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37章 第3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章 第37章

  包小琴多怕被送去劳改,哭喊着哀求,甚至还从自己的荷包中拿出好几张大团结,求顾骁放过自己。

  “我只有这么多了,你拿走,全都拿走!只要别报公安,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以后再也不会过来了,再也不会打扰安年和岁岁……”

  顾骁接过她手中的几张大团结。

  在北城,顾骁已经跟包小琴二婚那村子的村干部打过招呼,也提前报过公安,这一次包小琴回北城之后,不可能侥幸过关。

  当时包小琴拿了抚恤金就跑,全然不顾老人和孩子该怎么过下去。这些年,她自己过得非常挥霍,想要让她重新拿出几百块钱是不可能的,但几十块钱也不是小数目,他不会替老人和孩子拒绝。

  安年和岁岁在他身边,不缺钱花,顾骁决定找个时间将这几张大团结寄给莫奶奶。

  包小琴来的时候还抱着一丝期待,想要把安年接回去,过正常的一家三口生活。但现在,她要走了,走的时候,却像是浑身的魂儿都被抽去似的,连双腿都在发软。

  家属院里的人望着她被几位门卫赶出大院的背影,心中都有些唏嘘。

  “自己生不出孩子了,才想回来接安年,哪有这么当妈的?”

  “幸好顾营长和他媳妇都是真心为孩子好,才没让这不负责任的妈把孩子带回去。”

  “听顾营长说的情况,她二婚嫁的对象家里条件不行,性子也不行,这把安年接过去,是要害了他啊!”

  “我一直以为安年不像岁岁那样依赖顾营长和他媳妇,没想到,孩子早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要不是因为顾营长和他媳妇真的对他好,他怎么会不认亲妈呢?”

  家属院的军人和军属们刚才为孩子捏了一把汗,现在终于可以放心。

  他们念叨着,顾营长和纪连长是出生入死的战友,才愿意抚养安年和岁岁,但楚婉呢?要不是因为她的心地好,对两个孩子视若己出,这回孩子亲妈回来了,她肯定是巴不得人家把孩子接走的。

  两个孩子摊上这么个亲妈,是不幸的。

  但幸运的是,他们遇到了楚婉。

  早在几个月前,楚婉刚来到家属院的时候,人人都说她这么娇小、性子柔、说话都不好意思抬高声音,肯定带不好安年和岁岁。

  可原来,人家小俩口带着兄妹俩,就像是真正的一家四口似的,谁不为他们开心呢?

  ……

  家属院的嫂子们平时有说不完的闲话,即便边上大人小孩来来往往,也不会收敛。可这一次,都不需要金主任提醒,在看见楚婉带着兄妹俩从方主任家出来时,大家立马换了个话题,不再聊孩子们亲妈的事。

  曾经包小琴在兄妹俩心中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被抹去,但现在,有顾营长和楚婉,有部队里的领导和军人,还有整个家属院里这么多嫂子保护着他们,不让他们第二次受到伤害。

  没有谁想要看见安年和岁岁掉眼泪,这两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就应该和大院里任何一个孩子一样,快快乐乐地长大。

  大院里,大家没有彼此商量,却像是产生了一种特殊的默契。

  楚婉牵着安年和岁岁走在大院,走在回家的路上,耳畔不再回荡包小琴的名字,嫂子们讨论着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仿佛这些天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楚婉看了一眼岁岁。

  小不点的脸蛋被太阳晒得红扑扑,但却不知道躲在大人身后,圆滚滚的小肉脸朝天空仰着,走出了气势。

  岁岁还这么小,她原本就想要把包小琴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但没想到,误打误撞的,小团子竟然对自己亲生母亲来军区的事一无所知。

  至于安年,孩子毕竟是孩子,他这两天的沉默,并不是因为心情有多复杂。孩子只不过是觉得亲生母亲很陌生,不想被她带走而已。顾骁是想要保护安年的,因此并没有在他面前撕破包小琴的假面具,这样一来,安年只不过是知道亲生妈妈回头了,而要留在他们现在的家,是他自己的选择。

  “安年,让爸爸再给你做一把小木剑,可以找苗苗玩打仗游戏,好不好?”楚婉笑着说。

  安年想要顾爸爸再给自己做一把小木剑,有点惊喜,但听见楚婉的后半句话之后摇摇头:“苗苗只喜欢玩布娃娃的游戏,女孩子都只喜欢布娃娃。”

  “不一定啊,也有喜欢布娃娃的男孩子和喜欢小木剑的女孩子。”楚婉说。

  安年很惊讶:“真的吗?”

