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53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53章 第53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3章 第53章

  楚婉一回家,安年和岁岁就乐坏了,笑得眼睛弯弯,嘴角咧到耳朵眼儿。兄妹俩晚上睡觉前可以听故事,早上醒来能吃香煎土豆饼,再一想到下午放学回来之后的节目,恨不得在学校里的时间门“咻”一下就过去。

  至于放学回来是什么节目呢,安年和岁岁也不知道。反正只要跟妈妈在一起,什么都好。

  楚婉好些天没回家,差点都要忘记他们家岁岁有多浮夸。

  小团子先是听故事的时候一脸崇拜地盯着她,漂亮的杏眼闪闪发着光。再是吃早饭的时候一口气吃了三个土豆饼,油汪汪的脸蛋差点就要往她身上蹭,幸亏被她躲过去了。再接着就是现在了,她和安年一起送岁岁去托儿班,看着小不点在向大院里的小伙伴以及嫂子们介绍自己。

  “这是我妈妈哇!”

  “岁岁的妈妈回来啦!”

  “今天是妈妈送我上学的哦。”

  大院里的几个嫂子们被她逗得直乐。

  “岁岁,我们知道这是你妈妈。”

  “你妈妈也就出门读大学没几天,看起来变化不大的……”

  岁岁的小脸蛋白里透红,嘴角的笑容甜甜的,每当向小朋友和阿姨们介绍妈妈时,她都要把小胸脯挺高,蹦蹦跳跳的,一脸的自豪。

  她的唇角微微翘起,但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小团子总有办法将她变成众人眼中的焦点!

  “妈妈先走了,岁岁进去吧。”楚婉柔声道。

  “要早点来接岁岁呀!”小团子叮嘱道。

  “好,第一个来接你。”楚婉失笑。

  岁岁没想到妈妈会第一个来接自己,眼睛一下子就更亮了。

  她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比了一个“一”,奶声奶气道:“好哇,第一个!”

  送走岁岁之后,楚婉转头看向边上的安年。

  好在哥哥的性格特别沉稳,和妹妹不一样,要不然,她又得难为情一回了。

  “要我送年年去上学吗?”楚婉随口问了一句。

  “要。”安年点点头。

  楚婉:!

  这孩子,不都是和他的小兄弟们一起去上学的吗?

  之前还为了能独自上下学,争取了好久呢!

  接下来,送安年去上学的路上,同样的情况出现了。

  “我妈妈回来了。”

  “妈妈送我去上学。”

  “省事儿,你们自己走吧!”

  楚婉只能摆摆手,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幸好安年的显摆要含蓄腼腆一些,她还能招架!

  ……

  两个小团子知道就算妈妈回来,也不能在家里待很久很久,她还要去上学呢。

  因此在星期天晚上,楚婉准备回学校时,他俩什么都没说,只是数着手指头期盼,过几天就能再见到妈妈啦。

  “姥姥这两天有点忙,等过段时间门她清闲下来,就可以邀请年年和岁岁来家里小住了。”楚婉说。

  姜曼华很喜欢这对兄妹俩,虽然每回他们过来,她都要忙里忙外,可孩子们天真可爱,她就是再辛苦也觉得值得。这段时间门刚开学,姜曼华暂时照顾不了安年和岁岁,想着等安排好时间门之后,把他们接过来,带着他们在市里转一转。

  安年和岁岁一听妈妈说的话,眼睛立马就亮了。只是突然之间门,安年为难道:“可是我还要上学的。”

  顾莹正从厨房出来,说道:“上什么学?姥姥是京大的老师,教你还不是绰绰有余嘛。”

  “真的吗?”安年消失的笑容回来了。

  “真的。”楚婉笑了一下。

  姜曼华也确实是这个意思,她想着到时候让安年向学校请假,自己在家里帮孩子把课程进度赶上。不过小朋友总请假,肯定是不太好的,如果安年能在总军区的小学上学,这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那天顾骁说他要想想办法,调到总军区去,到时候一家人时时刻刻都能在一起。

  不知道办法想得怎么样了……

  “嫂子,吃了晚饭再走吧。”顾莹说。

  “好。”楚婉点点头,又喃喃道,“你哥怎么还不回来呢?”

