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33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33章 第33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第33章

  “这同志晕倒了!”

  “赶紧把人抬进医院,让医生看看!”

  “这位同志手上还拿着张单子,单子上写她怀孕了!”

  虽然楚月已经瘫软在地上,但此时她的意识,却比任何时刻都要清醒。

  她能听见耳边好心人的叫喊,同时,脑海中的种种画面变得更加清晰。

  冥冥之中有一道声音告诉她,她是一本小说中的原女主,是所有人口中的人生赢家。

  原剧情中的楚月,从小就过得比别人好,而这份“好”,是通过一个对照组来体现的。妹妹楚婉就是她的对照组,原剧情中姐妹俩的童年,是实打实印刻在楚月记忆中的,她确定那些过往真正存在过,因此便对这冥冥之中的声音深信不疑。

  原剧情中,儿时的楚月是被浸在蜜罐中长大的孩子,她的性格肆意张扬,妹妹的性格则胆小内敛。通过从小到大的细致对比,体现出身为原女主的她过得有多顺风顺水,直到妹妹在宁玉村意外坠亡,原女主的童年篇才戛然而止。

  紧接着,原女主的人生开启了新的篇章。

  她遇到祁俊伟,他们结婚之后,楚月和现在一样,不愿意再干制钉厂的工作,直接辞职走人。剧情中,人人都说她傻,可人人都羡慕她的任性。毕竟这么好的工作,不是谁都能说辞就辞的。

  之后的情节发展和现在差不多,楚月根本没办法随军,夫妻俩也一直在想办法,只希望彼此不要再分隔两地。

  但一次紧急任务,祁俊伟受了重伤,在医院救治的那一段时间,部队领导前去探望,祁俊伟差点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提出唯一的要求,希望领导批准自己的媳妇随军。

  也不知道是女主光环,还是因为部队领导体谅,楚月终于被特批随军。

  出发去部队的时候,楚月的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还要意气风发,她所居住的大院里邻居们都说小月真有福气,所有不可能的事,一落到她身上,都变得轻轻松松的,她甚至都不需要主动争取,好机会便悄然落下。

  原剧情中,随军后的楚月和祁俊伟过着和和美美的甜蜜日子,还生下一对双胞胎。两个孩子被楚月教育得很好,在军区大院里人见人夸,而到这个阶段,对照组成了军属院里顾营长的两个孩子。

  楚月的孩子乖巧懂事,顾营长家的安年和岁岁则极其顽劣,每当家属院里其他人拿她的小孩和那两个孩子对比时,楚月总是摇摇头,同情地说,谁让他们俩没有妈妈呢。

  在那本年代文中,直到番外,顾营长都没有结婚,他家里一堆的糟心事,他妹妹、他两个小孩,都绊住了他向上走的脚步。祁俊伟则升得越来越高,从排长到副营长,再到营长、团长,甚至是最后她连想都不敢想的高度。

  而楚月自己的娘家,也给了她越来越大的底气,楚景山的事业顺风顺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进了教育局,曾经北城第二中学的校长转而成为教育局局长。

  “同志,你醒了?”

  “你感觉怎么样?还晕吗?”

  楚月睁开眼睛,脑子仍旧胀痛。

  她躺在医院病床上,看着自己面前的医生和护士,愣了神。

  “原女主……我是原女主……”楚月喃喃道。

  原剧情中她的父母都过得非常体面,并且恩爱到白头,可现在,他们俩却落得这样的境地……那么她呢?她的人生还会不会重新变得风生水起?

  医生不知道楚月在念叨什么,便说道:“七月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可能刚才站在外面顶着烈日晒,中暑了。你好好休息吧,没有太大的问题。”

  楚月的心头颤了一下。

  现在是七月份,原剧情中同样在七月份,祁俊伟就要在出紧急任务时受重伤。

  也就是说,她很快就能随军了。

  ……

  顾莹这次的排班表出来之后,值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夜班,好不容易才闲下来,想着哥哥嫂子家好吃好喝的,蹬着自行车就来了。

  一进嫂子家的家门,她就看见她妈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几天,项静云满心煎熬。

  她怎么就一时冲动,跟王嫂子说了那么一番话呢?