  “真的,过几天就开学了,到时候安年会认识很多很多朋友,每个小朋友都是不一样的。”楚婉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过去,楚婉摸安年的脑袋时,他会躲,慢慢地,他开始腼腆地挠头,但现在,他已经习惯了。

  安年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这样的转变,而是自然地跟着楚婉的步伐:“婉婉姐姐,我会认识很多朋友吗?”

  “会啊,小朋友们都会很喜欢安年。”楚婉认真地说。

  他们都会喜欢他吗?

  安年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直跳。

  一场闹剧结束了,大院里又变得风平浪静。

  人群散去,楚月转身回家的时候,心情烦乱。安年没被包小琴带走、岁岁没有崩溃大哭、就连顾莹也还是活得好好的。

  原剧情究竟怎么了?

  “你好像很失望。”祁俊伟说。

  “什么?”楚月抬起眼。

  “两个孩子的亲妈回去了,你不为顾营长一家感到开心吗?”祁俊伟问。

  楚月一怔,望着祁俊伟充满着讥讽的眼神。

  他真的变了。

  以前祁俊伟疼爱、欣赏她,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而现在,他居然把她想得这么差劲。

  ……

  楚婉说到做到,一到家就宣布,今天是岁岁的生日。

  顾骁本来就向领导申请了三天的假,今天是第三天,还能好好陪着小团子“过生日”。

  莫名其妙得到一天过生日机会的岁岁,满大院跑,把这好消息告诉每一个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和爷爷奶奶。

  “我记得岁岁好像是冬天出生的吧?”

  “今天怎么到她过生日了?”

  只是,大家虽然这么说着,等小团子跑到自己跟前,还是笑吟吟地开口送祝福。

  “岁岁,生日快乐啊。”

  岁岁得到了好多的生日祝福,还有人问她,生日愿望是什么。

  小团子歪着脑袋想了很久,愿望是——快点长大。

  因为长大之后,岁岁就能跟着哥哥一起去军区小学念书啦!

  因为前几天已经去过供销社了,也吃过甜甜的糖葫芦和老奶油蛋糕了,乖巧的岁岁便没有闹着再去一次。

  岁岁在大院里“过生日”,楚婉则在家里给她煮面条。

  小团子满大院跑着,一点也不怕晒,直到跑得满头大汗时,看见姑姑来了。

  “岁岁,你一个人在大院里干什么呢?”顾莹问。

  “姑姑,今天我过生日哇!”岁岁笑眯眯的。

  “生日快乐呀。”

  大院里的嫂子们都被逗笑了。

  姑姑是不是和她们一样,有那么一点点敷衍?

  这么热的天,就算过生日,也得回屋啊。顾莹把小团子拉进屋里,拿出老裁缝铺的袋子。

  里面装了好几件衣服,都是上回她和楚婉带着布料去做的,这都过去十几天了。

  “嫂子,你来看看。”顾莹说,“我们试穿一下,要是大小不合适,还能送回去改。”

  岁岁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好,等着看姑姑和婉婉姐姐的换衣服表演。

  每当她们换好一件新衣服,就会从房间里出来,小团子捧场地拍着手手,一个劲喊“漂亮”。

  到了这一刻,岁岁的生日愿望又多了一个。

  她眨巴着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顾莹:“姑姑,等岁岁长大了,可以把小裙子借给我穿吗?”

  “送给你穿。”顾莹一摆手,大方地说。

  “好哇!”岁岁激动道。

  安年坐在一旁玩小木剑,想不明白,穿小裙子有什么意思?

  为什么大女孩和小女孩都喜欢呢?

