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62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62章 第62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2章 第62章

  顾莹吃过早饭,也吃过午饭,但因为大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才是重头戏,因此早午饭一家人都只是随便吃了些,垫垫肚子而已。

  她仔细一回想,吃的东西和平时差不多,怎么就突然想吐呢?

  顾莹的胃里一阵翻涌,但也只是干呕,实际上什么都吐不出来,这会儿她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才舒服了些。

  回屋时,一大家子人都关切地望着她。

  安年和岁岁懂事又贴心,兄妹俩忙着去倒水,迈着小碎步跑过来,眉心都是紧拧着的,满眼担忧。顾莹接过搪瓷缸,看一眼里头的白开水,又抱歉地抿了抿唇:“对不起啊,姑姑真的喝不下。”

  这白开水淡而无味,光是看着,她差点又想干呕了。

  “不用说对不起呀。”岁岁搪瓷缸拿回来,双手捧着,“咕噜咕噜”喝完了。

  喝完白开水之后,岁岁余光扫见大人们的眼神分成了两个阵营。

  一个阵营是女同志们,她们都是紧紧盯着顾莹,似是有万千头绪,但又不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另一个阵营是男同志们,顾鼎山、齐父、顾骁和齐远航都是一头雾水。

  “怎么了?”齐远航问,“没事吧?”

  “没事,现在好多了。”顾莹说。

  齐远航回过神之后,再次将全家福递上去,在顾莹面前晃了一下。

  “顾莹,你再看!”

  “看了我的照片,说吐就吐了,这要是传出去,我多没面子!”

  顾莹看着她愤愤不平的爱人,忍不住笑了,伸手想要接过全家福。

  可“啪”一声响,齐母一巴掌拍在自己儿子的胳膊上:“你怎么跟莹莹说话的!”

  齐远航捂着胳膊,一脸迷茫无助。

  他又做什么了?

  “莹莹,你最近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项静云拉着闺女的手,紧张兮兮地问。

  “没有,就是总觉得累。”顾莹说。

  项静云眼睛一亮:“那有没有特别馋?”

  “没有啊……”顾莹懵懵地说。

  “还说没有!”齐远航说,“明明馋辣椒!上次还让我掰两颗辣椒放进稀粥里!”

  安年和岁岁用力点头,附和姑父的话。

  辣椒有什么好吃的呢,他俩吃完辣椒,舌头都要着火了。

  “辣椒……”齐母的嘴巴张成“o”型,和项静云一样,眼睛开始放光。

  “酸儿辣女,这是个小闺女啊!”项静云笑容满面,眼角都要挤出纹路了。

  “男孩女孩都有可能,酸儿辣女这个说法不太科学啊。”姜曼华忍不住说。

  “我记得我以前生远航他哥的时候,就爱吃辣的。”

  “我当年爱吃什么来着?我都给忘了。”

  “那会儿条件没现在好,能填饱肚子就行,也没想着吃什么……”

  几位男同志也不傻,听她们这么一说,忽地脑海中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

  只有顾莹还云里雾里的,眉心微蹙:“你们到底在说——”

  “莹莹,你会不会是怀孕了?”楚婉轻声道。

  齐远航心跳的速度骤然加快。

  顾莹:!!!

  怀孕?

  她的脑子顿时“嗡嗡”响,接下来耳畔充斥着的声音都变得不太真实。

  她已经结婚很多年,眼看着时间一天一天流逝,安年和岁岁慢慢长大,就连隔壁家的奇奇,都已经不小了。

  刚结婚时,顾莹也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小孩,那两年她和齐远航到处求医问药,最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她甚至还赌气地说要离婚。可有些事,着急是没有用的,他俩铁了心要和彼此度过余生,有没有孩子也不是真的这么重要。后来,小俩口终于放下了这个心头大石,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偶尔把哥哥嫂子或是邻居家的小孩借来玩一玩,虽有遗憾,但这份遗憾逐渐压在了心底的一个角落,不再轻易触碰。

  齐远航和顾莹平日里虽总是嘻嘻哈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关键时刻,夫妻俩也是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他们早就已经说服自己抛开这事,却不想,如今孩子突然来了。

  顾莹心中自然是惊喜的,但惊喜过后,又担心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如果只是因为身体不适而干呕,只是因为馋了才想吃辣椒,家人们会不会很失望?

