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45章 第4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章 第45章

  顾骁受到的打击一个比一个大。

  被兄妹俩嫌弃年纪大也就算了,他一个军人同志,糙点就糙点,不必在意这些。这事过了也就过了,顾骁没放在心上,可董政委说的妹妹和小齐同志请吃糖是什么意思?

  莹莹都这么大了,他不必像小时候那样管着她,结果一个转眼,她就被齐远航给拐走了?

  董政委看着顾骁的表情,有些纳闷。

  等回过神时,他震惊道:“小顾同志,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顾骁:……

  不知道。

  很奇怪吗?

  齐远航平时看着怪实诚的,到关键时刻居然拐走人家妹妹不出声!

  而他自己,居然还把齐远航当成好人,高高兴兴地拿着两颗花生奶糖给安年和岁岁,压根没注意到别的。

  所以,这两颗花生奶糖是不是莹莹吃剩下的?

  齐远航碰见顾骁时,发现他黑着脸。

  作为好战友、好兄弟,齐副营长对他这状态是再熟悉不过了。从前顾骁就是这样,对谁都冷淡,跟谁都亲近不起来,只不过最近结婚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怎么了?”齐远航关心地问,“和我嫂子吵架了?”

  顾骁睨了齐远航一眼。

  嘴里有没有一句好话?他和婉婉可好了!

  顾骁没接他这话,说道:“晚上来我家吃饭。”

  齐远航也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刚才只不过是顾骁习惯性臭脸而已。只不过,被邀请去吃饭,他还是有些为难。

  他和顾莹约好了,晚上要去看电影的!小情侣之间,干什么都想在一起,恨不得把时间通通挤出来,见彼此一面心里头就满足了。

  “我……”齐远航刚要拒绝,突然听顾骁自顾自地开口。

  “不知道我媳妇去找莹莹了没有。”

  “莹莹也来?”齐远航将拒绝的话吞回到肚子里去。

  顾骁抬了抬眉,抽了个时间回家属院跟楚婉说了一声,让她把顾莹喊家里吃饭。

  本来以为他媳妇也会一脸震惊,可谁知道,她比谁都要淡定。

  不光是淡定,还很开心呢。

  “我就知道!”楚婉的眸光亮亮的。

  顾骁幽幽地看着她。

  她早就提醒过自己了,可当时,他没放在心上,还说顾莹不喜欢齐远航。

  谁知道,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

  果然,不听媳妇言,吃亏在眼前。

  ……

  现在是冬天,太阳很早就下山。

  齐远航去医院接顾莹下班时,天色已经快黑下来。

  顾莹坐在齐远航的自行车后座,两只手轻轻搭着他的腰,还觉得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怪神奇的。

  她和齐远航早就认识了,过去就算他多穷追猛打都好,也只不过是把他当成朋友。谁知道经过邢医生那件事,她竟看清了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他有多好。

  人人都说顾莹三分钟热度,她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和齐远航在一起一个多月了,她居然也没觉得厌倦,压根就不止三分钟嘛。

  到了家属院门口,顾莹先下车,让齐远航去把自行车停好。

  两个人在大院时就很有默契,一前一后分头走,进了顾骁家之后,默契更是炉火纯青了,谁都不和彼此多说一句话。

  “莹莹,你和齐副营长是刚才在门口碰见的?”楚婉笑着问。

  “是啊。”顾莹看向齐远航,一本正经地问,“你怎么也来了?”

  “顾骁让我来吃饭。”齐远航说。

  顾骁一脸不痛快地看着他俩。

  跟他这儿演电影呢?

  在饭桌上,顾莹除了几乎没有和齐远航进行眼神上的交流之外,其他表现都很自然。

  一段时间没见嫂子了,她根本就不知道最近在嫂子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一会儿眉心拧起,一会儿又舒展开。

  “你那个后妈居然这么坏?把人家准考证上的照片撕了,她怎么这么恶毒啊!”

  “京市这么大都能碰见亲生母亲,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什么?你那个后妈居然出车祸了?真是一点都不值得同情,恶人有恶报!”