  这时,楚婉又换了一身新衣服,从房间里出来了。

  刚才顾莹一到,就拉着嫂子去试衣服,顾骁便自然而然地进厨房煮面条,现在面条煮好了,他端着出来一看,目光落在楚婉的身上,就没挪开过。

  她穿着一件波点连衣裙,裙子是丝质的面料,袖子蓬松,走路时裙摆像是大波浪一样飘动,有些俏皮。

  楚婉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再像第一回见到时那样总透出楚楚可怜的柔弱感,现在的她,唇角绽放的笑容灿烂明艳,一双清澈晶莹的眸子也不再怯生生的。

  顾骁盯着她看了好久,能说的就只有“好看”两个字。

  “嫂子,这么穿真好看,等学校开学的时候就这么穿!”

  “嫂子,你怎么像是从画报里走出来似的!”

  “婉婉姐姐,你是小仙女哇!”

  “好漂亮好漂亮!”

  顾骁看看莹莹,又看看岁岁。

  妹妹和闺女都比他懂得怎么夸人,他得学着点。

  “岁岁也有。”楚婉笑着走上前,从身后拿出一件花色与自己身上这件相同的小裙子,“这是我们岁岁的。”

  当时她一眼看见这布料,就喜欢得不得了,特地多扯了一些,去裁缝铺时,请老裁缝帮忙做了两件。

  样式和花色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件大,一件小而已。

  当楚婉将裙子放在自己面前比划时,岁岁的小嘴巴张得好大好大。

  原来她有生日礼物哇!

  “婉婉姐姐,岁岁现在可以穿吗?”小团子问。

  “洗一下再穿吧。”楚婉笑着说,“我这身也要洗一下。”

  岁岁乖乖点头,等楚婉把衣服换下来之后,就自告奋勇要去洗。

  两件裙子,她抱在怀里,去小院的时候还喊上顾骁。

  “顾爸爸一起哇!”

  顾骁跟上她的步伐:“岁岁,你先去吃面条。”

  岁岁这才想起来,生日面还没吃呢,于是将一大一小两件裙子塞进顾爸爸怀里:“爸爸去洗,岁岁去吃面。”

  顾骁:……

  这一个宁静的中午,顾营长家里,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做。

  岁岁坐在饭桌前一根接着一根吃自己的生日面,安年两只小手握着小木剑左右挥舞,楚婉和顾莹在房间里聊天。

  至于顾营长,则在小院子里洗衣服。

  这么柔软的小裙子,得轻点儿洗,要是一不小心刮坏了,他们岁岁要哭的。

  顾营长都不敢用搓衣板,上了肥皂,轻轻地搓衣服,没注意到大院的嫂子们悄悄把脑袋从窗户里探出来。

  小楚同志是怎么把她爱人教得这么体贴的?

  改天要找她讨教讨教。

  楚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整个大院嫂子们心中的榜样,这会儿的她,正和顾莹坐在屋子里聊天。

  “你说邢医生要回老家了?”楚婉诧异道。

  “是啊,听说是副院长的女儿和他处对象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副院长觉得不对劲,就去他曾经待的军区医院打听,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以前和不少女医生、女护士有过来往。”

  “是处过很多对象吗?”楚婉问。

  “有的处了,有的只是接触。听说他调到成湾的军区医院,是因为在以前那医院待不住了。”顾莹说。

  副院长打电话联系邢医生曾经任职的军区医院一打听,才知道曾有两位女同志的父母以男女作风问题为由举报他。这事闹大之后,邢医生在原先的军区待不住了,但又因为医术确实精湛,被调职到成湾军区的军区医院,重新开始。

  副院长不查不知道,这一查,立马就将这事上报。他女儿却不愿意,在家里哭闹,让父亲放过邢医生。只是,举报材料已经交到领导手中,经彻查之后,邢医生确实屡教不改,估计这回要丢工作回老家了。

  “幸亏他这工作要丢了,要不然又被调到其他医院,不是害了其他女同志吗?”楚婉说。

  姑嫂俩正说着话,突然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顾骁,你知不知道莹莹的事?”

  屋子里,楚婉和顾莹面面相觑。

  这不是齐远航吗?