  现在成绩还没出来,她自己在家着急上火,生怕一不小心害了儿媳妇。

  “妈,您就是这样的。以前军区的陆阿姨说我不用功学习,您一气之下,光顾着护着我,直接跟人家说我平时在家不知道多努力,考试成绩不会差!”

  项静云都把这事给忘了。

  她嘀咕道:“后来你考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顾莹说,“被陆阿姨笑话了。”

  项静云“嘶”一声:“那你当时难受吗?”

  顾莹摇摇头。

  项静云松了一口气,可脸色还没来得及舒展,就听她女儿又开口了。

  “我不难受,是因为脸皮厚,您看我嫂子脸皮多薄啊!”

  项静云更加懊恼了。

  这会儿,楚婉回来了。

  她一进门,就看见母女俩忧心忡忡的目光。

  现在好了,一个人的压力,瞬间变成三个人的。

  只有那个嚷嚷着让她考第一名的岁岁还没心没肺地玩着呢。

  楚婉安慰了项静云几句:“妈,没事的,别放在心上。”

  项静云从行李箱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里面夹着一堆票证:“婉婉,妈带了不少票,大部分是攒的,有些是在部队里跟人换来的,你和莹莹去逛逛,买点自己喜欢的。”

  这些票证和荷包里的钱,项静云原本就是带来给楚婉的。

  儿子和儿媳妇结婚,自己什么力都没出,项静云觉得不合适。前阵子趁着楚婉不在,她悄悄问顾骁给了多少彩礼,没想到顾骁只是两手一摊,说把存折都交给媳妇了。

  可结婚之前的彩礼和结婚之后上交财政大权能一样吗?

  项静云和楚婉相处了一段时间,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直接给钱和票证,她肯定不会收,就想着等要走的时候,偷偷把东西留下。

  可现在,项静云愁得很,就想着早点拿出来,让儿媳妇去买些漂亮衣裳和稀罕的玩意儿,能乐呵乐呵。

  “妈,您自己留着用吧。”楚婉说。

  项静云将票证和大团结塞过来:“这么多布票、糖票什么的,我留着干什么啊?我穿不了这么多时髦的衣服,也吃不了这么多糖果。婉婉,你拿去!”

  婆媳俩僵持了半天,顾莹一把将票证和钱抽过来,另一只手拉着楚婉的胳膊:“我给嫂子拿着,嫂子,我们走!”

  眼看着楚婉和顾莹出门了,本来还坐在地上玩玻璃弹珠的岁岁立马“腾”一下蹦起来。

  然而,她的小短腿还没撒开,就被项静云一把抱了回来。

  小团子挣扎了一会儿,肉乎乎的腿在半空中扑腾,可奶奶是上过前线打过仗的军人,力气可大了,将她按得牢牢的。

  “你要去托儿班了。”项静云说。

  小团子唉声叹气。

  出门玩怎么不带岁岁哇!

  另一边,楚婉和顾莹刚一出门,就对上邻居嫂子们满面的笑容。

  自从前些天她婆婆一不小心吹了牛之后,嫂子们看她就跟看着亲闺女似的。

  漂亮乖巧又有文化的女知青,谁不喜欢呢!

  “莹莹来了啊?”

  “莹莹,和你嫂子去哪里?”

  “小楚同志是得出去转转,要不然当上军区小学的老师,就要忙起来了!”

  “说啥呀,当老师最好了,有寒假和暑假的!”

  楚婉硬是挤了个笑容,拉着顾莹跑了。

  身后嫂子们还在议论着。

  “还不好意思了呢!”