  顾莹忍不住笑了:“嫂子,这是你回来之后第九次问我这个问题了。”

  楚婉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考核不是在月底吗?估计我哥月底就回来了。”顾莹笑道,“这还算短的呢,之前几次我哥出任务,好几个月才回来也是常有的事。”

  “那也不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呀。”楚婉说。

  “没消息?我哥不是给你写信了吗?”

  “我没有收到信。”楚婉睁圆了眼睛,“信呢?”

  “齐远航!”顾莹大喊,“我哥给嫂子寄的信,你没给她吗?”

  “不是让你给的吗?”齐远航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楚婉:!

  这小俩口能不能靠谱一点?

  齐远航快步跑进屋里,把顾骁寄的信拿出来。

  他已经离开八天的时间门,这里一共有三封信。

  “凌城不算远,寄信过来应该没几天,这里有三封信,我估计是从我哥刚到凌城那一天就开始写了,每天往家里寄一封。”顾莹说,“这一点,我哥跟我爸还挺像的,上次咱妈来京市,爸也是从她刚走的时候就开始写信了。”

  “也就是说,明天、后天、大后天……都会收到信吗?”楚婉期待地问。

  “对啊。”顾莹说,“不过奇怪了,我哥怎么不给你寄学校里?”

  “他可能不知道我住哪个宿舍,怕京大这么多学生,把信寄丢了。”楚婉笑着说,“等回去之后,我给他写一封信,把学校的具体地址告诉他,寄信不需要写上宿舍号的。”

  看嫂子像捧着珍宝一般捧住哥哥寄来的三封信,顾莹都眼馋了。

  她推一推齐远航:“晚上你也给我写一封信。”

  “寄哪里?”齐远航问。

  “医院。”

  齐远航挠了挠头,两个小家伙也挠了挠头。

  从军区大院寄信到军区医院,这么短的距离,岁岁跑着去送都更快一点!

  ……

  楚婉没有当着齐远航和顾莹的面看信。

  他俩实在是太爱凑热闹了,如果她打开信封,这小俩口肯定会把顾骁的信念出来!

  她把三封信放进挎包里,决定回宿舍之后再看。

  夜晚微风轻柔,骑车回京大的路上,楚婉猜测他会写些什么内容,心脏砰砰跳。

  而此时,杜欣又在走廊和凌月银吵起来了。

  杜欣实在是受不了一道道异样的目光。因为上回楚婉说她品行不好,导致这些天,其他同学都不太乐意接近她。同学们的素养大多比较高,不会故意说一些难听的话,可不管去上课还是去吃饭,都没人愿意和她一块儿,杜欣心里头不是滋味。

  刚才,她去打水,一出门就在宿舍走廊上碰见凌月银。

  柿子专挑软的捏,杜欣想都没想,直接提着水盆撞上去。

  水泼了凌月银一身,幸好是冰的。

  她的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你干什么啊!”

  “今天没跟教授的女儿一起?”杜欣嗤笑一声。

  “你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凌月银反问。

  走廊尽头有正在洗衣服的同学,她们互相推了推彼此的胳膊肘,所有人的目光望向杜欣和凌月银。

  凌月银的嘴皮子不利索,只讽刺杜欣一句,再多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好在这时,郭青香走出来,站到她身边。

  “教授的女儿?你是说婉婉吗?我们平时从来不这么喊她的。”

  “杜欣同学,你是真的很在意婉婉母亲的身份啊,到底是有多酸?”

  “月银,别搭理她了,婉婉说过几天还要邀请我们去家里做客,吃小点心的。”

  郭青香说完,拉着凌月银就要走。

  凌月银惊喜道:“还要去吃小点心吗?”

