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46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46章 第4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6章 第46章

  齐远航的父母日也盼着,夜也盼着,就只等儿子赶紧娶媳妇,好让他们早点抱上大胖孙子。

  可现在看来,总觉得这媳妇不太靠谱。

  齐母原本是想要当着丈夫和儿子的面给未来儿媳妇一个下马威的,可那天儿子就压根没给她这机会。

  她忙里忙外一整晚,心里头就更愁了。

  顾莹太娇气了,该不会以后在家什么都不干,只等着爱人给她张罗好一切吧?这样一来,齐远航哪是娶个媳妇,那是娶个祖宗回来。

  齐母打心眼里不希望齐远航和顾莹走下去,趁着隔几天之后儿子自己一个人回家,就苦口婆心地劝了起来。

  然而,齐远航沉浸在他甜甜蜜蜜的爱情中,根本就听不进她的话。

  “你平时已经够忙的了,将来结婚后,媳妇还什么都不干,你就等着受罪吧。”

  “不会受罪的。”

  “婚后家里的琐碎事最多了,难道你辛辛苦苦一天,回来还要做饭洗碗?”

  “顾骁比我还忙,他回家都能做饭洗碗。”

  “难道你带孩子?”

  “顾骁也要带孩子,他家还两个呢。”

  “远航,你是个男人啊!”

  “顾骁难道不算个男人?”

  作为好兄弟、好战友、好榜样,齐远航已经事事向他看齐。

  其实说起来,他从前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盼着结婚,可直到见了顾骁和嫂子的日常之后,齐远航就心动了。

  那才是有滋有味的小日子啊。

  “你、你!”齐母气得想打自己儿子一顿。

  只是以前儿子还小,甩着鸡毛掸子揍他时,他还知道认错,现在就不一样了,儿子这么大的个头,还一身的腱子肉,就算是上战场都不怕,还怕区区一个鸡毛掸子?

  “你一定会后悔的。”齐母怒道。

  这一次,齐远航没再油嘴滑舌的。

  他只是沉默了片刻,笑着说道:“妈,不会的。”

  和顾莹处对象的是他,将来会和她朝夕相对的也是他,他知道莹莹有多好,也相信他们的未来。

  退一万步来说,这条路,即便走得辛苦一些又怎么样,他想要的是一个能与自己共度余生的人,相知相惜,而不是像他妈想的那样,找一个会洗衣做饭,将他伺候成大爷的。

  见儿子油盐不进的,齐母彻底放弃了。

  转念一想,一切还都得怪顾骁。

  她知道这个顾骁,顾营长嘛,长相英俊、家世好、能力还强。之前齐母见过这顾营长好几回,对这小伙子喜欢得不得了,但那是因为,他原先挺正常的。

  怎么现在结了婚,就变得奇奇怪怪的?

  他媳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难道和顾莹一样,是个不干活的娇小姐?

  齐母摇头叹气,想到儿子的未来,再也不觉得一片光明了。

  处对象是一回事,结婚又是另一回事,可别到时候两个人天天在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她会心疼自己儿子的。

  ……

  因是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届,这一年的高考,只公布了录取线和过线名单。

  楚婉听说这消息的时候,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想要去看成绩,又不敢看,紧张得不得了。

  幸好那天顾骁有时间,他陪着媳妇去了招生办,远远地看见招生办外贴的红纸。

  里里外外已经围了不少人,大家都在等着看过线名单,看完名单回头时,有人欢喜有人忧。

  楚婉从顾骁的自行车后座下来,站在原地,愣是不敢上前。

  她推了推他:“你去帮我看。”

  顾骁笑了:“在这里等我。”

  他往前,走向贴着红纸的公告栏。

  顾骁个子高,视力也好,不需要狼狈地挤进人群中,就能看清楚名单上的名字。站定脚步时,他回头看一眼,看着不远处的那道娇小身影和她着急的表情,也跟着紧张起来。

  楚婉做了个深呼吸,那个大学梦太美了,她多想实现它。

  每一秒的流逝,都是煎熬的,楚婉站在原地看着顾骁的背影,开始胡思乱想。

  他为什么还没回来?是因为上面没有她的名字,他怕她伤心,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吗?