  “顾营长他媳妇的脸皮真薄呀。”

  顾莹拉着楚婉去国营裁缝店。

  这天气,骑着自行车出门要晒脱一层皮,她们商量过后,决定坐公交车去。

  一上车,姑嫂俩坐在一块儿,有说不完的话。

  楚婉喜欢和顾莹相处。

  她自己不是个话多的人,所以特别愿意听热情的小姑子说话。

  顾莹从军区医院聊到军属大院,嘴巴就没停过,楚婉听得津津有味的。

  “对了,你知不知道部队里一个姓祁的排长?”顾莹说道,“他出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昨天被送到我们医院的。”

  “祁俊伟?”楚婉惊讶道,“他是楚月的爱人。”

  顾莹听楚婉提起过楚月,刚才一路上,也听她说起这趟回娘家是干什么去的。楚婉明明比楚月大三个月,但楚家人为了让楚月从小就压楚婉一头,硬要把姐姐变成妹妹,实在是太气人了。

  顾莹没见过楚月,就已经对嫂子这同父异母的妹妹非常反感,不过一码归一码,祁排长是出任务时受的伤,姑嫂俩都有些担心。

  听顾莹说起祁俊伟的伤势,楚婉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生命危险吗?”

  “应该已经度过危险期了,是邢医生给他看的。”

  楚婉为祁排长松一口气,沉默片刻之后,想起原剧情的细节。

  其实,原剧情虽帮助她觉醒,但并没有影响到她觉醒之后的生活。因为当时楚婉在高烧中,醒来之后只清楚记得剧情中有关于自己的情节,其他的,并没有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就连楚景山当时是怎么成为教育局局长的,她都记不清了。

  现在再回想,原男主祁俊伟似乎确实受过重伤,但因祸得福,部队领导特批,同意原女主随军。

  也就是说这一次,祁俊伟会安然无恙。

  “邢医生的医术特别高超,只要有他在,大家都很安心。”

  “上次我们医院有同事说以前邢医生救过一个……”

  顾莹的话匣子又打开了,这一次提起的是邢医生。

  楚婉的注意力从原剧情中转移,转过脸,看向她。

  顾莹的眼睛生得特别漂亮,像是星辰一般璀璨明亮,尤其是在她对什么特别感兴趣的时候,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就更像是会说话。

  很显然,现在她对这位邢医生非常感兴趣。

  “莹莹,邢医生是谁?”

  “就是我们医院一个医生,才三十岁,就已经比很多主任都要——”

  “三十岁了呀……”

  “也就只比我大九岁而已!”顾莹脱口而出。

  只是她话音刚落,就看见嫂子的唇角微微扬起。

  顾莹用胳膊肘推了楚婉一把,有些难为情:“你别笑话我!”

  “跟我说说。”楚婉笑道,“我不告诉你哥。”

  顾莹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在确认嫂子值得信任,不会将自己的小秘密告诉项静云和顾骁之后,她就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顾莹和邢医生是在医院认识。

  上个月,她被调了科室,抱着自己的个人用品去新科室,一不小心,满怀的东西掉落一地。

  水壶、搪瓷杯、护士服等等……顾莹连忙蹲下来捡,而这时,邢医生出现了。

  邢医生长相斯文,气质儒雅,说话的语气还很成熟,帮她捡起东西之后,笑着提醒她下回别这么冒冒失失的。

  从那之后,顾莹和他就有了更多的接触。

  在工作中,邢医生经常提点她,在生活中,他也给了她很多建议。

  顾莹说到这里,嘴角不自觉翘起,脸颊上淡淡的绯红透出藏不住的少女心思。

  楚婉不由在心底帮着齐远航叹一口气。

  他要是知道这一点,恐怕心都要碎了。

  “嫂子,千万别告诉我哥啊,他看谁都不觉得是好人。”顾莹说,“而且现在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我和邢医生只是聊聊天,平时偶尔一起去食堂吃饭而已。”

  “我不告诉你哥。”楚婉想想还是不放心,对方和莹莹差将近十岁呢,又问道,“下次能不能让我见他一面?”

  “嫂子想见他吗?”顾莹说道,“我下个星期值的都是白班,你有空的时候就过来找我,顺便来我们食堂吃午饭。”

  “好。”楚婉笑道。

  ……

  在顾莹和楚婉出门之后没多久,项静云就带着安年和岁岁去托儿所了。

  祖孙仨本来还说说笑笑的,但一到托儿班门口,项静云就傻住了。

  冯清雅和邹园长站在托儿班门口,两个人都是板着脸,僵持不下。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还是那句话,不想干了。”

  “上次我就提醒过,你想请假要提早一天,现在倒好,连辞职都不提前说,冯同志,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对待过这份工作?”