  “对啊,还让我们去她家看电视呢。婉婉家的电视特别大,还是彩色的,特别好看。”郭青香说。

  凌月银看向郭青香,而好友则是冲着她眨了眨眼。

  楚婉从来不会拿姜教授出来炫耀,她们做室友的,也没这么无聊。可对待什么样的人,就要用什么样的办法,为了打败杜欣,就只能比她更加阴阳怪气。

  边上的几个同学也都议论起来。

  “对啊,楚婉同学的妈妈是姜教授,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就只有杜欣这么在意。人家的妈妈是什么身份,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姜教授家有彩色电视吗?”

  “我舅舅家有一台黑白电视,每天晚上都要搬到职工大院里,所有人围过来一起看……”

  “彩色电视一定很贵吧,好羡慕楚婉同学啊。”

  杜欣黑着脸,看着大家。

  半晌之后,她咬牙道:“你们没必要这么巴结楚婉吧?她不过是有个能拿得出手的妈妈而已,别的——真没什么好羡慕的!”

  同学们讥嘲的目光投来。

  杜欣脑子发热,直接说:“你们知道她结婚了吗?开学到现在,就没见她丈夫出现过,要不就是夫妻俩感情不好,要不就是他又老又黑又丑,见不得人!”

  这话一说,所有人都震惊了。

  楚婉居然结婚了?

  这年头,男同志表达感情的方式比较含蓄,但碰见自己喜欢的女孩,也会鼓足勇气找机会接触。楚婉刚进校园,就受到不少关注,其他系的男同学想着法子试图认识她,大家都是知道的。

  本来还有人等着吃瓜,想看看楚婉会选什么样的对象,没想到,她居然已经结婚了!

  凌月银和郭青香的眉心都拧了起来。

  她们也知道楚婉结婚了,但并没有刻意问过。丈夫没现身,俩孩子又这么大了,怎么想都不是一段合适的婚姻,虽是室友,关系也不错,可她们认识也就几天的时间门,实在不好意思问。

  没想到,现在全都被杜欣说出来了!这会不会对楚婉有什么影响?

  “你们不知道吧?”杜欣嗤笑一声,刚准备把楚婉当后妈的事也说出来,可远远地,竟看见一道俏丽的身影。

  定睛一看,是楚婉回来了。

  楚婉刚把自行车停好,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信。校园很大,去宿舍楼要走好长一段路,她盯着信看,边看边笑。

  他们家顾营长,就这么肉麻吗?

  头一回收到他的信,信中还充满着爱意,楚婉一边看一边笑,每一个字都不愿意错过。

  “婉婉。”凌月银的眼皮子直跳,上前挽住楚婉。

  楚婉察觉到大家的目光,疑惑地扫她们一眼,刚要问是什么情况,就听一位不太熟的女同学开口。

  “楚婉同学,你在看谁的信啊?”

  楚婉手中握着信,唇角不自觉扬起,声音轻软:“我爱人寄来的。”

  大家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爱人?楚婉居然这么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已经结婚了!

  而且,刚才她看信时的表情,还有现在提起“爱人”时唇角的羞涩笑意,这不就是个沐浴在爱河中的小姑娘吗?

  杜欣皱起眉。

  他们夫妻俩不是感情不好吗?怎么现在提起“爱人”,她的表情这么甜甜蜜蜜的?

  凌月银和郭青香想要护着楚婉,便直接拉着她回宿舍。

  一进宿舍,她才知道刚才杜欣说了些什么。

  “婉婉,你和你丈夫是什么情况啊?”郭青香忍不住问,“方便告诉我们吗?”

  楚婉从来没有想要隐瞒自己的婚姻,简单对她们说了一番。

  “你丈夫是军人啊?”凌月银一下子坐正了,停顿片刻,又小声问,“那两个孩子……”

  “年年和岁岁是牺牲烈士的儿女,但我们早就把他们当成亲生的儿子和女儿来对待。”楚婉的唇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兄妹俩特别可爱,刚才我要回来,两个小家伙眼巴巴望着我的背影,说妈妈再见。”

  可惜没有孩子们的照片,要不然楚婉打开晒娃模式就要停不下来了。

  她想着,他们一家人,是不是得找个机会去拍全家福?

