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49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49章 第4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第49章

  不仅仅是楚婉,就连顾骁和顾莹兄妹俩,都从未见过他们家老爷子这么不淡定的样子,从小到大都没有。

  他们都是将身体往前倾,想要听清顾鼎山说的是什么。可无奈海风太大,每当顾副司令把声音抬高一点,海风和海浪的声音也会变得更高,像是非要和他们过不去似的。

  “叔,你说什么?”齐远航把手放在耳边边,伸长了脖子往前探。

  “京什么?”

  “京市什么?”

  “什么大学?”

  突然,顾骁和楚婉的眼睛一亮。

  “是京大!”

  顾骁握着媳妇的手:“婉婉,你考上京大了!”

  楚婉的心脏噗通噗通直跳,向来说话都抬不高声音的话,难得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声问:“爸?是京市大学吗?”

  船已经驶远了。

  楚婉向岸边望去时,看见公婆的嘴巴一直在动。

  “我们听不清!”顾骁喊。

  齐远航帮着一起喊:“听不清!”

  楚婉的眉心蹙着,双手紧紧捏着衣角,连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两个孩子突然高喊。

  “爷爷点头啦!”

  “爷爷奶奶都点头啦!”

  岸边顾副司令和项书记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远了,远得连他们的五官轮廓都看不清。

  此时的他们已经彻底放弃挣扎,不费劲这么喊着,而是用力点头。

  老俩口把头点得像捣蒜,动作幅度之大,甲板上他们的孩子们和孙子孙女们立马就看懂了。

  “真的是京大!”楚婉惊喜道。

  “考上了,考上了。”顾骁一把将媳妇圈入怀中,“不用去岭市了!”

  “太好了!”

  “嫂子,你居然能考上京大,太厉害了吧!”

  安年和岁岁的心里头揣不下这么多忧愁,虽然知道楚婉可能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上大学,但两个小家伙的心中还没有概念,此时看大家都欢呼起来,他们才知道——哇,原来妈妈就在家附近念书,太棒啦。

  兄妹俩跟着大人一起傻乐,小脸蛋也不知道是被海风吹的,还是兴奋的,变得红扑扑。

  此时岸边的老俩口,看着渐渐驶向远方的船,再看看甲板上高兴地团团转的几道身影,心中有说不出的欣慰。

  “媳妇。”顾副司令有些担忧地问,“你说咱们儿子女儿、儿媳妇女婿和两个小不点,他们是不是耳背?”

  隔着这一段距离,顾副司令能听见他们说的话,可他们愣是听不见自己说的。

  可不是耳背吗?

  年纪轻轻的,耳朵怎么这么不好使?

  不过这样的小担忧,很快就被项静云脸上的喜色冲去了。

  项静云说是让楚婉别有心理负担,就算去了遥远的岭市念书,时间也是一眨眼过去,可作为长辈,心里头哪能不着急呢?现在好了,婉婉就在京市念书,离军区不远,夫妻俩虽不能住在一起,可凡事也能有个照应,怎么看都觉得合适。

  老俩口的脸上都不由挂起笑容。

  “其实照我说,还是别考大学最好。就在家属院待着,当个老师也不算没工作,非要折腾什么啊……”顾鼎山嘀咕,“现在好了,至少这几年都抱不了小孙子和小孙女。”

  “你想抱,就去抱安年和岁岁。”项静云说,“婉婉才二十岁,就算大学四年毕业了,也才二十四岁,到时候生孩子正好。现在和以前咱们以前不一样了,不是十八、岁就抱三个娃的年代。再说了,当年我们俩也忙,整个家属院的人都当爹当妈了,我们才想着生孩子呢。”

  作为长辈,还是快退了休的那种,顾鼎山成天盼着的就是抱孙子抱孙女。

  但项静云说的也有道理。

  当年他俩生孩子比较晚,但即便孩子生出来了,也没什么时间亲自照顾,那会儿顾骁和顾莹都还小,被他们往宁玉村一送,错过了孩子的童年。之前顾鼎山还以为孩子只要能健康平安长大就行,可这一回见到安年和岁岁,他才知道不是这样的。

  小家伙们都是需要父母的,如果不是因为楚婉和顾骁在孩子们身上花了心思,安年可能还是像以前那样孤僻,岁岁也许还是个小哭包。

  现在安年和岁岁慢慢长大了,平时在军区和顾骁待在一起,楚婉空闲时,则能去市里,是不会错过父母陪伴的。可如果在这个不合适的时候,再生一个小不点,他们哪有时间照顾呢?

