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39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39章 第3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章 第39章

  第一天一早,楚月拿了从娘家带的钱,准备出门去新华书店。

  在原剧情中,她并没有报名考大学,因为高考恢复的时候,她已经怀孕,而且肚子不小,快要生了。参加高考需要用全部精力准备,她不想吃这个苦。并且,当时她和祁俊伟的感情很好,他们共同期待着孩子的到来,但如果她考上大学,必须离开家整整四年,他和孩子该怎么办?

  剧情中的楚月为了他们的家,放弃这个好机会,祁俊伟非常感动,紧紧拥抱着她,承诺她为家庭做出的牺牲一定会是值得的。后来剧情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当时的楚月和如今的楚婉一样,像是浸泡在蜜罐子里似的,哪还需要大学文凭的加持。

  可现在不一样了,她娘家垮了,爱人又只是个排长,他们虽住在家属院,可这里就只比祁俊伟之前的宿舍大一点而已。

  楚月想考上大学,想为自己谋出路。

  如果能考上京市大学就好了,不仅风光体面,还能学业、家庭两不误。

  “俊伟,我出去一趟。”楚月说。

  祁俊伟抬起头,望着她的背影:“去哪里?”

  “不是听说清河路又开了一间新华书店吗?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看的书,买几本回来,平时能打发打发时间。”楚月说。

  “你喜欢看书吗?”祁俊伟说道,“我记得当时去你家,屋子里只有衣服,没有书。”

  听着他难得温和的语气,楚月笑着说:“以后只看书,不买衣服,好不好?俊伟,我们一起进步。”

  这边楚月准备出门,另一边,岁岁和顾骁也正在为谁跟着楚婉一起去新华书店这事竭力争取。

  “我去。”

  “我去哇!”

  一大一小,谁都不让步,尤其是岁岁,扒拉着楚婉的臂弯:“我要和婉婉姐姐去!”

  “我要和我媳妇去。”顾骁仗着自己个子高,搂住媳妇的腰,一脸挑衅地看着小丫头。

  成为香饽饽的楚婉被他们逗笑:“你俩猜丁壳,谁赢了就让谁去。”

  岁岁后退一步,扎好小马步。

  “猜——丁——壳!”小团子奶声奶气地喊完,小手比了一个拳头。

  顾骁出了个布,把她的石头给盖住:“我赢了。”

  岁岁气鼓鼓的:“再来一次!”

  “好,三局两胜。”

  “猜——丁——壳!”岁岁发出中气十足的喊声,小手一伸,又是个拳头。

  顾骁再次出了个布,把她的手盖住。

  输了两次,岁岁仍旧不屈不挠,喊出“猜丁壳”之后,小手举得高高的。

  楚婉定睛一看,还是一个拳头。

  顾骁说:“你输了,小朋友也要说话算话,今天轮到我和婉婉姐姐出门。”

  大概是怕孩子失望,他蹲下来,用手揉了揉小团子的脑袋:“最多回来给你带一本小人书。”

  岁岁歪了歪头,比出两根胖乎乎的手指:“两本!”

  “没问题。”顾骁大方道。

  楚婉:……

  小团子被打发走了,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

  安年招招手,把妹妹喊过来:“我们去苗苗家玩。”

  去新华书店买书有什么意思?他每天上学都要看好多书,难得休息,肯定要和小伙伴一起玩的。

  “不要,岁岁要去小花家玩!”小团子说完,漂亮的杏眼又亮起来了,“小花,岁岁来啦!”

  等到把两个小家伙送到他们的好朋友家,小俩口才转身出门。

  只是身后传来岁岁疑惑的声音:“小花,为什么我每次和爸爸玩猜丁壳都会输呢?”

  顾骁轻咳一声:“走吧。”

  楚婉停下脚步:“我知道——唔——”

  只是她话音未落,嘴巴就被他的大掌捂住。

  顾骁捂着媳妇的嘴,将她拉走。

  怎么能让岁岁知道“猜丁壳”的奥秘?