  “那你要不要和大家解释一下?”凌月银问。

  “不用。”楚婉笑道,“难道我要跑到走廊去,把自己的家事告诉大家吗?太闲了吧。”

  话说到这里,凌月银和郭青香就什么都明白了,也因为楚婉对她们的坦诚,使得三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了一些。

  接下来,凌月银和郭青香就开始和楚婉交换自己的秘密。

  步入校园,和谁成为室友,是学校的安排,可从室友关系跨越为好友,却是她们自己的选择。

  “婉婉,那你爱人什么时候才回来啊?真想让杜欣看一眼,看了之后,她就知道你爱人一点都不老了!”凌月银气呼呼道。

  也就只有杜欣成天惦记着这些没用的破事,但气归气,又不好解释,只能让她亲眼看一看楚婉的爱人,到时候看她是什么反应!

  “全营考核可能要到月底。”楚婉说,“大概还得过五六天,他是从凌城回来的,到时候——”

  “凌城?”凌月银眼睛一亮,“能不能请他给我们带一点绿豆糕?凌城的绿豆糕最好吃了!”

  楚婉笑出声。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凌月银都忘不了吃!

  “我去写信。”她说,“问他能不能给你带绿豆糕。”

  “是我们。”凌月银严肃道。

  “不,是你。”郭青香一脸正气。

  “好吧。”凌月银拿了一支笔,一张信纸,双手给楚婉捧上,“快写信!”

  ……

  楚婉的校园生活,简单而又平静。

  不管是在宿舍、教室还是图书馆,她总爱和凌月银她俩待在一起。汤嫦整天挂着一张臭脸,但她早出晚归,平时不太待在宿舍,再加上卫生习惯特别好,又安安静静的,因此四个人从来没有闹过矛盾。

  楚婉给顾骁回了信之后,接下来的好些天,他都是直接把信寄到京大。

  于是同学们看见的,是她每天都要去问一问有没有自己的信,拿到信之后,笑容满面地打开,边走边看。

  邻近几个宿舍的同学们都知道楚婉已经结婚的事,只是她们实在是太纳闷了。用杜欣的话说,楚婉的丈夫又老又丑,夫妻感情不和,可大家看来,他们夫妻的感情简直不要太好!要不然,楚婉怎么会一收到信,就兴奋得像是小兔子似的,走路的步伐都变得欢快?

  “演的呗。”杜欣说,“去电影院看过几部电影,把自己当成演员了。”

  几个同学觉得杜欣太刻薄,但又实在是想知道什么情况,一个个抓心挠肝的,可好奇了。

  等到把大家的胃口都吊住之后,杜欣想把楚婉跑去给人家当后妈的事说出来,左思右想半天,机会居然就这么来了。

  那一天,在部分同学的要求下,学校组织了联谊活动。

  说来这个联谊活动是想要让大家认识彼此,交个朋友。

  但说是交朋友,其实好些个蠢蠢欲动的年轻男女是想要认识对象。

  班长开始统计愿意参加联谊活动的同学名单。

  凌月银和郭青香报了名。

  汤嫦摇摇头:“我有事。”

  班长再走到楚婉面前:“楚婉同学,你呢?”

  “不参加了。”楚婉笑着说,“星期五晚上我要回家的。”

  班长叹气,夸张道:“楚婉同学,你不愿意参加,多少男同学要失望啊!”

  到了周五晚上,大家都准备在吃完晚饭之后再去礼堂去参加联谊活动。

  回成湾军区的路上要耽搁不少时间门,因此楚婉和室友一起,在食堂吃完再回去。

  这会儿她和两位室友从食堂出来,看见一个男同学跑上前。

  男同学皮肤白,个子小,看着瘦弱。

  他是外语系的同学,叫卢伟,观察了楚婉好几天,终于找到机会,向她介绍自己。

  卢伟看着她,问道,“楚同学,你晚上也会参加联谊会吗?”

