒,“那会儿村民都说我有文化,起名字都来问过我,我给起了名,他们会送一点吃的过来,不贵重,就是个心意。就像二牛他们家,说我们家福气好,生了二牛之后,让我给起一个和小宗差不多的名儿。我一想,那就叫小崇吧,崇山峻岭的崇,寓意也好。我那时还挺高兴的,二牛自己的伯父都是中学校长,这么高看我一个退了休的学校老太太……”

  “哪能想到,我们家的福气都是以前的事儿了。后来整个家,就只剩下我和孙子了。”

  宋奶奶的眸光又黯淡下来。

  她是受过教育的老太太,不能时不时把“霉运”、“福气”这样的话挂在嘴边,这不是传播封建迷信吗?可她就是忍不住,每当思及过去,倒不是为自己而惋惜,只觉得可怜了邓宗。

  “同志,你怎么了?”宋奶奶忽然看见郭青香煞白的脸色,忙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孙子快回来了,我让他带你去看看赤脚大夫吧。”

  郭青香不敢多待,只摇头含糊地说了一声“没事”,跑了出去。

  往外跑时,她心跳如雷,喉咙像是被人死死地掐着,发不出任何声音。不远处,一个年轻小伙子也往回跑,他手中拿着草药,脸是黝黑的,双眸也漆黑。郭青香忽地怔住了,停下脚步回头,看见他背上有一层汗,浸湿了单薄又打着补丁的衣服。

  他步履匆匆,跑到村尾,要进屋时,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笑着喊:“奶奶,我回来了!”

  “不累,一点都不累。”

  “药肯定要吃,你要是不吃药,我得生气了。”

  “不拖累,有啥拖累我的?”

  郭青香不敢再听下去,她双腿发软,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前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遇到“邓宗”。

  他也是满头大汗,一脸着急的样子。

  “青香,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整个村子,都没见到你。”

  “你是不是听见我爸妈说的话了?他们就是这样的人,土里刨食大半辈子了,没文化。”

  “反正咱们是住在京市的,你要是不喜欢他们,以后尽量不回来,行吗?”

  邓宗安抚着她,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感觉到怀里的人在颤抖,他便又说道:“你放心,我会对你好,一定不会负了你。等结婚后,咱们住在报社的职工大院,双职工家庭的日子一定比村里任何人都过得好。以前瞧不起你的村民,再也不敢对你爸妈和哥哥说风凉话……”

  ……

  顾莹怀孕之后,过得日子比从前更好了。

  结婚这么多年,她工作忙,很少跟齐远航回婆家,几乎没怎么吃到齐母做的饭,直到这段时间才意识到,原来她婆婆的厨艺居然这么惊人。齐母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隔一两天就会拎着饭盒往军区大院送,大院里有几个嫂子打趣,说她哪是给顾莹做好吃的,实际上是想喂饱莹莹肚子里的娃,那才是她的亲孙呢。

  顾莹其实并不太在意。

  婆媳之间的关系,她早就想透了,大家相处融洽的话,就客气一些,相处不融洽,大不了少见面。婆婆和儿媳妇之间也是有缘分的,她和齐母不像楚婉和项静云一样有缘分,就只能想开点了。反正她吃不了亏,再说了,都已经有这么多人疼她了,多一个少一个,重要吗?

  再说了,就算是对她肚子里的娃好,可下厨这么麻烦的事,齐母也不容易。顾莹设身处地,想着如果是她自己,将来儿女二三十岁的时候,她这个小老太肯定还是会拉着齐远航去看电影,才不愿意操心这么多呢。

  顾莹的孕期好心情,并没有被大院里嫂子们的闲话声打乱。

  只是在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她的情绪,还是狠狠地波动了一回。

  那是因为,楚婉也怀孕了。

  听说嫂子怀孕,顾莹自然是欣喜的,可她愣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嫂子这么快就有了呢?要知道,她看了多少医生,喝了多少中药,最后决定放弃了,才等来这一刻啊!

  顾莹独自思索了许久,最后严肃地对爱人说:“齐远航,我知道了!生孩子的秘籍,就是顺其自然!”

  想通这一点之后,顾莹仍旧吃好喝好,一个劲傻乐。

  她想着楚婉可不能和自己一样生个闺女呀,要不然,她就没法把岁岁小时候的那些漂亮小裙子借过来穿了。

  至于齐远航,则默默地开始怀疑自己。

  是不是因为顾骁的体力比较好?

  这话,他自己在心里头想着,也不好意思对别人说,就只每天自个儿加练。

  连续好长时间,顾莹坐着吃吃喝喝,看着齐远航在自己跟前做俯卧撑。

  她不理解,平时在操练场上还没练够吗?

