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47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47章 第4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章 第47章

  大年三十傍晚,顾鼎山坐在屋里生闷气。

  他堂堂一个副司令,大过年的,居然没有子女来探望,只有他和老伴一起凑合着吃一顿,这像什么话?

  “他们怎么还没到?”顾副司令不悦地问。

  项静云把之前孩子们寄的信找出来一看,纳闷道:“说是要回来的啊,十几天前还这么说,难道是路上耽搁了?”

  “他们兄妹俩难道不知道来咱们岛上要费多少路途?早知道会耽搁,为什么不早点出门?”顾鼎山问道。

  “你别问我,我哪知道?”项静云和顾鼎山结婚几十年,从来不惯着他这臭脾气,斜了他一眼之后,就继续该什么干什么去。

  隔壁的邻居俩口子又探出脑袋,看看他们这边的动静。

  “爸、妈,你们看什么呢?”

  “就是,赶紧来包饺子啊。”

  “咱们包一些韭菜猪肉馅的饺子,再包一些白菜猪肉馅的。”

  “爸最喜欢吃白菜猪肉馅了,给爸多包一个,现在天气冷,放久了也不会坏。”

  老俩口是退休的老干部,一个曾经是旅长,叫孙国武,一个则是坐办公室的文职干部,叫吕爱莲。

  他俩是顾副司令和项主任的老战友,年轻的时候总是要斗嘴皮子,现在上了年纪,三个人里头退休了三个,一碰上仍旧要斗。

  无奈他们住的还是挨着的房子,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是只到院子里晒晒衣服,都要严阵以待。

  今天,孙国武和吕爱莲的子女们都来了,还带了一连串的孙子孙女,家里热闹得很。

  相较之下,隔壁顾副司令家就冷清了。

  “包饺子啊,行啊!”孙国武说,“多包点,一会儿分给你隔壁顾叔家,让他们也尝尝。”

  “不用!”顾鼎山果真是听着的,开窗喊了一句。

  “那怎么行啊?一年到头,连顿团圆饭都没吃到,自己老俩口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孙国武乐呵呵地说,“你两个孩子不回来啊?大过年都不回来,孩子怎么回事啊?”

  吕爱莲在心底想着,会不会是老顾家的儿媳妇和女婿不让他们兄妹俩回来?不过她也就只是在心里头想一想而已,不敢真说出来。

  “谁说不回来了?”顾鼎山没好气道,“别操这闲心,吃你们的饺子去!”

  这会儿,他已经越来越火大了,坐在屋里生闷气。

  项静云看着觉得好笑,就在边上安慰。

  “老孙和老吕俩口子就是这样,嘴巴不饶人,你平时不也没让他们讨着便宜吗?上回你把老孙的鼻子都快要气歪了,忘记了?”

  “怎么就只准你说别人,不准别人说你啊?”

  “胳膊肘往外拐!”顾鼎山瞪她一眼。

  然而,就在隔壁一家子拉着父母回屋时,不远处一道轻快愉悦的声音传来。

  “爸!妈!”顾莹大声喊道。

  大家一眼望去,见是老顾家的闺女回来了,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位男同志。

  顾莹随了她父母,身材高挑,此时身上披着她对象的军大衣,站在他旁边,却意外地显得娇小了。

  两个人都是刚下船就赶来家属院了,步伐很快,风尘仆仆,谁都不是一身狼狈。小伙子头一回见未来老丈人和丈母娘,两只手提满了礼品,但跟在顾莹身旁时,仍旧不紧不慢的,看起来毫不吃力。

  这一眼望去,老旅长一家的心里头立马就不是滋味了。

  谁不知道孙国武和吕爱莲的大儿子,曾经对上岛探亲的顾莹一见钟情呢?那会儿孙家老大喜欢顾莹,想要让父母托人给介绍一下,但顾莹不同意,一口就回绝了。本来以为顾副司令会说闺女没礼貌,可谁知道,顾副司令这么爱唠叨的人,愣是一句唠叨的话都没说。

  孙家老大还以为顾莹是暂时不想处对象,然而没想到,一转眼,人家把对象都带来了。

  而且她对象身材高大,五官英俊硬朗,站在顾莹身旁,两个人简直是郎才女貌,孙家老大还有什么可以和人家争的呢?

