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41章 第4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章 第41章

  小团子卷起袖子就要开始学习,小小的孩子有大大的志气。

  但是,她正拿起笔在书桌前坐下,就被哥哥浇了一脑袋的冷水。

  “岁岁,你是不能去考大学的。”

  “为什么呀?”

  “有初中文凭的人才能去考大学。”

  岁岁拧着小眉头:“哥哥,岁岁是什么文凭呀?”

  “你没有文凭。”安年毫不犹豫道。

  原本还神采奕奕的岁岁顿时因为受不住打击而僵在书桌前。

  下一刻,哥哥又给了她沉痛一击。

  “岁岁,你连笔都不会握呢。”

  岁岁眨眨眼,低头看着自己包成小拳头的手。

  笔被包在小拳头里,怎么样都使不上劲儿,更别说是写字了。

  小团子的嘴角往下弯了弯,一脸的委屈。

  安年坐在她身边,说道:“我教你握笔。”

  岁岁趴在书桌前,看着哥哥握笔的姿势。

  “坐端正。”

  “学习要有学习的样子。”

  “不可以偷懒,今天开始岁岁要练习写字,先练习数字,从一数到十。”

  小团子的耳畔充斥着哥哥的念叨声,这些话好熟悉,都是顾爸爸从前用来念叨哥哥的。

  没想到,现在她也要听这样的唠叨。

  岁岁耷拉着脑袋,连叹气的声音都软软糯糯的:“考大学真难哇!”

  ……

  在岁岁被安年带着进屋之前,楚婉已经将她手中重重的教材接走。

  这会儿她站在院子里,拿着高考教材和资料,一本一本地翻。

  心中有了爱和牵挂,相应就多了责任与不舍,原本她有很多的话要对他说,可现在,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其实我还在犹豫,一方面觉得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不能舍弃,另一方面又没有勇气报名。”楚婉说道,“没想到你居然会带着岁岁,去给我买这么多材料。”

  院子里有一张躺椅,带靠背的,那天顾骁请木匠做书柜的时候顺便还做了张椅子,平时没事的时候,楚婉就会靠在上面备课。

  此时,他扶着她的双肩,让她在躺椅上坐下。

  楚婉的心情有些复杂,抱着书本坐下之后,水汪汪的眸子盯着他。

  他半蹲在她边上,握住她的手:“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很多次,说有一个大学梦。我们先去试一试,如果考不上,就不留遗憾,如果考上了,用四年的时间圆一个梦,是值得的。”

  他喜欢看她闪闪发光、为自己而活的样子,也看过很多次。

  像是在宁玉村时当着大家的面提出分家、在北城第一中学的表彰大会上戳穿父亲的真面目、以及军区小学的周老师将考了好成绩的消息带来那一天……

  那些个时刻的楚婉,眼底都有不一样的东西,每经历一回,她会变得更加从容,她的脊背会挺得更加直。

  他很高兴,她不再是从前那个瑟缩在宁玉村他的炕上,被人随意拿捏的可怜女孩。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顾骁语气温和,握住她的手,“而且,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楚婉的鼻子有些发酸。

  被毫不犹豫地信任的感觉,原来这么好。

  她点了点头,轻靠在他的怀中:“那我去报名了。”

  她的发丝带着清新的洗发水香气,顾骁揉了揉,笑着说:“你之前都是在担心什么?”

  以他对楚婉的理解,她虽不是像自己母亲和妹妹那样风风火火的人,可内心坚韧,只要认定目标,就会坚持下去。

  “我担心考上大学之后就要和你们分开。”楚婉轻声道。

  顾骁:?

  他快要傻住,半天才回过神。

  楚婉察觉到他的神情变化,问道:“你不知道吗?”