  “远航,快扶莹莹进去躺着。”齐母说。

  “好。”直到这时,齐远航才反应过来,两只手搀着顾莹的胳膊,动作又轻又慢,扶她回房。

  齐远航听父母和老丈人、丈母娘在外面提醒,便一会儿给顾莹垫枕头,一会儿给她加一床被子,忙里忙外的,就没停下来过。

  “你别忙。”顾莹小声道:“先别这么高兴,如果是空欢喜一场呢?”

  “顾莹同志,你可别本末倒置。不管有没有孩子,我都得对你好。”齐远航一本正经。

  顾莹失笑。

  本末倒置是用在这会儿的吗?

  此时客厅里,长辈们异常兴奋。

  “我又要添孙子孙女了。”顾鼎山笑得快要合不拢嘴。

  “是外孙子、外孙女。”齐父提醒。

  “什么外孙内孙啊,都是孙!”顾鼎山认真地纠正他。

  齐父动了动嘴,也没反驳。

  人家是司令,习惯说一不二的,才不和他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呢。

  大过年的,大家伙儿高兴就成!

  齐母和项静云、姜曼华坐在一块儿,三个人说着该怎么养胎、怎么照顾顾莹坐月子,气氛和谐融洽。

  楚婉担心小姑子的身体情况,想进屋问问她,这两天医院有没有放假,能不能去检查一下。可她刚一转头,就见顾骁神情严肃。

  “你怎么了?”楚婉疑惑地问。

  “我要当舅舅了。”顾骁说,“我在想,给孩子买点什么好。是不是要买点玩具?”

  楚婉“噗嗤”一下笑出声:“怀胎十月,要等好久才出生呢,而且就算出生了,连眼睛都还不一定能睁开,哪会玩玩具呀。”

  “妈妈。”岁岁突然拽了拽楚婉的衣角,“我可以先帮忙玩一下。”

  安年一脸深沉地摇了摇头,妹妹都是小学生了,怎么还光顾着玩玩具呢!

  ……

  大年三十之后,就是初一了。

  凌月银被分配的工作单位就在京市,上个月她父母刚来探望过,她一想,就没舍得再买火车票回老家,直接留在京市过年了。汤嫦在京市也没有其他亲人,两个人一合计,一块儿过年,还特地打电话来军区,问楚婉方不方便出来一趟,跟她俩下馆子去。

  楚婉好久没见到自己的两个室友了,立马跟家里的长辈们打了一声招呼,准备骑着自行车往市里赶。

  “婉婉,等一下。”顾骁长腿一迈,从屋里出来。

  “怎么了?”楚婉回过头,忽地感觉到脑袋变得暖暖的。

  是他帮自己把毛线帽戴好了。

  “把妈织的毛线帽戴上,别冻着了。”顾骁说。

  她莞尔一笑:“现在不冷了。”

  顾骁又帮她轻轻扯了扯毛线帽的底端,将她刚一出门就冻得有些发红的耳朵捂得严严实实的。

  “这样才暖和。”他说,“如果帽子往上跑,你就再拉一拉,把耳朵盖好。”

  “知道啦。”楚婉的嘴角微微翘起,等到坐上自行车后,冲着他勾了勾手指。

  顾骁凑过来,自然地扶住她的车把手。

  楚婉笑意盈盈,踮起脚尖,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话音落下,她将他的手扒拉开,踩着脚踏板,“咻”一下就骑走了。

  顾骁望着她欢快的背影,半晌之后才眯起眼睛。

  媳妇说他和老爷子越来越像了?