  “是不是莹莹的声音?”项静云正要把门关上,突然听见女儿的声音,立马拉着顾鼎山往外走。

  顾鼎山凌厉的眸光一扫,立马看见了齐远航。

  都说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生气,原本他也怪生气的,愣是不想闺女这么早就出嫁。可现在,齐远航站在自己跟前,不卑不亢地喊了一声“叔叔好”,他再余光一瞥,扫见老孙家所有人的眼神,立马就满心痛快了。

  “路上辛苦了,赶紧进来坐。”顾鼎山喜怒不形于色,但只要他不板着脸,就表示心情不错。

  齐远航悬在嗓子眼的心顿时就落下来了。

  顾骁前阵子怎么跟他说来着?他说他们的父亲可不是好惹的,分分钟会摆脸色,可齐远航一看,未来老丈人不是挺好相处的吗?

  “来就来了,还带这么多东西,太客气了。”项静云瞧瞧齐远航,嘴角都忍不住咧开。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齐远航,过去几回去成湾军区,她就见到过儿子的这位战友,当时只是觉得小伙子性格爽快,看着像个心胸开阔的,现在人家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未来女婿,她心里头喜欢得不得了,就差只在脸上写两个大字——满意。

  她儿子和闺女的眼光怎么都这么好呢?

  “莹莹回来了啊——”吕爱莲走上前,问道:“你哥和嫂子没回来?”

  顾莹一听,立马从对方这一句藏着八百个心眼子的话里头,察觉出端倪。她可不能乱说话,要不然一不小心,害得父母在老战友面前丢了面子,最后被念得头大的还是只有她。

  “我哥和嫂子过两天就来。”顾莹说。

  “大年三十都不来啊?”吕爱莲问。

  顾鼎山摆摆手:“没办法,大概是接到临时任务了。多大的实力就办多大的事,顾骁他们部队的领导器重他。”

  话音落下,他抬眼问顾莹和齐远航:“是吧?”

  顾莹:……

  齐远航可上道了,点了点头,轻描淡写道:“就是。”

  顾鼎山微微颔首,说道:“进来吃饭,咱们今晚吃饺子。”

  孙国武的嘴角抽了抽,自家的孩子们,都是在单位上班的,从小就没想过要当兵。他最羡慕的,就是老顾家提起儿子上战场时那骄傲的样子。

  生气,又让他抓住机会显摆了一回!

  顾莹和齐远航进了屋,把房门关上一说,顾鼎山才知道,原来儿子一家上女方家过年去了。

  他立马不痛快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怎么没这道理了?”项静云说道,“知不知道婉婉和她妈已经多少年没见面了?认女儿头一年,母女俩还不能在一块儿过年了?”

  顾莹小声补充:“就是,人家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

  顾鼎山见她们母女俩一个鼻孔出气,转头看向齐远航。

  齐远航又不傻,这会儿哪能随意选边站,便连忙走到饭桌前:“咱们晚上是不是吃饺子?”

  “对,吃饺子。”项静云说,“我和你爸做了几个菜,就是饺子还没包,你俩会不会?”

  齐远航看一眼饭桌上的菜,终于知道为什么顾莹说他们一家人都不会做饭了。

  他咳一声:“我也不会。”

  “包饺子有什么难的,隔壁老孙家都能包,咱们也可以。”顾鼎山说完,招呼着媳妇和俩孩子去洗了手,做在饭桌前包饺子。

  在来清远的路上,齐远航还有些担心,怕顾莹的父母不愿意接受自己。

  然而谁知道,他来的第一天,居然就和老俩口相处融洽。

  晚饭前,四个人一起包饺子,包出来都歪歪扭扭,不像是饺子。

  但是,此时的笑容却是真的。

  “你看看我包的,像不像小包子?”顾莹摊开手,将自己包的“饺子”递到齐远航面前。

  齐远航笑着,帮她捏出小包子的“褶子”,递过去:“这才是真的小包子。”