  小团子每次都只出“石头”,多让人省心,他以后还要靠这个耍赖的呢。

  ……

  得了半天假期的顾骁和媳妇十指紧扣,去逛清河路新开的新华书店。

  书店门口很挤,大家都在有秩序地排队。

  楚婉身材娇小,灵活地钻进人群中:“来这边。”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时,楚月转头看过去。

  她知道楚婉也要来书店,但没想到,顾营长竟会陪她一起来。

  转念一想也对,那天她听大院里一个叫沈翠珠的嫂子和别人闲聊时说起,自从楚婉上班之后,顾营长连中午午休都不回家,把该忙的都忙好,积攒出的假就留着在媳妇休息时用。今天楚婉休息,他便也陪着,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和她待在一起。

  楚月的眸光有些黯然,视线却迟迟没有从这小俩口身上挪开。

  她看见顾骁用手给楚婉遮着刺眼的阳光,还看见在别人推推攘攘时,他挡在她面前,紧紧护住她。

  这些动作都是在自然而然中流露的,人家就是心疼媳妇,就是想对媳妇好。

  书店里出来一批人,外边排队的就可以进去了。

  楚月比楚婉进得早,收拾好心情,去找高考资料。

  只是现在书店里压根就没有这些资料。

  楚月从前就不爱学习,虽念完了初中和高中,但那是郑松萍坚持的,实际上她在学校都是混日子打发时间而已。

  一个月后将恢复高考的事,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肯定不能开口问应该买什么书复习。

  她只能像无头苍蝇一般,在书店里乱转。

  楚婉进了书店,走到售货员边上:“请问儿童看的书在哪里?”

  “那边。”售货员抬起手,指了一下。

  儿童书架前,有不少孩子们可以看的书。

  她随手拿了几本,又翻开看了看书中的内容。

  顾骁站在旁边,陪着她一起。

  她在看书,他则在看媳妇。

  “你说买哪本比较好?”楚婉说,“安年好像会喜欢看这个。”

  “《十万个为什么》……”顾骁的目光落在她手中黄色封面的书上,又抬起手,从书架里拿出另外几本,“这是一整套的,”

  《十万个为什么》一共有十册,每一册涵盖的知识面都不一样,楚婉拿起一本,又不舍得放下另外一本,一脸纠结。最后还是顾骁找了售货员,请对方把还没开过封的全套书都找出来。

  楚月一直在悄悄地盯着这夫妻俩,她看见楚婉拿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没过多久,顾骁拿了一套。

  她又看见楚婉找到一本小人书,没过多久,顾骁拿了五本。

  她还看见楚婉站在中外小说书架前走不动路,没过多久,顾骁把她看上的都取下来了。

  “每本书都要好几毛钱,别这么浪费。”楚婉说。

  “我媳妇和两个孩子看书,怎么能是浪费?”顾骁沉声道。

  楚月的心都凉了。

  但心凉之后,她又觉得自己现在在意他们俩口子买了多少本书实在是太可笑。

  买书才多少钱?顾营长是一挥手就给媳妇买了一台女式自行车的。

  顾营长家境殷实,个人在部队又有突出的表现,他完全有能力让媳妇和孩子们过上好日子。

  反观她自己和祁俊伟,她没有工作、祁俊伟在家养伤,夫妻俩又没有婆家和娘家的帮衬,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楚月站在书架前一筹莫展,在心底抱怨命运的不公。

  而就在她红着眼眶黯然神伤时,楚婉和顾骁已经从她边上走过。

  “以后我们在家里做一个大书柜好不好?”

  “把书柜做在书房里吧,一个是你的,一个是孩子们的。”

  “那你呢?”

  “蹭我媳妇的。”

  小俩口压根没注意到楚月,说说笑笑,走去结账。

  ……

  顾骁真找到一个干活讲究的木匠,做了个书柜。

  书柜做工精致,做了十多天,完工那天,顾骁抽了个时间,和齐远航一起抬回家。

  书房里,大书柜边上摆着两个小书柜,岁岁把自己的书往里面摆好,整整齐齐的。

  岁岁小,她的小人书也就小小的,往书柜里一摆,看起来并没有如虹的气势。小家伙有了新的目标,一定要看好多好多书,把书柜塞得满满当当。因为顾爸爸说了,买书和买玩具不一样,只要岁岁和哥哥喜欢,不管他们要看多少,他都会满足。

  楚婉和安年放学之后都是一块儿回来的,此时把自行车停好之后,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进屋,眼睛就被顾骁蒙住了。

  顾骁一只手蒙住楚婉的眼,一只手蒙着安年的眼,将他们带到书房。

  “猜猜书房里多了什么?”他笑着说。

  楚婉和安年都是一脸期待,刚要开始猜,耳畔传来软乎乎的声音。

  “多了书柜!”岁岁热情地说。

  顾骁:……

  家里多么这仨书柜,楚婉和两个孩子都开心坏了。

  如今已经是九月底,天气不再燥热,太阳快要下山,阳光洒进书房。

  安年养成了好习惯,每天放学之后要先写作业,他坐在书桌前,手握铅笔,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

  楚婉和岁岁坐在地上,一大一小手中都捧着一本书。

  落日余晖之下,楚婉的身上像是笼罩着一层温柔的光芒,她垂着眸,柔软发丝随意地散落在额边,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翻过书页,忽地抬起眼,温声道:“岁岁,不可以趴着看书。”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岁岁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地上,翻着小人书。被婉婉姐姐这么一提醒,小团子乖乖地坐起来,小腰板子挺得笔直,端正地看。

  安年可羡慕她们了,左手压着作业簿,右手拿着铅笔奋笔疾书。

  他要赶紧把作业写完,赶紧去看《十万个为什么》!