  不,小老头这么啰嗦,一点都不像!

  ……

  凌月银念书的时候,就爱研究各种好吃的,如今参加工作了,仍旧不忘亏待自己的嘴巴和肚子。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街上除了国营饭店之外,还开了几家小馆子。凌月银再三比对,找了一间巷弄里的餐馆,等到汤嫦和楚婉都到了,立马给她们俩介绍菜色。

  “这家的灌汤包特别好吃,包子皮薄馅料多,用筷子戳一戳,还会流好多好多汁水,又香又鲜。”

  “这个卤肠子,卤得特别好,不过肠子这种东西,爱吃的人觉得很香,不爱吃的可能就接受不了。”

  “还有……”

  楚婉和汤嫦坐在一旁听她解释,大眼瞪小眼。

  不知道的还以为凌月银是这家店的老板呢,对人家店里的菜单了如指掌。

  “今天要吃点什么?”一个清瘦的小伙子走过来。

  “你们想吃什么?”凌月银问。

  “我们都行,你来点吧。”楚婉说。

  “好。”凌月银克制着,报了几个菜名。

  “够吃吗?”小伙子笑着问。

  凌月银抿起唇角,轻轻点了一下头。

  汤嫦和楚婉再次对视一眼。

  情况不对劲!

  等到小伙子走后,凌月银说道:“现在能做生意了嘛,他爸妈就开了这家小餐馆,他有空的时候会来帮忙,不过他还在念大学,等到寒假过去,就没这么多时间了。”

  俩室友听着满耳朵的“他他他”,心领神会。

  果然有情况。

  距离毕业都已经大半年了,好友终于找到时间相聚,感情却丝毫没有生疏。

  她们聊起这几个月以来彼此的工作和生活,话匣子一开,根本就停不下来。

  毕竟都是京大毕业的学生,几个人在单位都是很受器重的,从校园到单位,有那么一小段时间,她们不太习惯,好在如今都适应得很好。

  汤嫦一提起工作,不可避免地,会说到曾宏峻的母亲。凌月银和楚婉原本还以为他们这段感情得遇到很多挫折困难,没想到,自从汤嫦认识了杨慧英之后,来自曾家对这段感情的反对声音居然逐渐淡了。

  过去杨慧英耳中的汤嫦,是一个不近人情的女同志,她会联合平反家属,寻找证据,举报自己的亲生父亲,将他送入大牢。她也会在认为自己和曾宏峻无法得到他家人祝福的情况下,果断提出分手,没有丝毫留恋。可真正相处下来,杨慧英又觉得,汤嫦并不是这样。她聪慧,也善良,虽然看起来冷淡,但接触之后,同事们没一个不夸她的。

  虽然直到现在,杨慧英仍旧不知道汤嫦到底为什么非要大义灭亲,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她想要好好认识自己这个未来儿媳妇。

  不过,对待这软硬不吃的未来儿媳,话也不能说得太满,如果太傲慢的话,人家也还是不乐意。所以现在,她们双方,是在互相考察对方。

  “反正现在宏峻就是夹在我和杨顾问中间,到处都说好话,怪不容易的。”汤嫦笑了起来,眉心舒展,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凌月银托着下巴:“好幸福呀。”

  “对了,青香还没来吗?”汤嫦问。

  “青香不来了,我没跟你们说吗?”凌月银说,“昨天我去青香宿舍找她了,她说这两天比较忙,要陪他对象回老家,估计这趟回了老家,就定下来了。”

  “青香处对象了吗?”汤嫦惊讶道。

  “是啊,就是他们单位的。”凌月银说,“婉婉应该认识。”