  “莹莹包饺子的水平,真是遗传的。”项静云笑道,“包成这样,谁要吃啊。”

  “我吃。”齐远航把这“小包子”摆在自己跟前,乐呵呵道。

  顾莹看着他,笑得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

  当时邢医生总爱说她,说她不会做饭、不会交朋友、做人不够圆滑、工作笨手笨脚……那会儿她听着,时常怀疑自己,总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糟糕。

  如今从那样的情绪中走出之后,她遇到了真正欣赏自己的人,他不会对她诸多挑剔,所有的夸奖都是发自真心的。

  在齐远航面前,她就是再糊涂,都会被他说成是“可爱”。

  不由地,顾莹又想起哥哥和嫂子。

  不管哥哥嫂子平日里做些什么,都是甜甜蜜蜜的,从来不会互相埋怨,两个人一起进步,是彼此最有力的后盾。

  齐远航已经将结婚申请递上去了,等回成湾军区之后,他们就会结婚。

  此时此刻,顾莹不再像从前那样,总觉得自己是个小姑娘了,她会成为一个妻子。

  突然之间,她有点向往他们婚后的生活,也不知道会是怎样一副情景。

  ……

  顾莹正惦记着哥哥嫂子,盼着嫂子和孩子们赶紧来陪着她。

  而此时,顾骁和楚婉听了姜曼华的话,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去清远。

  他们本来是打算先在四合院住几天,因此早就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

  晚上,楚婉和姜曼华坐在火堆前,说了好一会儿话,等到火堆要灭了,才回屋休息。

  姜曼华给一家四口整理出两个房间,小俩口一间,两个孩子则睡另一间。但她没想到的是,在这个除夕夜,自己的房门被敲响两次。

  第一次,是楚婉敲的,她说想跟妈妈一起睡。

  第二次,是岁岁和安年敲的,兄妹俩也想和他们的妈妈一起睡。

  姜曼华自然欢喜,笑着让他们进来,只是等到他们仨一起躺在被窝里时,又过意不去,问道:“你们爸爸不会有意见吗?”

  岁岁眨巴眨巴眼睛:“爸爸习惯啦。”

  原本,安年和岁岁是想要让妈妈给自己讲故事的。

  但没想到,姥姥竟然比妈妈还会讲故事!

  姜曼华的大床上,躺着楚婉和两个小家伙,姜曼华拗不过兄妹俩,给他们说自己在对岸发生的那些有趣的事。

  虽然姜曼华也不知道自己还不到四十岁,怎么就当了姥姥,有两个这么大的小外孙和小外孙女,可看着孩子们天真清澈的眸光时,她早就将自己一肚子的纳闷抛到脑后去了。

  自从和女儿相认之后,姜曼华愈发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她揉一揉兄妹俩的脑袋,笑着说:“以后经常来姥姥家玩,好不好?”