  顾骁的目光终于从过线名单中挪开。

  他回头时,再次看向楚婉。

  天气寒冷,她穿得很厚,两只手交握着,指尖被冻得发红。

  她的发丝被阳光染成浅褐色,衬得皮肤愈发白皙了起来。

  与他对视时,她的眼睛睁得更圆了,脸上的表情变得生动,既想知道答案,又不想知道。

  顾骁一步一步走近。

  楚婉做了个深呼吸,仰着脸,打量他的表情后,小声道:“没过?”

  这语气轻轻柔柔的,嘴角却向下扁,像是要哭了。

  她垂下眼帘,沮丧道:“高考这么难,考不过也是正常的,我——”

  “谁说的?”

  楚婉一愣,抬起头:“什么?”

  “过了。”顾骁将她被风吹起的发丝捋到耳后,“哪有我媳妇过不了的考试?”

  楚婉原本变得黯淡的眸光,像是在刹那间变得明亮闪烁。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过了?真的过了?”

  “真的。”顾骁的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眼底满是笑意。

  他本来还想逗一逗她,可实在见不得媳妇受煎熬。

  楚婉又惊又喜,拉着他的手往红纸前跑,她踮起脚尖看了好久,真的见到自己的名字。

  “是楚婉!你看,真的是楚婉!”楚婉的声音不自觉抬高,双眸亮晶晶的。

  边上好多人望过来。

  顾骁揽住她的腰,笑着对大家说:“我媳妇考上大学了,有点激动。”

  “这大学实在是太难考了,我儿子没考上,只能明年再考了。”

  “可不得激动吗?大学生啊!”

  “太了不起了!恭喜恭喜!”

  楚婉的笑容回荡在唇边,有些不好意思。

  她轻轻推了顾骁一把,又忍不住,多看了红纸上自己的名字几眼。

  ……

  楚婉考上大学了,这消息传遍整个家属院。

  家属院里有不少人都去参加了高考,考不上的占大多数,此时见顾营长家这么高调,在大院里站成了一堆,撇撇嘴,忍不住说酸话。

  “不就是考上大学了吗?恨不得整个军区的人都知道似的。”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嘚瑟什么啊。”

  “考上大学就了不得了?”

  沈翠珠都在家属院住大半年了,不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小心翼翼的。她也有和自己玩得好的老姐妹,这会儿带领着她的一众老姐妹,帮楚婉说话。

  “要是我家有人考上大学,别说是整个军区了,我能让整个京市的人都知道!”

  “就是,考上大学当然要嘚瑟了,至于考不上的,就只能在这么说酸话。”

  “原来是有人说酸话啊,我还以为是谁家醋瓶子翻了呢!”

  “顾营长的媳妇真是了不起啊!”

  楚婉都还没出声,就有这么一大帮人站她边上帮着出头了。

  她也是想低调的,只是实力不允许,谁见了她,都要嚷几句,说是大学生来了。

  同样考上大学的,还有家属院里另外一个军官的媳妇。

  她叫袁欧欧,从看了过线名单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

  这会儿,楚婉坐在自家院子的摇椅上,给两个孩子织围巾。

  袁欧欧站在她家小院外头,笑着说:“楚老师,我能进来吗?”

  “袁同志,快进来吧。”楚婉把围巾放下,给袁欧欧拿了一张椅子。

  袁欧欧和她聊起对大学校园的畅想。

  对她们而言,曾经上大学是不可能的愿望,如今愿望成真,两个人有了共同话题,话匣子一开,都停不下来。

  “对了,楚老师,你准备考哪里?”

  过线名单一出来,通过录取线的考生就得考虑填志愿的问题了。

  大家伙儿都可以填三个志愿,到时候上的是哪所学校,就得到录取通知书寄到才知道。

  “我想考京市大学。”楚婉说。

  “京市?”袁欧欧愣了一下,又笑道,“也是,你们夫妻俩肯定不想分隔两地。”

  家属院不小,袁欧欧平日里和楚婉没什么交集,最多只是碰见时会微笑着打一声招呼而已。

  但院里来了个漂亮的小媳妇,谁不会多看几眼呢?袁欧欧早就注意到楚婉了,平时观察着,能看得出,这小俩口的感情是真好。

  “你不想留在京市吗?”楚婉愣了一下。

  “我想考到外省去,越远越好。”袁欧欧报了几所大学的名字,说道。

  见楚婉的表情有些迟疑,她又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只顾着自己,都不考虑家里?”