  过去顾鼎山撺掇着项静云给儿子写信催婚,现在则是撺掇着要催生。

  只不过小老头也挺讲道理,细细考虑之后,点了点头:“也好,等儿媳妇大学毕业,我也已经退休了,到时候可以好好抱孙子孙女。”

  “说不定能先抱外孙和外孙女呢。”项静云乐呵呵道。

  “也是!”顾鼎山的嘴角一弯,笑了起来。

  从前抱的是安年,安年大了抱岁岁,等将来,又有源源不断的小婴儿们可以让他们抱着过手瘾……

  老俩口觉得,晚年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

  家属院里的老旅长和他媳妇早在几天前就已经把家人们送走了,左等右等,终于等到隔壁老顾家也冷清下来。

  大清早的,顾家连个人都没有,孙国武和吕爱莲猜测他们已经去码头了,想着这回来的时候,顾副司令终于可以消停会儿了。

  可谁知道,等他们一回来,还是一脸的笑容。

  孙国武瞟了他们一眼,问道:“老顾,什么事这么乐呵啊?”

  要是照平常,顾副司令大概就是随便敷衍两句,就进屋了。

  可今天不一样,他停下脚步,慢悠悠地说:“成湾军区的老程给我打电话,说是我儿媳妇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什么录取通知书?”吕爱莲愣了一下,一下子站起来,“你儿媳妇考上大学了?”

  “考上了。”顾鼎山说道,“说是考上京大了,你们知道不?”

  孙国武和吕爱莲还震惊于顾骁那个漂亮的媳妇说话有多得体、厨艺有多好、平时有多讨人喜欢,现在人家一走,还带来考上大学的好消息,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京大是什么大学?”孙国武问道,“很难考?”

  “数一数二的大学。”顾鼎山说完,又默默用余光瞄了项静云一眼,老伴在边上,影响他发挥了,毕竟他怕自己太嘚瑟,被她笑话。

  “你们家儿媳妇这么有文化啊!”吕爱莲忍不住惊叹道。

  顾鼎山不再说了,准备改天趁项静云不在边上,再好好跟老对头吹牛。

  然而,项静云自己先出声。

  “我儿媳妇从小到大的学习成绩都很好。这孩子聪明,可能是随了她妈吧,她妈就是京大的教授。”项静云轻描淡写道。

  顾副司令:!

  老伴说的话,真是深得他心啊!

  孙国武和吕爱莲彻底服气了。

  人家的儿媳妇,还真是从头到尾都挑不出毛病,哪能让人不羡慕呢?

  “这以后出来就是吃公家饭了!”

  “小俩口的日子,肯定是一天过得比一天好的。”

  “你儿子从哪儿找来这么优秀的儿媳妇啊……”

  老俩口的笑容都快要溢出来了。

  “没有没有……”

  “优秀归优秀,但也不能太骄傲嘛。”

  ……

  楚婉原本以为自己这一趟回程,又得经历一番天旋地转,早在前些天,就开始忧心忡忡的。可也不知道是因为肚子里的酸梅和肚脐上的生姜片起了作用,还是太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京大的录取通知书,回程坐船时,她的身体居然很争气,除了一点可以忍耐的不适之后,没什么其他反应。

  与她相比,岁岁就显得可怜巴巴的了。

  时时刻刻都精力充沛的小团子,此时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整个人蔫蔫儿的。她的小脑袋很晕,小手和小脚也很晕,嘴巴张大,“呕”地一声。

  “快拿个盆接着。”齐远航说。

  楚婉给岁岁拿了个盆,在她面前接着,边上顾骁和顾莹轻轻拍着小团子的背,和大人相比,安年的手太小了,在妹妹的背上找不到空位,一时不知道往哪里拍。

  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妹妹也不是这么胖啊。

  “吐吧。”楚婉揉揉孩子的小脸蛋,说道,“吐出来就舒服了。”

  岁岁张大嘴巴,“啊啊哦哦”了好几声,嘴角往下弯:“吐不出来哇。”

  大早上的,项静云担心岁岁吃多了坐船会不舒服,就只让她垫了一下肚子而已。现在小团子即便难受,也没什么可吐的。

  楚婉既心疼又好笑,把岁岁抱到自己怀里:“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到了。”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有气无力的小团子都是窝在楚婉的怀中。

  她的小脸蛋冰冰凉凉的,贴着妈妈的脸颊,时不时都要虚弱地问一句。

  “到了吗?”