  顾骁一时失语。

  高考已经被取消这么多年了,临时来了个通知,他只想着赶紧给媳妇买教材,其他都还没来得及考虑。

  被楚婉一提醒,他才意识到,长达四年的求学,自己肯定没法再像现在这样成天看着她了。

  即便结婚才四个多月的时间,可一早醒来就见到她,晚上睡前也能搂着她,早就已经成为他的习惯。要是哪天媳妇被岁岁抢走,他都睡不安稳。

  但现在,她一走,就得是四年。

  直到现在,顾骁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眉心微微拧了起来。

  经过顾营长家小院的楚月原本还像平时那样加快脚步,免得和他们遇见,突然扫见顾营长凝重的神色,站稳回头。

  楚婉也想考大学吗?楚月在心底笑了一声,她就知道的,顾营长会生气,和祁俊伟一样生气。

  可没想到,就在她以为顾营长要发脾气时,他突然开口了。

  “考京市大学。”顾骁说。

  “啊?”楚婉一愣。

  自己的媳妇,心里头有梦想,怎么都得送去圆梦。

  可是他又不愿意与她离得太远。

  顾骁严肃道:“考上京市大学,以后我每天去学校看你。”

  楚婉失笑:“顾营长,你知不知道京市大学是特别好的学校?”

  “那就更合适了。”顾骁拉着楚婉的手站起来,推着她往屋里走,催促道,“现在就去复习。”

  “我还要做饭呢!”

  “我来做。”

  楚月傻傻地站在原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许久之后,她才回过神。

  她以为顾营长和祁俊伟一样,可实际上并不一样。顾营长会为媳妇着想,把媳妇放在第一位,可祁俊伟却将她的付出视为理所应当。

  ……

  第一天一早,楚婉刚到学校,就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

  章校长对这位年轻的楚老师非常欣赏,也希望她能一直留在学校,带好这些孩子们,可她更知道,高考对于一个同志而言意味着什么。在军区小学当老师再好,能好得过上大学吗?

  “小楚同志,你是第一个来找我报名的。”章校长问道,“你爱人没有反对吗?”

  “他很支持我。”楚婉笑着说,“家人也都支持我。”

  “昨天和我女儿聊了聊,她说一般参加高考的决定,基本上都是娘家人同意,婆家人反对。你的家人们都能这么通情达理,实在是太好了,他们的支持就是你的底气啊。小楚同志,一定要好好复习,争取考出一个好成绩,我还盼着我们学校能多出几个大学生!”

  章校长不知道的是,自从表彰大会过后,她就没有娘家人了。

  楚婉垂下眼帘,笑着点点头:“谢谢校长,我会努力的。”

  章校长给她开了介绍信,让她趁着过几天没课的时候去一趟教委,把名报上。

  接下来的几天,楚婉不是在备课,就是在看高考的复习材料。虽然下乡那两天,她没什么时间看书,但还不算是完全将书本放下,再加上前段时间准备考军区小学,她也花了不少心思学习,因此很快就进入到学习状态中。

  顾骁希望她能考京市大学,但对这学校到底有多好又没什么概念,在学习上也帮不了她,便将家里的活儿一力承担。只是他毕竟也忙,有时候从队里回来都很晚了,一家人只能从食堂打饭吃。

  安年和岁岁都已经知道婉婉姐姐要考大学了,两个小家伙头一回听说什么是大学,一知半解的,但听大院里嫂子们的话,都是打心眼里为婉婉姐姐感到骄傲。

  一连好几天,兄妹俩都不缠着楚婉给自己讲故事了,两个人跟顾爸爸一起,督促她抓紧时间学习。

  被他们一催促,楚婉也愈发觉得紧迫感十足。

  十一月份就要高考了,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准备,考上京市大学,楚婉不知道这算不算不可能的任务。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高考得认真准备,但学校里的课,也不能敷衍了事。进入军区小学之后,主任让楚婉适应了一番,慢慢给她加了几节课,同时带一年级的孩子们。课程并不多,她有足够的时间学习,但这些课一会儿是早上,一会儿是下午,她就很难腾出一个完整的时间去报名。

  楚婉怕耽搁,只好找一位老师调课,收拾一番,打算下午去教委报名。

  “楚老师,你傻呀,请个假不就行了?”一个老师说道。

  楚婉笑了笑。

  虽然可以请假,但这么多学生都等着她上课呢,如果语文课请假,她的课就会被数学老师或品德老师打走,到时候小朋友们要失望的。

  除非,她可以把课和体育课换一下。

  那估计小朋友们会欢天喜地。

  楚婉想了想,决定下回就这么办!