  话音落下,袁欧欧笑了一下,说起自己年轻时候的事。

  袁欧欧的老家不在京市,那会儿家里穷,给她介绍了一个军官,让她嫁过去。人人都说她运气好,跟着军官就能过好日子了,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我丈夫比我大十五岁,刚嫁过去的时候,他媳妇因难产刚过世,一对双胞胎女儿嗷嗷待哺,还有一个大儿子,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他要上前线,我就在家给他养三个孩子,如今十年过去了,我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都得把他们的心捂热了吧?”

  看着袁欧欧眼底的讥嘲,楚婉的心紧了一下。

  “很可惜,这十年,没能把他们的心捂热。他大儿子对我不冷不热的,两个女儿有时候和我倒是亲近,但只要我管得严厉一点,她们就会说,后妈就是后妈。至于我丈夫,我们的岁数差得太大了,两个人本来就没有共同语言,说是娶媳妇,我倒觉得,他当年是急切地想要找个女人给他带孩子,随便那女人是谁,只要能把孩子拉扯大就行。”

  “十九岁的时候,娘家为了给弟弟换彩礼钱,让我嫁了。”

  “这十年,我拉扯着三个孩子,有时候也想生个自己的小孩,算是能多一些依靠。但婆家不同意,他们怕我丈夫留下的三个孩子受委屈,不让我生。”

  “今年,高考恢复了。门槛是三十周岁以下的同志可以参加高考,我正好二十九岁,你说巧不巧?”

  楚婉看着袁欧欧闪着泪光的眸子。

  十年的时光,说起来是轻描淡写,人人都以为她多么风光,多么衣食无忧,但精神上的委屈与酸涩,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瞒你说,我十几岁的时候,特别喜欢我们卫生所的一个医生。但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是喜欢他这个人呢,还是喜欢他将病人医治好之后因成就感而露出的笑容……反正在很早很早以前,我就想着,我也好想成为医生,好想救死扶伤。楚老师,我打听了几所医科学校,想要学医,你说,我现在才二十九岁,应该不算晚吧?”

  “不晚。”楚婉笑着握住她的手,“也许下一次见面,就要喊你袁医生了。”

  “不知道我的分数能不能够得上那几所学校。”袁欧欧也笑了,“如果考不上,以后咱们还是在大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袁欧欧的长相很秀气,笑容淡淡的,看起来是轻快、释然的笑。

  但楚婉循着她的思路考虑一下,能感受得到她的心情一定是忐忑的。

  “袁姨,我妹肚子饿了,你快点回来做饭。”

  听着这声音,袁欧欧抬起头,望了过去。

  她的继子站在那里,甚至懒得走过来,只是拧着眉,不悦地看着她。

  袁欧欧站起来,说道:“得回家做饭了,改天再聊。”

  ……

  楚月听大院里的人说这阵子楚婉和袁欧欧走得很近。

  这会儿她买完菜回来,一抬眼,还真看见她俩有说有笑,关系很不错。

  楚月回到家,将菜放下,揉了揉自己的后腰,说道:“以前怎么不见楚婉和她这么好的关系呢?不就是考上大学了,眼界越来越高了吗?现在只和大学生做朋友了。”

  祁俊伟扫了她一眼:“我看顾营长他媳妇平时和家属院里的嫂子们都走得挺近的。”

  “祁俊伟,你到底站在谁那边啊!”楚月不高兴地说。

  祁俊伟知道,每当她像这样撅起嘴巴,就是等着自己来哄了。

  可他不想哄。

  过线名单出来了,上面没有楚月的名字。她一会儿在家里念叨着不知道批卷是不是公平,一会儿又说就算这次考不上,明年还要继续,说着说着,又开始独自生闷气。

  而另一边,她母亲也闹得慌,每回去探望,都是歇斯底里地哭着,还说楚景山不疼自己。

  祁俊伟实在是累了,他甚至想,如果自己的腿伤能早点恢复该多好,到时候,楚家一家子人都能回北城去,而他也可以回到宿舍住。

  “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蔡团长家最近经常吵架?俩口子吵了好几次,领导都去劝了。”楚月说道,“估计是袁欧欧考上大学,瞧不上自家男人了。我看她就是傻,自己家的男人都是团长了,她还闹什么呀!”