  “我和青香不在一个部门,平时不怎么碰面。”楚婉沉吟片刻,说道。

  楚婉没想到郭青香还和邓宗在一起。不过日子是郭青香自己在过,就算现在她们俩现在还是朋友,作为朋友,她也不好插手干涉这么多。更何况,楚婉确实已经很久没和她来往了。

  “也对,工作这么忙,单位又大,不在一个部门,就很难再见面了。”凌月银说,“昨天去青香宿舍的时候,我还看见她对象了。正好她对象来找她,说是收拾一下行李,两个人一起去买火车票。她对象看着还挺斯文的,对青香也很体贴。”

  汤嫦笑道:“怎么什么都让你碰上了呀,上次在书店门口,也正好碰见我和宏峻。”

  “你们就好了,一个个都这么甜蜜!”凌月银愤愤咬了一口锅包肉,“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啊!”

  这会儿,饭馆里的小伙子正好给她们上灌汤包,听见凌月银的后半句话,连忙说道:“是上菜太慢了吗?很快就轮到了,我去后厨让我爸动作快点。”

  凌月银的脸顿时涨红了:“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不着急的。”

  小伙子摸了摸后脑勺,快步往后厨跑。

  等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楚婉和汤嫦忍不住大笑起来。

  轻快愉悦的笑声响彻小饭馆,又传到了饭馆外。

  此时,站在不远处的郭青香,有一瞬间的失神。

  明天她就要和邓宗回他老家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家长,两个人决定去供销社买牛奶和糖果,给家里的长辈和孩子带回去。刚才从供销社买完东西出来,鬼使神差一般,郭青香就转到了这间小餐馆门口。昨天凌月银邀请她的时候说过,她们室友几个是要来这里聚餐的。

  果然,现在站在餐馆外,她听见了这一道道熟悉的笑声。

  恍惚间,郭青香仿佛回到过去,那在她人生中占据了四年的校园时光。那段时间,她过得轻松又自在,朋友们的陪伴,甚至比家人的陪伴都来得珍贵。她们几个人一起,经历了很多坎儿,但就算遇到再不高兴的事,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然而毕业之后,一切都变了。

  她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再笑过。

  昨天凌月银邀请她的时候,她本来是想去的。可是,如果遇见楚婉,该怎么面对呢?她们没有争吵,没有让彼此难堪过,可郭青香就是知道自己已经失去曾经那段最真挚的友情。

  “青香。”邓宗跑了过来,“刚才营业员找了半天,才找到麦乳精,说是最后一罐放仓库里了。”

  他走上前,一只手提着从供销社买的东西,另一只手牵起郭青香,说道:“等发工资了,我就把钱还你。你也知道,自从被调走之后,我们那儿的福利不如原先的单位,工资也低了很多。”

  “没关系。”郭青香说。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邓宗笑道,“青香,有你真好,以前是我犯糊涂,以后不会了。”

  刚处对象那段时间,邓宗对郭青香并不上心。毕竟在外貌上,他胜过她不少,再加上他的工作单位也拿得出手,总觉得还能找到更加好看的另一半。可自从抄袭选题的事出了之后,他在单位就抬不起头了,再加上领导将他调到偏远郊县的小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经过这么大的事,邓宗就想着尽快把郭青香娶回家。她虽然不够漂亮,但好歹是京大的毕业生,在单位里的表现也好,如果错过了她,他很难再找到这么优秀的对象。

  邓宗下定决心之后,就对郭青香加倍得好,现在俩人要回老家了,等见过双方父母之后再回京市,就准备把结婚证给领了。

  “对了,青香,你知道我的小名吧?”

  “不知道,什么小名?”

  “我的小名叫二牛,等回到村里,你就这么喊我。”

  “为什么啊?不能喊你邓宗吗?”

  “因为我们村里人总说我考上大学就留在京市是忘本,要是回去之后你喊我大名,他们又该笑话我了。”

  “行。”郭青香闻言,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笑着说,“我还以为你的小名叫小崇呢,那天信上写的是邓崇。”

  “我都说了,那是村民写信问我他们家孩子高考要准备什么资料,一不小心把名字写错了。”邓宗说,“怎么老提这件事呢?”