  参加高考是一个重大的决定,很多人都要考虑好些天,办公室里几位老师在和家人商量过后,终于也决定报名参加。

  高年级的几位老师都是已经入职一段时间了,课表排得没楚婉这么乱,完整的时间相对也多一些。

  “楚老师,还是你动作快,我拖拖拉拉的,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去找校长。”池老师说着,挽住楚婉的臂弯,“你等我一下,等我开了介绍些,咱们几个就一起走。”

  楚婉站在办公室门口等池老师和其他几位老师。

  等到他们几个都走了之后,办公室里剩下的老师一脸感慨。

  “年轻真好啊,说去高考就去高考,这些天我和家人商量过了,他们都不同意。”

  “念书虽然是一件好事,但现在各方面都这么稳定,我也不想再折腾了。”

  “我本来以为我爱人是意见最大的,没想到真闹起来的居然是我儿子和女儿,两个孩子哭得停不下来,我又不能和不懂事的孩子讲道理……”

  “真羡慕他们,想去报名就去报名,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考得上,但总比咱们多了个机会。”

  “要我说,最值得羡慕的还是楚老师,她家也还有两个孩子呢,居然能说走就走。”

  办公室里这么多人,即便他们都在尽量克制自己,但一番话说着说着,不自觉就变了味,有点酸。

  “楚老师都嫁到军区好几个月了,肚子还没有动静,去高考当然没有顾虑了。”

  “她也是运气好,婆家居然都不催着要孩子。要真是高考前后把孩子生下来了,就算她考上了,也放不下这么小的娃……”

  “他们家虽然有两个孩子,但毕竟不是她亲生的,她当然不用像亲妈一样操心了。”

  “她对那两个孩子不好吗?”

  他们说到这里,就来精神了,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却不想一抬眼,看见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小朋友。

  有人定睛一看,认出他是安年。

  这下不得了,被安年听去,不就等于楚老师也要知道他们在私底下说人是非了吗?

  几个老师连忙冲安年招招手,把他喊到自己跟前。

  “纪安年同学,你是来干什么的?”

  安年拿出一沓作业簿:“给高老师交数学作业的。”

  “你刚才听见我们说什么了吗?”

  “听见了。”

  “你回去可千万别跟楚老师说这个。”

  “为什么?”

  几个老师对上安年黑白分明的眸子和他的灵魂质问,顿时哑然。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如果他把这些不好听的话说出去,会让他们没法做人!

  “你把这些话告诉楚老师,她会很难堪的,你已经是大孩子了,应该懂事一点,知道吗?”一个老师说道。

  安年点点头,放下作业簿想走,抬眼看见章校长进来了。

  章校长说道:“确定没有要报名的了?还有几天时间,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再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吧。”

  话音落下,她才发现这一年级的小朋友被几个老师围成一团,便问道:“这位同学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一个老师笑着说,“安年,你回去吧。”

  安年点头,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对章校长说:“刚才那些老师说婉婉姐姐的坏话。”

  章校长一脸严肃:“他们是怎么说的?”

  安年记性好,将他们的原话重复了一遍。

  婉婉姐姐对她和妹妹最好了,他们怎么能胡说八道呢?

  让安年先出去,自己则重重将办公室的门关上:“这些话是你们说的?”

  老师们面红耳赤,欲哭无泪。

  头一回嚼舌根就被抓包,怎么这么惨啊!