  齐远航看见顾骁在洗衣服,已经习以为常。

  现在别说是让顾营长洗衣服了,就算将来他和他媳妇有了小娃娃,蹲在小院里洗尿布也没什么奇怪的。

  “莹莹什么事?”顾骁问。

  “我刚才听刚去过医院的战友说,那个邢医生本来都要和副院长的女儿结婚了,现在又闹掰了。”齐远航说,“如果他敢做对不起莹莹的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屋子里,顾莹有点懵,看向她嫂子。

  她没想到,自己都对齐远航这么狠心了,他居然还向着自己。

  “对不起莹莹?”顾骁听不明白。

  “副院长的女儿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和莹莹好的吗?”齐远航板着脸。

  顾骁这才想起来,齐远航不知道顾莹根本就没和邢医生发展下去,刚要解释,忽然瞄见邢医生的身影。

  他怎么来家属院了?

  邢医生的工作快要丢了,但证件还没上交,此时他在门卫处登记,直接就进了家属院。

  他是跟着顾莹来的。

  医院里有太多领导,医院宿舍也不好进,他想和顾莹当面对质,却始终找不到机会。好在刚才,他看见顾莹去车棚取车,就跟了上来。

  他在家属院门口犹豫了一段时间,深思熟虑之后,心想这个时候顾莹的哥哥应该在练兵场,才鼓足勇气走了进来。

  “顾莹在哪里?”邢医生看见一个过路的嫂子,问道。

  王嫂子扯着嗓子喊:“顾营长,有人找你妹!”

  仿佛一道惊雷劈下,邢医生浑身僵硬。

  顾骁已经让安年拿着衣服去晾衣服,此时回头,看向他。

  邢医生没想到顾营长在家。

  这个时间点,他不是在练兵的吗?

  不过,他是来找顾莹讲理的,就算顾营长在,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邢医生硬着头皮,朝顾营长家的方向走去,却不想刚一走到他家小院门口,胸口挨了严严实实的一记飞踢。

  “砰”一声响,邢医生被踹到小院的角落,后脑勺往围栏上磕了一下。

  顾莹听见动静跑出来,看见邢医生已经被踢飞,而抬起长腿横踢这一脚的,是齐远航。

  齐远航半蹲在邢医生面前,一把拽住他的衣襟,沉声道:“你还敢来!”

  又是一拳落下,邢医生尝到自己嘴巴里的一丝血腥味,舔了舔牙齿,竟有些松动。

  顾莹怔愣地看着齐远航。

  他打人的时候居然不像平时那样嬉皮笑脸。

  邢医生疼得龇牙咧嘴,一只手指着顾莹:“顾莹,你和副院长说了什么?”

  “就说你不对劲,让他查一查啊。”顾莹说,“虽然他女儿很讨厌,但总不能让人家好端端一个女孩子被你欺负吧。”

  邢医生的后脑勺嗡嗡疼,咬着牙说道:“当时看完电影,说不搭理人就不搭理人的是你,现在好端端去副院长那里告状的还是你!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害我?”

  揪着邢医生衣襟的齐远航把手松开。

  不打了,莹莹好像没吃亏。

  楚婉抬了抬眉。

  莹莹刚才可没把告状的事告诉自己!

  齐远航一松手,邢医生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疼得重咳一下,原本就松动的牙齿直接被吐了出来。

  他掉了一颗牙,怒声道:“你打人,我要去举报你!”

  齐远航两只手往后一放,左右看了一眼:“谁打的?”

  顾骁不撒谎,但也不接话,进屋对兄妹俩说道:“你们俩该午睡了。”

  顾莹摇摇头:“谁打人?没看见呀!嫂子,你看见了吗?”

  楚婉也摇头:“没有。”

  邢医生拿他们没办法,只能回去。

  临走之前,他看了齐远航一眼,见对方捏起的拳头,立马捡起自己掉落的牙齿跑了。

  楚婉感慨道:“他在军区是骗不到女同志了,但以后回了老家,也不知道会不会又有人被他哄骗。”

  “不会的。没有这份体面的工作,邢医生就只是一只掉了门牙的鸭子,能在老家哄骗到什么小姑娘?人家又不是傻的!”顾莹说。

  楚婉失笑,莹莹真是太无情了,喜欢人家的时候,看人家哪哪儿都好。

  现在呢,只要一见到人家,脑子们就只有“嘎嘎叫”的鸭子声。

  楚婉看向齐远航:“齐副营长,晚上留下来吃饭吧。”

