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38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38章 第38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第38章

  在军区小学公布应聘同志的考试成绩之后,楚婉曾来报到过,因此这并不是她头一回以老师的身份来到这个学校。

  不过,面对这么多孩子,真正开始上课,还是头一回。

  一年级新生有两个班,楚婉并不是班主任,第一节课不是她的。

  安年一进教室,就在座位上坐好,盯着教室门的方向。

  没过多久,班主任进来了,是一位姓高的男老师。

  他先是按照身高给每个孩子安排了位置,再给他们分了课表。

  安年一拿到课表,就立马找语文课,手指头顺着上面的字往下滑。

  “你认识字吗?”边上一个小男孩问道。

  小男孩被晒得像炭,虎头虎脑的,是军区大院里一位文职干部家的孩子。

  安年对他有点印象,好像是之前在大院里见过,但家属院实在是太大了,就算见过,一时之间他也想不起来这是谁。

  “认识。”安年说。

  “哇!”小男孩的眼睛一下子就变亮了,“你怎么认识字的?”

  “我认识很多字。”安年说,“有一百个。”

  “一百个这么多?”

  安年第一次从同龄小朋友的眼中看见崇拜。

  难怪岁岁平时最喜欢被别人夸“厉害”呢,原来这滋味确实很好。

  “也可能有两百个。”

  “两百个太多了吧!”

  “也许更多,我没有数过。”安年逐渐有点“飘”了,害羞腼腆的同时,又有些想吹牛。

  “真的假的啊?我不信!”

  “骗你干什么呢?”安年从书包里拿出一本课本,“你问我,我都知道。”

  小男孩还真的问了,课本翻开页,他两只手一会儿戳到这里,一会儿戳到那里,果不其然,安年全都答出来了。

  只不过等到安年答出之后,小男孩犯了难:“我又不认识字,就算你胡说八道,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这是语文课本。”安年说,“以后你要认真上语文课,上过之后就懂了。”

  他时刻记得顾爸爸的话,不光是自己上课要好好听讲,最好也拉着班级里调皮的小朋友认真听,这样一来,婉婉姐姐就不会被欺负了。

  “行,就只用认真上语文课吗?”小男孩问道,“其他课要不要认真?”

  “其他课——”安年一时答不上来。

  站在台上的高老师听见他们的话,忍不住想笑,但还是板起脸,假装严肃道:“其他课当然也要认真听讲!像是数学、思想品德、音乐、美术……”

  “为什么?”

  “数学可以教你们算数,美术可以提升你们的绘画、审美能力,思想品德可以提高你们思想方面的觉悟,体育可以……”

  “还有体育课?”安年在底下小声道。

  “体育课好啊,你会踢球吗?”

  “我会。”

  “以后我们一起踢球。”

  高老师:……

  楚婉想要早点到教室,提前适应一下站上讲台的感觉,因此她到的时候,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刚响。

  一进来,她就看见高老师被两个小朋友气得哭笑不得。

  刚才在办公室里就有人告诉楚婉,一年级的小朋友们像是皮猴子,一个个都是刚从托儿所出来,连老老实实坐在板凳上认真听讲还没学会。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没想到一过来就看见有经验的高老师也拿孩子们没办法。

  但更让楚婉没想到的是,她一抬眼,看见安年也是被训话的孩子之一。

  “知道是哪里错了吗?”高老师问道。

  安年和边上小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小男孩怂了,但安年还没怂。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仗义又大胆的孩子,打过很多次架,就算被批评,梗着脖子的样子和他小小的腰板子一样硬气。

  “你偷听我们说话错了。”安年说。

  楚婉和高老师面面相觑。

  高老师又好气又好笑,走的时候感慨道:“楚老师啊,你这回运气不好,碰上的孩子们不听话。”

  年轻的女老师头一回教课,碰到的就是顽皮的小朋友们,就是被当场气哭都有可能。

  高老师摇着头走了,只留下楚婉一个人待在教室里。

  这一刻,楚婉惊奇地发现,孩子们望向安年的眼神,都带着小小的崇拜。

  尤其是他边上的小男孩,激动地说:“你怎么这么能耐,老师都被你气走了!再气一个!”

  楚婉:?