  好几次,顾莹想要帮他省省力气,就故意多数几个俯卧撑,让他早点休息。

  可齐远航摆摆手:“刚才少数了五个,我得补回来!”

  顾莹:?

  你自己都暗暗数着,何必耽误我的宝贝时间呢?

  炫耀自己的腱子肉是吧?

  ……

  楚婉怀孕了,一大家子人再次迎来新一轮的欢天喜地。

  顾鼎山和项静云因照顾闺女累积了两个月的经验,现在再照顾楚婉,简直是轻车熟路。老俩口都退休了,有钱有闲,除了给家里两个孕妇准备各种补品之外,还将目光放在了百货大楼的漂亮衣裳上。但就算是百货大楼,也不怎么卖小婴儿穿的衣服,顾鼎山就拽着老伴去买毛线。

  买不了,她这个当奶奶和姥姥的,还不能亲手织吗?

  项静云不知道怎么打毛线,就只好在军区大院“守株待兔”,等到姜曼华一来,连忙迎上去:“曼华,你教我织毛衣吧。”

  “织毛衣?”

  “哦,还有小手套、小袜子、小帽子……我都要学!”

  家属院的嫂子们,再次陷入新一轮的震惊中。

  以前顾营长一个人带着安年和岁岁的时候,见他挺低调的,怎么现在他们家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家庭的氛围也变得越来越夸张了?

  对此,顾老爷子就只是在拉着安年和岁岁遛狗时臭屁地摆摆手:“双喜临门嘛,是得庆祝一下。”

  安年和岁岁前段时间好好争论了要弟弟还是要妹妹的话题,到了最后,在姑姑一本正经的教育之下,他俩才终于知道,妈妈和姑姑生男生女,并不是他们能决定的。

  不过他俩一点都不着急,因为家里很快就要有两个小婴儿了,总会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的,到时候兄妹俩就皆大欢喜了。

  楚婉和顾骁不知道兄妹俩已经想开了,小俩口在家的时候,压根不敢讨论生男生女这个问题,生怕引起他们的激烈讨论。

  其实在夫妻俩心中,这些年,他们有安年和岁岁,早就已经儿女双全。所以不管肚子里的小娃娃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锦上添花。

  这会儿,楚婉吃完饭,打算进厨房顺手把碗洗了,可手还没沾到水,立马听见岁岁的声音。

  “哥哥!妈妈洗碗!”岁岁大声喊。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安年跑过来,抢走楚婉手中的碗。

  十多岁的安年,个子突然窜高,但光个子不长肉,还是很清瘦。

  第一次见到这孩子时,他一脸敌意,拉着妹妹的手,喊着“岁岁”,别把名字告诉陌生人。一转眼,他竟变成了小少年。

  “妈妈跟你一起洗。”楚婉笑着说。

  见楚婉转头想拿抹布,岁岁又迅速夺走,继续大声道:“爸爸,把妈妈带走!”

  下一秒,在楼上晒完衣服的顾副团长赶来,牵着媳妇的手,拉着她回屋。

  “躺着休息。”顾骁说。

  “顾副团长,我好闲啊。”楚婉叹气。

  “那我陪你一起休息。”顾骁靠在她身旁。

  楚婉看着自己仍旧平坦的小腹,无奈道:“什么都不让干,看来得等到孩子出生之后,我才有事做。”

  “想想爸,再想想两个妈,还有安年和岁岁……”顾骁慢悠悠道,“你以为生完孩子之后,你能抢得到活儿干吗?”

  楚婉失笑。

  顾骁凑过来,两只手撑在她身旁,俯身对着她的肚子说道:“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都在等你,你在妈妈肚子里要乖乖的,不能欺负妈妈,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楚婉抬眉。

  “要不然,爸爸和哥哥姐姐就揍你。”顾骁语气中透着威胁。

  “你别吓坏小孩!”楚婉瞪他。

  “真的。”顾骁压低了声音,继续对着她的肚子说道,“奶奶说,怀孕很辛苦的。你姑姑整天都吐,等姑姑肚子里的小孩子出来之后,就得被爸爸和你姑父揍一顿。”

  “顾骁!你走开!”楚婉推他,没好气道,“你去洗碗,把俩孩子换回来,我不要你陪!”