  既是想要帮女儿和女婿分担带孩子的压力,也是因为,她真的喜欢和这两个孩子相处。

  每当看着他们的笑容时,姜曼华总会觉得自己年轻了一些,像是回到婉婉还小的时候,将曾经的遗憾一一弥补。

  再转念一想,姜曼华突然意识到,过了年,她已经四十岁了。

  这个年,过得真好,她期待四十岁之后的自己,因为那兴许会比年轻时更加精彩。

  夜深了,楚婉有些犯困。

  她没想到,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能听着妈妈讲故事。

  原来故事这么好听,难怪年年和岁岁每天都不愿意错过呢。

  耳边母亲柔和的声音回荡着,楚婉在被窝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

  “妈妈睡着啦!”岁岁说。

  “嘘,小点声。”安年捂住妹妹的嘴巴。

  隔壁屋里,顾骁独自躺在床上,听见了安年和岁岁说的话。

  他媳妇睡着了,应该是笑着睡着的。

  他还记得,第一天在宁玉村家里的炕上看见楚婉时,她就连在睡梦中,眉心都是紧拧着的。

  可现在,好几个月过去了,顾骁许久都没有见过媳妇眉心紧蹙的样子。

  如今,她的睡颜总是很美。

  恬静而又温柔。

  ……

  成湾军区的家属院里比之前清静了不少,但还是有人留下过年的。

  蔡团长一家,就没有回老家。

  晚上,袁欧欧洗好碗,就被蔡团长喊去哄一对双胞胎女儿睡觉。

  他这一对双胞胎女儿已经十岁了,其实并不需要哄睡,但两个孩子不听话,只要没大人在边上守着,就会半夜溜到厨房找好吃的。这是曾经发生过的,那次俩孩子在厨房捣鼓了半天,闹出动静,袁欧欧过来的时候,她们被吓到了,手一扬,胳膊肘不小心碰到菜刀,差点就受伤。消息传回到婆家去,她婆婆便阴阳怪气的,说后妈毕竟是后妈,对孩子一点都不上心。

  诸如此类的委屈,袁欧欧受过不少,但每回也都只是吞进肚子里去。

  她曾经想过,熬一熬,一辈子很快就过了,到时候三个孩子长大,她也算对得起蔡家。

  可原来并不是这样的。

  一辈子短短几十年,就这么熬着过,太难了。

  袁欧欧去一对双胞胎女儿的房间,哄睡了她们。之后,又发现继子的衣服还没洗。

  “把衣服洗了吧,最近天气不好,晒好几天也不干,到时候雪松没衣服穿了。”蔡团长说。

  “我不洗,他十五岁了,自己还不会洗衣服吗?”袁欧欧丢下这句话,就回了屋。

  她以为丈夫会像之前那样,一脸不悦地跟进来,告诉她为人妻为人母的本分。但奇怪的是,这一次并没有。

  蔡团长自己去把衣服洗了,晾好之后,堆着笑脸进屋。

  “欧欧,录取通知书什么时候才带到啊?这段时间不管碰见谁,人家都说我的媳妇真是争气。”蔡团长笑道,“四年一过,毕业之后,你也能吃公家饭了。”

  袁欧欧淡淡地扫了丈夫一眼。

  婚后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打正眼看过自己?年轻时,她也闹过,说自己是来当媳妇的,又不是光为了伺候他和几个孩子。可那会儿,他连眼皮子都没抬,只说当媳妇的,可不就是为了伺候一家老小吗?她跟着他随军,都不用照顾婆婆,已经赚了。

  那副嘴脸,当真是瞧不起她。

  可十年过去了,现在他居然还会笑容满面地说,她真是争气。

  果然人的脸面,都是自己挣来的。

  “估计过了初八,通知书就寄到了。”袁欧欧说。

  “我听说小顾家的丈母娘是京市大学的教授,京市不少大学的领导,她应该都是认识的。到时候我麻烦小顾去跟他丈母娘说一说,让他们给你申请一个独立的宿舍,或者在外面租房子住。”蔡团长说。

  袁欧欧抬起眼皮。

  直到现在,她丈夫仍以为她报考的是京市的学校,以为她想留在京市。

  “为什么要单独住?”袁欧欧问。

  “芳芳和圆圆毕竟还小,到时候跟着你一起在市里生活比较好。”蔡团长说,“四年很快就过去了,这四年她们跟在你身边,长大之后,会记着你的好。”

  袁欧欧嗤笑:“你真是懂得为我着想。”

  蔡团长还想说什么,但见他媳妇已经熄了灯。

  “睡了。”

  蔡团长心中慌慌的。

  总觉得他媳妇这段时间不一样了。

  ……

  第二天清早,一家四口出发去清远。

  安年和岁岁不常坐火车,兄妹俩一上车就乖乖地望着窗外瞧,时不时都要发出“哇哇哇”的赞叹声。

  尤其是岁岁,不管看见什么,都要“哇”一下,逗得大家忍不住发笑。

  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一家人吃吃睡睡,醒来之后说说话,很快就过去了。

  楚婉原本以为下车没多久就能到目的地,可没想到,艰难的还在后头。

  火车到站之后,他们得转船去海岛。

  “估计明天一早才能到岛上。”顾骁说。

  过去顾骁嫌来回折腾,自己一个人搞不定当时才一两岁的小团子,过年时就只带着安年一个人来,至于岁岁,只能留在军区,请方主任照顾。

  因此,这是岁岁第一次去清远,一上船,小团子兴奋极了,小手到处指。

  “哇!大海!”