  “好了好了。”郭青香说,“开玩笑的。”

  “那你记住了,等回老家,就喊我二牛。”邓宗牵紧她的手,“放心,我们不会经常回老家的,就这一回。以后条件好了,我想想办法,把我父母都接到城里住。”

  ……

  顾莹进医院的时候,做了一个深呼吸,和齐远航对视。

  “走,豁出去了!”齐远航说。

  军区医院的医生是认识她的,一个小护士,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认真准备考上,通过考试之后成为麻醉师,立马成了其他护士们努力奋斗的目标,谁不想向她学习呢?

  现在,被多少护士视为榜样的顾莹,坐在诊室里时,居然神情紧绷,连说话都不利索了,逗得医生哈哈大笑。

  “又不是生病了,只是检查有没有怀孕而已,不用这么紧张吧。”何医生说。

  “紧张。”顾莹严肃道,“医生,你赶紧给我开验血的胆子吧。”

  “对,赶紧的吧。”齐远航说,“我们的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何医生失笑,给他们开了一张验血单。

  顾莹最怕扎针了,验血的时候不敢看,双眼都快要眯成两道缝,但还是一脸严肃地催促:“小媛,你扎快一点!”

  验血单是当天就能拿到的,但没这么快。护士让他们先回家,晚点快下班的时候再来拿单子,但小俩口现在哪儿都不想去,就守在医院大厅,焦急等待。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直到傍晚,结果才出来。

  拿到结果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过于紧张,顾莹又开始眩晕干呕,齐远航让她先坐着,自己往诊室跑了一趟。

  顾莹喝了几口随身带着的橘子水,稍微缓过来一些,想去医生那儿问个清楚,可突然却没了勇气。

  现在全家人都是欢天喜地的,就连她和齐远航,表面上说着别太在意,但昨天一整晚都是睡不好觉,夫妻俩翻来覆去,等到天都快亮了,才终于睡着。

  如果没给她希望,就不会失望,可眼下,要是医生说根本不是他们想的那么回事,顾莹真怕自己承受不住打击。

  她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交握,指尖都快要把手背抠出印子来。

  终于,齐远航从诊室出来了。

  顾莹抿着唇,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从他的表情中,她看不出什么,忍不住想骂人。

  这个齐远航,怎么关键时刻总掉链子呢!

  顾莹站起来,朝着他走去。

  每走一步,她的脚都像是灌了铅一般重。

  直到她终于走到齐远航面前,看见他紧拧的眉心。

  齐远航将顾莹拥入怀中。

  靠在这个熟悉的怀抱中时,顾莹的心已经凉了半截:“真的是空欢喜吗?”

  “真的!”

  顾莹的鼻尖一红,眼泪立马就要掉下来。

  “真的怀孕了!”齐远航激动地说。

  没掉下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了个转。

  顾莹懵了一下,眨了眨眼,用力地捶了他一拳:“真的假的?”

  “莹莹,我们要当爸爸妈妈!”齐远航说。

  “那你刚才皱着眉干什么?”顾莹又想哭又想笑,通红的眼睛瞪着他。

  “我就是想着……”

  “咱们这些年吃香的喝辣的,上映的电影全看了,家里丝巾和漂亮衣服一大堆,一年还要烫好几回头……”

  “莹莹,咱把钱都花光了,还怎么养孩子?”

  顾莹忍不住哭出声,又狠狠地揍了齐远航一拳。

  “不管,你去想办法!”

  “别,你不能这么用力,也不能生气。想打人,我帮你打!”齐远航帮着她轻轻捶了自己胸口一拳,手中握着验血结果单,郑重地点头,“我要攒钱,攒钱给咱们闺女花。”

  “你怎么知道是闺女?医生说了?”

  “酸儿辣女,妈说的!咱们生个闺女,像岁岁那样的闺女!”