  ……

  楚婉和几个老师骑着自行车到了教委,直接去报名。

  报名参加高考的年轻人很多,教委的同志给他们分发表格,提醒应该怎样填写。

  楚婉和自己的同事们一起排队,等着填表格。

  “这里是在做什么?”姜曼华经过教委招生报名的大厅,问道。

  作为从对岸带着重大成果回京市的科研人才,这些天,姜曼华收到不少邀请,此时她来到教委,和教委领导谈了谈相关领域的发展,之后被带着参观一番。

  “年轻人们报名参加高考呢。”吴局长说道,“这两天我们教委要热闹了,不过接下来更热闹的,还得是你们京市大学。”

  姜曼华已经被京市大学聘请,等到高考之后,京市大学就会逐渐忙起来,她也将投入到工作中。

  “我前些天在新华书店也看见不少孩子们在买复习资料,大家等这个机会,都等了很多年了。”姜曼华说着,被吴局长请进大厅。

  一眼望去,年轻们的眼中都是欣喜,即便等待排队的过程让人感到焦急,可他们没有丝毫不耐,一个个都是跃跃欲试。

  “你们最近有没有好好复习啊?”池老师问边上一起来的几位老师。

  几位老师都是同事,但楚婉刚进学校没多久,平时跟他们接触的时间不多,这会儿便安安静静地听他们聊天。

  “没怎么复习,上回买的高考教材还没看呢。”

  “我也没复习,都这么多年没拿起书本了,突然要学习,还真静不下心。”

  “我也是啊,就随便考考。”

  最后,话题落在楚婉身上。

  池老师笑着问:“你呢?”

  “我有认真复习啊。”楚婉说,“每天都看很久的书,有时间就看。”

  见姜曼华盯着这女同志看,吴局长笑了笑:“这年轻人真实诚。”

  池老师和其他几个老师一脸惊讶。

  “你居然一直都在看书?”

  “这是花了心思的啊!”

  “还是你更勤奋,不像我,每天回到家就只想着玩。”

  楚婉好奇地问:“你都玩什么?”

  池老师被她一问,突然就噎住了。

  玩什么来着?一时之间编不出来。

  望着这一幕,姜曼华的眼底多了几分笑意。

  而楚婉,忽然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也抬起头。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姜曼华刚要把视线移开,突然看见小姑娘礼貌地冲着自己笑了一下。

  姜曼华一愣,心头涌过一丝微妙的感觉,也微微颔首。

  ……

  这些天,姜曼华一直住在招待所。

  在对岸那些年,她总是一个人待着,便学会了做饭。如今回到京市,顿顿都要在外面解决,多少不太方便。

  父母和女儿都已经不在了,不管是对京市还是北城,姜曼华都是没有归属感的。可这里是她的家,心中有眷恋,她便要回家。

  姜曼华算了算时间,回京市五天,她给姜晓菁的时间已经够多了,这自己从小住到大的四合院,无论如何,她都要拿回来。

  而且四合院和京市大学很近,以后学校开学,她来回也方便。

  姜曼华从教委出来,去收拾了行李,准备回四合院一趟。

  而这会儿的楚婉,交了报名表格之后,也不想跟那几个说一句话藏着无数心眼子的同事们待着,便说道:“我有点事,你们先回去吧。”

  “你去干什么啊?”池老师问。

  “天气这么好,我骑车到处转转。”楚婉说。

  闷热的夏天已经过去了,京市的秋天很美,街上飘扬着落叶,骑车到处转转,呼吸到的空气都是清新宜人的。

  楚婉一路骑着车,起初是漫无目的的,突然想起什么。

  她停下车,问了一位路人:“同志,请问京市大学在哪里?”

  她想去京市大学看一看。

  ……

  姜晓菁知道姜曼华会来,每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这些天,她从早到晚都在跟自己女儿说,碰到姨妈之后应该怎么示好,也不知道孩子听进去没有。

  “砰砰砰——”

  姜晓菁心头一惊:“谁啊?”

  “开门。”姜曼华冷淡的声音传来。

  姜晓菁连忙进屋把自己的女儿从床上拉起来:“小茹,快起来,你姨妈来了!都这个点了还在床上睡懒觉,要是让你姨妈看见多不好!”

  陈小茹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不悦道:“妈,现在是下午,我又没有工作,下午不睡午觉你让我干什么去?”

  “你姨妈都来了,你好好哄着她,还怕没有工作吗?”姜晓菁搓了搓自己的双手,将手捂热,压在她脸上一搓。

  陈小茹推开她的手:“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快起来,记得好好表现。”姜晓菁说完,跑去开门,“是曼华姐吧?来了来了!”