  岁岁坐在一边,看着姑姑丰富的表情。

  小团子平时最喜欢模仿大人,此时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瞪圆眼睛,最后想要学姑姑诧异又惊喜的神色,但一时没学到位,索性就举起自己的两只小胖手鼓掌,这样一来,情绪就传递到位了。

  即便孩子的个子小小的,并且坐在角落,一句话都没说,但她的小动作实在是太多了,一下子就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

  顾骁和楚婉看看小团子,忍不住就笑了。

  小朋友都不喜欢和大人坐在一起吃太长时间的饭,毕竟大人们说的话题,他们听不懂。楚婉问安年吃饱了没有,他点点头。

  “安年先去写作业吧。”楚婉说着,又看向岁岁,“岁岁,你吃饱了就去玩吧。”

  岁岁的小奶音脆脆的:“妈妈,我没吃饱哇。”

  小俩口同时看向孩子的饭碗。

  都吃完满满一碗饭了,居然还没饱,是不是得控制一下小家伙的饭量了?

  他俩相视而笑,同时伸手揉了揉岁岁的小脑袋。

  房间里,安年的声音传来:“婉婉妈妈,我的铅笔要削了,削铅笔的小刀在哪里?”

  “我去给你找。”顾骁站起来,“你不能自己用小刀,会割手。”

  饭桌前,顾莹和齐远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

  “嫂子,两个孩子叫你什么?”顾莹惊讶道。

  “妈妈呀!”岁岁歪着脑袋,笑容甜甜的,“我和哥哥有妈妈了哦!”

  顾莹立马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觉得鼻子酸酸的,比什么都要欣慰。

  既是欣慰两个小朋友终于敞开心扉,不再像从前那样跟小可怜似的了,又是欣慰哥哥嫂子一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一家四口关系融洽。

  “真好,真好。”顾莹是个感性的人,说着说着,声音都带了哭腔,“发生了这么多好事,你们怎么现在才说呀。”

  齐远航可见不得他对象掉眼泪,连忙拿出手帕递给她。

  顾莹接过手帕,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楚婉笑着说:“那你们俩的好事,准备什么时候才说?”

  顾莹和齐远航异口同声,连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啊?”

  楚婉小声提醒:“莹莹,要是再不坦白,你哥要打人了。”

  “哥哥从来不打我。”顾莹还懵懵的,下意识说道。

  齐远航的心中却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后背也开始发毛,后脑勺像是被人盯得死死的。

  他缓缓回头,望着顾骁的方向。

  顾骁正拿着一把小刀,给安年削铅笔。

  抬起眼看他时,神色平静。

  齐远航:!

  这是一场鸿门宴!

  ……

  齐远航和顾莹的事,没有刻意对谁说过。

  但基本上,人家一看他俩,就知道这俩人在处对象。

  练兵场里,小兵们都知道齐副营长最近每天都乐呵呵的,对谁都好脾气。

  医院里,同事们也知道顾莹干活比平时都卖力积极了很多,就只盼着在下班之前把所有的工作做好,下班之后要和对象见面的。

  也就是说,作为哥哥嫂子的顾骁和楚婉,是最后才知道这事的。

  一开始,小情侣是没机会开口,之后顾莹又觉得她哥跟她爸一样古板,懒得说。没想到,现在人家自己听到风声了!

  顾莹咳了一声,给自己壮胆:“我都长大了。”

  顾骁眯起眼睛。

  齐远航连忙推了推她的胳膊肘,示意她快别说了。

  “没把这事告诉你们,是我的不对。但我看这不是还没到时机吗?”齐远航笑着对顾骁说。

  “什么时候才到时机?”顾骁问。

  岁岁的脑袋一会儿摆到爸爸这边,一会儿又摆到齐叔叔那边。

  大人们说的话,她有时候能听懂,有时候又不能,这会儿确定自己难以理解新话题,就放下小勺子,去客厅玩了。

  “哥哥!不要写作业了,一起玩哇!”

  安年从房间里出来,脑袋瓜子一探,发现饭桌前气氛凝重,大人们可没工夫管自己,便走到客厅,和妹妹一起玩。

  至于写作业什么的,先放到一边去!

  齐远航知道顾骁吃软不吃硬,便开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你看,莹莹二十一岁了,是大姑娘,迟早要处对象的。要是她找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男同志,你是不是更操心?”

  “我们一起念过书,打过仗,你不了解别人的为人,还能不了解我吗?把妹妹交给我,肯定比交给别人要放心吧?”

  “再说了,等过段时间我和莹莹结婚,我们可以一起搬到家属院。到时候咱们俩是邻居,平时能有个照应。我们俩有了孩子之后,还能和安年、岁岁一起长大!”

  顾莹笑着推推他:“谁要跟你生孩子呀!”

  齐远航摸了摸后脑勺,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顾骁的脸色越来越黑了。

  本来他都已经被说服了,谁知道齐远航这话越说越多。结婚、生孩子,他怎么就想得这么美?

