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34章 第3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第34章

  楚婉和顾莹说好的,有空就要来医院看一看她口中的邢医生。但估计就连顾莹自己都没想到,她隔天就来了。

  好在顾莹提过,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值的都是白班,就算她来得突然,但这个点,只要去食堂找人就准没错。

  楚婉问了路,找到食堂的方向。

  刚一进食堂,远远地,她就看见了顾莹。

  顾莹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坐在一起吃饭,估计就是邢医生了。

  大部分时间,都是邢医生在说话,平时比岁岁还要像个话痨的顾莹只是听,一句话都插不上。

  楚婉想要听得清楚一些,可那邢医生似乎不愿意让其他同志听见他们的对话,故意压低了声音。

  “小顾同志,你每天都只和我吃饭,没有其他朋友?”

  “你连和同事好好相处都做不到,又怎么能在工作上和他们配合好呢?”

  “生活中,人与人的相处就像是一面镜子,反应出彼此最真实的样子。如果同事们都不能接受你,就是你的问题了。”

  被这样批评,顾莹的眉心微微一拧,失落地低下头。

  邢医生又说道:“就算你没有朋友也没关系,我不会嫌弃你。”

  顾莹愣了一下。

  这时,一道温软的声音响起。

  “莹莹。”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顾莹回头,看见是楚婉来了,才从短暂的失落情绪中回过神:“嫂子!”

  邢医生面不改色:“这是顾同志的嫂子?是来探望病人的吗?”

  顾莹捏了一把汗。

  她和邢医生有一些私底下的接触,但还没有确定关系,如果嫂子说是特地来看他的,那不是很让人难为情吗?

  楚婉点了点头,坐下说道:“莹莹,我和你哥哥刚才把妈送到火车站了。回来时经过你们医院,想起你说医院食堂的饭菜很好吃,就来了。”

  顾莹松一口气:“妈回去了吗?”

  “回去了。”楚婉对邢医生说道,“不好意思,刚才走得近了,不小心听到你们说的话。”

  邢医生的笑容斯文有礼:“没关系。”

  “邢医生为什么说莹莹被人嫌弃?”楚婉笑着问。

  邢医生的神色微微一僵,说道:“看她和别人相处不好。”

  楚婉转而看向顾莹:“那怎么就是莹莹不好了呢?”

  顾莹刚才差点被邢医生绕进去了。

  这会儿听楚婉一说,稍稍回过神。

  从进这所医院工作以来,她和其他同事就没有深交。可仔细一想,不是她自己主动选择疏远的吗?

  就拿上回那个叫钱晓霞的护士来说,问起她和嫂子的关系,就开始打听,什么都还不知道呢,就揣测她们姑嫂之间关系不好,多烦人啊。

  所以,怎么能是别人嫌弃她呢?

  是她嫌弃别人才对!

  顾莹赞同楚婉的话,反应过来之后,就不再像刚才听邢医生的话时那样蔫蔫儿的了。

  楚婉看着顾莹唇角绽放的笑容,又抬起眼,看了看邢医生。

  她在宁玉村见过太多表里不一的人,就算不拿宁玉村的过往来说,光是她自己娘家,就有个诡计多端的父亲。

  楚婉不说自己有多会看人,但在见到邢医生的第一眼起,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可之后再聊几句,这不对劲的感觉就没了。

  邢医生变得温和、体贴,甚至在吃完回诊室之前,还特地去给楚婉打了饭。

  “同志,这些都是莹莹平时爱吃的,我给你打了一份,你尝尝。”

  楚婉接过:“谢谢。”

  邢医生又对顾莹说道:“莹莹,我先回去了。”

  等到他离开之后,楚婉再次看向顾莹。

  不得了,她的脸颊又红了些。

  “嫂子,你觉得他怎么样?”