  “快到了。”

  “到了吗?”

  “快到啦。”

  楚婉的耳畔充斥着小团子的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是相同的,还就只有这么三个字,但由始至终,她都很有耐心,连带着声音都是轻柔的,倒是让岁岁舒服多了。

  “妈妈,你能给岁岁讲故事吗?”岁岁软声问。

  “可以啊,岁岁有力气听吗?”

  “有——哇——”小团子挣扎着说。

  楚婉失笑,柔声道:“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森林里啊……”

  安年好困,依偎在楚婉边上时,一不小心就被故事哄睡着了。

  岁岁圆滚滚的身体窝在楚婉的怀里,小手软软地搭着她的胳膊,歪着脑袋,认真地听着。

  边上,齐远航来回跑着去换热毛巾,顾骁将热毛巾敷在孩子的小脸上给她擦一擦,顾莹则轻轻拍着她的背。

  小团子的脑袋好像不晕乎了,眨巴着眼睛,看着爸爸妈妈、哥哥、姑姑还有齐叔叔。

  望着这一幕,船上的其他乘客的嘴角的笑容都变得温暖起来。

  这小丫头的待遇,是真不错。

  ……

  对于楚月而言,这个年过得太糟心了。

  结婚之前,每当过年,她都特别期待。父母对她很宠爱,从小到大都给压岁钱,即便后来参加了工作,也不例外。他们很大方,给的压岁钱并不少,还会提醒,让她千万别告诉楚婉。楚月觉得楚婉挺可怜的,但她可怜惯了,也轮不着自己操心。那些年,楚月会拿着这些钱还有楚景山单位分的布票去做衣服,过年的新衣服一穿,大院里谁见了都要夸几句,她吃着零嘴、看着电影,等到太阳快下山时再回家吃年夜饭,过得有滋有味的。

  可结婚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从大年三十到初三,她和祁俊伟从早到晚都在吵架,每当脾气一上来,曾经相爱的夫妻俩就像彼此是仇人似的,什么不好听的话都要往对方的心窝上戳。

  就在初三那天,楚月又因为想要去国营饭店吃一顿好的而跟祁俊伟吵起来。她说,从前处对象的时候,他从不吝啬,现在怎么连几两饭票肉票都不舍得。祁俊伟只是冷笑一声,问她知不知道家里的钱都去哪儿了?

  楚月知道。

  那些钱,被她母亲拿去做手术治病了,可那是她妈啊,难道要把钱要回来?更何况,现在人已经被送去劳改,上哪儿找郑松萍去?

  她气得要命,说的话就更难听了,骂祁俊伟窝囊,连这么一点小钱都惦记着。

  当时,祁俊伟直接摔断了拐杖,吓了她一跳。

  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如今这个糟心年过去了,楚月和祁俊伟在家里,互不搭理,家里半点声音都没有。

  大院里那些回老家探亲的军人和军属都陆陆续续回来了。

  大家伙儿一回来,都听说录取通知书已经带到的事。

  大院里,楚婉考上京大,袁欧欧考上津大,还有两位军属拿到的录取书,则是邻近城市的专科学校。

  在家属院住久了,有的邻里之间的关系,甚至比亲人还要亲。大家都为这几个考上大学的同志们高兴,整个军区大院的气氛出奇好。

  楚婉还没回来,所有的注意力,都是放在袁欧欧身上的。

  谁知没想到,袁欧欧居然能考上津市的医科大学。

  “一个人带三个孩子,得买菜做饭洗碗洗衣服,短短一个月的复习时间,就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袁同志真是太能耐了。”

  “以前都不知道,蔡团长的媳妇居然这么有文化。”

  “以后不能喊袁同志了,得喊袁医生!”