  “我本来想打算提前说的,但你看看这班里,本来就已经有三十多个孩子了,今天又临时多了两个,让我怎么带?”

  “这两个孩子不是临时来的,只是前阵子他们发烧了,一直在请假。冯同志,你不要再找借口了。就算你接下来要去军区小学当老师,可学校不是在放暑假吗?你至少应该把我们这边的工作先完成,办好交接再走!”

  岁岁和安年同时歪着脑袋,试图理解这话。

  妹妹还是懵懵懂懂,可哥哥好像听明白了——考上军区小学的是冯老师?

  那婉婉姐姐呢?

  仿佛一道惊雷劈下,项静云半晌说不出话。

  她提前吹了牛,可现在成为小学教师的是冯清雅。

  楚婉怎么办?

  家属院的嫂子们没什么坏心思,可她们的话,实在是太多了……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不干了!”冯清雅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邹园长气愤的声音:“什么人啊!”

  这个时间点,正好家属院不少军属都送孩子来托儿所。

  冯清雅转身离开的时候,脊背挺直,下巴扬得高高的。

  昨天晚上,她爸带着她去军区小学的副校长家做客。

  副校长说,这教师的工作,已经是板上钉钉。

  即使正式通知还没发,但父母已经松口,冯清雅连想都没想,直接去托儿所辞职。

  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

  此时章校长已经到了校长办公室,正要开始办公。

  突然之间,敲门声响起。

  周茵茵拿来一叠试卷:“章校长,我给您把上回考试的试卷拿过来了。”

  章校长翻了翻这一叠厚厚的试卷。

  “李副校长说,一位叫冯清雅的同志考得很好,从答题的准确度来看,她的基础非常扎实。”周茵茵说。

  “冯清雅?”章校长想了想之前来报名的同志们,一时没想起哪个特别出色的。

  唯一给她留下印象的,就只有楚婉。

  “楚婉同志的试卷在哪里?”章校长问。

  周茵茵上前,帮忙找了找:“怎么不见了?”

  ……

  冯清雅走的时候潇潇洒洒,但到了下午,想起自己还有很多东西没带走,又回了托儿所一趟。

  托儿所就在家属院,她刚一进来,就看见楚婉和顾莹手中提着好几个袋子,从外面回来。

  一见到楚婉,冯清雅的嘴角就立马上扬,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以王嫂子为首的吃瓜小分队成员们则是欲言又止。

  但楚婉和顾莹都没注意到这一点。

  她俩自顾自聊着刚才在裁缝铺看见的衣服。

  “可惜就只有这么两件衣服做好的裙子,其他都得等,这一等就是半个月,太让人着急了吧!”

  “莹莹,刚才你挑的那块粉色棉布料用来做上衣会不会不透气呀?我那块的确良布料好像也不太透气……”

  “真的吗?当时就只顾着挑款式了,都没考虑这些。没关系啦,好看就行。”

  “也是,好看就行!”

  两个人有说有笑,但都是步履匆匆,因为她们都赶着回去吹电风扇凉快凉快。

  冯清雅站在原地许久,想在楚婉面前显摆一番,可迟迟没等到机会。

  既是因为她们俩自己聊得热火朝天,她插不上嘴,又是因为顾莹说话呛人,她不敢。

  然而就在这时,一位女同志出现在家属院的门卫亭。

  冯清雅的脚步顿了顿,发现正在家属院门口登记的是周茵茵。

  她认得,这是军区小学的一位老师!

  她假装自言自语道:“军区小学怎么来人了?”

  顾莹耳朵尖,一下子就停下脚步,拽拽楚婉的胳膊:“嫂子,军区小学的老师是来找你的吗?”

  楚婉也顿住脚步,回头看周茵茵。

  冯清雅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都到这时候了,楚婉还抱着一丝希望?