  这人怎么样?一时之间,她还真说不好。

  楚婉握着筷子,认认真真地思索着。

  此时,楚月躲在食堂角落。

  楚月也不知道怎么了,向来自信的她,在看见楚婉的那一瞬间,竟下意识就躲了起来。她一直望着楚婉那个方向,看见那邢医生没和她们聊几句,就转身走了。

  难道是楚婉把人赶跑了?楚月皱着眉,伸长了脖子看,好在她终于看见,邢医生并不是生气了,人家走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怒意。

  再回想一下,楚月放心了。

  虽然她不知道原剧情中邢医生对顾莹做了什么,但她知道,在他们处对象期间,顾营长是阻挠过的。而那一笔带过的剧情提及,顾莹是一个不撞南墙心不死的人,她哥越是阻拦,她就越不愿意和邢医生分开,两个人几乎是在确立关系没多久,就先偷偷去领了结婚证。

  也就是说,就算楚婉真来了,也不能改变什么。

  人家哥哥都拦不住妹妹,她一个嫂子能顶什么用?

  楚月心里想着,她也不是怀心眼,盼着顾莹按照原剧情的发展结束自己的生命,只是——如果顾营长真因为妹妹的死而殴打邢医生,被按军纪处分,这是对祁俊伟有好处的。

  她不帮人,但也不害人,能有什么错?

  楚月自问是了解楚婉的。

  即便这会儿隔着一段距离,但她也能看得出,楚婉的神色,似乎是对邢医生不满意。

  她轻嗤一声。

  不满意又怎么样?别看现在姑嫂俩的关系还过得去,楚婉要是真对顾莹的感情指指点点,以顾莹的脾气,说不定立马就会给她脸色看。

  楚月安静地等着,想看见顾莹怒而离开之后楚婉难堪的神色,然而,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她的眉心拧了起来。

  楚婉什么都没说?

  “对了,嫂子,邢医生和我约好了,我们明天晚上要一起去看电影。”顾莹说。

  “电影?我能去吗?”楚婉说,“我好久没看电影了,上回去看,还是在宁玉村的时候呢。露天电影难免闹哄哄的,肯定没有电影院舒服。”

  “可以啊。”顾莹想了想,又问道,“我哥也去吗?”

  “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喊他。”楚婉犹豫片刻,放下筷子,“但是我敢保证,就算你哥看见邢医生,也不会乱说什么的。”

  顾莹原本还没有做好将邢医生介绍给家人的准备。

  可是嫂子的语气这么温柔,还打包票说哥哥不会捣乱……

  顾莹原本就不是害羞扭捏的人,此时只沉默了一会儿。

  “行吧,你们来!”顾莹把心一横。

  姑嫂俩达成一致意见,就开始聊起明天晚上要看的电影。

  顾莹被扯开话题好久之后,突然想起来,嫂子还没回答自己的问题呢。

  “嫂子,你倒是说呀,你觉得邢医生到底怎么样?”

  楚婉不好说。

  小姑子的性格就像是炮仗似的,她要是胡乱编个理由说邢医生不好,指不定就将人往邢医生那里推了。

  她轻咳一声,迟疑道:“这个邢医生说话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像鸭子?”

  顾莹傻住了。

  鸭子?

  ……

  齐远航每天的生活枯燥又忙碌,不是去练兵场,就是在去练兵场的路上。

  好不容易抽了空,终于能去医院见一见顾莹,他的心里美滋滋的。

  他让人通知顾莹一声,把她喊出来。

  没过多久,顾莹出来了,齐远航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袋子:“莹莹,这是我前几天经过供销社的时候买的,就这么几颗,我都没舍得给岁岁和安年!”

  “供销社的售货员说这是巧克力,我还是头一回看见呢。”

  自从齐远航确认自己的心意之后,有事没事都要去供销社和裁缝铺逛一逛,看见什么都想给顾莹买。

  但是,顾莹不是每一次都收。

  像是雪花膏或者裁缝铺里的衣服之类的,她都是不要的。

  慢慢地,齐远航得出一个结论——莹莹只收吃的。

  这巧克力是他前些天去供销社的时候看见的,金币的样式,太特别了。虽然价格比一般的糖果都要高一些,但他就是想给莹莹买。

  齐远航献宝一般把小袋子递给顾莹之后,嘴角一扬,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你一定会喜欢吃的。”

  可下一刻,他听见一句让自己笑容僵硬的话。

  “这个巧克力是不是化了?”

  齐远航的大脑几乎好半晌没转,伸出手,将袋子拿回来。

  袋子里的几块巧克力金币,已经变得软趴趴的,伸手轻轻一摸,半点形状都没有。

  顾莹叹了一口气:“齐远航,你别总是给我送东西了,有这钱就攒起来将来娶媳妇用。”

  炙热的阳光下,齐远航的心却凉了一大截。

  顾莹让他攒着钱将来娶媳妇,这是明晃晃的拒绝吗?