  “大海好美好美哇!”

  “岁岁要去游泳!”

  安年是见过“世面”的,但哪个小朋友不喜欢看海呢,他牵着妹妹的手,远远地望着碧蓝碧蓝的大海,笑得眼睛都快要眯成一道线。

  “岁岁,岛上的沙细细软软的,脚丫子踩上去可舒服了。”

  “真的吗?”

  “海边还有小螃蟹,小螃蟹横着走路!”

  “哇,岁岁可以和小螃蟹一起横着走路吗?”

  “可以啊,但是要快一点,走完路,我们要吃的。”

  “把小螃蟹吃掉?”

  “当然,好吃。”

  岁岁歪着脑袋。

  她还从来没有吃过小螃蟹呢,有点害怕,但又有点期待!

  小团子越想,蹦得越高,小脸上的笑容绽放得像是花朵似的。

  只是慢慢地,她的眉头拧起来的。

  小不点这活泼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原来坐船这么晕啊!

  同样感到天旋地转的,是楚婉。

  她靠在顾骁身上,都不敢多望一眼海面,生怕就看这么一眼,就会忍不住吐出来。

  顾骁照顾着楚婉,安年照顾着妹妹,一家四口煎熬着,恨不得这船赶紧靠岸。

  船上还有其他人,有的上岛探亲,有的则是回岛的军人,见女同志和小家伙的神色,笑着给她们出主意,缓解此时的不适。

  “这是晕船啊,我以前也经常晕船,后来上船之前就吃点酸的梅子,能好受些。”

  “吃点饼干也行。”

  “还可以往肚脐眼上敷两片生姜。”

  楚婉和岁岁仿佛看见了希望,眼巴巴地看着他们。

  顾骁忙说道:“同志,你们有酸梅子吗?”

  “没有。”

  “有饼干吗?”

  “没有。”

  “有生姜吗?”

  “也、也没有……嗐,我们现在又不晕船,哪会带这些啊。”

  顾骁:……

  他一只手拍拍楚婉的肩膀,一只手拍拍岁岁的脑袋:“坚持一下,下次不来了。”

  岁岁都已经难受成这样了,还是软乎乎地说:“可是爷爷奶奶会想我们哇。”

  楚婉默默点头。

  是啊,哪能不来呢?

  “我一个人来就行了。”顾骁说,“你们都在家休息,坐船受罪。”

  “爷爷奶奶不想你哇。”岁岁继续虚弱道。

  “岁岁,别说话了,休息一下。”安年说。

  岁岁的嘴巴动了动,终于乖乖地靠着,不出声了。

  顾骁看看岁岁,觉得这小不点真是太难了。

  难受得连话都要说不出来,还要坚持当小话痨。

  ……

  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顾莹和齐远航都是在海岛过的。

  项静云自己不擅长做家务,但不会让女儿和未来女婿忙活,咬着牙,拽着顾鼎山就这么挺过去。

  “我是男同志,男同志哪能洗洗刷刷的!”顾副司令一边扫地,一边说道。

  项静云懒得接他的话。

  家里的小老头就是嘴巴犟,实际上干活勤快得很,随着他去吧。

  从早到晚,齐远航和顾莹在岛上四处跑,哪哪儿都觉得新鲜。

  小情侣腻歪着的时候,齐远航看见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忙碌的样子,就有些心虚。

  莹莹头一回去他们家做客,他父母总想着不能让她太清闲了,得给下马威。

  可他头一回去莹莹家,顾副司令和项书记就半点不让他受累,尤其是项书记,将他当成半个儿子来疼,他们能这么疼他,当然是看在莹莹的面子上。再想一想自家的哥哥和姐姐,虽然父母对姐姐也挺好的,但对姐姐的好,总是不及他们兄弟俩。

  相较之下,齐远航觉得,顾家人哪儿都好,受过教育的家庭,觉悟就是高。

  “莹莹,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岁岁和安年都挺可爱的,儿子女儿都好。”

  “莹莹,我想生个闺女,以后啥事也不干,天天搁家里宠着。”

  “你妈不是想抱大胖孙子吗?”