  也好,让她感受一下她与自己的差距。

  冯清雅站在原地,等着周茵茵上前。

  家属院的几个嫂子们一看,都为顾营长的媳妇捏一把汗。

  现在整个家属院都传遍了,谁不知道冯清雅辞职是因为当上军区小学的老师,可小楚同志不清楚啊,她刚才出门买布料做衣裳去了!

  周茵茵一步步走近,家属院的嫂子们看着楚婉期望的神情,简直不忍心看。

  冯清雅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往前几步:“周老师,我在这里。”

  可谁知道,周茵茵直接越过她,走到楚婉面前。

  “楚同志,恭喜你在这次考试中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冯清雅猛地僵住,不敢置信地回头。

  家属院的嫂子们也都齐齐愣在那里。

  楚婉惊喜不已,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耳畔已经传来顾莹愉悦的声音。

  “嫂子,你真的考上了!”

  “项主任还真没说错,高中生就是高中生,小楚同志真考了第一名!”

  “太了不起了,我听说那天好多人去考试呢!”

  “那托儿班这冯老师是怎么回事啊?”

  冯清雅还是不甘心,快步上前问周茵茵:“副校长说我才是——”

  “你是冯同志吧?”周茵茵看她一眼,说道,“刚才我们校长看了你的试卷,然后去找了副校长,才发现副校长把楚老师的试卷压在抽屉里,忘记批改了。”

  到底是忘记还是有意,章校长心中自有定论。

  军区小学这么好的单位,多少人削尖了脑袋要挤进来,周茵茵知道冯清雅肯定和副校长认识,但也不好说太多,只是看向她的时候,神情多了几分鄙夷。

  冯清雅一脸难堪,脑子像是炸开锅似的,瞬间就乱了。

  她做足了充分的准备,甚至还提前知道了考试的大致内容,居然还是不如楚婉的成绩。

  军区小学没考上,托儿班的工作还辞了,她该怎么办?

  ……

  项静云早晨亲耳听说冯老师辞职的消息,心都快凉了半截,后来放学时把孙子和孙女接回来时,一脸沉重。

  她都想过了,再在家属院待几天,如果听见军属对楚婉冷嘲热讽的,就上前跟她们吵,豁出去了,哪能让人家欺负自己的儿媳妇?

  可谁知道,傍晚楚婉一回来,就给她带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项静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了眼睛:“真考上了?”

  “真的。”楚婉用力点头,嘴角高高扬起。

  安年也上前,问了好几回:“婉婉姐姐要当老师了吗?”

  “是啊。”楚婉揉揉他的脑袋,“以后我要给你们班上课,你可得听话。”

  安年确认了这个好消息,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退到一边去,笑得不知道有多开心。

  在一家子欢天喜地的氛围中,正在吃西瓜的岁岁显得格格不入。

  小团子歪着脑袋,一口一口品尝在井水里泡过的西瓜,脸颊上沾了好几颗西瓜籽。

  西瓜又冰又甜,好好吃哇。

  岁岁不知道哥哥、姑姑和奶奶在开心什么,她说过婉婉姐姐一定会考第一名的呀。

  她的嘴巴好忙,没时间和大家解释,就想着等顾爸爸回来,他会告诉他们的。

  终于,吃着瓜的岁岁等到顾爸爸回来了。

  小团子看见婉婉姐姐飞奔上前,看见顾爸爸高兴的样子,还看见两个人当着大家的面,紧紧拥抱在一起。

  虽然婉婉姐姐弯弯的笑眼很漂亮,但岁岁还是有点懵。

  他们都不知道婉婉姐姐一定会考上吗?

  小团子思索了许久,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索性咬了一口瓜,一脸满足。

  原来只有岁岁知道哇,她最聪明啦!

  ……

  项静云这边还乐呵着,转头就看见顾骁将她媳妇紧紧拥入怀中。

  小俩口真的太腻歪了!