  “娶媳妇的钱攒好了。”齐远航说,“莹莹,我津贴很高的。”

  “那也不关我的事。”顾莹说,“齐远航,我有喜欢的人了。”

  齐远航许久都没有说话。

  顾莹看着他的神情,也不太好受,但这些话总是要和他说清楚的。

  “我先回去了。”

  齐远航站在原地,低下头,看着袋子里已经融化的金币巧克力,拿了一颗出来。

  金币巧克力已经变成一坨坨的,但撕开包装袋,尝一口,还是甜的。

  ……

  顾莹有喜欢的人这事,楚婉都还没来得及告诉顾骁,就已经被齐远航抢了先。

  傍晚,齐远航是带着好几个饭盒来的,饭盒里装着食堂里的饭菜。

  顾骁不喝酒,他自己一个人喝也没意思,就只好喝凉白开解愁。

  楚婉给齐远航烧了热水,等着热水晾凉的时候,担忧地看着他。

  齐副营长会不会变成第一个喝凉白开都会醉的同志?

  齐远航平时就想一出是一出的,因此即便这会儿他突然跑到家里来,顾骁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直到他气愤地拍了桌子:“真想知道那人是谁,能被莹莹看上!”

  “我妹?”

  “就是你妹!她说,她有喜欢的人了!”

  顾骁的神色立马变得严肃,拿起搪瓷杯,陪着齐远航一起喝凉白开。

  两个人都还不知道顾莹喜欢的人是谁呢,就已经同仇敌忾。

  看着这他俩气呼呼的样子,楚婉拍了拍安年和岁岁:“吃好了吗?我们去那边玩。”

  “我吃好了。”

  “吃好啦!”

  齐远航从兜里拿出一个小袋子:“这是齐叔叔买的巧克力,已经融化了,你们看看要不要吃——”

  “要哇!”岁岁的双眸亮晶晶的,用力点头,“谢谢齐叔叔!”

  看着小团子这兴奋的模样,齐远航叹了一口气:“还是孩子好啊,都不知道什么是愁。”

  岁岁拿着小袋子走了,边走边问:“婉婉姐姐,齐叔叔愁什么?”

  安年更有眼力见一些,小声道:“姑姑不喜欢他,喜欢别人了。”

  岁岁歪着脑袋:“姑姑只可以喜欢一个人吗?”

  小团子不理解,在她看来,喜欢是可以分成好多份的,就像她,既喜欢婉婉姐姐和顾爸爸,又喜欢哥哥、姑姑、奶奶还有项奶奶……甚至真要掰着手指头数的话,还有方主任、叶老师、齐叔叔,好多好多人呢。

  “让姑姑也喜欢齐叔叔吧,他好可怜哇。”岁岁一本正经道。

  安年似懂非懂,摇摇头:“姑姑不喜欢!”

  “喜欢一点点不可以吗?”

  “不可以。”

  “为什么哇?”

  “不知道。”

  坐在饭桌前喝着凉白开的齐远航听得清清楚楚。

  更扎心了。

  ……

  齐远航离开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

  顾骁回到房间听楚婉一说,才知道,她去军区医院食堂吃饭时居然碰见了顾莹喜欢的那个男同志。

  他严肃地坐下来:“不行!”

  楚婉看着他板着脸的样子,不由想笑:“为什么不行?”

  “莹莹平时烦人归烦人,但她才多大?这人怎么能惦记她?”

  “我还比莹莹小一岁呢,你怎么惦记我?”

  顾骁一时被问倒了,抬起眼,看见楚婉晶莹的眸光和唇角俏皮的笑意。

  一肚子的气,就像是被这笑容轻轻抚平了一般。

  “不跟你说笑了。”楚婉说道,“其实我也觉得那个医生不太合适。”

  “你跟我说说他的情况。”顾骁坐下来,握着媳妇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这回将一切告诉顾骁,是经过顾莹同意的,因此楚婉没有任何隐瞒。

  “他是主任医生,平时经常上手术台。”

  “不行!医生这么忙,平时怎么照顾莹莹?”顾骁连想都没想就摇头,但话说到这里,又顿了一下,“主任医生?多大年纪了?”