  “你怎么成天操心别人家的事呢?”祁俊伟无奈道。

  “可不是吗?要是她男人一直在部队升不上去,还能因为男人太窝囊闹一闹,可现在,他都已经是军官了呀!就算考上大学,将来她毕业了,也不如她男人,还不如老老实实,好好在家里过日子呢。”楚月叹气道,“蔡团长的媳妇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一点智慧都没有。”

  祁俊伟的脸色沉下来。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嫌弃他窝囊吗?

  ……

  填报高考志愿时,楚婉问了姜曼华的意见。

  母亲自然是希望她能留在京市的,不过要填的三个志愿,好歹得留一个保底的,因此最后一栏,她填了岭市的大学。

  这天临睡前,顾骁也知道楚婉填了岭市大学的事。

  “你要是真考到岭市去了,我们一年就见不了几面了。”他说。

  见顾营长委屈巴巴的样子,楚婉只好哄着他:“那只是个保底的志愿,说不定我能上京市大学呢?”

  “说不定上的就是岭市大学呢?”顾骁说。

  “就是能考上京市大学。”

  “要是考上岭市大学——”

  这话是跟他说不通了。

  楚婉失笑:“那怎么办呢?”

  顾骁幽怨地踢开自己的被子:“以后夜里踢了被子,没媳妇给我盖好了。”

  这么冷的天,顾营长开始掀开被子无理取闹了!

  楚婉坐起来,说道:“这样吧,我把岁岁和安年叫过来,教会他们给爸爸盖被子。”

  她起身就要去喊兄妹俩,可下一秒,自己的手腕就被拽住了。

  顾骁把她拽回来,被子一拉,钻进被窝里。

  楚婉笑倒在他的怀里。

  顾骁说道:“如果你真考到岭市去,我就把假期攒起来,每年去看你一次。”

  “我也能放暑假和寒假呢。”楚婉说。

  “算起来,一年中,能有四个月的见面时间。”顾骁说,“不算少。”

  “是啊,才四年而已。”顾骁握着她的手,也不知道是在安抚她,还是在安慰自己,“四年很快就过去了。”

  今年他二十六岁,楚婉二十岁。

  人生太漫长了,四年算什么?四年时光一转眼就会过去,他们陪伴彼此的时间,是一辈子。

  听着他喃喃自语时低沉的声音,楚婉的嘴角勾起浅淡笑意。

  她知道,他不舍得自己。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从来没想过让她放弃,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只要是她想做的,顾骁就会站在身后,全力支持。

  过去,楚婉对自己是没有自信的。

  她不信自己多有实力,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有多好的运气。

  可不知怎的,此时此刻的她,心底冒出一股坚定的信念。

  她柔软的手捧住顾骁的脸颊,轻声道:“我能留在京市的,一定能。”

  “我们一家人不会分开。”

  看见她坚定的神情,顾骁点了点头。

  京市大学而已,说不定他媳妇真就考上了。

  ……

  一月份时,楚婉终于把两条小围巾都织好了。

  直到看见楚婉织得歪歪扭扭的围巾时,安年和岁岁才知道,原来她不是无所不能呀。

  和姜曼华给楚婉织的围巾不同的时候,她自己动手织的这两条,有那么一点点粗糙,往俩孩子的脖子上一戴,居然还会漏风。

  可即便如此,这仍是兄妹俩最珍贵的礼物。

  安年和岁岁蹦蹦跳跳的,到处显摆着,一不小心,显摆到他们爸爸跟前。

  看见顾爸爸羡慕的神情,两个小家伙就更嘚瑟了,互相整理一下彼此的围巾。

  “哥哥,岁岁好看吗?”

  “好看。”

  “哥哥也好看哇!”

  “对!”

  顾营长眯起眼睛。

  这兄妹俩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现在不光是岁岁,就连安年也开始直接喊妈妈了。

  从“婉婉妈妈”变成“妈妈”,开口的时候,安年的小表情有一些局促。但是,楚婉可自然了,摸摸他的脑袋,拉着他去找好吃的。

  安年舒了一口气,咧开嘴悄悄地笑。

  看来妈妈没有察觉到啊!