  袁欧欧听着大家说的话,双眸亮晶晶的。

  她低着头,一遍又一遍看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急着往家里走。

  考上了,真的考上了,这些年的煎熬都是值得的,她才二十九岁,由现在起,人生才刚刚开始。

  楚月站在自家门口,望着袁欧欧因喜悦而变得轻快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袁医生?她想得太美了。

  楚月回想原剧情,知道袁欧欧并没能去上大学。

  在原剧情中对袁欧欧的描述不多,情节的存在,是为了突显原女主和原男主的情比金坚以及互相包容。楚月只知道,蔡团长听说袁欧欧考到津市去之后,非常生气,立马给媳妇的娘家人发了一封电报。袁欧欧的欣喜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继子和继女听他们奶奶挑拨,家里每天都是鸡飞狗跳,最后那对双胞胎继女,竟悄悄将她藏好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给撕了。通知书被撕后,袁欧欧几乎崩溃,哭着提出离婚,但她娘家人赶到,说是她娘家弟弟的工作出了问题,还得由蔡团长帮忙走动疏通,反正通知书没了,她也上不了大学,还离什么婚呢?

  袁欧欧彻底心寒,自然没这么容易说服,可蔡团长虽对她没什么感情,但对三个孩子是真的疼惜,孩子们离不开她,他就死活不离婚。军婚是没这么好离的,蔡团长不同意,这事只能拖着。慢慢地,拖到大学开学了,袁欧欧站在家属院门口,望着考上大学的同志们收拾行李离开,掉下眼泪。

  原剧情中,在那之后,袁欧欧就变得不正常了。她仍旧做饭,仍旧照顾孩子们,可却安静得出奇。起初谁都没觉得哪里出问题了,直到很久之后,她拿着一张白纸,到处给人看,说这是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大家才意识到,她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这只是原剧情中一个小小的情节,却是袁欧欧的一生。

  ……

  “津大?”蔡团长不敢置信,接过录取通知书时,板起脸,“你要考到津市去?孩子们怎么办?”

  “不许去。”他说道,“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我又不是没给你吃,没给你穿,为什么非要跑这么远的地方受罪?当医生有什么好的?不辛苦吗?我的津贴够你用。”

  平日里,在这个家中,是蔡团长说了算的。

  但这一天,他发了一顿脾气之后,才发现,袁欧欧的神色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要冷淡并且坚定。

  “我要去念大学。”袁欧欧说,“这是我的梦想。”

  “梦想?”蔡团长嗤笑,“以后给你们家拿这么多彩礼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有这么远大的梦想?”

  见父亲笑了,三个孩子也都笑起来。

  袁欧欧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帮你把孩子们带到这么大,再多的彩礼钱也还清了。我要去念书,我们离婚吧。”

  整个军区大院,就没有哪对是离婚的。

  蔡团长从没有见袁欧欧这么硬气过,脸色一变:“你是认真的?”

  袁欧欧沉默片刻:“我想离婚。”

  其实,在袁欧欧决定报名参加高考时,只想过有多远考多远,至少逃离几年的时间,但并没有想过要离婚。

  直到过年前那段时间,她和楚婉熟悉起来。

  也许人和人之间真的有一见如故,那一个多月的时间,袁欧欧和楚婉聊了很多,彼此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她知道了楚婉在宁玉村发生的一切,也知道了楚婉当时离开那个村子时,是鼓足了怎样的勇气,头也不回地转身。

  与过去的楚婉相比,袁欧欧过得要好一些,至少她吃穿不愁,也不用忍受旁人的冷言冷语。

  可就这样待在蔡家过一辈子,她甘心吗?

  袁欧欧以为楚婉性子绵软,什么都不争不抢,只是因为幸运,所以好事才总落在她头上。可原来事实是,楚婉也曾反抗过,争取过。

  于是慢慢地,袁欧欧在心底种下一个念头。

  是离婚的念头。

  “我坚决不会同意。”蔡团长说。

  袁欧欧沉吟片刻,轻声道:“那我就请方主任、金主任、董政委、程旅长、梁副团长帮忙,请他们劝劝你。”

  蔡团长这么爱面子的一个人,怎么能忍受家丑外扬。

  他脸色一变:“你疯了!”

  话音落下,他又说道:“你先别冲动,我们好好商量一下,行不行?”