  “三十。”

  “更不行了!”

  楚婉还从来没见过顾骁这炸毛的样子,一口一个不行,就像是立马就要冲医院宿舍找人家干仗似的。

  “前几天我和妈聊天的时候,她就说了,莹莹的性子像妈,你就像你们的爸爸。”楚婉说。

  “谁和他像。”顾骁说道,“他这么古板,什么都要他说了算——”

  话说到这里,顾骁的声音小了。

  他还没见过那医生,一听说妹妹要处对象,第一反应就是不行,这反应,还真是像他爸……

  “你也说了,以前你爸让你干什么,你不服气,就偏不听他的,莹莹也是一样的。”楚婉说,“如果不想把莹莹往外推,就得先尊重她的意愿。”

  “这事得慢慢来,我们也要先看看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

  顾骁又被她这轻轻柔柔的声音给哄好了。

  也是,莹莹从小就三分钟热度的,说不定很快就不喜欢人家了呢?

  他闷声道:“知道了。”

  楚婉莞尔一笑:“明天晚上带你去电影院看电影。”

  顾骁:!

  原来听媳妇的话,还能被带去看电影!

  ……

  安年和岁岁如今在大院交到好些个朋友,第二天从托儿班回来,听说顾爸爸和婉婉姐姐要出门之后,他俩考虑了好久,还是决定坚持初心。

  兄妹俩一个去苗苗家,一个去小花家,找的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家属院里压根就没有秘密,不一会儿工夫,嫂子们都听说顾营长和他媳妇要出门看电影去!

  沈翠珠冲着孟光荣抱怨:“你看看他们小俩口多好啊,顾营长忙了一天回来,还能想着带媳妇去看电影。我跟着你几十年了,连半场电影都没看过!”

  孟光荣摇摇头,感慨道:“年轻的小媳妇就是不懂事,顾营长都操练一天了,多累啊,她还缠着他看电影。”

  沈翠珠和孟光荣把窗户打开,看着隔壁屋的顾营长和楚婉。

  人家小俩口已经换好衣服,手牵着手出门了。

  临出门之前,顾营长又回屋拿了两瓶橘子水和一小袋糖果和桃酥,出来时再次和媳妇十指紧扣。

  沈翠珠盯着顾营长看了好久,说道:“谁说是小媳妇缠着顾营长的?你没看出来,顾营长自己也挺乐呵吗?”

  “没看出来。”孟光荣硬着头皮。

  实际上,他看出来了。

  甚至他都不用仔细看顾营长的神情,都能察觉到——顾营长连后脑勺都透着期待和开心呢。

  小俩口出门时十指紧扣,一起往车棚走。

  顾营长怕他媳妇坐在自行车前斜杠上不舒服,还特地找人借了一台自行车。

  借来的自行车是有后座椅的,顾营长他媳妇捋一捋裙子,横坐上去,两个人就这么甜甜蜜蜜地出发去电影院了。

  家属院的嫂子们真是一个比一个感慨。

  年轻真好啊!

  不对,她们年轻的时候,日子也没过得像这么有滋有味的。

  太阳下山了,空气中还带着几分闷热,但自行车的车速快了,总能吹来几缕微风。

  之前在大院里,楚婉怕影响不好,坐在后座时,两只手拉着顾骁身上挺括的军装。

  现在出了军区大院,她的手碰到他精瘦的腰,隔着军装,指尖轻轻戳了戳他的腰窝。

  顾骁一把抓过她柔软的手,摁在腰上:“扶好了。”

  楚婉失笑,环住他的腰,轻声道:“一会儿见到邢医生,你得听我的。”

  顾骁:?

  那个医生也要来?

  ……

  经过这么多天,楚景山和郑松萍终于从派出所出来了。

  那些日子,他们以为自己要被送去农场劳改,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挣扎与煎熬中度过。

  很多时候,楚景山都在想,楚婉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绝?

  当年的事早就已经过去了,她实在没有必要咄咄逼人,断了他所有的后路!

  郑松萍也恨透了楚婉。

  要不是因为这个便宜女儿,她的日子只会过得比以前更好,毕竟,楚景山差点就要当副校长了。

  当初就不应该同意楚景山把这个来讨债的孩子抱回家!