  ……

  另一边,郭青香已经带着邓宗回过娘家了。

  原本在路上,她想问问他有关“邓崇”和“邓宗”的问题,可他一路嘘寒问暖,她竟不忍心打破这份温情。等到了她娘家,邓宗的表现也格外好,帮着她父亲和哥哥干农活,对长辈和村民说话时,嘴巴也甜。曾经瞧不起她的村民们,都说郭家这小闺女真有能耐,不光考上顶尖大学,被分配了体面的工作,就连找对象的眼光都这么好。

  邓宗在她家待了两天,郭青香的父母和哥哥乐得合不拢嘴,直说她找到一个好归宿,他们就能安心了。

  郭青香笑不出来,可很多话,也始终说不出口。

  他确实对她很好,比刚处对象的时候,要好很多。她把自己的整个人都交给他,如今除了结婚,没有其他路可以走,否则她不要名声了吗?

  更何况,邓宗为她编织的梦,实在是太美好了。

  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兴许真的可以过一辈子幸福美满的生活。

  “青香,你放心,我不会一直留在郊县部门的。”邓宗承诺,“我会想办法,等回到京市,咱们结婚吧。”

  郭青香同意了。

  回到京市之后,他们商量等过两天向单位请假,两个人先去把结婚证领了。

  既然要结婚,就得搬到一起住,邓宗去了郭青香的宿舍,帮忙收拾东西。

  报社给未婚员工提供的宿舍,并不是单间的。郭青香和三个女同事一起住,大家表面上都很随和,但彼此之间都不曾交心。

  郭青香的行李不多,也就几件衣服和日用品,还有她最爱看的书。

  邓宗帮忙整理好,刚要一起放在大箱子里,突然看见一本书中夹着的一张纸。

  “这是什么?”邓宗好奇地问。

  ……

  楚婉在家时实在找不到事情做,就更加寄情于工作中。

  新部门的成立,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即便怀孕,但好在楚婉不吐也不晕的,并没有耽误工作。唯一和怀孕前不太一样的,是她爱犯困,不过中午有午休时间,用这时间睡一觉,醒来之后,楚婉又是精力充沛。

  新部门的几位同事听了唐主任的嘱咐,原本还想好好照顾楚婉,可没想到,她并不需要特殊照顾。

  楚婉提供的新闻选题愈发精准,在每一次小组会议中都能给出自己的独到见解,就连总编辑都听说了这个新同事的大名。

  “楚婉——”有人在外边喊。

  楚婉放下笔,抬起头:“怎么了?”

  “总编让你去一趟他办公室。”同事说道,“前几天听说咱们部门的组长位置还空缺着,领导打算找个合适的人选,该不会就是你吧?”

  同事笑容满面,一个个都围上前,说是要提前恭喜楚婉。

  楚婉摆着手:“不会,我才进单位不到一年时间。”

  “那领导找你干什么啊?”同事说,“该不会是批评你的吧?”

  大家都笑起来。

  怎么可能呢?批评谁都不会批评楚婉啊!

  楚婉也不知道总编为什么要找自己,赶紧往他办公室走。

  从部门出来,上了楼,她正好经过郭青香所在的编辑部。

  两个人不巧打了个照面,郭青香原本端着水杯的手都僵在半空中,嘴角扯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笑。

  楚婉也已经许久没见到郭青香了。

  她微微点头,当是打了声招呼,又说道:“我去一趟领导办公室。”

  郭青香很少见到楚婉不高兴的时候。就算她面无表情,神情也是舒展的,因此刚才,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对自己笑了。

  她只觉得,楚婉的语气好温和,就好像回到当年在大学宿舍时,楚婉拍一拍自己的肩膀,说要去一趟图书馆一般轻松自然。

  郭青香有些失神,直到一个同事走过自己身边,疑惑地问:“青香,我刚才好像见到邓宗去总编办公室了,他来干什么?”

  “邓宗?”郭青香惊讶道,“他没跟我说要来。”

  “奇怪了,我们又不是军人同志,就算过几天要结婚,也不需要向领导打申请报告嘛……”

  同事嘀咕着,走远了。

  郭青香回忆起上次邓宗说要想办法调回来,难道是想到什么办法了?

  夫妻俩在一个地方工作,肯定方便许多,她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结果,也向总编办公室走去。

  ……

  楚婉敲门进了总编办公室,看见邓宗也在里面。

  陶总编看看她,又看看邓宗,说道:“楚同志,邓同志来找我,是说上回抄袭选题的事情。他希望我能把你请过来,当面对质。”

  陶总编话音刚落,邓宗就自顾自开口了。

  “我知道,抄袭选题是不对的,但当时我确实没想这么多。因为,选题不仅仅是我对象郭青香透露的。”他沉吟片刻,指着楚婉,“楚婉也把她自己的选题告诉我了,我以为她默认把选题给我用,谁知道,她转头就对领导说了那一番话。”

  楚婉的眉心拧了起来:“你在瞎说什么?”