  更气人的是,莹莹对此好像没什么大反应,小情侣在打情骂俏!

  炸了毛的顾营长是要哄很久的,楚婉拍拍他的背,给他顺顺气。

  媳妇的笑容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顾骁舒心了些,只是与她对视时,又觉得哪哪儿都不对劲。

  他媳妇这笑容,像是站在顾莹和齐远航那边的!

  楚婉问起齐远航和顾莹怎么会在兜兜转转之后又走到一起。

  想起之前差点错过彼此的一幕幕,他俩百感交集。

  顾骁皱了皱眉,还要说什么,但他媳妇在桌子底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冰凉的指尖在他的掌心划了一下,像是提醒他别再搞破坏似的。

  顾骁将媳妇的手握紧,决定随他们去了。

  妹大不由哥啊!

  ……

  吃完晚饭之后,一家四口一起送齐远航和顾莹出大院。

  小情侣走在前面,小俩口走在后面。

  齐远航在顾莹耳畔轻声道:“你哥是不是挺满意我的?以前过来,他都没送我出门。”

  “应该是吧!”顾莹高兴地说,“得亏有我嫂子,只要我嫂子在,不管什么事,哥哥都不会生气的!”

  站在后边的顾骁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俩碍眼。

  不对,是齐远航碍眼。

  小情侣正沉浸在哥哥对他们的“祝福”中,脚步都变得欢快了不少。

  只是齐远航哪知道,顾骁追出来是为了去车棚看看他俩是不是骑一辆车过来的。

  眼看着齐远航上了车,而顾莹准备上后座了,顾骁迈开长腿,快步走上前。

  看着哥哥递来的一把车钥匙,顾莹一点不解。

  “骑我的。”顾骁说着,把自己的二八大杠抬出来,摆在顾莹面前。

  楚婉的嘴角抽了抽。

  他是怎么回事!

  “这车好高啊。”顾莹说。

  “不高。”顾骁说,“正好的。”

  “我嫂子不是有一辆小的吗?”顾莹开始为自己争取。

  “你嫂子那辆明天上班要骑的。”

  顾莹心大,见实在拗不过哥哥,就上了他的二八大杠。

  齐远航扶着她的手:“小心点。”

  几秒钟之后,顾骁站在原地,看着妹妹和齐远航骑着自行车,身影“嗖”一下就远了。

  他终于露出了今晚第一个满意的笑容。

  现在还早,家家户户都是刚吃完晚饭,还没到孩子们睡觉的时间,他们就软磨硬泡,要来院子里玩。

  家里的大人们基本上都是随孩子去了,顾骁和楚婉也是如此。

  他们手牵着手,在大院里散步,停下脚步时,看着安年和岁岁和小伙伴们追逐打闹的笑脸。

  十二月的京市已经天寒地冻,家里的电风扇早就已经收起来,免得小朋友贪玩时悄悄打开,会被吹得直发抖。

  外头明明这么冷,孩子们还是不愿在屋里待着,玩在一起像是就热火朝天了似的。

  “安年和岁岁每天都要在院子里玩,还是给他们一人织一件围巾吧。”楚婉说。

  “你还会织围巾?”顾骁转头看她,皎洁的月光下,她的皮肤更白了,水汪汪的眸子里盛着盈盈笑意。

  “应该会。”楚婉笑道,“回头让我妈教我。”

  姜曼华最近买了毛线,说是要给女儿织一条温暖的围巾。楚婉不知道是什么颜色什么样式的围巾,心里头还怪期待的。此时,望着两个小家伙被冻得脸蛋红扑扑的,她便也想去找一找颜色漂亮的毛线早点织好,趁着天气最冷的时候,给孩子们戴上。

  “一家四口,三条围巾。”顾骁嘀咕。

  刚认识顾骁的时候,楚婉不觉得他孩子气,相处得时间久了,他居然好几次学着岁岁的样子向她撒娇。

  这会儿楚婉看着他别扭的表情,忽然觉得,安年都比这个当爸爸的要成熟一些。

  “顾营长也想要围巾吗?”楚婉笑着问。

  给大人织围巾,要用的时间肯定更多一些。顾骁估摸着到时候岁岁和安年的脖子上都围上了新围巾,他的才刚开始织。

  等到他的织好,春天是不是已经来了?

  “要。”顾骁说。

  楚婉歪着头,笑着看他还要说出什么来。

  果然,顾骁又开口了:“我现在就冷。”

  楚婉唇角的弧度越来越深:“那你要怎么办呢?”