  “好好上课。”安年说完,两只手摆在课桌上,坐得端端正正。

  边上几个孩子们见了,也不知道该听,还是不该听。

  到这一刻,楚婉才意识到,给小朋友们上课,好像没这么容易。

  他们到了不大不小的年纪,已经懂事,却又不是非常懂事,想要让他们在课堂上乖乖听讲,可得跟他们斗智斗勇。

  楚婉想起刚才在办公室里老师们传授自己的经验,清了清嗓子:“现在开始上课。”

  此时,章校长和李副校长在学校的走廊上并排走着,每经过一个班级,就会站在门口,稍稍看一会儿。

  “章校长,听说今天,那个姓楚的同志已经来学校,开始上课了?”李副校长问道。

  “楚老师已经来了,教的应该是一年级的班。”章校长说道。

  李副校长的脸色不太好看:“我那天看见她了,这楚老师秀气斯文,看着脸皮还薄,肯定制不住那帮孩子。估计上课的时候,她就是扯着嗓子,孩子们也听不见她的声音。一年级的孩子们最难带,也是最需要培养学习习惯的阶段,要是她拿不住他们,不是白白耽误了孩子们的时间?到时候,家长们肯定不满意。”

  “那照李副校长的意思,还是得请你老朋友的闺女来教这帮孩子们?”章校长淡淡道。

  李副校长被她的话一噎。

  当时他都已经和老朋友说好了,让冯清雅进学校的。冯清雅本来就有高中文凭,之前还在托儿所当过教师,让她进军区小学当老师不过是顺水人情的事,两家这么好的交情,再加上别人送了一堆好吃好喝的,李副校长拍着胸脯说没问题,谁知道,居然半路杀出了个楚婉。

  李副校长也不知道这楚婉究竟是什么本事,能让章校长这么欣赏,甚至那天自己故意把楚婉的试卷藏起来,章校长一听,居然说如果找不到她的试卷,为了公平起见,就重新举办一次考试。

  李副校长无奈之下,只好从自己抽屉里拿出楚婉的试卷。

  章校长只看了一眼楚婉在试卷中写的文章,就确定这是最合适的人选。

  李副校长把冯清雅父母送来的礼都退回去了,还落得一番抱怨,心里头堵得慌。

  “我不是说冯老师最合适。”李副校长解释道,“主要是这楚老师我也见过,她看着实在是太软乎了,怕这些一年级的孩子们欺负了她。”

  章校长没搭理他。但实际上,她自己心中也有同样的顾虑。

  楚老师的声音温柔动听,讲课方式也很注重趣味性,但那是因为,当时她在招生办办公室,是对着自家的两个孩子念课文。

  可现在不一样,现在她面对的,是全班几十个小孩。

  这其中还有一些小孩是刚被接来军区的,从前在村里长大,父母都不在身边,像小霸王似的,性子野,李副校长说的那种情况还真有可能发生。

  章校长不想和这副校长一起去看楚老师的讲课情况,要是她正生无可恋地站在讲台前看孩子们嬉笑胡闹,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可不管她怎么找借口,李副校长就非要跟着她。

  章校长板着脸,往一年级二班的教室门口走。

  每走一步,她的心就悬得高一些。

  然而,想象中教室里闹哄哄的声音并没有传来,传来的,是整齐的跟读声。

  章校长加快了脚步,走到教室门口。

  此时一年级二班的教室里,同学们都坐得板板正正的。楚老师每念一句古诗,就会让他们跟读,同时在黑板上做好标注。

  “这——”李副校长皱起眉。

  章校长的笑声顿时变得爽朗:“楚老师不是教得挺好的吗?这还是第一节课,没什么经验,以后累积了经验,肯定教得更好!”

  章校长转身走了。

  李副校长站在原地,没好气地看着讲台上的楚婉。

  下课铃声响了,楚婉说道:“刚才同学们的表现都很好,现在请听见自己名字的同学上台领取小红花。”

  李副校长皱起眉,什么小红花?

  他盯着讲台上看,直到楚婉拿出自己刚到学校时在办公室剪的小纸片。大红色的纸,上面描绘出花朵的图案,沿着轮廓剪出来,现在居然要分发给孩子们。

  李副校长冷笑。

  这些是六七岁的小学生了,又不是两三岁的小不点,怎么可能吃这套?

  估计谁都不会上台领小红花!

  “李建平。”

  “到!”

  “赵桐花。”

  “到!”

  “金跃华。”

  “到!”