  “管她喜欢什么。”齐远航说,“我就是想要个大胖闺女。”

  “胖闺女哪好看啊,小丫头得瘦瘦的。”顾莹笑道。

  “谁说的,岁岁就圆圆的。”齐远航反驳。

  太阳快要下山了。

  夕阳西下,两个人坐在海岸边,吹着海风,畅想婚后的生活,唇角都挂着甜蜜笑容。

  “你哥他们怎么还没来?”突然,齐远航问道。

  顾莹奇怪地问:“今天都提我哥好几回了,怎么啦?”

  齐远航叹了一口气。

  没什么,就是有些“难言之隐”罢了。

  ……

  齐远航念叨着,怎么顾骁一家还没来。

  项静云和顾鼎山不念叨,但心里头也都盼着。

  但这一家子人想不到的是,就连隔壁老旅长一家,都念了好几回。

  “怎么他们家儿子还没来啊?”

  “说是部队领导器重,让出任务,但是都出了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没来?该不会是不过来了吧。”

  “老顾还没见过他那儿媳妇呢。”

  “难不成那儿媳妇是个厉害的,不愿意来?”

  孙旅长见儿媳妇和老伴说得口水都要干了,摆摆手制止道:“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他儿媳妇撇了撇嘴:“本来就是嘛,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啊。”

  只是孙旅长家的儿媳妇没想到,一个小时之后,这“丑媳妇”真的来见公婆了。

  而且,哪里丑?哪里厉害?

  不存在的!

  微风轻轻拂过海面,顾副司令家的儿媳妇站在那里,裙角摇曳,笑容温婉柔美,实在是太好看了!

  项静云和顾莹见了她,快步上前,嘘寒问暖,所谓的婆媳问题和姑嫂问题,也是不存在的!

  “婉婉,脸色这么难看,是晕船了吧?”

  “嫂子快进屋坐坐,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老旅长一家默默地盯着这一幕,一脸纳闷。

  这脸色还难看?

  那等到脸皮好看起来,岂不是得像仙女儿似的了!

  “奶奶!”岁岁一下船就已经浑身都舒坦了,她提着自己的小包袱,“哒哒哒”跑到项静云身边。

  话音落下,又看了看顾副司令,歪了歪脑袋。

  小团子见过爷爷,但那都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了,记不太清。

  面前这个是爷爷吗?

  他看起来凶巴巴的!

  “爷爷。”安年喊了一声。

  顾副司令拍了拍他的肩膀:“长高了。”

  岁岁见哥哥喊了,也奶声奶气道:“爷爷你好哇。”

  顾副司令就是再不苟言笑,也得被这小家伙丰富的小表情给逗乐了。

  他的嘴角微微向上扬,点点头:“你也长高了。”

  岁岁挺起自己的小胸脯。

  没错,她吃很多饭,很快就要变成岁岁姐姐啦!

  “爸,这是婉婉。”顾骁牵着楚婉的手,走到顾鼎山面前。

  顾鼎山打量着楚婉。

  公公和儿媳妇之间,有什么可以聊的吗?并没有。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好歹对这儿媳妇的第一印象是满意的,尤其是,当她开口喊了一句“爸爸”的时候。

  这声“爸爸”,怎么说呢,乖乖巧巧的,不像自己闺女这么闹腾。

  听着还是舒心的。

  “回屋吃饭。”顾鼎山丢下这句话,转头瞧了安年一眼,说道,“你进来陪爷爷下棋。”

  安年最喜欢下棋,屁颠屁颠跟着爷爷去了。

  等到顾副司令转身一走,楚婉才放松下来。

  顾骁和顾莹可说了好多回,说他们爸爸最难相处。

  现在看来,老爷子的脸色确实不太好看,只不过,他们互不招惹,这段时间就能安然无恙地过去吧?