  而楚婉,看着安年笑嘻嘻的样子,唇角也不自觉扬起。

  安年是敏感的孩子,这回再改了一次口,肯定是在心里头挣扎了好一会儿的。她要是表现得过于意外,小家伙肯定会害羞,倒不如就像现在这样,自然而然地答应呢。

  学期末的时候,军区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们参与了人生的第一次考试。

  安年还从没有考过试呢,让顾爸爸帮自己把铅笔头削得尖尖的,跃跃欲试。

  安年小朋友家里有一个大学生妈妈,平时看着家属院的阿姨们时不时都要夸妈妈多厉害,自己的好胜心也起来了,一不小心,捧回一张全段第一的成绩单。

  顾骁看着这成绩单,满意得不得了:“全段第一啊!”

  “就是,全段第一呢,我们安年学习成绩真好!”楚婉笑吟吟道。

  安年的小脸红红的。

  其实全段也就只有两个班级呢,考第一名没有多厉害。

  但是,就因为爸爸妈妈的鼓励,安年决定,下一回,他要考得更好!

  “今天我们年年考了第一名,要庆祝一下。”楚婉说,“吃什么好呢。”

  安年的脸蛋更红了。

  妈妈喊他“年年”呢。

  从现在开始,他也有小名啦!

  ……

  楚景山从楚月口中得知,楚婉考上大学的消息。

  他不由感慨地说:“婉婉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是随了她妈妈。”

  楚月不高兴了,把原话带给郑松萍。

  这样一来,郑松萍又开始闹。医院里从早到晚都回荡着这俩口子争吵的声音,病人和病人家属时不时都要去一趟护士台,让护士们管一管,这俩口子怎么能天天影响其他病人休息呢?

  护士们也烦得要命,把这事上报。院方一合计,决定让郑松萍出院。

  郑松萍对楚景山日防夜防,生怕他和姜曼华见面,如今被要求出院,终于松了一口气。等到他们回到北城,就不会碰面了,楚景山也不会总是惦记着她。

  可没想到,就在她盼着要回老家时,公安同志来了。

  她是出了车祸,但受伤再严重,也不能和之前犯下的事抵消。

  郑松萍被公安同志带走了。

  望着母亲的背影,楚月的神情有些茫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掉。

  楚月想起原剧情中的情节,知道在后世,父母有案底是会影响到子女前途的。

  她不清楚现在这个年代是什么情况,但将来自己还要考大学,考上大学之后甚至说不定会在国家单位工作,到时候如果因为母亲的案底而被单位拒之门外,该怎么办?

  楚景山还是去见了姜曼华一面。

  他以为现在他们之间再也没有阻碍了,可以好好在一起,但是,姜曼华眼底的轻视,却像是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浇下。

  姜曼华手中拿着他回的两封信,说道:“私自做买卖,如果举报到公安那里,就是投机倒把的罪名。有多远滚多远,别再出现在我和婉婉的面前,否则,这两封信,我会上交。”

  楚景山哀求着,当天就收拾包袱离开京市。

  他确实找了门路,想要私底下赚点钱,但现在钱还没赚多少,就被姜曼华盯上了。楚景山不敢在京市做买卖,可就算回北城,他也不敢再抱着侥幸心理去碰运气了。因为姜曼华在北城是有亲戚的,那些亲戚从前见她家出事,对她避之不及,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他们都恨不得跟她攀关系。

  如果他继续靠这样的手段挣钱,等姜曼华知道了,自己肯定会被公安同志带走。

  楚景山现在已经不再觉得姜曼华对自己有情了,从楚月这段时间的抱怨声中,他猜测姜曼华暂时没有举报自己,是为了楚婉的前途。但她手中拿着那两封信,说不定哪天就去公安局了,毕竟姜曼华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人家说什么都信的傻姑娘。

  过穷日子总比被判入狱来得好,那两封信是把柄,他真的不敢再惹姜曼华和楚婉母女俩。

  只是,想到将来郑松萍被放出来,两个人还是要互相埋怨着过一辈子穷苦的日子,他就觉得这人生真没劲。

  恨不得闭上眼睛,一辈子就结束了。

  但突然之间,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胸口疼得要命,他又害怕了。可千万别有什么病才好,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