  “邓同志,楚同志为什么要把选题透露给你?”陶总编问。

  “因为当时,她对我有好感。”邓宗说,“那时候我顾念青香和她的友谊,所以没把这事告诉青香。但是,因为楚婉早就已经结婚了,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她发展不正当的关系!陶主编,她因爱生恨,可我不能吃这个哑巴亏,所以请您把我调回部门。”

  陶总编没想到整件事会有这么曲折离奇的发展,愣了一下。

  楚婉哪知道邓宗会往自己的身上泼这样的脏水,顿时气得声音抬高:“我能看得上你吗?你是没见过我爱人吧?”

  陶总编回过神:“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见过楚同志的爱人来接她下班,顾副团长年轻有为,夫妻俩感情非常好。”

  他还有一点没说的,楚婉的爱人高大英俊,整个报社的同事们都传遍了,相比之下,邓宗简直是歪瓜裂枣,她说自己根本不可能看得上邓宗,这话说得中肯。

  邓宗脸色难堪,但为了自己的前途,仍旧坚持道:“楚婉认为她爱人是个大老粗,在心灵上无法和她契合,而我知她懂她,所以才会对我一见倾心。当时她一再纠缠我,我、我是有证据的!”

  楚婉快要被气笑了,倒是要看看他能拿出什么证据。

  邓宗气定神闲,还真从兜里拿出几张纸片。

  “这些都是楚婉给我写的信,有的信,我怕青香看见,所以丢掉了。但这几段,因为文采较好,我当时特地剪了下来,后来塞进宿舍的犄角旮旯里,忘了丢。”

  邓宗走上前,将所谓的信交到陶总编面前:“陶总编,您做了几十年的文字工作,肯定能看出这就是楚婉的笔迹。”

  陶总编看过楚婉的字,她的字迹娟秀漂亮,如浮云流水,但转折时的笔锋却有力。他接过邓宗递来的几张纸片,只需要一眼,就能确定,这是楚婉写的。

  每一张纸片,都只剪出了信中两三行的内容,但的确表达了婉转的爱意。

  楚婉见陶总编神色不对,也走上前。

  她拿起桌上的纸片,看了一眼,笃定道:“陶总编,这信是我写给我爱人的。他掐头去尾,把我爱人的名字,以及我询问我爱人军区有关的事都给剪掉了。”

  “你写给你爱人的信,怎么会在我手里?”邓宗笑出声,“楚婉,你为自己辩驳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

  陶总编迟疑了。

  直觉告诉他,楚婉不是这样的人,可是证据又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如果真是楚婉写给她爱人的信,又怎么会在邓宗手中呢?

  邓宗又说道:“当时我为了顾及同事的脸面,所以没有戳穿她,就算被调职到郊县,也忍了。可是现在,我忍无可忍。楚婉同志男女作风问题不正,我要举报她!”

  “举报太轻了,必须立马报公安。”楚婉厉声道,“我就不信了,我是军人同志的爱人,我们夫妻俩通信堂堂正正,还能被你随意污蔑?我现在就去报公安,你最好能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否则就等着法律的制裁!”

  这封信为什么会落到邓宗手中,她怎么会知道呢?

  现在情况混乱,一时也想不明白,既然如此,就只能报公安了。

  邓宗被楚婉这番话一堵,心跳漏了半拍。

  他们做新闻的最清楚,现在是八五年,早在八三年起,严打政策出台。严打开始之后,各级公安机关对违法犯罪分子进行了极其严厉的打击,如果楚婉真去报公安,这件事穿帮之后,对他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他把心一横:“不管你之后要不要把这事闹大,反正现在,你就是有男女作风问题,我恳请领导将我调回来,恢复我的职位!”

  “你说这信不是写给我的,谁来证明?”邓宗问。

  “那你又能证明什么?”楚婉嗤笑,“说到报公安就怕了?”

  这时,虚掩的办公室门外,传来一道非常轻的声音。

  “我能证明。”

  郭青香说完这四个字,敲了一下门,走进办公室。

  一见到她,邓宗松了一口气。郭青香和楚婉是朋友,但都是过去的事了。当时因选题的事,他们三个人闹得这么不愉快,而他和郭青香又要结婚了,如果她们两个人再和好,互相要站在什么立场?