  于是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顾营长一家都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

  大院里的军属们只要没在院子里见到楚婉和两个孩子就猜到,他们一家人在屋里看书呢。

  顾骁没想到只是几个简简单单的书柜,就能让孩子们这么满足。

  练兵场上,他问边上的齐远航:“你说还有什么能哄他们开心的?”

  “啊?”齐远航一脸迷茫,顿了顿,说道,“给兄妹俩买糖?”

  “那有什么是能哄媳妇开心的?”顾骁又问。

  齐远航幽幽地望着顾骁。

  他怎么知道呢?

  他要是知道的话,就不用每天都发愁了。

  那天在医院门口被顾莹拒绝之后,齐远航就决定不再在她面前晃悠了。

  可后来碰到邢医生这事,他又实在放心不下。

  现在邢医生已经回老家了,他没有任何理由再出现在顾莹面前。

  齐远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劝自己想开点。

  强扭的瓜不甜。

  “齐同志。”一道声音传来。

  齐远航和顾骁同时看过去,发现是董政委来了。

  董政委走到齐远航跟前,说道:“齐同志,那天我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你老大不小了啊。”

  话音落下,他又对顾骁说道:“顾同志,你好好劝一劝齐同志,自己媳妇孩子热炕头,也得关心一下战友的个人问题啊!”

  顾骁:……

  这熟悉的味道,这老生常谈的调调。

  当年他还没娶媳妇的时候,成天听领导们说这番话,耳朵都能起茧子。

  现在终于轮到齐远航了。

  ……

  转眼到了十月。

  楚婉带着一年级一班的同学们,已经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孩子们也有顽劣调皮的,但大多数上课时都能认真听讲。

  至于同事们,楚婉也和他们相处得十分愉快,只除了其中一个。

  那是五年级两个班里的语文老师,姓李。

  这一个月的时间,她算是看明白了,李副校长时不时都要找点她的小毛病,是因为他和冯清雅的父亲是老朋友。李副校长打包票说是能让冯清雅进学校,最后却被她拦了路,这才怎么看她都觉得不顺眼。

  而他一个副校长,总不好时不时找老师挑刺,于是便把“任务”布置下去。

  接到任务的,是李老师,也就是他侄子。

  “楚老师,我突然肚子疼,你能不能帮我去代一下我们班的课?”

  李老师平时仗着自己和副校长的这一层关系,经常会找机会偷懒。有时候是代课,有时候是找人帮忙批改作业,办公室里的老师们都吃过这亏,但真要掰扯起来,又只是小事而已,大家也只好忍了。

  此时,李老师让楚婉帮他代课,还指着她办公桌上的课表说:“我刚才看过了,你一会儿没课的。”

  他皱着眉,捂着肚子:“麻烦了,你就去一趟吧。”

  等到楚婉去了之后,李老师去找李副校长。

  诡计多端的叔侄俩一合计,李副校长让李老师去敲章校长办公室的门。

  “什么事?”章校长问。

  李老师说:“校长,刚才我肚子疼,就请楚老师帮忙代课。可是您也知道,楚老师擅长教低年级的孩子们,刚才我经过我们班门口的时候,听见孩子们特别闹,都快要把教室给掀了。我怕楚老师一个人拿他们没办法,我的肚子又还是一阵一阵疼,不能进去讲课,您能不能去看一看?”

  章校长一听,忙站起来往外走:“你肚子没事吧?”

  “还能坚持,我们先去看看吧。”李老师带着章校长往五年级一班教室走。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让楚婉吃瘪。

  不过他叔发话了,他能不听吗?

  “我们班的学生,就只有我能管得住。”

  “您想想,五年级了,都是十几岁的大孩子了啊!一个班里几十个大孩子在一起闹,楚老师根本就拿他们没办法。”

  “估计得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章校长:……

  这些话,怎么这么耳熟?