  ……

  很快就要过年了,这段时间,家属院不再像之前那样热闹。

  不少军人和军属都带着孩子回老家探亲去。

  往年,每到春节,顾骁都会和妹妹一起去清远,但这一次不一样。

  楚婉刚和姜曼华相认,这是母女俩第一次有机会在一起过年,小俩口商量过后,决定先留下,等过了初二再去清远。

  姜曼华一方面感到欣喜,但另一方面,也担心这会影响到楚婉和婆家人的关系。

  听说顾骁的父亲并不是这么好相处,也不知道那边会不会不高兴。

  顾骁说道:“没事,妈,莹莹会先去陪着我爸妈。”

  话音落下,他又说道:“还有齐远航。”

  楚婉失笑。

  直到现在,顾营长还是对齐远航不太满意,谁让这齐副营长趁着他们家最忙的时候,把人家妹妹给拐走了?

  快到大年三十那一天,顾莹和齐远航出发去清远。

  得知儿子不能留在家里过年,齐远航的父母在家里唉声叹气的,但好在齐远航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老俩口是不至于冷清的。

  他俩心里头也清楚,儿子忙,顾副司令那边也腾不出时间,想要双方见一见面,也就只能趁这个机会了。

  “就是不知道这趟过去,顾副司令对咱们儿子满不满意。”齐父说。

  “怎么能不满意?”齐母瞪他一眼,“我们远航哪哪儿都好,对方家里肯定满意。”

  齐父乐了:“我还以为你盼着顾家反对呢,这样一来,咱儿子过年回来就不会提结婚的事了。”

  “结婚报告都已经打上去了,这事板上钉钉。”齐母叹气,又说道,“日子是他们自己过的,我当然也是希望他们俩能好。”

  作为婆婆,齐母生怕顾莹照顾不好齐远航。但作为母亲,她也是有女儿的,每当女儿说起自己爱人在家里有多勤快的时候,齐母心里别提有多放心。

  人总是这么矛盾。

  “我就只想远航的日子过得好,一天到晚和现在一样,乐呵呵的。”齐母说。

  “阿嚏——”在前往清远军区的船上,齐远航打了个喷嚏。

  顾莹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手帕:“海风太大,冻着了?赶紧擦擦。”

  齐远航看着她递来的小碎花手帕,笑道:“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手帕吗?舍得给我擦鼻涕?”

  “谁让你感冒了呀,可惜我的漂亮手帕了。”顾莹嘴上不饶人,但还是踮起脚尖给他擦。

  他往后退了一下,挡开手帕,吸一下鼻子:“没事,我把鼻涕吸回去了。”

  “齐远航,你好恶心!”顾莹气得要打人。

  齐远航笑着躲开,握住顾莹打人的手。

  “第一次见家长,怕不怕?”顾莹好奇地问。

  “怕什么?叔叔阿姨又不能吃了我。”齐远航说。

  他话是这么说,其实不过是看起来淡定而已,心底都快紧张坏了。

  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生气,顾副司令会不会直接拿把扫帚给他扫出去?

  而且,顾副司令应该还不知道儿子和儿媳妇没来吧?到时候把气撒在他身上怎么办?

  齐远航打了个哆嗦。

  ……

  大年三十这天,军区大院格外冷清,顾营长一家也没在家属院过,一家四口买了礼品,上姜曼华家去了。

  两个小家伙知道这两天在姥姥家过年,过两天又要去海岛过年,期待得一蹦三尺高。

  姜曼华向邻居们打听除夕夜要准备什么好吃的,一早就买了不少菜,忙活了许久,只等着女儿一家登门。

  她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一家团聚的其乐融融,可站在院子边,看着女儿和女婿带着两个小家伙过来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二十年了,这是头一回,她和家人们一起过年。

  一家四口走近了,姜曼华揩去眼角的泪,迎上前。

  两个小家伙喊着“姥姥”,刚一进门,就被他们姥姥塞了一嘴的桃酥。

  姜曼华让小俩口带着孩子们去玩,自己则进厨房忙活。

  楚婉不愿意,笑着说:“妈,我帮你。”