  但现在,他们俩后悔也没用了,日子总得过下去。

  夫妻俩心底都有怨气,一言不合,说的都是难听的话。

  楚景山一方面怪楚婉的狠心,但另一方面,又因为郑松萍无休止的抱怨而怀念自己的前妻。

  就算是当时他提离婚,姜曼华都不曾像郑松萍这样撒泼,只是让他重复一遍,之后就再不纠缠。

  这些年,他一直在打听姜曼华的消息,可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但如今,希望她活着的念头却变得愈发强烈。

  如果她还活着,他们能重新走到一起,他的下半辈子,才有盼头。

  夫妻俩去了楚老太太家。

  一进门,郑松萍就烦躁地捏住鼻子。

  这么臭,怎么住人?

  “妈,小月呢?”楚景山问。

  楚老太太时而糊涂,时而精明,她忘了楚景山和郑松萍是从哪里回来的,但记得楚月上哪儿去了。

  “她去找她男人了。”楚老太太说,“景山,你不是说她嫁得没楚婉好,不能去部队住吗?怎么现在又能去了?”

  郑松萍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楚景山,你平时就是这么在外面说我们女儿的?小月怎么就嫁不好了?楚婉嫁得体面,但她给你沾着半点好处了?”

  楚老太太站出来,猛地推她一把:“你怎么跟我儿子说话的!别忘了你现在还在我家,要是再嚷嚷,给我滚出去!”

  看着叉着腰在自己面前怒骂的婆婆,郑松萍一口气堵在胸口,闷得慌。

  “行,我走!”郑松萍在屋里找,找她攒的那些钱。

  钱全都放在一个荷包里,楚月搬走的时候,一定不会忘记带。

  郑松萍找乱了整个屋子,终于在楚月塞着一堆衣服的行李箱里找出装荷包的盒子。

  这些年,她攒了不少钱,先搬出去住,总比在这里待着强。

  然而,盒子一打开,拿出荷包的那一刻,郑松萍浑身都僵住了。

  里面没有钱。

  “你在找钱?楚月都带走了。”楚老太太说。

  楚景山不敢置信地上前,将荷包翻过来掏了掏:“楚月一点钱都没给我们留下?”

  郑松萍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他们没有工作,又没有钱,日子该怎么过?

  楚景山冷笑:“郑松萍,你成天说楚婉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你自己生的女儿又有多好?”

  楚老太太被他们吵得脑仁子嗡嗡疼。

  她摇摇头,进了自己狭窄的里屋。

  老人家撇撇嘴。

  也不知道他俩平时是怎么教孩子的,景山的晚年生活肯定不如自己。

  不管怎么说,还有仨孩子愿意照顾她呢。

  而楚景山家——

  楚婉走了,楚月也走了,俩口子还成天吵得要动手。

  他们俩老了之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啊!

  ……

  顾骁和楚婉一到电影院门口,就碰见顾莹和邢医生。

  顾莹起初还有些担心,盯着她哥的脸观察了好一会儿,生怕他为难人家。

  没想到,她哥可自然了,唯一难相处的时刻,就只是邢医生在和他打招呼时,他不冷不热地点了一下头。

  不过当时顾莹还没顾得上为邢医生抱不平,她只是仰着头,看看邢医生和她哥悬殊的身高差距,陷入沉思。

  平时邢医生在医院里看着文质彬彬的样子,而且还很帅气,可站在她哥哥面前,明明他还比哥哥大好几岁,怎么气势上却像输了一截似的?

  要是顾骁卯了劲儿地阻挠顾莹和邢医生看电影,她肯定不乐意,可现在哥哥嫂子都只是和她打了一声招呼,就买票进电影院了。

  “顾同志,这边。”邢医生说道。

  顾莹看了一眼电影院门口的小卖部:“我想去买点话梅和小零嘴。”

  “这些有什么好吃的?话梅核吐得到处都是。”邢医生说完,笑了笑,“你啊,就像个小姑娘似的,一点都不成熟。”

  电影院门口人头攒动,顾莹忽然觉得没劲,也懒得绕过人群去买了。之后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两个人候场排队等着进放映厅,很快就见到售票员挂出了一个“全满”的红牌子。