  朋友之间的感情再好,也不及夫妻,以他和郭青香之间的关系,她肯定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而他这趟悄悄地来,原本只是想私底下解决这事,免得郭青香头发长见识短,在边上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

  不过现在,既然她已经知道了,就正好可以为自己作证。

  “对啊,我媳妇可以证明。就算你去报公安,我也不怕,去吧。”邓宗露出挑衅的神情。

  陶总编站起来,说道:“先别说报公安,有什么问题,暂时在单位内部解决。”

  邓宗走到郭青香身边,拉着她的手,低声道:“媳妇,你把这件事的前后经过跟领导说一下。”

  楚婉望向郭青香。

  而郭青香,则是红着眼眶,默默地听着邓宗说的话。

  “我还不是你媳妇。”郭青香像是用尽全身力气,才推开他的手,“我们还没领证。”

  她转身,闭上眼睛,半晌之后又睁开,开口时语气坚定:“陶总编,我能作证。”

  “这封信,是婉婉以前要寄给她爱人的。那时候她爱人在凌城带兵团演习,婉婉在宿舍给他写了信,但是要寄的时候,突然找不到了,就只好重新写了一封。”

  “几年前,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但现在回想,估计是当时她正好借我的诗词集看,写完信之后不小心夹进书里了。我一直没发现,是前几天邓宗帮我收拾书的时候发现的。”

  “刚发现这封信的时候,我都没反应过来,想了很久,才回忆起来。邓宗说帮我处理,我以为他拿去丢掉了。”郭青香一口气说完这番话,低下头,“没想到他会做这样的事情。”

  楚婉被她提醒,也才想起几年前发生的这段小插曲。

  当年住在宿舍里,她们几个之间发生过太多事,她忘了,郭青香也记不清了。但是没想到,这居然会被邓宗这样心思不正的人利用,用来诋毁她在作风问题上行为不正。

  同时,她也没有想到,郭青香会为了自己站出来。

  此时的郭青香,清楚地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开口的那一刹,她就已经意识到,有些路,无法再走下去了。

  他们共同编织的有关于家的美梦,也已经破灭。

  邓宗气得青筋暴起,口不择言。

  “郭青香,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你不想结婚了?”

  “你和我去过招待所,这事多少人都知道,就连你父母都默认了,现在你连脸都不要了?”

  “你装什么正义?你以为这样我还会娶你吗?

  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不少同事听见他的怒吼声,都围了上来。

  楚婉没想到事情发展到最后,竟只是让郭青香一个人受伤。

  楚婉下意识护住郭青香,对着门外的同事低声道:“跑一趟派出所,去报公安。”

  “还记不记得咱们俩住招待所发生的那些事?”邓宗冷笑着,“一个没结婚的女同志,竟能说出那些不知廉耻的话。”

  “同事们是不是想知道?我这就一个字、一个字告诉你们。”

  “那天在床上,郭青香说,她从来……”

  “啪”一声响,楚婉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扇了邓宗一个耳光。

  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

  她从来没有打过人,这一巴掌扇下去,一股疼痛感却由掌心传来。

  因愤怒,她和郭青香一样,双目通红,只这一巴掌,邓宗被打得晕眩,顿时没了声音,脸颊上被印了深深的一道巴掌痕迹。

  反应过来之后,他怒吼着要冲上前,而陶主编和其他同事已经回过神,齐齐将他制住。

  邓宗双手被制住,无法动弹,可他的嘴巴还能说话。

  他的嘲讽声在所有人的耳畔响起。

  郭青香的肩膀不自觉地颤抖着,他说她不知检点,把她所有的隐私都抖了出来。

  她羞愧、不知所措,像是被扒光了一般,自尊心和羞耻心被踩在地上,狠狠践踏。

  可邓宗口中的“装正义”三个字,却像是一把刀,扎进她的心中。

  楚婉曾说过,她是一个正义的人。

  她确实为自己考虑,可无法忍受,曾经在最艰难时拉过自己一把的朋友,被这么污蔑。

  她还知道,自己很自私,想要息事宁人,想要粉饰太平,故意遗忘在邓家村那个与奶奶相依为命的邓宗。

  真正的邓宗。

  可是直到最后,郭青香还是过不去良心的拷问。

  她的人生已经被毁了。

  反正她没法做人了,就把公平公正还给人家吧。

  邓宗脸颊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楚婉的手,仍火辣辣的疼。

  郭青香从未像现在这样坦然过。

  她看着已经狗急跳墙的男人,缓缓开口。

  “你们面前的这个人,他叫邓崇,在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之后,邓崇报名参加考试。而他作为公社中学校长的伯父,利用职务之便劫走大学录取通知书,帮助邓崇顶替了邓宗的身份,占了对方的大学名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