  安年和岁岁都想要和楚婉一块儿玩跳格子的游戏,小脑袋瓜子刚一探,就被抱走了。

  顾骁一只手一个,将兄妹俩抱到院子里去,让她们母女俩在一起说说话。

  姜曼华在做菜,边上楚婉给她打下手。

  院子里,传来孩子们的笑声。

  她的眼圈忍不住又红了,拿着刀去备菜:“这蒜真呛眼睛。”

  楚婉笑了,双手挽着母亲的臂弯,孩子气地撒娇,不再像刚和姜曼华相认时那样不好意思。

  别说是二十岁了,就算到了三十岁、四十岁,她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冲着妈妈撒娇啊。

  一桌子的好菜,俩大人和俩孩子都吃得停不下筷子。

  见他们吃得这么香,姜曼华打心眼里欢喜。

  “你们明天就回清远吧。”姜曼华说。

  ”妈,我们初二再走。“顾骁说。

  “将来我们都在京市,能见面的机会还很多,你父母就不一样了,一年到头能和你们相处的时间也就过年这几天。”姜曼华笑着说,“明天一早就走,你爸妈一定会很开心的。”

  “那姥姥呢?”岁岁奶声问。

  姜曼华摸了摸她的脑袋:“姥姥去隔壁院子里找其他老太太们聊天儿去。”

  岁岁皱起鼻子,一脸认真地说:“姥姥不是老太太!哪有这么漂亮的老太太哇!”

  小团子这话,顿时将姜曼华逗得眉开眼笑。

  兄妹俩的战斗力可高了,将一桌子的菜都扫空,吃得小肚子圆滚滚的。

  晚饭后,小俩口要帮姜曼华洗碗,被她拦住了。

  “去去去。”姜曼华说道,“这碗可轮不到你俩洗。”

  她把小俩口往院子里赶,又对岁岁和安年说道:“快去小院玩,他们在烤火。”

  隔壁杨奶奶生了火,带着他们家的小孩子在院子里烤火。

  孩子们围坐在火堆边,烤得小脸热乎乎的。

  楚婉走上前,好奇道:“这是在干什么呀?”

  杨奶奶笑着说:“在我们老家,过年一起烤火是老风俗了。烤一烤火,寓意很好,说是能避凶趋吉。”

  “来,一块儿烤火。”杨奶奶冲着他们招招手。

  顾骁牵着媳妇,他媳妇牵着安年,安年又牵着岁岁,一家四口像是开小火车似的,来到火堆边。

  楚婉伸出冰凉凉的手,烤着火,靠在顾骁的肩膀上。

  京市天寒地冻的,可这一刻,他们却觉得好温暖。

  姜曼华从厨房出来,看见一家四口被跳跃火苗映红的脸。

  小俩口依偎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也不知道顾骁说到什么,逗得楚婉笑弯了眼。

  恰好安年和岁岁看过来,姜曼华笑着冲他们招招手。

  兄妹俩跑过去。

  原来姥姥是要给他们发压岁钱!

  姜曼华说:“这钱放在枕头下面压岁,你们想买什么跟姥姥说,姥姥再带你们去买。”

  岁岁眨了眨眼睛,和哥哥对视。

  兄妹俩都有些纠结,最后还是小团子问道:“姥姥,岁岁不能花这钱吗?”

  原来三岁的小朋友要花钱?

  姜曼华还以为这只是给个吉利呢。

  她笑道:“当然可以花。”

  岁岁松了一口气,和哥哥默契地手牵着手,一起跑到楚婉面前。

  小团子把胖乎乎的小拳头摊开,将钱递过去,大方道:“给妈妈啦!”

  “啊?”

  “给你买雪花膏哇!”岁岁认真道。

  楚婉忍不住笑出声:“不够呀。”

  妹妹太圆了,安年不比她灵活,但心意是一样的。

  他把自己的钱也塞给楚婉:“还有我的。”

  楚婉的掌心里,躺着兄妹俩的零花钱。

  看着他俩豪迈甩来的两个五毛钱,楚婉既好笑又感动。

  这可是斥巨资了呀。

  岁岁小手一挥,大气地说:“喜欢什么就买!”

  安年用力点头:“对!”

  顾骁:……

  两个小家伙能不能干点孩子该干的事?

  媳妇是他的,不用他们抢着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