  如今电影院上映的大多是抗战题材的影片,电影很好看,场面惊心动魄,但也有温情的时刻。

  顾骁和楚婉就坐在顾莹前面一排的位置。

  小俩口挨着坐,不由地,都想起上回一起看的电影。

  就在一个多月之前,他们在公社里看了一场露天电影,那时两个人都有些羞涩。

  尤其是顾骁,当时他根本就没注意整场电影放了什么,心里头只想着等电影结束之后,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

  可这一次,他们已经结婚了。

  顾骁不必担心她是否愿意接受自己,楚婉也不必担心公社来来往往的村民会说自己的闲话。

  电影放到最精彩的时候,出现炸得战士血肉模糊的战争场面,楚婉看得揪心,身体向后缩了一下。

  顾骁握住她的手,偏过头,挡住她的视线:“害怕了吗?没事的,拍电影而已,那些血不是真的。”

  楚婉漂亮的眉微微拧着:“你们平时上前线,也这么危险吗?”

  顾骁的心头像是紧了一下。

  她确实怕这场面,但害怕的根源,是担心他。

  “不会的,我们平时上战场不像这样。”顾骁哄着她一般低声说,顿了一下,又拿出自己带来的糖果和桃酥,递到她嘴边。

  楚婉忍不住笑了,嘀咕道:“我又不是岁岁。”

  只有岁岁才会在每次有小情绪的时候被好吃的收买。

  但话虽这么说,能边看电影边吃东西,确实更有乐趣。

  “这桃酥会掉得电影院地上都是渣的。”她说。

  顾骁拿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手帕:“垫着吃。”

  顾莹坐在他们后面一排,虽然还隔着几个座位,但能看见她嫂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她有些失神,转头看向目不斜视的邢医生。

  “你是顾莹同志吗?”边上一个人问道。

  “对。”顾莹说。

  原来是她嫂子请边上的人给自己递来了一瓶橘子汁和几颗奶糖。

  邢医生也注意到了,看了顾莹一眼,无奈地笑了一下。

  顾莹知道他又想说自己不够成熟,刚打算把橘子汁和奶糖收起来,突然不乐意了。

  吃点东西怎么了?

  顾莹打开橘子汁,“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又撕开奶糖糖纸,丢到口中。

  ……

  看完电影,小俩口和顾莹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去了。

  这会儿还早,他们没急着骑车,顾骁推着自行车,楚婉则在他边上走。

  两个人讨论着刚才电影中的剧情,说完剧情,又聊到顾莹。

  “不行,不能让他们俩天天待在一起,还是不合适。”

  “我明天一早去给爸妈发一封电报。”

  “我回去一趟,让莹莹跟我们一块儿走。”

  听着顾骁的话,楚婉回头看了一眼。

  电影院门口还是围着好多人,顾莹和邢医生已经上了各自的自行车,准备回去了。

  “明天喊莹莹来家里吃饭吧,现在就算了。”楚婉说,“不过我刚才看电影的时候悄悄回头看了莹莹好几眼,她在邢医生身边时,好像和上次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楚婉深思熟虑,说道:“莹莹好像——不脸红了。”

  ……

  另一边,顾莹和邢医生一起回军区。

  早在昨天上午邢医生约她去看电影的时候,她还希望他们俩能只骑一辆车,回去的时候她坐在斜杠上,光是想一想那画面,就是她心中自由恋爱最美好的样子。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态起了微妙的变化。

  此时,他们各自骑着一辆自行车,温热的微风拂面,邢医生说着刚才电影中的一幕幕,很有他自己独特的见解。

  这原本是她盼望着的,最浪漫的时刻。

  但是,顾莹的心底,冒出了昨天嫂子说的话。

  嫂子说,邢医生说话的声音像鸭子。

  顾莹蹬着自行车的脚踏板,偷偷瞄了邢医生一眼。

  他哪儿都没变,却像是哪儿都变了。

  顾莹的爱意来得快,去得也快,她觉得邢医生不是一个有趣的人。

  “顾同志,我遇到过很多成熟、优秀的女同志,但还是想选择你。”

  “你确实不特别,还有点任性,在工作上又经常犯马虎。”

  “但是,我想和你以结婚为目的开始交往……”

  顾莹看着他,脑海中嫂子说的话始终挥散不去。

  她都没听清邢医生的表白,只觉得他一开一合的嘴,像是在重复着一个相同的音节——

  嘎!嘎!嘎!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