  顾骁摊了摊手。

  他也没想怎么办,就是在媳妇儿跟前闹一闹而已。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就在自己闹着的时候,楚婉往前了一步。

  顾骁穿着部队发的大衣,他个子高,身姿笔挺,这大衣一穿,显得他更加利落凌厉。

  楚婉将手伸进顾骁的大衣,环住他的腰,娇小的身体躲进大衣里,靠在他的怀中。

  她仰着头轻声问:“现在还冷不冷?”

  顾骁愣了一下。

  垂下眸时,他看见她小巧的下巴抵着自己的胸膛,一双晶莹清澈的眼睛像是盛着漫天的星星一般璀璨闪耀。

  院子里,月光洒满大地,孩童们嬉笑打闹的声音响在耳畔。

  有人在家边吃饭边敞着门看孩子们玩闹,有人在大院洗衣服,也有三三两两的军属站在一起聊天。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在大院的一个小角落,顾营长和他媳妇正依在一起。

  只有楚月,远远地望着他俩,又转头看了一眼祁俊伟。

  他们夫妻俩,已经许久没有拥抱过了。过去那个宠她、爱她,还懂得哄她开心的丈夫,如今像是变了个人,和她多说几句话,都像是带着刺似的。

  她已经结婚了,可她结婚,难道只是为了温饱吗?在精神上,楚月有更高的追求,可祁俊伟却难以满足她。

  她将窗户关上,转过头,不愿意再看顾营长和楚婉甜蜜的样子。

  “不早了,睡吧。”祁俊伟说。

  “嗯。”楚月扶着自己的腰,钻进被窝里。

  祁俊伟说不早了,可她觉得还早,早得很。

  七点多而已,家里就连一丝声音都没有,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此时大院里,短暂的拥抱过后,楚婉悄悄打量顾骁。

  他可开心了,没再提围巾的事。

  她的嘴角轻轻扬起。

  这就把顾营长哄好啦。

  ……

  姜曼华想要给家里添置一台电视。

  这样一来,将来楚婉和两个小家伙来的时候,就不愁没事做了。

  京市大学还没开学,她去了好几趟,才碰见王校长。

  一见到王校长,她就说清来意:“王校长,你能不能给我弄到电视机票?”

  “电视机票?”王校长说,“我去给你打听一下,到时候再通知你。”

  王校长给姜曼华倒了一杯茶,说起前段时间他们职工院里刚有人买了一台熊猫牌的电视。

  “是彩色电视机吗?”

  “是黑白的,大家买的都是黑白的,黑白电视机比彩色电视机便宜不少呢。”王校长说着,眉心跳了一下,“姜教授,你想买彩色电视机?”

  姜曼华点头:“买彩色的,让我女儿看。”

  她在心底承诺过,要给自己女儿最好的,就一定尽量做到。

  看着姜曼华这自然、丝毫不带吹嘘的神情,王校长暗暗感叹。

  他们学校这教授,是真的财大气粗啊!

  姜曼华从离开学校时,经过门卫室。

  门卫大爷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您是姜教授吗?”

  “我是。”姜曼华顿住脚步,“怎么了?”

  “这里有一封信,是有人让我交给你的。”门卫大爷说,“信是前两天送来的,我说咱学校还没开学,您不常来,但那人说不知道你家地址,就把信留下了。”

  “谢谢。”姜曼华接过信,往外走。

  信封上写了她的名字,字迹熟悉,她打开一看,竟是楚景山写来的。

  在这封信中,楚景山表达了自己这些年对她的思念之情。

  他将自己塑造成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仿佛当年提出离婚的不是他,偷偷抱走孩子并谎称女儿已经夭折的也不是他。

  一封信,洋洋洒洒上千字,从他们的相识到分开开始写,再写到这些年他的郁郁不得志。最后,楚景山写着,他现在找到了路子,日子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难过了,也赚到一些钱。他希望姜曼华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好好照顾她和楚婉,弥补自己对她们母女俩这二十年以来的亏欠。

  这人都没出现,只是写了一封信,就已经让姜曼华觉得恶心。

  每一个字,她都是皱着眉往下看的,可看到最后时,她的眸光顿了顿。

  不远处的楚景山,看着姜曼华想要将这信当成垃圾扔掉,却又重新收回到包里去。

  这些天,他时不时都会来一趟京市大学,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她。没想到,上天待他不薄,刚才还真让他等到了这样的好运气。