  蔡团长的三个孩子正在吃他们后妈做的饭,一口接着一口,顺便冷漠地看着他们,像是在看搭台子唱的好戏。

  袁欧欧主意已定,一声也不吭,可蔡团长却已经将她拉到屋里去。

  之后,蔡雪松听见他爸的语气难得软了下来,好言好语地劝着后妈。

  “你不就是想要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吗?”

  “咱们生一个,行不行?”

  ……

  这一路,顾骁带着媳妇和孩子,以及妹妹和未来妹夫,先是坐船,再坐火车,最后到了京市火车站,再转车回到成湾军区,一路颠簸。

  不过路途虽漫长,一家人待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尤其是边上还跟着个一下船就立马精神抖擞的小话痨,小话痨带动着她哥哥,兄妹俩一起给大人们解闷,一转眼,就回到军区了。

  齐远航先帮顾莹把行李提到医院宿舍楼,在宿舍楼下,他看见打扫卫生的阿姨一个劲盯着他瞅。

  “阿姨,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我帮我未来媳妇把行李提上去。”他说。

  阿姨乐了:“我这里又不是学校宿舍,就算你俩不结婚,只帮忙提个行李也没人有意见。”

  “说什么呢!”齐远航说道,“我俩一定会结婚的。”

  阿姨:?

  小伙子年纪轻轻,听人说话还得听吉利话呢!

  把顾莹的行李放好之后,齐远航就和顾骁一样,先回部队报到。

  结婚申请是由程旅长批的,他心急火燎的,好不容易抽了个时间,跑去旅长办公室一趟。

  “程旅长,我和顾莹同志的结婚申请,没问题吧?”他问。

  程旅长拿出申请,抿了抿唇角:“问题嘛——”

  齐远航紧张兮兮地看着他,额头上的冷汗都要掉下来了,终于听见他开口。

  “问题嘛,肯定是没有的。”

  齐远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程旅长,下回说话别卖关子。”

  程旅长抬了抬眉。

  齐远航露出真诚的笑容:“我不是在教您做事。”

  结婚申请已经通过,接下来还得看看家属院的申请情况,齐远航丢下一句“先走了”,就跑得飞快,片刻都等不及。

  望着齐远航的背影,程旅长不由笑了。

  他看着带出来的这俩营长,上战场时都是果决又雷厉风行,怎么到了处对象时,都跟愣头青似的了?

  ……

  楚婉一到家属院,就立马跑去找自己的录取通知书。

  通知书暂时是由方主任保管的,此时方主任将信封递给她,笑着说:“恭喜你。”

  楚婉接过信封,着急地打开,看见录取通知书上“京市大学”这四个字,再看一眼自己的名字,不由有些鼻酸。

  虽然在海岛时,她就已经知道自己考上京大了,可真正将这封通知书拿在手上的感觉却不一样,沉甸甸的。

  “方主任,我能不能借用一下电话?”她问道。

  方主任带着她去了自己爱人的办公室。

  梁副团长说道:“尽管打,不要紧。”

  梁副团长和方主任都在办公室,但将电话边上的位置让了出来。

  “你好同志,请问可以麻烦您去一趟姜教授家,请她接电话吗?”楚婉拨通电话。

  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梁副团长和方主任看着楚婉,都是一脸感慨。

  虽说现在两个孩子都是冲着她喊妈妈的,但她毕竟还年轻,梁副团长和方主任看着她,就总觉得像是看着自己闺女似的,还小。不过没想到,这小姑娘,就算拿到这么了不得的录取通知书,仍旧很平静,像是经过大风浪似的,镇定得很。

  这哪是二十岁的小姑娘啊?

  太成熟了,真有军嫂风范。

  楚婉握着电话,等了许久,突然出声。

  “妈妈。”

  “妈妈,我考上京大了!”

  俩口子听见楚婉的声音软乎乎的,说话时的尾音都是上扬的。

  他俩一抬头,又看见她的眼圈红红的,说完话,脸颊也红红的,乖乖巧巧地等待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话。

  梁副团长和方主任忍不住相视而笑。

  顾营长他媳妇哪有这么成熟冷静呢?

  也就是个等待母亲夸奖的小姑娘而已,孩子气得很。

  不过,人家考上的可是京大,该夸!