  齐远航瞄了顾莹一眼。

  “院子里这么热,进来。”顾莹说。

  “行。”他有点别扭地进了屋。

  ……

  这一晚,齐远航终于尝到了嫂子做的四菜一汤。

  只不过,他的话没有之前这么多了。

  虽然顾莹没有和邢医生走到一起,但人家上回明晃晃的拒绝,他又不是听不明白。

  齐远航低着头吃饭,尽量不和顾莹有任何眼神接触。

  一桌子的菜,被吃得干干净净,就连半点汤汁都没剩。

  楚婉和顾骁一起把碗筷收拾进厨房,饭桌前,就只剩下顾莹、齐远航和两个孩子。

  齐远航曾经总是往军区医院跑,也不是第一次和顾莹在私底下接触,但这回不一样,此时此刻,空气中的尴尬就像是要溢出来似的。

  这个时候,总要找点什么话题化解一下。

  齐远航望向岁岁:“看岁岁的小肚子又圆滚滚的了。”

  “婉婉姐姐说是因为吃了金币巧克力,吃巧克力会胖的。”安年说。

  齐远航:……

  顾莹咳一声,看向安年:“安年怎么都不说话?”

  “哥哥在思考问题。”岁岁热情地帮哥哥回答。

  “什么问题?”顾莹笑着说。

  岁岁看着安年:“哥哥说!”

  安年摇头:“我不说。”

  “那岁岁帮你说!”小团子问道,“刚才哥哥悄悄问爸爸,姑姑和齐叔叔是不是不吵架啦?”

  齐远航差点被搪瓷杯里的白开水呛到。

  ……

  楚婉怕邢医生还在哪里等着顾莹,不放心让她回去。

  可顾莹明天上的是早班,不能留在哥哥嫂子家,怕一早来不及赶到医院去。

  顾骁对齐远航说:“你送我妹一趟吧,看着她进宿舍再走。”

  “我?”齐远航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对,你这两天不是放探亲假吗?”顾骁说。

  齐远航放了几天的探亲假,不过他的家人们都在京市,平时就算不放假,时不时都能骑着自行车回去看一眼。

  前两天他跟顾骁说,这次放假,就好好在宿舍躺着,休息几天,没想到临时被指派了“任务”。

  不过,邢医生还没离开成湾军区医院,就表示他随时都有可能来找顾莹,要是齐远航不放假,顾骁自己也得保护妹妹。

  齐远航放下不下,也不愿意推辞,拿出自行车钥匙:“可以,我送顾莹回去。”

  顾莹抬起眼皮看他。

  之前喊的都是莹莹,现在居然变成顾莹了?

  齐远航这气性不小啊!

  等到顾莹和齐远航出门了,楚婉笑着跟顾骁打趣:“现在放心齐副营长了?”

  “没事,莹莹不喜欢他。”顾骁说。

  楚婉揉了揉顾骁的眉心:“是不是累了?”

  一见到包小琴的那一天,他就果断地提出要回北城,三天不到的时间一来一回,这期间,心中又担心着家里。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楚婉知道,他一定很疲惫。

  他握住楚婉柔软的手,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声音低沉沙哑:“累了。”

  “那就早点休息。”楚婉拍一拍他宽阔的背,像是平时哄着两个孩子一般,柔声道。

  “一起休息。”顾骁说完,转头看向岁岁和安年,“今天是不是能把人还我了?”

  小团子还想要争取一下。

  但是哥哥在她耳边小声地说:“算啦算啦。”

  岁岁抬起头,看着顾爸爸都疲倦的模样。

  好吧,今天就算啦!

  ……

  九月一号那天,天还没亮,安年就醒了。

  小书包是姑姑给他买的,孩子把自己上次去学校领的教材整理好,一本一本往里面装,就连练习簿都不落下。

  收拾好书包之后,安年就打了盆水去洗脸刷牙。

  小朋友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拿起贴着“喜”字的红色小圆镜看一眼,一脸斗志。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了!

  在放暑假的这两个月,楚婉一闲下来就会在家里备课,安年是她的第一个学生,学了不少知识。

  但是,他愈发觉得不够,想要学得多一点,更多一点。

  大院里的大孩子们都是在今天开学的,一个个都是依依不舍的,不愿意离开家。

  就只有安年,背好了小书包,充满期待地等着楚婉起床。

  楚婉起来的时候,发现安年都已经准备好了。

  “站起来让我看看。”她说。

  瘦小的孩子站起来,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小书包差点要压垮了他的肩膀。

  楚婉忍不住笑了,帮他把还没有用到的书本拿出来。

  “我送你们去。”顾骁说。

  岁岁的脑袋从顾爸爸身后钻出来:“我也要送!可以吗?”