  一见到姜曼华,他的心就揪了一下。她实在是太年轻了,打扮也很得体,和郑松萍完全不一样。郑松萍二十年前比不上姜曼华,如今也是,他无法再和她生活下去,恨不得立马与姜曼华相认。

  但是,他长白头发了,也因操劳而消瘦许多,看起来一点都不体面,楚景山犹豫再三,还是不敢上前。

  看见姜曼华拆开自己的信时,他是紧张的。年轻时的曼华单纯天真,什么都听他的,可毕竟二十年过去了,现在她心里还有他吗?楚景山没有底气。

  直到,他看见姜曼华把信收起来,并重新走到门卫室。

  楚景山的眼中,出现了久违的光芒。

  曼华果然还惦记着他!

  此时的姜曼华,并不知道楚景山就在不远处。

  她进了门卫室,问道:“大爷,您有纸笔吗?”

  门卫大爷翻抽屉找出纸笔,递给她。

  姜曼华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你是靠什么路子赚到钱的?

  写完之后,她将纸张折好,交给门卫大爷。

  “大爷,要是那人再过来,麻烦您帮我把这封信交给他。”

  大爷一口答应,将这纸收好。

  放好之后,他想着对方来送信时深情的模样,再对比一下姜教授眼中的冷淡讥嘲,心里头犯嘀咕。

  为什么回信就只有一行字?

  太好奇了,但是他不能看。

  好歹是京市大学的门卫,他是有原则的!

  ……

  一眨眼到了十二月下旬,京市近两千名教师参与了高考阅卷工作,听说这几天成绩就要出来了。

  离出成绩的时间越近,楚婉就越紧张,这紧张劲儿,就连岁岁都看出来了。

  小团子喊“妈妈”的时候软乎乎的,声音特别好听,一边搂着她的脖子,一边说道:“原来高考真的不简单哇。”

  高考不简单,但却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楚月这样想着,也就愈发期待成绩揭晓的那一天。

  她多希望自己也能扬眉吐气一回。

  楚婉在等待高考成绩的事,传到了清远军区。

  当然,这也不是凭空传过去的,主要是项静云回去之后总是惦记着儿子、儿媳妇和闺女的事,经常和他们通信。

  对这儿媳妇,项静云打心眼里满意。

  以前她逢年过节也就只能收到一封顾骁的信,顾骁的信还写得简短,像电报似的,论字收费。

  现在就不一样了。

  楚婉心思细腻,还有耐性,知道他们俩口子关心成湾军区的事,每一回写的信都很长。

  只要一收到儿媳妇的信,项静云就会拉着丈夫一起,坐在海边吹着海风,慢慢地看。

  不过现在天气冷,他们不吹海风了,改为坐在自家小院子里看信。

  “这不是婉婉的字。”拆开信之后,项静云皱眉。

  “是儿子写的。”顾副司令的神情变得严肃,连忙往前凑,想要把信的内容看清楚。

  顾骁好长时间没给他们写信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项静云一行一行往下看,说道:“婉婉参加高考了,成绩还没出来,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大学。”

  “胡闹!”顾副司令说,“都结婚了,还要去高考,那夫妻俩不是分隔两地了?”

  项静云没搭理他,继续往下看,忽然瞪大了眼睛:“莹莹处对象了,信里说过几天她要去男方家里做客。这信从京市寄过来也得十来天,该不会他们现在已经见家长了吧?”

  “这就更胡闹了!”顾副司令的声音陡然拔高,“儿子结婚,我到现在还没见过儿媳妇,女儿处对象,也没让我见她对象,太离谱了!”

  此时,顾副司令家隔壁的俩口子对视一眼,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儿媳妇不让见,女婿也不让见,该不会顾副司令家的一双儿女找的对象都不怎么样,怕当爹的反对吧?”

  项静云实在见不得老伴在院子里闹腾,让边上斗了几十年的老战友俩口子看笑话怎么办?

  她把他拽回屋里,说道:“不是快到过年了吗?等过年的时候,让顾骁和顾莹把对象都带回来,让你见个够!”

  “那也不能让顾莹先去见男方家里人吧?”顾副司令不悦道。

  “怕什么,吃个饭而已,她哥都在,还能让妹妹吃亏了?”项静云说道。

  顾副司令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这当妈的,心怎么这么大!

