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6章 第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第6章

  其实在此之前,楚婉没想过还能分家。

  从小到大,她的胆子都不大。

  因父母一向偏心,她便不争不抢,跟在姐姐边上,乖巧得不像话。

  后来她出嫁,又在结婚当天成了寡妇。

  娘家人说她已经是婆家的人了,即便丈夫不在世,也得孝顺公婆,而身边不管是村民们,还是知青好友,都认为她待在婆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久而久之,楚婉也这么认为了,以为日子就是这样过的。

  分家这两个字,陈秀娥只是随口一说,想要吓唬她而已。

  可楚婉却突然意识到,如果顺势分了,自己会过得轻松许多。

  “楚知青,你别难受。”蒋秋月同情地看着若有所思的楚婉,搭着她的肩膀往聂家走,“我去帮你说说。”

  “蒋主任,我自己进去吧。”楚婉顿了顿,说道,“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站在外面,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吗?”

  屋里,聂老头也有些恼了。

  都几点了,楚婉还不回来?

  “她昨天晚上咋回事?仔细给我说一说。”聂老头说道。

  陈秀娥一肚子的火,将整件事说了一番。

  在她看来,楚婉昨天出门去娘家之前还是好的,回来之后就开始反常了。先是偷了两个鸡蛋和好几勺红糖,又是今早不起床,躺在屋里偷懒,出门上工之前还顺了一个玉米饼,到晚上,更加无法无天了,居然连晚饭都不做,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

  “我就说了,这些城里来的漂亮姑娘收不了心,长得这么好看,能甘心守寡?”陈秀娥冷哼道。

  就在她说着这话时,虚掩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楚婉本就生得出挑,小脸雪白,即便是屋外的天已经黑漆漆的了,乍一眼望去,还是很容易就能被人注意到。

  陈秀娥阴阳怪气地说道:“我这个家养不了城里来的知青,都成寡妇了,还摆着城里人的谱呢。你给我听好了,分家,明天就分家。”

  聂老头一直没出声,楚婉这两天的确离谱,是得好好敲打敲打。

  楚婉按捺住自己心底喜悦,用了从汪美茹那里学来的演技,错愕道:“分家?”

  陈秀娥看她一眼,心底更加有了底气。

  即便楚婉平时从没抱怨过,但身为寡妇,在这村子里总会被人轻视的,她不可能不在意。

  她娘家人都靠不住,不仅不会接她回去,甚至根本没上门为她出过头。

  楚婉肯定害怕分家,细皮嫩肉的漂亮女人,一个人住,听着就让人心痒痒,生活上这么多的不便利,她怎么敢?

  对,小寡妇软弱可欺,胆子又这么小,她肯定不敢!

  既然如此,就趁这个机会好好吓她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偷懒!

  “对,就是分家,必须分!”陈秀娥说道,“克死了我儿子还不够,还想把我们俩老的克死?晦气!”

  “秀娥!”聂德栋沉下脸。

  楚婉低头垂眸,颤着声音:“可以不分吗?”

  “你想得美!必须分!”陈秀娥哼笑,“现在知道怕了?”

  楚婉抬起脸,轻轻点头:“怕啦。”

  聂老头抬了抬眼皮子。

  他觉得,楚婉的语气,和之前不太一样了,似乎不是真的害怕。

  难道是自己饿糊涂了?

  “怕也没用!”陈秀娥得意道,“慧慧和她弟明天就会回来,到时候我们直接去村委会,把分家给办了,顺便喊大家伙儿评评理!”

  说完,她转身回屋,“砰”一声把门甩上了。

  聂老头不希望家里吵得闹哄哄的,不过今天这事,老伴做得对。

  现在眼看着楚婉都把老婆子的话听进去了,吓唬她一阵,让她提心吊胆几天,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屋外,蒋主任沉着脸听他们的对话。

  幸亏楚婉让她留下来,她才知道,原来聂家人平日里这么刻薄磋磨这小寡妇。

  太过分了,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

  聂老头去灶房煮了粥,他佝着背,故意露出一副吃力的样子,就连生火时,都要咳嗽几声。

  煮好粥之后,他端到楚婉面前,说道:“你妈刀子嘴豆腐心,别怪她。只要你这两天别再惹她,再赔个不是,事情就过去了。”

  扇一巴掌又给一颗甜枣,这是他们聂家人的惯用伎俩了。

  聂老头知道儿媳妇有多好哄。

  “事情真的能过去吗?”楚婉用勺子搅了搅稀得像水一般的粥。

  聂老头叹一口气:“也拿不准,你妈的脾气臭,分家这事,她也憋着很久了……你放心,爸会去劝劝她的,不过你也懂事一点。”

  楚婉“嗯”一声,吹了吹稀粥,送到唇边。

  聂老头装出一副慈祥温厚的样子,坐在儿媳妇身旁看她吃了许久,等她问自己吃了没有。

  可是,楚婉什么都没问。

  她只是安安静静吃完了粥,再将碗和勺子往桌上一摆,轻声道:“我先进去休息了。”

  聂老头:?