  “我不参加。”楚婉说。

  “为什么?”卢伟一脸惊讶,“你不参加,我也不去了。”

  楚婉奇怪地扫他一眼,挽上凌月银的臂弯,准备先离开。

  “楚同学!”卢伟拦住她,“还是去吧,那是一个很好的,和同学们相互认识的机会。”

  楚婉冷淡道:“我还有事。”

  “什么事?我知道你的性格比较内向文静,可也不能这么封闭自己。”卢伟说道,“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这时,杜欣也从食堂里出来。

  看见这一幕,她忍不住想笑,想着怎样才能自然地告诉这位痴心的男同学,楚婉已经结婚,不适合参加这样的活动。

  可谁知道,楚婉自己先开口了。

  “谢谢关心。”她说,“我要回家带孩子。”

  卢伟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不相信。

  高考恢复的第一届,参加高考的考生年龄跨度很大,从十几岁到三十岁都有。学校里确实有已婚并且生过孩子的女同志,可看楚婉的样子,一点都不像。

  而且,她还这么年轻,才二十岁。

  该不会是故意这么一说,想要打发自己走吧?

  卢伟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拒绝过,一时不悦道:“楚婉同志,大家都是朋友,交朋友最重要的就是真诚。我好心邀请你参加学校的联谊活动,也是希望你能敞开自己的心扉,融入到这个校园中。”

  “她真结婚了。”凌月银说。

  卢伟的眉心拧了起来。

  是真的?

  可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现在硬着头皮也要坚持下去,要不然不是下不了台阶了吗?

  “我不信。”他说道,“除非让我看看——”

  “还要看结婚证?”楚婉的耐心终于消散,“你怎么这么烦?”

  卢伟傻住了。

  他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同学,居然会对自己这么不客气。

  杜欣挑了挑眉,走上前去:“楚婉,你这就太没礼貌了。这位同学只是想邀请你去参加联谊会而已。大家都是校友,我听说过他,非常优秀,你没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卢伟有些难堪,但杜欣的话,给了他底气。

  他是京大的学生,是从山坳坳里考出来的,整个村子里,就没人不佩服的。出发去学校报到之前,村委会的干部们握住他的手,说是希望他以后多回来看看。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等去了京市,他会落户,成为城里人,还能被分配到好的工作。他的人生,一片光明!

  卢伟家里穷,过去找不到对象,直到考上好学校之后,媒人都上赶着给他介绍,可他却一个都瞧不上了。

  他瞧不上村里的女同志,但却瞧得上楚婉。

  她学习成绩优异,母亲还是学校的教授。如果他们俩能走到一起,将来端着两个铁饭碗,是城里的双职工家庭。更重要的是,楚婉这么好看,比他在村里、城里见过的任何一个小姑娘都要漂亮。

  但美丽优秀的女同志,总是骄傲的。他们宿舍很多男同学都在讨论楚婉,谁都没听说她已经结婚,所以她肯定是唬人的吧?

  卢伟笑了一声,无奈道:“你真傻,哪能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

  楚婉的脸色立马难看了,一脸嫌弃。

  他为什么用这么宠溺的语气说她傻?

  恶心坏了。

  “如果你今天没时间门,就下次好吗?听说文学专业会安排同学去电影厂看内部电影,我们可以一起去,一起学习。”卢伟用最平和,也最温柔的语气说道。

  楚婉厌恶地看着他,刚要把话跟他说清楚,却突然听见,一道低沉温润的声音传来。

  “我能不能一起去?”

  所有人都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那里站着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

  军人同志一头短发,身姿英挺,面部轮廓很深,走来时,带着迫人的气势。

  卢伟身材瘦弱,皮肤又白,整个人都带着些阴柔。

  此时面对眼前这个眼神凌厉的军人,他在气势上先矮了一截,抬头仰视对方时,又矮了一截。

  杜欣听见那军人同志说也要去看电影,起初有些奇怪,但等看清了对方之后,心跳却稍快了一些。

  不管是谁,见到军人时,一股钦佩尊敬之情就会油然而生,可此时她盯着对方看,却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穿着军装。

  他肩宽腿长,又过于年轻英俊,出现在人群中,谁都会多看两眼。

  “你怎么来了?”看见顾骁时,楚婉先愣了一下,随即惊喜道,“你回来啦!”