  姜晓菁一脸热情地打开门,将姜曼华迎进来。

  她双手握着姜曼华的手,说道:“快进屋坐。”

  姜曼华收回手。

  姜晓菁仍旧笑脸迎人,但看着姜曼华冷淡的表情,故意叹了一口气,眉心微微拧着:“曼华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这些年一个人在对岸,一定受了不少苦吧……我一开始是不知道你被叔叔婶婶送去对岸的事,后来听我爸妈说了,一直想给你写信,可惜不知道你的地址。”

  她丈夫陈国涛说了,姜曼华的态度越冷硬,他们的态度就要越软,她已经没有家人了,突然多了这么多人关心她,就是再冷的心也要被捂化了。

  姜晓菁这样一想,就开始聊起从前发生的事。

  “曼华姐,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玩的事?那会儿我们每天都往外跑,长辈们都说我们俩不像小姑娘,野得很。我被他们念叨几句没放在心上,但是你不乐意被说,回头就给他们脸色看。当时我觉得你真是了不起,也想学着当你这样的性子,不让自己受委屈。”

  “对了,我还记得,咱们一起念书的时候,有一个男同学,给你写了情信。婶婶知道了,要没收,但是你没让她收回去,而是自己把情信还给他了。”

  姜晓菁是试图用往事来提醒姜曼华记起往日的情分,可说着说着,她自己也有些怅然。

  当年人人都说姜曼华任性,可人人都宠着她。她被宠成娇滴滴的大小姐,可性子却天真烂漫,一点都不讨人嫌。从小到大,姜晓菁都是羡慕她的,尤其是自己的婚姻还由父母包办,可姜曼华却自己在北城找到一个英俊高大的青年,和他结婚……

  但没想到,原来那男人并不好。在孩子夭折没多久,那男人说要离婚。姜晓菁听自己的父母说,当时姜曼华的父母托人将她接回来时,她病得严重,而且瘦得不成样子了,被送到京市医院。出院后,她的父母不愿意再让她留在这伤心地,也怕自己的事会牵连她,才将她送到对岸。

  姜晓菁难以想象当时的姜曼华是怎样独自一人熬过那些时光的,但想来,大概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瓦解,才会让她即便病成那样,仍不向前夫求助……

  “曼华姐,一切都过去了,以后你还有我们呢,我们都是你的家人。”姜晓菁说。

  姜曼华没接话,转头去抬自己放在门边的行李箱。

  姜晓菁一愣。

  这时,陈小茹出来了,她连忙说道:“快来看看,这是你姨妈。”

  陈小茹被吵醒之后有点起床气,可她都十几岁的人了,又不傻,爸妈说这姨妈能给她安排工作,她肯定得把握机会。

  陈小茹掐着嗓子,甜甜地喊:“姨妈!”

  姜曼华看了她一眼。

  姜晓菁笑道:“这是小茹,我的女儿。这孩子从小就懂事,乖巧得很。曼华姐,你都已经来了,就留下来吃饭吧。”

  姜晓菁说完,冲着自己闺女使了个眼色。

  陈小茹点点头,转头要去挽姜曼华的胳膊,撒娇道:“姨妈,留下来吃饭嘛!”

  姜曼华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

  她有些不耐烦,把陈小茹推开,说道:“我已经给了你们几天时间,让你们好好收拾屋子。但这次过来一看,还是和上次一样。”

  “曼华姐,我——”姜晓菁扯了扯陈小茹的手,示意她继续撒娇。

  可陈小茹的嘴巴已经扁起来。

  她妈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姨妈根本一点都不喜欢她,难道看不出来吗?

  “马上收拾东西离开我的家。”姜曼华厉声道,“不然我会把东西一件一件扔出去。”

  陈小茹被这么一吓,赶紧回去收拾行李。

  姜晓菁心里头慌了。

  要是被赶出去,他们一家人要住哪里?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喊着,但当她哭喊着的时候,姜曼华已经直接回头,把屋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扔到院子里。

  先是搪瓷杯,再是橱柜里的盐巴罐子,之后姜曼华嫌麻烦,随手拿了个盆子,将能放进去都往里放,拿到小院。

  边上的邻居们见了,一个个围上来看。

  姜晓菁扯着嗓子喊:“哪有这样的人,自己回来了,就要把我们一家人赶出去!我们一家人都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能这么不讲道理吗?”