  听见自己名字的同学,都“腾”一下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上台领小红花。

  “建平同学用很短的时间就把这首诗背下来了,老师奖励你一朵小红花。”

  “桐花同学是第一位举手发言的同学,这朵小红花是你的……”

  李副校长不敢置信地看着。

  台上的同学们一脸骄傲,台下的同学们满眼的期待。

  他以为六七岁的小学生不吃这一套,可没想到,他们居然都想得到这朵小红花。

  “得到小红花的同学们要再接再厉,没有得到的也不能气馁。下一节课,老师还会准备好小红花,奖励给认真听讲的同学们。好了,那我们下节课再见。”

  “老师再见!”孩子们异口同声道。

  楚婉从教室里出来时,正好碰见李副校长:“副校长好。”

  李副校长点了点头,注意力却一再被教室里的同学们吸引。

  “看我的小红花,真漂亮。”

  “我也有!”

  “我什么时候才有小红花啊……”

  “明天上课的时候,老师还会发的!”

  李副校长:……

  不就是一朵小红花吗?回家让爸爸妈妈给剪一朵出来不是一样的?为什么非要楚老师给?

  再转念一想,他们学校里的这些老师,总把一年级的学生当大孩子,可实际上,就在两个多月之前,他们还在托儿所呢。

  托儿所的小朋友们,可不是对小红花心心念念吗?

  开学第一天就搞定了孩子们,李副校长突然觉得,这楚老师还真是有点能耐。

  但如果,让她去教高年级呢?

  ……

  自从嫂子上班之后,顾莹就和以前一样,休息的时候没地方可去了。

  邢医生被院方辞退,要回老家去。他起初是不愿意走的,磨磨蹭蹭了好几天,还想要院方领导给自己一个机会。不过他得罪了谁不好,偏偏得罪的是副院长的女儿,副院长一看自己女儿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更怕邢医生继续留在这里会耽误她,恨不得立马把他赶走。

  邢医生拖拖拉拉好几天,还是得走。

  而在这期间,齐远航时不时会出现在医院门口。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的?”顾莹问。

  “我不知道。”齐远航说,“没事的时候就过来看一看,问一下门卫大爷。”

  “那你每天要来多少次?”

  “顺路的。”齐远航说。

  顾莹抬了抬眉。

  这会儿,邢医生从医院里出来了。

  他回了一趟宿舍,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

  邢医生的门牙掉了一个,变成缺牙的鸭子,顾莹看着他离开时的背影,就一个劲笑。

  邢医生气不过,停下脚步回头说道:“你笑什么?”

  “你说话怎么漏风了?”顾莹问道。

  邢医生咬紧牙关,往前几步,忽地看见齐远航走上前,挡在顾莹面前。

  那天挨的几拳有多疼,邢医生直到现在还记得,掉落的大门牙上都是血,回去漱了好几回口,血丝都还吐不干净。他本来是想找牙科医生把牙补好的,可是现在他在军区医院的名声已经臭了,谁见了他都一脸鄙夷,他便只好带着自己的大门牙回老家,回去之后再说。

  此时齐远航站在邢医生面前,他仰着头,发现这齐副营长比自己高了大半个脑袋,气势虽弱了,但他还是气不过,忍不住说道:“你是喜欢顾同志吧?真看不出来她有什么好的,性格任性,和谁都说不到一块去,工作的时候还丢三落四。”

  邢医生记得,之前他每一次这样说顾莹时,她的神色都会有些懊恼。

  这次也该是一样的。

  “她这个人——”他还要再说下去,却被齐远航的话打断。

  “你这人屁话怎么这么多?”

  邢医生僵住了,对上他烦躁的表情。

  “顾莹很好,性格任性,但是很可爱,和谁都说不到一块去,是因为她不愿意说,工作的时候丢三落四,我还是头一回听见。去年年底医院的表彰大会上,她科室的护士长当着全体职工的面表扬了她。”

  顾莹抬起眼,看向齐远航。

  齐远航不乐意再与邢医生多说,捏了捏拳头,想看看把人拽到哪里打一顿他才能消停。

  邢医生看出他想做什么,拎着行李转身就走。只是转身的时候太着急,差点绊倒,手中的行李袋直直落在地上,砸了脚。

  袋子里有他收拾好的医学书,掉到脚指头上,疼得龇牙咧嘴的。

  医院门口来来往往的同志们看着,忍不住笑出声。

  过去他们怎么会对这表里不一的邢医生这么敬重呢?