  顾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橘子汁。

  糟糕,她今天又开始喜欢吃酸的了。

  这说法到底准不准?

  她也想要一个像岁岁那样的小棉袄呀。

  ……

  顾莹把验血单拿回家,告诉了一家子这个好消息。

  齐母直掉眼泪,捧着这验血单,就像是捧着自己的亲孙子似的。

  “哎哟,我的宝贝孙子终于来了。”她说。

  “妈,你要是重男轻女,我以后就不带闺女去见你了。”齐远航说。

  “没有!没有!孙子孙女都好!”齐母抹了一把眼泪,她的确有点重男轻女,不过齐远航有个姐姐,还有个哥哥,家里一大堆孩子,现在只要小儿媳有了,对她而言就是好消息,是男是女都一样。

  不过,最好还是孙子,齐母在心底悄悄地想,但不敢再说出来了。

  顾莹怀孕了,这是家里的大喜事。顾鼎山和项静云说要出门一趟,给她买点好吃好喝的,帮她补补身子。

  “我给莹莹炖一锅鸡汤。”项静云说。

  “妈,您哪会炖鸡汤?别浪费了。”顾莹说,“鸡也怪不容易的,都要死了,还死得没有尊严。”

  “呸呸呸,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齐母着急道,“亲家母,你别忙活了,我来炖,我做饭好吃!”

  “行。”项静云说,“那咱们先去买鸡。”

  一大家子人都忙活起来,而顾莹则成了被重点关注保护的对象。

  能躺着的时候,大家绝不让她坐着,能坐着的时候,也绝不让她站着。

  这会儿顾莹要喝橘子汁,她嫂子给拿来了,还帮忙把盖子打开。

  “嫂子,你怎么和他们一样啊!”顾莹哭笑不得,扯了扯楚婉的衣角,小声道,“等一会儿他们都出去了,你陪我到外面逛一逛,好不好?”

  “那得喊上远航和顾骁。”楚婉认真道,“我们仨要一起保护你。”

  安年和岁岁一听,赶紧上前凑热闹。

  保护大人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落下他们呢?

  大院里的嫂子们见状,实在是茫然得很。她们也都是生过娃的,当年该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哪有莹莹这么金贵呀。

  “你说,要是顾副团长的媳妇有了,他们家是不是得更热闹了?”

  “我猜到时候,他们家的老人就更忙了。还有齐营长和顾副团长,俩人估计得上哪儿都搀着媳妇去。”

  “这家的女同志,怎么都这么好命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婉婉结婚也好几年了吧,怎么还没听说好消息?”

  ……

  大院里的嫂子们,已经将吃瓜目光锁定顾副团长和他媳妇身上。

  不过小俩口并不知道。

  这会儿他们斟酌着,应该怎么和兄妹俩提一提给家里添个小不点的事。

  顾骁和楚婉商量过后,还是决定分头行动。

  他们一个去做安年的思想工作,另一个,则去找岁岁。

  书房里,顾骁说道:“安年,爸爸妈妈再给你生一个弟弟好不好?”

  安年眉心一拧:“不好,我想要妹妹。”

  卧室里,楚婉问道:“岁岁,爸爸妈妈再给你生一个妹妹好不好?”

  岁岁疯狂摆手:“不好,我想要弟弟!”

  兄妹俩内心的呼声都很高,等到开口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喊得响亮。

  听见彼此的声音之后,他俩飞快地跑出来,在客厅撞上了。

  “我想要一个妹妹,弟弟脏兮兮的,还调皮。”

  “我想要一个弟弟,奇奇好乖呀,像奇奇那样。”

  兄妹俩的感情特别好,平时讨论玩具或书本的归属问题时,都是有商有量的。因此这会儿,他们把腿盘起来,坐在地上,开始说着生弟弟和妹妹的利弊,试图说服彼此。

  望着这一幕,小俩口面面相觑,脸颊都变得通红。

  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俩解释,生男生女这事,不是他们说了算的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