  屋里正贴在门边等儿媳妇来敲门喊自己吃饭的陈秀娥:?

  他俩还饿着肚子呢,一锅稀粥咋吃啊!

  ……

  刚吃完晚饭,莫奶奶就带着孙子和孙女去村口乘凉。

  安年不愿意出门,还是妹妹软磨硬泡,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求哥哥陪自己出去玩,才勉强同意。

  这会儿,莫奶奶拉着俩孩子,直奔目的地。

  她是带着任务来的。

  她对楚婉不太了解,但顾骁上心了,她想去探探情况!

  毕竟在老太太心里头,这是自己干儿子顾骁看上的小寡妇。

  不对,喊小寡妇不好听,得喊女同志。

  这女同志的人品到底究竟怎么样,得打听清楚!

  莫奶奶走得飞快,走着走着又想起来自己身后还跟着四条小短腿,又把脚步停下了。

  岁岁累得气喘吁吁,仰着胖乎乎的小脸蛋对安年说:“哥哥,爸爸说奶奶身体不好哇。”

  安年和平日里一样,保持着沉默。

  爸爸说奶奶身体不好,叮嘱他们住在奶奶家时别调皮。

  可现在看着,奶奶比岁岁还要调皮。

  莫奶奶停下来等两个孩子,喊着他们跑快点儿时,余光扫到铁青着脸走来的蒋秋月。

  “蒋主任!”莫奶奶招招手,“咋气成这样!”

  莫奶奶比陈秀娥要年长,同样没念过什么书,但相比之下,她简直是太通情达理了。

  当时她儿子牺牲后不久,部队派人来慰问,村干部们都担心她情绪失控,可没想到,老太太虽然双腿发软,瘦了一大圈,但还是硬撑着,只说了一句——我儿子是烈士,他为国捐躯,就算牺牲也是光荣的。

  这觉悟得多高。

  蒋主任一肚子不痛快,正愁没人可以说:“小姑娘嫁进去了,不就是他们聂家的人了吗?哪能这么欺负她!”

  莫奶奶的耳朵都要竖起来。

  聂家?

  聂家不就是小寡妇的婆家吗!

  蒋主任一开口,就没停下,一脸义愤填膺,只是慢慢地,她发现不太对劲。

  怎么莫奶奶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

  太八卦了吧!

  夜晚微风吹来,莫奶奶吃着瓜,很有兴致。

  面对这忠实听众,蒋主任如同遇到知音,话匣子打开之后也收不住。

  月光下,她俩聊得起劲,表情异常丰富,两个人都没注意到,一个圆乎乎的小团子踢着小短腿,悄悄跑走了。

  还是安年发现妹妹又开始调皮,转身跟上她。

  兄妹俩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幕中。

  ……

  聂家人在等,等小寡妇低头承认错误。

  同样的,楚婉也在等,她在等明天的分家。

  觉醒之后的楚婉,想要和聂家断绝一切来往,却也知道自己不能用强硬的手段提出离开这里。

  如果她回城,自然不需要在意村民们的想法,可问题是,她住在宁玉村,并且一时半会得不到回城名额。

  想要让自己过得舒坦一些,就得选择迂回的办法。

  她的委屈,不能白受。

  得让所有人知道,错不在她。

  楚婉不想再稀里糊涂地生活。

  只是她还不太习惯,每走一步都是摸索着来,深一脚浅一脚的。

  炕边的五斗柜是当时聂老头为了她与聂勤结婚特地找木匠打的,最顶上放了一个行李箱。

  楚婉想要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起来,明天分家时就可以直接走,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五斗柜顶太高了。

  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将目光放在屋里的书桌上。

  桌子并不重,楚婉用力拖动,将它移到五斗柜边,再将小木板凳放上。

  爬上去之前,她用手压了压小板凳,确定足够结实。

  楚婉纤细轻盈,爬高时,双腿有点软,但还稳得住。

  她抬高手臂,用力去够五斗柜上的箱子。

  一次够不着,就再尝试。

  两次、三次……

  终于,她的手碰到行李箱边沿。

  余光一扫,岁岁粉雕玉琢的小脸蛋贴在她屋子的窗外。

  小不点好着急,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奶声奶气地喊:“会摔下去哇!”

  楚婉茫然地看着她。

  从来没见过这小朋友啊,是谁家的小孩?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