  ……

  京大将在下个月开学,也就是春暖花开的三月。

  在等待开学期间,楚婉回到军区小学,向章校长提出离职的申请。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之前说的都是酸话,现在却没法酸了。

  差距不这么明显的时候,他们还能嫉妒,可人家现在不光是大学生,还是京大的大学生,到了他们踮着脚尖都够不着的高度。

  军区小学已经开学了,递交离职申请之后,楚婉去看了看自己之前教的孩子们。

  她还什么都没解释呢,就见孩子们已经挨过来,拉着她的胳膊,说舍不得楚老师去上大学。

  “你们怎么知道的?”楚婉好奇地问。

  一道道齐刷刷的目光落在安年身上。

  安年挠了挠后脑勺。

  妈妈考上大学了,他早就已经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伙伴们了。

  安年的小脸蛋红红的,默默地举起手:“我说的。”

  大人们都说,凡事不能骄傲,妈妈会不会批评他?

  但是再看一眼,安年发现,楚婉的笑容还是温温柔柔的,他松了一口气,妈妈从来不批评人!

  “还是安年好,在家就能看见楚老师。”

  “我也想去楚老师家里当楚老师的孩子。”

  楚婉变成孩子王,被这些一年级的小朋友们围绕着。

  虽然在军区小学任职的时间不长,可这毕竟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对这些孩子们是有感情的。

  在上个学期,楚婉会给上课表现优异的孩子们奖励小红花,现在要离开了,她将自己在家准备了好几天的小红花拿出来。

  看见这么多小红花,孩子们的眸光立马就变得亮晶晶的。

  “现在楚老师给同学们分小红花。”

  “拿到小红花的同学,以后上课都要认真听讲,要不然我会收回去的。”

  楚婉让同学们都坐回到位置上。

  一年级的小朋友们都坐得笔直,听楚老师喊到自己的名字时,就上台,双手接过小红花,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这一节课,是楚婉作为小学老师的最后一堂课。

  课程内容有关于离别,但在下课之前,孩子们的手中都握着小红花,脸上没有任何别离所带来的伤感。

  “下课。”楚婉笑着说,“同学们再见。”

  “楚老师再见!”

  从一年级教室走出来的那一刻,楚婉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慨。

  人生的新阶段,要开始了。

  ……

  楚婉忙好军区小学的交接工作之后,就开始为自己的入学做准备了。

  其实要准备的东西并不多,连火车票都不需要买,只要把生活用品备好,到时候直接去就可以了。

  但问题是,姜教授最爱给闺女买买买,连准备生活用品的机会都不给她。

  这些天,姜曼华还跟楚婉说,让她别再来市里了,多抽空在家里陪陪爱人和小孩。

  俩小孩是懵懵懂懂的,有妈妈陪着就开心,可顾营长就不一样了,得哄。

  楚婉每天都要想着法儿哄爱人,这会儿就连早晨顾骁去练兵场,都是她给送过去的。

  “嫂子又来了啊?”齐远航一看见楚婉,就喊道。

  顾营长淡定道:“你嫂子喜欢跟我待一块儿。”

  “是吗?”齐远航抬了抬眉。

  “是啊。”

  楚婉笑吟吟的,话一说完,就看见顾骁微微上翘的嘴角。

  还别说,这个顾营长是真的很好哄。

  送好顾骁之后,楚婉就准备回家。

  今天是周日,孩子们不用去上学,起得晚了,现在还在吃早饭。

  回家的路上,楚婉碰见袁欧欧。

  这些日子,两个人都忙,很少碰见。但是楚婉知道她考上了津大,便笑道:“欧欧,你终于如愿了。”

  袁欧欧扯了扯嘴角,勉强地笑一下:“还不知道能不能如愿。”

  “怎么了?”楚婉问。

  “我想离婚,但是老蔡给我父母发了电报,听说他们现在已经往京市赶了。”

  “家里的几个孩子每天都在闹,和他们父亲一起,说是不让我去念书。”

  “老蔡还说让我生一个孩子。如果是以前,听见他点头同意,我应该会很开心吧,但现在,我只是觉得可笑。用孩子绑住我,确实是他能想出来的法子。”