  上回李副校长好像也在她耳边念叨过。

  “楚老师毕竟还年轻啊,得多多磨炼,她总不能一直带一年级的孩子们,您说是吧……”走到五年级一班的教师门口,李老师的声音突然轻了。

  怎么回事?

  教室里孩子们都是一脸老实的样子!

  “如果还要继续闹,就全都出去。下课之后也别回家了,全都留在学校里,等父母来接。”教室里,楚婉的语气严肃平静。

  底下的学生们鸦雀无声。

  “如果不闹了,就听课。”楚婉的视线扫过底下的学生们,拿出课本,“现在翻开课本——”

  底下传来“唰唰”的翻课本声,同学们低着头,连话都不敢大声说了。

  倒不是怕这老师,主要是怕他们爸妈。

  要是被叫家长了,回去肯定免不了挨一顿竹笋烧肉!

  “你看这——”李老师一头雾水,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孩子们还挺听话?可能是刚才我的肚子太疼了,没听清……”

  “你不是说孩子要把教室都给掀了?”章校长问。

  “我、我……”

  “我看你肚子也不疼,为什么要让楚老师代课?看来工资得好好算一算,楚老师代你的课,得从你的工资里拿出一部分,给她当课时费!”话音落下,章校长又说,“李老师,你现在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她快步往办公室走,转头补充一句:“把你叔也喊上!”

  李老师欲哭无泪。

  此时五年级一班教室里的楚婉仍在给同学们上课。

  她握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字,回头时,看了一眼这些同学们。

  五年级的学生还真的没有一年级的孩子们可爱啊!

  底下五年级的学生们对楚婉也不太满意。

  算一算,这老师也没比他们大几岁,估计连十岁都没有!

  但怎么这么不好欺负呢?

  ……

  今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不是楚婉的,她在办公室里备课,等学生们放学之后,回一年级一班冲安年招了招手。

  “安年,回家吧。”

  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班级里的同学们都已经知道安年是每天和楚老师一起上学,一起放学的。

  只是他们家的情况有点复杂,楚老师不是他妈妈,也不是他姐姐。

  不过孩子们玩性大,忘性也大,并没有深究,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此时他们收拾好书包,和安年一起出教室。

  “楚老师。”安年走到楚婉面前,在学校时,他都是这么喊她的。

  “怎么了?”楚婉问。

  安年的两只手捏着衣角,犹豫好久,问道:“我能不能和他们一起回大院啊?”

  “你才一年级,就不要大人接回家了吗?”

  话还没说完,楚婉对上面前一双双像小星星一般亮的眼睛,这些孩子们也都是一年级,也不需要大人接送了。

  “我们是大孩子了!”

  “让安年和我们一起上学放学吧!”

  “楚老师,求求你了!”

  楚婉被一群孩子们围绕着,像极了受欢迎的孩子王。

  “你们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她笑着说,“等我先观察几天,确定你们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之后,安年就可以自己上学放学了。”

  几个孩子们欢呼起来。

  安年一脸惊喜,回头看了楚婉好几眼,笑容满面地跟上大家的步伐。

  楚婉忍不住笑出声。

  她怎么觉得,小家伙的眼中还带着几分感激呢?

  楚婉想起自己小时候上下学也都是和楚月一起,从来不需要大人接送。

  不知不觉,她从一个孩子,变成孩子们的老师。

  而安年,楚婉刚认识这小家伙的时候才六月,现在已经十月初了,时间过得飞快,原本孤僻的他,在短短几个月之后,竟也能和班级里同学们打成一片了。

  “省事儿,你慢点,楚老师要跟不上了!”安年大声道。

  跟在后边的楚婉失笑。

  原来虎头虎脑的蒋小明,小名叫“省事儿”。

  这小名是家长寄予的厚望,可他在学校里的表现,真的很不省事儿啊。

  ……

  楚月记得,高考恢复的通知是在这一年十月的中旬发布的,

  她花钱买了一台收音机,每天都期盼着这个消息的到来。

  祁俊伟看着屋里的一堆书,看着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看书,又看着她花大价钱买了收音机,好几回都想要开口劝一劝。

  但他知道,就算自己开口,楚月也不会听。

  买书和买收音机的钱都不是他出的,楚月从娘家带来的钱都快要见底,本来就已经觉得自己委屈得不行,哪还会听他训。

  楚月每天都要撕一页日历,好不容易等到十一号,还是没听到广播中的通知。

  她开始怀疑自己了,高考真的是这一年恢复的吗?

  如果她记错了,现在看书不是浪费时间吗?