  邢医生走后,顾莹说道:“我想去一趟哥哥家,明天是星期天,嫂子放假。”

  “走吧。”齐远航说道。

  两个人一起去家属院。

  路程不长,两个人都没说话,顾莹站在他边上,第一次注意到,原来他的个子这么高。

  她想起刚才齐远航对邢医生说的话。

  在彻底对邢医生不感兴趣之后,顾莹想起曾经他对自己的打压,总有些怔愣。她当时怎么就傻傻地听了,还想着是不是应该想办法改正这些缺点。

  可就在几分钟前,齐远航说,这些根本就不算缺点。

  她一直都很优秀,只是邢医生屁话太多而已。

  想到邢医生吃瘪的表情,顾莹失笑。

  “你笑什么?”齐远航问。

  “没有。”顾莹说,“邢医生都已经走了,你以后是不是——”

  “我以后不来接送你了。”齐远航说。

  他是被拒绝过的,被拒绝之后还上赶着找机会和她接触,不是太打扰人家了吗?

  “行。”顾莹斜他一眼,“那就别见面了。”

  话说到这里,他们已经到了家属院门口,顾莹小跑着又回去了。

  望着她的背影,齐远航挠了挠后脑勺,怎么突然就生气了?而且她好像气糊涂了,怎么往回跑了?不去她嫂子家啦?

  此时,楚月陪祁俊伟拄着拐杖在大院里走着,恰好看见了这一幕。

  她转头问道:“顾营长的妹妹和这个齐副营长,是在处对象吗?”

  大院里的嫂子们不会和她多接触,但人家闲聊时,也并不会避着她。那天楚月在大院里散步消失,听见几个嫂子聊起军区医院邢医生丢了工作的事。

  也就是说,邢医生根本就没有和顾莹在一起。

  这就难怪顾莹没有像原剧情中那样自杀身亡了。

  可是,楚月还是不理解。

  怎么前段时间还是邢医生,现在又变成齐副营长了?

  “齐副营长从小就认识顾营长的妹妹,他们不是在处对象。”祁俊伟说。

  “青梅竹马?”楚月皱眉,“这不是更合适了吗?”

  “这是什么跟什么?”祁俊伟不悦道,“男同志和女同志之间也有友谊,不光是你想的那样。”

  楚月撇了撇嘴,没接祁俊伟的话。

  要光是友谊,刚才顾莹不高兴个什么劲?齐远航站在身后傻傻地盯着她的背影干什么?

  估计这俩人迟早是一对!

  楚月特别讨厌顾莹,因为每次在大院里碰见她,她就总是要冲着自己翻一个白眼。

  过去她以为顾莹迟早要死,就没多计较,可没想到现在,危机被躲过了。

  如果齐远航和顾莹真在一起了,以后他俩结婚之后,岂不是要搬到大院里住?

  楚月的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

  等到了那时候,都不用楚婉自己出手,光是她小姑子,就能把自己给憋屈死!

  楚月满脑子都是这些一时之间琢磨不通的事,但她知道,祁俊伟不喜欢自己考虑这些。

  她便挽着祁俊伟的臂弯,扶着他,在烈日下一步一步走着:“俊伟,你走得越来越好了。”

  看着她唇角灿烂的笑容,祁俊伟的眉心才稍稍舒展了一些:“好好练习,一定会有进步的。”

  “对,好好练习。”楚月说,“要是你能早点恢复就好了。”

  “你不是不希望我早点恢复吗?毕竟到时候,你就得回北城了。”祁俊伟说。

  “虽然不想回北城——”楚月垂下眼帘时语气失落,但很快,又露出笑容,“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很快就能接我回来的。”

  她拉着他回头,指着他们那间小房子边上的青砖瓦房。

  “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不住这么小的屋子了,边上这间青砖瓦房都是我们的。”楚月说,“到时候,就只有肚子这一个孩子肯定不够,我们再生两个,我在厨房做饭,三个孩子在院子里追逐打闹,一定很温馨。”

  “那我呢?”祁俊伟的眼底终于多了笑意。

  “你呀。”楚月笑道,“你一定很忙啊,坐在司令部会议室,人人都要向你申请、打报告,毕竟你要指挥整个军队呢。”

  祁俊伟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别胡说。

  “等你忙好之后,回到家,就可以陪着我和孩子们了。”楚月笑道。

  祁俊伟是个孤儿,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家的温暖。

  此时,听着楚月给自己描绘出的未来的样子,他的心中多了几分期待。

  夫妻俩这段时间的隔阂,终于消散了些。

  楚月依偎在祁俊伟的怀里,像是处对象时那样。

  只是,正当她畅想着未来时,余光一扫,看见楚婉回来了。

  “楚老师,下课啦?”

  “我们家小孩今年刚上小学,就是你们班的,她每天回来之后都跟我说,楚老师上课最有意思了,恨不得一天到晚都上您的课呢。”

  “楚老师,我们家小孩叫倩倩,她上课表现怎么样?”