  邻居们不明就里,一时也不知道该站在哪边,只能先看着。

  这时,特地去京市大学门口看了一圈的楚婉心满意足地重新上车,准备蹬着脚踏板回去。

  她刚骑了几分钟,目光扫向京市大学附近的几间四合院。

  这四合院实在是太气派了,比北城的那些小院子要漂亮很多,楚婉看了好一会儿,刚要走,看见一间四合院门口围着不少人。

  “晓菁真是气糊涂了,居然能说出这么难听的话。”

  “哪能骂别人无儿无女送终呢?”

  “她就是气急败坏了,我刚才还听她跟她堂姐好声好气地说,要把自己女儿过继过去呢……被拒绝之后,居然就跟疯了似的揭人家疮疤。”

  “我也记得这四合院不是晓菁一家的,就是暂住而已。现在住久了,还真当是自己家的了!”

  楚婉骑车路过,听见他们说的话,不由往里看了一眼。

  这时的姜晓菁直接躺在地上,说是除非姜曼华能把她抬出去,要不然她就不走。

  姜曼华不是这种能撒泼打滚的人,一脸厌恶地看着她:“你再这样,我就要报公安了。”

  姜晓菁也知道自己理亏,真闹到公安那里,也是只能灰溜溜得被赶出去。

  但都到了这份上,她一时下不了台阶,说道:“你去报啊!等你报公安回来,我们把门锁了,看你怎么进来!”

  陈小茹都要被她妈给气哭了。

  这么多人看着呢,而且邻居还有一个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哥哥,人家会怎么看待他们一家?

  陈小茹跺脚:“妈,我才不要过继给姨妈,也不要抢姨妈的房子住,人家都要报公安了,我们快走!”

  “你听她吓唬咱们!”姜晓菁说道,“她这么多房子呢,怎么就非要抢我们的?”

  姜曼华看她一眼。

  她和堂妹从小一起长大,过去怎么没发现这堂妹是个无赖?

  照这样掰扯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话说清楚。

  “有本事你去报公安啊,现在就去,你一走,我就把你这些行李全丢出去!”姜晓菁还以为姜曼华怂了,把胸脯一挺,说道。

  可谁知,她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道轻轻软软的声音传来。

  “同志,我去帮您报公安吧。”

  所有人都朝着那方向望去。

  楚婉坐在自行车上,看着姜曼华。她在宁玉村碰见过不少无赖,和这些人简直是有理都说不清,当时她不和他们纠缠,只找村干部和公社领导,请他们帮忙。现在不是在村里,没有村干部和公社领导,那就只有公安同志能管得住他们了。

  姜曼华认出楚婉,是刚才在教委报名参加高考的小姑娘,她往前几步:“你帮我去?”

  “对啊,我帮您去。”楚婉说。

  虽说报公安之后,就算姜晓菁把房门锁了,公安同志也有办法把门打开。

  但她从这么远的地方回来,行李箱很重,里头又有珍贵的物品,提着去报公安,总是麻烦的。

  “谢谢你。”姜曼华说道,“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不光是因为这会儿小姑娘的热心,还是因为在教委时,她不卑不亢又坦坦荡荡的表现,让姜曼华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欣赏。

  楚婉摆摆手,莞尔一笑:“不用谢。”

  话音落下,她骑着自行车报公安去。

  陈小茹着急地拽姜晓菁的手:“妈,我们快走,人家真要报公安了!”

  可不管她怎么说,姜晓菁都是呆愣着。

  陈小茹的手在她面前扬了扬:“妈、妈!你怎么了?”

  姜晓菁傻傻地望着楚婉的背影,半天没回过神。

  这小姑娘是谁?

  刚才她一笑,让姜晓菁不自觉想起了自己堂姐年轻时的样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