  但与此同时,大院里嫂子们的闲聊,带走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听说董政委让齐副营长去和文工团里一个小姑娘相亲。”

  “那小姑娘我见过,长得好看,性子也好!她跳舞的时候啊,腰可软了,我都怕她把腰给折了!”

  “文工团里跳舞的小姑娘是一个比一个好看,齐副营长好福气啊。”

  “齐副营长愿意去吗?”

  “应该愿意吧,董政委好像给他们约了时间,明天练兵结束后在茶楼见。齐副营长总不可能拒绝董政委的好意吧?”

  楚月乐不可支,回屋之后对祁俊伟说:“齐副营长还真没和顾营长的妹妹处对象啊。”

  “你这么开心干什么?”祁俊伟不解地问。

  “他俩没处对象,顾营长的妹妹就不会搬到我们家属院来了,怎么看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楚月心里头美滋滋的,摸着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坐回到饭桌前看书。

  她仔细回想,原剧情中,明确写了在七七年的十月份,一定会传来一个好消息。

  她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一定得好好学习。

  等到孩子出生时,她应该已经被大学录取,成为大院里唯一一个大学生。

  在大学校园念四年的书,等毕业之后,她还能拿着大学文凭吃公家饭。

  也就是说,属于她这个“女主”的辉煌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

  “相亲?”顾莹陪着孩子们在书房参观,随手拿了一本书,抬头问道,“哥,齐远航要和谁相亲啊?”

  “文工团一个女兵,叫卓云云。”顾骁说。

  “你见过她吗?”顾莹问。

  “有一年在大礼堂看过她们跳舞。”顾骁说。

  “好看吗?”顾莹又问。

  “记不清,这么多人,不知道哪个是哪个。”顾骁把岁岁放在地上的小人书捡回去,小家伙看完书都不收拾,他说道:“岁岁,下回要是不乖乖把书本收拾好,爸爸就不给你买书了。”

  “你仔细想想好看吗?”顾莹又问。

  但是顾骁没听清,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团子整理书柜。

  “嫂子。”顾莹说道,“我哥看其他女同志跳舞。”

  顾骁:?

  太冤了。

  楚婉听见他们刚才的对话,唇角扬起:“真的啊?”

  “真的。”顾莹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话音落下,又觉得不能这么对待无辜的哥哥,叹气道,“不过那就是军区办的晚会,每个人都要去看的,我哥不是故意的。”

  顾骁满脑袋的问号。

  他妹今天到底抽什么筋了?

  顾莹原本还要留着吃晚饭,但傍晚碰上齐远航来蹭饭,头也不回地走了。

  楚婉跟着她出门:“莹莹,你等等!”

  顾莹摆手:“嫂子,你别留我。”

  “没有。”楚婉笑着说,“我送你出去。”

  顾莹:!

  她嫂子怎么变这么坏了!

  “别不高兴,我去帮你打听打听。”楚婉笑吟吟道。

  顾莹没精打采。

  还打听什么啊,她可不是那种会搞破坏的人。

  话都是她自己说出口的,现在回头,多丢脸!

  这会儿屋子里,齐远航神色失望。

  他一来,顾莹就走,就这么不想见到他吗?

  他低声道:“她怎么了?”

  “生气了?”顾骁问。

  话又说回来,顾莹虽然时不时都生气,但总归有个理由。

  这次是为什么生气?

  顾营长和齐副营长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楚婉回来时,笑着问:“齐副营长,你明天要去相亲吗?”

  “不相。”齐远航说。

  “领导不是让你去?”顾骁问。

  “领导喊了我也不去,以前领导喊你,你也从来不听。”齐远航说。

  顾骁不动声色地扯了扯楚婉的衣角,让她听齐远航说的话。过去他可被安排了好几回相亲,但一次都没答应。

  对上他这求表扬的神情,楚婉抿着唇,忍住了笑意。

  现在顾营长和齐副营长是哥俩好,但估计再过几天,顾营长会意识到一个“残忍”的真相。

  到时候,他就知道莹莹为什么风风火火地来,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不过,丈夫都已经傻得冒泡了,作为媳妇的她是不是得提醒一下?

  楚婉托着腮,一本正经地思考着。

  ……

  天色逐渐沉下来。

  一辆车停在京市的中心城区。

  驾驶位上的同志回头说道:“姜教授,这里是京市现在最繁华的地方了。要不您先下车逛一逛,我先帮您把行李送到招待所,晚点再来接您?”

  “好,辛苦你了。”

  姜教授打开车门下车,望着这陌生而又熟悉的街头,心中感慨。

  将近一十年没有回来,京市都变样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