  楚月转过头,看着楚婉的身影,此时她正回答嫂子们的问题。

  楚婉每天出门,穿的衣服都是不一样的,今天这一身,是白色的的确良衬衫裙。现在学校是每个星期放假一天,明天是星期天,楚婉和安年都要放假,因此安年背回的书包要比平时重一些,是把书都装回来了。

  只是,即便书包再重,安年也不让楚婉背。他自己背着,最后还是楚婉看不过眼,和他一人提着一边的书包背带。

  楚月想不明白。

  以前在娘家时,家里不少活都是楚婉干的,当时她也没这么娇气,现在结婚之后,怎么反倒是什么都干不了了?

  楚月心里这样想着,根本没注意到,怎么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心声给说了出来。

  祁俊伟原本还透出深情的眸光,逐渐变得冷淡:“顾营长和家里的两个孩子都不愿意让她这么辛苦,这些事我们管不着吧?”

  听着他冷冰冰的声音,楚月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她仰着头,笑着说道:“嗯,管不着。”

  但她话音刚落,就听见岁岁清脆的声音传来。

  “婉婉姐姐!你看爸爸给你买什么啦!”

  楚月一听,连忙往前几步,想看看顾营长又给楚婉买了什么。

  一堆的新衣服、电风扇,这还不够吗?

  “是自行车哇!女式自行车!”岁岁蹦蹦跳跳地说,“刚才我和爸爸一起去买的!”

  安年上前摸了摸车把手,又蹲下来,看着车轮子。

  新车可真漂亮。

  顾骁给楚婉买的,是一辆女式自行车。

  她现在一周有六天要去军区小学,走着去太累,便总是骑家里的二八大杠去。

  但二八大杠的轮子大,骑着没这么轻松,尤其是从家属院到军区小学的一段路崎岖不平,顾骁担心她骑着这么大的车会摔跤。

  “这女式自行车的轮子小,骑着会轻便很多。”顾骁温声道,“你试试。”

  楚婉没想到顾骁给自己买了一辆自行车。

  这车方便轻巧,车身颜色也不像他的车那样乌漆嘛黑的,很漂亮。

  楚婉爱不释手,上去骑了一圈,下来的时候,又把岁岁抱到后面的小筐里。

  “喜欢吗?”顾骁笑着问。

  “喜欢。”楚婉说着,又凑到他耳边,小声道,“是不是太贵啦?”

  他低笑,也俯到她耳边打趣道:“等楚老师发了工资再还我?”

  “那可不行!”楚婉笑眼弯弯,“这是顾营长送我的,送我的,就是我的了。”

  远远地望去,家属院的嫂子们和楚月都听不见小俩口在说什么,只能感觉到他们俩都是满脸笑意,像在打情骂俏。

  院子里住的大多都是一对一对的夫妻俩,别人家小俩口从来不会像他们这样,光是对视几眼、咬耳朵说说话就能这么甜蜜。

  楚月咬着唇,心底是说不出的酸楚。曾几何时,她和祁俊伟也是这样的,可他们才结婚没多久,就已经像老夫老妻似的了……

  楚月紧紧地盯着楚婉白里透红的脸,她这么美,像是被浸泡在蜜罐子里一般,就算什么都不说,旁人也知道她有多幸福,她的小日子过得有多美满。

  这会儿,楚月身后的祁俊伟,满眼都是失望。

  就在刚才,她还说不会再去管别人的闲事。

  现在倒好,只差把耳朵都伸到人家俩口子嘴边了。

  楚月不知道祁俊伟已经在生自己的气,她越走越往前,听到楚婉和顾营长商量着明天休息,可以去城里的新华书店逛一逛。

  买书、看书……

  她的心头猛然一惊,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现在是七七年的九月份,很快就会传来一个重要的消息。

  一个月后,高考就会恢复。

  在原剧情中,楚月并没有参加高考,但这一次,她想试一试。

  她想成为大学生!

  楚月心潮澎湃。

  她以前的学习成绩并不差,再加上这次还比别人多了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

  她去书店看看,买些复习资料,应该是没问题的。

  “岁岁也可以去新华书店吗?”小团子仰着脑袋,问顾爸爸和婉婉姐姐。

  “岁岁去干什么?”楚婉问。

  “买小人书哇!”岁岁一本正经道。

  “岁岁知道小人书是什么吗?”楚婉失笑。

  岁岁歪了歪脑袋,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肚子、小短腿和小脚丫。

  没人比她这个小人儿更适合看小人书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