  可惜她和家里的老顾,已经从小俩口变成老俩口,腻歪不起来了。

  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老顾现在怎么样。

  楚婉迫不及待地想要跟顾骁分享这个好消息,但这个拥抱,还是来得猝不及防。

  小俩口拥抱了一会儿,转头看见项静云、顾莹、安年和岁岁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看。

  楚婉的脸“唰”一下就红了,从这怀抱里退出来,难为情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项静云和顾莹干咳一声,装作非常自然地转开视线。

  “妈,你的信。”顾骁朝项静云走过来,给她递了一封信。

  顾莹往前凑,看了一眼:“是爸寄来的。”

  项静云打开信封,拿出信纸。

  是她家老顾写的,说是一个人没劲,催她赶紧回去。

  “这都十天了,才想起来给我写信。”项静云抱怨道。

  楚婉笑道:“妈,从您那边寄信过来,得十来天才到呢。”

  顾莹一脸惊讶:“也就是说您才刚出门没两天,爸就给你写信了!”

  项静云一听,愣一下,突然就心花怒放。

  儿子疼媳妇,是随他爸!

  “这小老头!”项静云有点嘚瑟,“行吧,我收拾收拾,明天回清远。”

  ……

  和婆婆相处了十多天,突然要分别,楚婉有些不舍。

  项静云并不是柔软细腻的性子,但人与人相处,对彼此是否真心是能感受得到的。

  楚婉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被长辈关心爱护的滋味是怎么样的,直到这些天,她终于有了体会。

  第二天一早,部队给项书记安排车子,送她去火车站。

  顾莹要上班,顾骁抽出时间,和楚婉一起上了军车。

  一路上,项静云看着儿媳妇依依不舍的样子,心头都软乎乎的。

  她握着楚婉的手:“等到过年,你们来清远玩,妈让你爸去给你们赶海捞海鲜吃。”

  “爸都一把年纪了,还能赶海?”顾骁问。

  项静云“啧”了一声:“我们俩也就五十多岁,你和莹莹别整天觉得我们七老八十了!到时候让你爸去赶海,我在家做饭,给你们做一桌子好菜!”

  “妈,您给我们做饭啊?”楚婉问。

  这段时间,项静云在儿子儿媳家帮忙,有时候是看孩子,有时候是打扫卫生。

  至于做饭,她是真的不会,儿子儿媳一忙,她就去食堂打饭。就算偶尔下厨房,也只是把馒头蒸蒸熟而已。

  “我做啊。”项静云说,“煮海鲜简单得很,蒸熟就行。到时候我给你们调个酱料,直接一蘸,能把眉毛都鲜掉了!”

  楚婉听着都要馋了。

  真想快点过年啊!

  ……

  祁俊伟在病房见到了楚月。

  一段时间不见,她消瘦了许多,气色也没这么好了。

  从楚月的口中,祁俊伟知道了她家发生的变故。

  到底是新婚夫妻,即便之前心中有几分不悦,但此时看见自己的媳妇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他还是心疼的。

  祁俊伟身体也很虚弱,嗓子也干涩,强撑着安慰她。

  楚月红着眼眶,眼泪一个劲往下掉,又说道:“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俊伟,我怀孕了。”

  祁俊伟一怔,有些欣喜:“怀孕了?”

  楚月擦了擦自己的眼泪,靠在他的胸口。

  祁俊伟浑身的伤,被她这么一靠,疼得低喊了一声。

  楚月立马坐直了身体,委屈道:“俊伟,我在娘家是过不下去了。你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向领导申请,让我随军。你这是特殊情况,他们一定会同意的。”

  祁俊伟静静地看着她。

  当时他被转到军区医院,情况危急,战友们都赶来了,还说这阵子他不在部队,楚月寄来了很多信。

  战友担心他的安危,给楚月发了一封电报。起初祁俊伟还不同意,生怕楚月过来之后看见他的伤势,会心疼、担忧。

  可没想到,从他睁开眼睛看见她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楚月就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说过。

  她不管他当时有多命悬一线,也不在意他疼不疼,只想赶快随军,摆脱在娘家艰难的处境。

  “你不担心我的伤势吗?”祁俊伟低声问道。

  楚月确实不担心。

  原剧情中,祁俊伟也受伤了,但之后慢慢休养,恢复得很好。

  因此她就没考虑过他的伤势。

  可这些话是不能对他说的。

  她尴尬道:“你怎么这么想我?我这么大老远赶过来,你还要这么质问我!”