  “可以啊。”楚婉笑道。

  “那可以穿这件漂亮小裙子吗?”岁岁的小手从顾爸爸身后伸出来,手上拿着和婉婉姐姐一样的波点连衣裙。

  ……

  楚月终于意识到祁俊伟对自己有多不满。

  她不希望他们两口子的关系渐行渐远,便学着贴心一点,想要他们之间的相处能回到原先的状态。

  她学着做家务、做饭,学着不再任性,慢慢地,祁俊伟的脸色没这么难看了。

  这会儿,楚月一早就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听见大院里嫂子们说的话。

  “小楚同志今天就要去学校了吧?以后不喊小楚同志了,咱们喊楚老师!”

  “真没想到她这么有文化,居然能进军区小学当老师。这工作多难考啊,以前托儿所那个冯老师,也是高中生,她就考不上!”

  “对了,冯老师现在上哪儿去了?”

  “不知道,听说想回托儿所上班来着,但邹园长不要她。可不是嘛,托儿所的工资有军区补贴,不低的,一个月三十五块钱呢,她不干了,立马就有人顶上,居然还想回头,想什么呢?”

  “托儿所的工资都这么高,顾营长媳妇在军区小学当老师,工资不是更高了?”

  “真能干啊!”

  楚月垂着眼帘,听她们说的话。

  没想到,楚婉当老师了……

  第一次来到军区时,她在心底嫌弃楚婉,觉得楚婉不过是在家里洗衣做饭,这种日子有什么盼头?可谁知道,现在在家里洗衣做饭的成了自己,而楚婉则成了体面的小学老师。

  楚月轻叹了一口气,往前走几步,看见顾营长家的房门开了。

  一家四口从里面出来。

  楚婉穿了漂亮的波点连衣裙。

  这裙子的款式是之前她从来没见过的。

  遥想从前,她最爱买衣服,穿腻的、不乐意穿的,就都送给楚婉。可现在,娘家沦落到这样的境地,祁俊伟又不再宠着自己,她怎么可能再去花钱买时髦的衣服呢?

  楚月低下头,将视线从楚婉身上移开,却不想一个余光,竟看见岁岁穿着一件和楚婉身上那件一模一样的裙子。

  这裙子穿在岁岁的身上,又不一样了,小团子的脸蛋白里透红,蹦蹦跳跳地展示自己的新裙子,特别可爱。

  一眼看去,楚婉和岁岁就像是亲母女一般,就连边上的几个嫂子们都忍不住,连连夸楚婉好眼光,夸顾营长好福气。

  下意识之间,楚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特地用这么精致的布料给孩子做一件衣服,太费钱了。也不知道她肚子的孩子出来之后,有没有这么好的命。

  ……

  一家四口一起去军区小学。

  一路上,顾骁提醒安年,到了学校之后要好好学习,上课的时候得认真听讲。

  这番话,顾爸爸说了好多次,安年的耳朵都快要起茧子。

  “知道了。”他说,“还要保护好婉婉姐姐,别让其他小朋友欺负她。”

  顾骁轻咳一声,捂住安年的嘴巴。

  不该说的别说!

  楚婉:?

  她看起来,有这么好欺负吗?

  她可是老师!

  军区小学门口都是学生们和学生家长。

  楚婉对安年说:“我们得进去了,和爸爸、妹妹说再见。”

  “爸爸再见,岁岁再见!”安年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跟着楚婉进学校。

  楚婉和安年进了小学的大门。

  顾骁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拥挤的人群中,他发现一道特别小、特别圆滚滚的身影。

  岁岁踢着小短腿,“哒哒哒”往学校里跑。

  进去之后,她也能成为小学生啦!

  小团子灵活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着,一脸兴奋。

  然而忽然之间,她的小胳膊被揪住了。

  “回家。”顾骁说。

  岁岁嘴角咧到耳朵根的笑容逐渐消失。

  没混进去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