  袁欧欧的声音淡淡的,说了许久,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告诉楚婉。

  楚婉将她请回自家,听她把话说完,才知道袁欧欧已经提出离婚,只是蔡团长并不同意。

  “他太疼孩子了,为的就是他的几个孩子而已,哪里是真的舍不得我。”袁欧欧苦笑,“我这次是真想自私一回,为自己着想一回,但这么多人拦着,一个个都死死盯着我,就只怕到时候我想走都走不了。”

  “父母顾着弟弟,丈夫顾着几个孩子,压根没人为我想。”

  这时,袁欧欧发现安年正紧紧地盯着自己看。

  她愣了一下,说道:“不说这些了。”

  安年也不是楚婉亲生的,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她怕自己说多了,会让大院里这个唯一的朋友难做。

  “我先回去了。”袁欧欧露出了今天最真心的笑容,“无论怎么样,我都为你高兴,一定要好好把大学念完,做你自己想做的事。”

  “我们可以再想想办法的。”楚婉拉住袁欧欧的手。

  袁欧欧笑了笑:“我已经争取过了,甚至还找了几位领导,想请他们劝劝老蔡。可领导们都是劝和不劝离,他们不会让我走的……”

  “一定还有其他办法。”楚婉的眉心微微蹙起。

  袁欧欧心中酸涩。

  一个朋友,都比朝夕相对的家人更理解、关心自己。

  楚婉看着袁欧欧。

  她还记得那一天,袁欧欧得知过线名单里有自己的名字时,眼中闪耀着多么动人的光芒。

  可现在,所有的光芒都不见了,只有无助、惶恐,还有认命。

  “一定能去念大学,一定可以的……让蔡团长和孩子们点头……”楚婉的眉心微微蹙起,思索着。

  “妈妈,我有办法。”突然之间,安年说道。

  楚婉和袁欧欧一怔,看向安年。

  ……

  安年带着妹妹去大院里。

  岁岁像一个小尾巴,跟在哥哥身后,脑袋往前伸了伸:“哥哥有什么办法哇?”

  “你要配合我。”安年说。

  岁岁歪了歪脑袋。

  她不知道哥哥要做什么,也不知道妈妈和袁阿姨担心什么,更不知道他们兄妹俩现在是带着什么样的目的去找蔡团长家的芳芳姐姐和圆圆姐姐玩。

  小团子只知道,玩就对了!

  至于配合——

  刚才临出门之前,妈妈叮嘱过,岁岁只要自由发挥就可以!

  安年和蔡团长家的双胞胎女儿本来就是认识的,这会儿两姐妹在大院里玩,他便加入了她们。

  玻璃弹珠的游戏,从三岁到十多岁的小朋友,都是百玩不厌。

  芳芳和圆圆脾气不好,玩输了之后,就生气地推开弹珠。

  “没劲!没劲!”

  安年把小弹珠捡回来,继续玩。

  芳芳和圆圆想喝水了,到处寻找袁欧欧的身影:“她怎么还不来啊?”

  这时,她们突然听见安年说的话。

  安年问:“你们不用在家里洗尿布吗?”

  双胞胎姐妹看向他,一脸不解。

  “是不是袁阿姨还没生小孩?”安年又问。

  这是他出的主意,刚才他提出来的时候,妈妈是赞同的,至于袁阿姨,则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请安年去试一试。

  双胞胎姐妹一听安年的话,忽然想到,爸爸对袁欧欧说过,要再生一个小孩。

  “生了小孩,就要洗尿布吗?”芳芳皱着眉问。

  安年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这个灵感,是他从包小琴那儿得来的,当时包小琴说他要留在家里给小弟弟小妹妹洗尿布,并没有吓到他,但现在,似乎是成功吓到蔡团长家的两个姐姐了。

  “要洗尿布,洗很多很多尿布。”安年说。

  芳芳和圆圆有点害怕,坐到了安年的身边:“那如果她生了小孩,我们还要干什么?”

  安年准备好要好好吓一吓这两个熊孩子,只是心里还有些顾虑。

  要是一不小心吓到自己妹妹怎么办?

  他转头,悄悄扫了妹妹一眼——

  边上本应该自由发挥的岁岁没有加入其中,而是玩着小弹珠,心无旁骛。

  这下没有哥哥和大姐姐们跟她抢弹珠了。

  要抓紧机会可劲儿玩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