  就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时,楚婉已经向着顾骁跑去。

  小姑娘的裙摆轻轻飘动,眼底闪着如星辰一般明亮的光芒,笑容顿时变得娇俏可人。

  顾骁一下火车没和孟光荣一起回军区,直接来了京大。

  这么长时间门没见到媳妇,心中的思念几乎满溢,可没想到,见到她的第一眼,她身边还站着个指手画脚的男同学。

  “回来了,来接你回家的。”顾骁扫了卢伟一眼,再看向楚婉时,神情变得温和。

  杜欣愣了神,忍不住问道:“这是——”

  楚婉向凌月银介绍:“这是我爱人。”

  卢伟顿时面红耳赤,向后退了一步。

  凌月银的眼睛睁得比嘴巴还要大,她知道婉婉的爱人并不像杜欣说的这么老,可婉婉也没提过他英俊又高大!这俩人站在一起实在是太登对了,就跟电影院门口贴着的画报似的。

  “这是月银。”楚婉介绍道,“这是青香,她们都是我的室友。”

  “你室友?”顾骁拿出一个纸袋,“你室友让我带的绿豆糕。”

  楚婉接过,塞到凌月银手中:“拿回宿舍吃吧。”

  “谢谢婉婉!”凌月银拿着纸袋,又立马说道,“谢谢顾营长!”

  杜欣和卢伟的脸色更难看了。

  顾营长……

  楚婉的爱人还是个军官!

  卢伟本来以为自己和楚婉同学很般配,谁知道,她爱人一出现,他就哪哪儿都比不上了。

  他偷看他们一眼,但恰好对上顾骁的眸光,又赶紧躲开视线,默默地溜走。

  去礼堂参加联谊活动的路上,杜欣低垂着眼帘,像是被人敲了一棒槌一般,脑子嗡嗡响。

  凌月银和郭青香一边走,一边尝着绿豆糕。

  “得给婉婉留一块。”郭青香说。

  凌月银忍痛点点头:“幸亏顾营长大方,买了这么多。”

  杜欣停下脚步,实在是按捺不住,问道:“月银,楚婉的爱人多大年纪?”

  “不知道。”凌月银没把楚婉的家事说出来,只随口道,“反正是头一回结婚。”

  头一回结婚,那两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杜欣还想多问几句,但其他同学都围了上来。

  “月银、青香,听说刚才楚婉的爱人来接她了?”

  “他是什么样的?赶紧给我们说说!”

  凌月银和郭青香吃着绿豆糕,把顾营长夸到天上去。

  虽然也有绿豆糕的面子,但说的可都是大实话。

  “楚婉好幸运啊……”有人说。

  凌月银再咬一口绿豆糕:“怎么能说是婉婉幸运呢?婉婉值得,顾营长也幸运!”

  ……

  小俩口去车棚取车。

  因为楚婉骑到学校里的是女式自行车,她便提议,自己载着他回家。

  “不行。”顾骁坚决反对。

  学校里这么多人盯着呢,他取了特地给岁岁装在后座的小筐,缩着腿窝在上面,能好看吗?

  楚婉笑了,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那我们先推着车走一段路。”

  “好。”顾骁点头同意。

  “等走远了,我再载你。”她又小声补充。

  顾骁抬了抬眉。

  楚婉“噗嗤”一下笑出声。

  远远地,同学们经过时,都多看他俩几眼。

  从前楚婉在大家面前,很好说话,性子柔柔的,也爱笑,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在她对象面前是不一样的。

  笑容中好像多了些俏皮和甜蜜。

  顾骁一只手推着媳妇的自行车,另一只手牵着她,小俩口走了一段路。

  一路上,顾营长时不时就要提一提刚才那个男同学。

  “好像是古典文献专业的。”

  “叫卢什么的,之前上大课的时候见过几次。”

  顾骁睨她一眼:“你倒是知道得很清楚。”

  楚婉吸了吸鼻子,鼻尖凑到他眼前:“是什么这么酸?”