  祁俊伟的眸光黯淡了一些。

  楚月是在经历变故之后变得这么自私,还是一直如此?

  “不早了,你去问一下护士食堂的位置,先吃午饭吧。”祁俊伟说道,“我想休息一下。”

  从病房出来,楚月的心里不是滋味。

  军区医院有专业的医生、护士和护工,作为家属,她不能长时间在病房里陪护,去食堂吃了午饭就得离开。

  楚月估计自己得住招待所,不过好在出门之前,她将父母攒的钱都带出来了,能支撑一段时间。

  她去了食堂,排队打饭。

  前面站着一个医生,还有一个护士。

  年轻的女护士笑着对医生说道:“刚才我和晓霞交接班耽误了时间,差点没赶上来食堂。”

  “顾同志,你在工作中有太多不足了,生活中也马虎。像是交接班,完全可以按时完成的。”

  长相娇俏的女护士一时没说话。

  医生又温柔道:“没关系,我会多提醒你的。”

  “谢谢邢医生。”

  楚月抬起眼。

  顾同志、邢医生……

  这顾同志是不是顾营长的妹妹?

  她还记得,在原剧情中,顾营长的妹妹顾莹原本性格活泼开朗,后来她认识了一位医生之后,两个人以结婚为目的开始相处。在相处的过程中,顾莹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后来,他们结婚了,没过多久,传来顾莹自杀的消息。

  顾营长受到极大的打击,又不知道为什么,狠狠打了邢医生一顿。邢医生伤得不轻,事情闹大之后,顾营长被按军纪严肃处理。

  原剧情对于这段情节一笔带过,大概只是为了衬托家属院里其他军官家里的生活鸡飞狗跳,以此突显作为原女主的她家有多么岁月静好,因此楚月并不知道邢医生究竟对顾莹做了些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现实是,顾莹还是和他有了接触。

  即便现在他们还没有开始处对象,但这不是迟早的事吗?

  再次望向顾莹时,楚月惋惜地摇了摇头。

  真是一个可怜的女同志。

  ……

  送走项静云之后,小俩口回军区。

  经过军区医院,楚婉要先下车。

  “我去找莹莹。”她说。

  “找莹莹有事吗?”顾骁问道:“昨天刚见过面。”

  楚婉答应过顾莹的,不能把邢医生的事说出来。

  她“嗯”一声:“莹莹说他们医院的食堂饭菜很香的,我去陪她吃饭。”

  军车停下,楚婉向开车的同志道谢,小跑着就走了。

  顾骁:……

  连这么一会儿都不能和媳妇多待。

  “军区医院食堂的饭菜也就那样,有什么特别的?”顾骁说。

  正在开车的年轻小兵感觉顾营长这话不好接,干巴巴地开口:“还是咱们部队食堂的饭菜好吃?”

  顾骁点了下头。

  就是。

  ……

  此时此刻,冯清雅想要回托儿所,把自己原来那份工作要回来。

  园长办公室的门敞着,她刚进去,就看见小小一坨坐在椅子上的岁岁。

  “岁岁,班里小朋友多,肯定是比较热的,你看你刚才在班里热得哭鼻子,羞不羞啊?以后热了就过来,园长奶奶给你扇扇子。”

  邹园长喜欢这软乎乎的小奶娃,拿着扇子,在她边上扇扇。

  一老一小的,看着都是惬意自在。

  “真舒服哇。”

  “舒服吧?”

  “要是能有一根冰棍,就更好啦!”

  “你这小丫头想得美!”

  邹园长话音刚落,看见门边站着的冯清雅,神色冷淡了些:“冯同志找我有事?”

  冯清雅想要开口的,但张一张嘴,看见眨巴着眼睛转过来的岁岁。

  可不能在这个小不点面前丢人。

  冯清雅板着脸跑走了。

  听着这匆匆促促的脚步声,岁岁有点茫然:“怎么突然就生气啦?”

  “岁岁帮我把她吓走了。”邹园长笑道。

  小团子挠挠头。

  原来她这么厉害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