  ……

  顾莹今天真跟着齐远航回家吃饭去了,不过这回,是经过她哥允许的。

  齐远航就是京市人,父母都是国营工厂的职工,住在市里的职工大院。

  初次见家长,顾莹并不紧张,因为她嫂子说了,这是她和未来公婆双向选择的机会,如果他们表现不好,她将来也不愿意进门。

  顾莹把这想法告诉齐远航之后,就把他吓坏了,带对象回家之前提醒了他爸妈好几回,得好好表现。

  “你妈好相处吗?”顾莹问。

  “我妈是个特别好的人。”齐远航说,“她很疼我的,我喜欢谁,她就喜欢谁。”

  他俩进了大院,往齐远航家走去。

  职工大院里几个人围在一起小声念叨。

  “是老齐家要娶媳妇了?”

  “远航也不小了,是该娶媳妇了。”

  “不过他妈多厉害的人啊,会不会把人家小姑娘吓走了?”

  顾莹进了齐远航家,被他牵着坐下来。

  “这就是莹莹吧?”齐父说道。

  齐母也走上前,观察顾莹。

  她听说,小姑娘家世好,性格娇气、脾气也大。才处对象没多久,他们俩之间就闹了好几回不愉快,还都是自己儿子哄着这小姑娘的。

  自己儿子的脾气,自己最了解,齐母知道肯定拗不过齐远航,也就没打算拦着他俩的相处。

  不过该给的下马威还是要给。

  “叔叔阿姨,你们好。”顾莹礼貌道。

  齐父和齐母笑着点点头。

  接下来整个吃饭的过程中,齐母都在观察儿子和顾莹。

  看得出来,小姑娘有点小姐脾气,还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

  “小顾,你会做饭吗?”齐母问。

  “不会。”顾莹答得干脆。

  齐母的嘴角僵了僵:“平时喜欢做些什么?”

  “买衣服、看电影、逛公园。”齐远航帮她回答。

  齐母的心都快要凉了。

  她什么家务都不会干,将来嫁进门还得了?

  “还是得学一学。”齐母说,“女同志嘛,就是得——”

  “莹莹,要不要吃苹果和梨,我去给你削。”齐远航说。

  “可以啊。”顾莹笑着说。

  齐远航去厨房,拿了苹果和梨,给她把皮削好,切成块,放进盘子里端过来。

  齐母实在是忍无可忍。

  小姑娘怎么能这么使唤她儿子呢?

  “小顾同志。”齐母的眉心拧了一下,装作不在意道,“你平时在家也是这样的吗?苹果和梨都还要别人给你弄啊?”

  顾莹就是再后知后觉,都能看出齐远航的母亲不高兴了。

  切点水果怎么了?她毕竟是客人,平时齐远航去她哥哥嫂子家,吃的都是现成的,也没让他受委屈啊。

  顾莹不太乐意,准备吃完这口梨就站起来走人,再也不来了。

  然而,齐远航突然说道:“妈,你也别闲着,拿瓶橘子汁,莹莹爱喝。”

  齐母一愣,就这么被儿子使唤着,去厨房拿了一瓶橘子汁。

  齐远航帮顾莹打开:“喝吧,你最喜欢的。”

  顾莹:?

  他是半点没察觉到未来婆媳之间的腥风血雨啊。

  ……

  这段时间,姑姑和齐叔叔总是来家里吃饭。

  而且每回来,他们都是手牵手的。

  这会儿,岁岁吃饱饱去客厅玩,听见大人们在饭桌上的谈话。

  “哥哥,他们在说什么哇?”岁岁奶声问。

  “爸爸说,姑姑和齐叔叔不能结婚,就算要结婚,也得晚一点儿。”安年回答道。

  孩子虽小,但好歹拥有三年的人生阅历,她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

  想起上次尝到的金币巧克力,岁岁小声道:“姑姑不是不喜欢齐叔叔吗?”

  “可能现在又喜欢了。”安年叹气道,“大人啊,就是很复杂的。”

  “哥哥,复杂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不简单的意思。”

  “为什么大人不简单呀?”

  “岁岁,你去睡觉吧。”

  “不要!”

  岁岁鼓起脸颊,她还小,所以哥哥每次跟她说话都没耐心,想要把她打发去睡觉。

  可就算是三岁的小不点,也不能在六点半就睡着啊。

  太早啦!

  岁岁决定了,她要快高长大,比现在更高,更圆。

  这样一来,哥哥就再也不会把她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不点了!

  怎么样才能快点长大?

  岁岁要变成哥哥的姐姐!

  小团子歪着脑袋想了好久,突然想到啦!

  岁岁踢着小短腿,跑回到饭桌前,就像个小壮士一般豪迈道:“再来一碗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