  从顾骁的角度望去,皎洁月光下,他媳妇的眸光清澈纯粹,瓷白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

  他搂过她纤细的腰,微微俯身,粗粝的指腹轻抚过她的唇瓣。

  很柔软。

  等到楚婉的笑意更深时,一个吻轻轻落下。

  她一怔,不自觉闭上眼。

  ……

  原以为吻过之后,这事就过去了。

  可顾营长的酸味儿还是没散,一路上,提了好几回刚才那个男同学。

  楚婉哭笑不得,只好哄着,想着等到了家,两个孩子一打岔,这事才能真正过去。

  进军区大院之前,她提醒道:“对了,一会儿看见莹莹,别做多余的表情。”

  多余的表情是什么?

  顾骁起初还有些不解,直到看见他妹牵着俩孩子在大院里玩时,差点被自己突如其来的笑声呛到了。

  顾莹僵在原地,呆若木鸡。

  她哥要笑就笑,笑到一半硬生生憋住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侮辱人吗?

  “别理他们,没眼光。”齐远航把顾莹拉到一边去。

  齐远航睁着眼睛说瞎话,和平时一样,对着媳妇一顿夸。

  顾莹的心里好受了些,再望过去,看见顾骁抱起安年,楚婉抱起岁岁,一家四口回家的身影。

  清脆的笑声、灿烂的笑容、孩子们的天真与依赖……这个画面太美好了。

  顾莹轻声道:“齐远航,我们也生个小孩吧。”

  “今天吗?”齐远航跃跃欲试。

  顾莹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

  这么好的气氛,他不能先感受一下吗?

  ……

  一家四口都在家里,齐齐整整的,家就更加温暖了。

  只有顾骁还没吃饭,楚婉便去厨房给他煮了一碗面。

  孩子们知道等爸爸吃完饭,一家人就可以去大院玩了,你一声我一声地催促着。

  “爸爸吃快点哇!”

  顾骁拿起筷子,准备快速把这碗面解决完。

  这时,敲门声响起。

  沈翠珠欢天喜地地进屋,手中还拿着一封信。

  这封信,是她从孟光荣的行李里找出来的,他说是本来要给她写信,后来一想别浪费钱,就没寄。

  沈翠珠没文化,不认得字,就软磨硬泡喊他给自己念,但没想到,她家那口子平时看着脸皮厚,关键时刻居然还会难为情。

  在这个大院里,沈翠珠和不少年纪相仿的嫂子们都处得好,可她们要不就是会笑话他们俩口子腻歪,要不则是也没文化,因此她就等着楚婉回来呢。

  沈翠珠坐在饭桌前,将信往楚婉跟前一推,激动又期待:“婉婉,你给我念一念。”

  信封是用浆糊封上的,楚婉帮她打开。

  翠珠嫂子的笑容特别朴实:“快点啊!”

  “好。”楚婉笑了,举着信念道,“翠珠,你在家里还好吗?我现在在凌城的山区,看着村民们下地的样子,想起你了。那个时候,我回老家探亲,不想你这么辛苦,会帮你下地干活。”

  沈翠珠难得安静,听着楚婉轻柔的声音时,回想起当年,唇角的笑容越来越深。

  像是重新年轻了一回。

  “一转眼,我们都这年纪了,你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我知道你不容易。”

  顾骁没想到孟光荣也有这铁汉柔情的一面,抱着吃瓜的心态,一边吃面,一边听得津津有味。

  沈翠珠的眼眶都湿润了,说道:“哎哟,这些话,老孟都没跟我说过。”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特别高兴,还高兴得想要哭出来。

  楚婉笑着握住翠珠嫂子的手。

  这封信快念完了,沈翠珠一会儿嘴角下弯,一会儿又嘴角上扬,情绪波动特别大,说话时却不像平时那样大声了,变得温和不少。

  “我怎么写了这么多没用的?还是不写了,大老爷们的。”楚婉继续念道,“主要是刚才看见那个喜欢顾营长的年轻女知青,想起你年轻的时候了,那会儿你也梳一对麻花辫,特精神……”

  楚婉幽幽地望向顾骁:“年轻女知青?”

  顾营长:!

  孟光荣能不能把当时的情况写清楚?

  有这么害人的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