  晚饭是项静云做的,大过年的,军区食堂没有开放,她把碗筷摆好,说道:“凑合着吃吧。”

  “这都凑合吃好几天了!”顾莹说。

  “二十一年都这么过来了,你有什么不习惯的?”顾骁问。

  顾莹一脸幽怨。

  楚婉笑道:“明天我来做饭吧。”

  “这怎么行?”项静云说,“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别进厨房。”

  “妈,就是做饭而已,不辛苦的。”楚婉说。

  安年和岁岁对着饭桌上不是清蒸就是白灼的菜色,又想起楚婉的厨艺,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好哇好哇。”小团子说,“我们一起帮忙,就不辛苦啦!”

  顾骁笑道:“那明天我去买菜。”

  “不用买,咱们去赶海,捞点海鲜回来。”齐远航说。

  项静云和顾莹也想跟着楚婉学做菜,三个人便聊着明日菜单。

  顾副司令没接话,耳朵却已经竖起来。早就听老伴说过儿媳妇的厨艺了得,是不是真的?他这把年纪了,什么都好,就是没口福,尝过最好吃的饭菜,还得是国营饭店大厨做的。

  难道儿媳妇的厨艺,还能比得上国营饭店的大厨?

  但不管怎么说,光是听她们暂时拟出来的菜单,就觉得怪馋人的了……

  “爸,您想吃什么?”楚婉问道。

  “我没什么想吃的。”顾副司令面不改色道。

  ……

  顾骁带着媳妇和孩子们回来之后,家里明显热闹了不少。

  兄妹俩的笑声回荡在屋里时,项静云的脸上有说不出的欣慰。

  年轻时,她和顾鼎山忙着上前线,忽略了对子女的陪伴和照顾。现在年纪大了,还以为得孤零零地过日子呢,没想到,还能享受天伦之乐。

  现在家里只有两个孩子,将来,女儿和儿媳妇还得再生几个小不点,到时候家里满地的孩子,想一想就觉得美滋滋的!

  项静云凑到自家小老头耳边嘀咕了几句。

  顾副司令闻言,赞许地点头,冲着她低声道:“催一个。”

  项静云“啧”一声:“你怎么不自己催!”

  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只看着姑嫂俩和孩子们坐在一起叽里咕噜地说着话,项静云就已经觉得暖心得不得了。

  至于顾骁和齐远航,则是被顾鼎山拉到跟前,聊一聊部队里的事。

  顾骁在他爸面前,始终保持着严肃,只是突然之间,他瞄到齐远航一个劲在给自己使眼色。

  齐远航的眼睛都快要抽筋了,终于被顾骁注意到。

  他舒了一口气,想要找个机会,把好兄弟拉到外边求助。

  可是,顾副司令开口道:“不早了,明天还要带着两个孩子去赶海,早点休息。”

  “好。”顾骁站起来,问项静云,“妈,我们睡哪里?”

  “房间收拾好了。”项静云带着顾骁和楚婉去他们的房间,又让两个小家伙跟上自己的步伐,“安年和岁岁也有房间,等等奶奶。”

  “奶奶,我和岁岁一人一个房间吗?”安年问。

  “是啊。”项静云笑道,“我们家就是房间多。”

  “远航,你愣着干什么呢?进来睡觉。”顾副司令说道。

  齐远航的嘴角抽着,望一眼顾骁的方向。

  顾骁和这一脸委屈的硬汉对视了片刻,终于明白了。

  原来他使了一晚上眼色,是想和自己一屋啊。

  齐远航看着好兄弟,眼中生出希望。

  家里这么多房间,老爷子却还是要严防死守,生怕他不规矩。大年三十和初一晚上,他和未来老丈人一起睡,连呼都不敢打,眼睛瞪得像铜铃。

  幸好顾骁来了!

  齐远航满心期待地看着他,心情激动。

  然而下一刻,他感受到顾骁眼中的同情,还看见人家转身回房的步伐。

  “砰“一声,房门被关上了。

  齐远航:???

  他不讲义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