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3章 第3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章 第3章

  陈秀娥摔得结结实实,还没来得及“哎哟哎哟”地喊,脑子就已经轰隆一声要炸开。

  楚婉坐在八仙桌边的长凳上。

  桌上的粗碗里装着鸡蛋羹,边上还有一个搪瓷缸,搪瓷缸里的红糖水颜色不浅,一看就是挖了好几勺红糖冲出来的。

  刚煮出来的鸡蛋羹又滑又嫩,还香喷喷的,再喝一口甜甜的红糖水,小寡妇吃着喝着,动作慢条斯理、不慌不忙的,配上一张美得无暇的脸蛋,不像是坐在村子简陋的房子里,反倒像是坐在城里的国营饭店享福似的。

  陈秀娥的脚跌得疼,心更疼。

  家里过去吃喝不愁,可现在聂勤不在了,聂老头又因为病倒而辞了村支书的职位,他们早就已经过得抠抠搜搜的了。

  鸡蛋是省着给在城里念书的小儿子吃的,红糖是在国营饭店当服务员的大女儿买的,哪能轮得到楚婉?

  “你在干啥?”陈秀娥揉着脚踝,从地上爬起来,气势汹汹地骂道,“你偷吃了一个鸡蛋?”

  楚婉抬起头,两只莹白的小手捧着搪瓷缸:“是两个。”

  陈秀娥傻了。

  要是平时,只要她开口骂人,这小媳妇怕吵着家里其他人,更怕传出去让村民们听见会指责,不管是怕了也好,是息事宁人也罢,就算偶尔会顶罪,但就算顶罪,也是老老实实地低下头。

  可现在,她居然一点都不怕,还大大方方地说——是两个鸡蛋!

  陈秀娥懵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找回作战状态。

  “全村有谁这个点做饭吃的?你当粮食都是天上掉下来的?鸡蛋和红糖,不金贵的你不吃啊!肚子饿了,睡着不就行了?我一晚上就只喝了点红薯粥,现在也饿得心慌,瞅我吃啥了?”

  “你也饿了吗?”楚婉抬起眼,认真地说,“那就睡吧,睡着就不饿了。”

  陈秀娥一下子就被她的话给噎住了。

  本以为儿媳妇在跟自己抬杠,可再一看,人家柔声细语的,仍旧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她好像在关心自己?

  不是,哪有这样关心人的,小寡妇分明是要气她!

  陈秀娥继续破口大骂,可楚婉的反应,更气人了。

  “那怎么办呢?要不你去报公安吧。”楚婉轻声细语道。

  陈秀娥骂到一半,一肚子的话被堵到嗓子眼,嘴巴张大,眼睛都快要瞪出眼眶了。

  她说啥?

  她说的是啥话!

  但吃都吃了,总不能让人吐出来。

  真闹大了也难听,她家老头病倒前好歹也是村支书,儿媳妇平时也赚工分的,一年到头就吃两个鸡蛋咋了?

  要是传出去,村委会可能还要派人来教育她,聂老头最爱面子,到时候他的老脸没地方放。

  陈秀娥堵得慌,连气都快要喘不上了,恨恨地瞪楚婉一眼。

  明天得把鸡蛋和红糖藏好!

  陈秀娥气呼呼地回屋,要把已经睡着的老伴给晃醒。

  可聂老头睡得很死,听见她说楚婉偷吃了鸡蛋,只是咂巴咂巴嘴,继续打鼾。

  另一边,楚婉回到屋里。

  很长一段时间,她的肚子都是空落落的,许久没这么满足了。

  她不擅长争吵,也不想和婆婆闹得不可开交,如今的她,只是想为自己多着想一些而已。

  作为原书中的炮灰,过去的楚婉被原剧情支配,好像从来不会深想很多问题。

  可现在不一样了。

  她开始思考,究竟是什么让自己走到现在这一步的?

  似乎许多人、许多事都在推波助澜。

  楚婉躺下之后,心才跟着踏实了些。

  原剧情中,并没有交代她是怎么到顾营长屋里的,好像这情节的存在就只是为了安排她的死亡,无关紧要。

  当时她明明烧得浑身无力,在家里睡觉,不可能自己走去顾营长的家。

  是谁想陷害她?

  楚婉这样考虑着,逐渐来了困意。

  她将被角拉了拉,忽地想起自己刚才在顾营长炕上醒来时那一幕,想起他冷峻的神情。

  那会儿情况紧急,没来得及深究,但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气氛太微妙了。

  她咬了咬唇,脑子嗡嗡的,耳朵发热,有些难为情。

  虽然是他给自己指了一条逃生的路,但楚婉还是希望,再也不要碰见他了。

  不过,在她走后,顾营长回到小院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楚婉并不知道,但却是安心的。

  这样的信任感并不是无来由,因为今天,要不是他出手相助,恐怕她的命运与原剧情的发展无异。

  ……

  顾骁回来时,恰好与小院里的村民们打个照面。

  有人说小寡妇偷摸溜进他屋里,有人说她到处勾搭男人,这回一眼就相中军官,想着豁出去了……

  只是,大家伙儿说得口干舌燥,再一抬眼对上顾营长的目光。

  顾营长神色冷静,眼神却冷冽,气势迫人。

  一时之间,村民们把嘴闭得严严实实的。

  “大家散了吧,没这回事。”李村长说,“别打扰顾营长。”

  在宁玉村,任何一个人出了这种事,他都有理由有资格进屋搜查,可眼前的是顾营长。

  村民们也不敢再坚持,一个个都蔫蔫儿的样子,虽不舍得走,还是龟速挪动步子。

  顾骁懒得理会,长腿一迈,推门进屋。

  村民们多想一涌而上,但问题时,他们哪敢越过他。

  “李村长,小寡妇肯定在里面,刚才都有人看见了……”

  “傅知青,够了!我看谁敢把男女作风问题的帽子往顾营长身上扣?”

  顾骁顿住脚步,眸光平静地扫向对方。

  瘦削的身材,瘦削的脸颊,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手中还捧着一本书,文质彬彬的模样。

  被这样的眼神一扫,傅知青的心忽地抖了一下。

  这冷厉目光,与上战场杀敌没什么区别了。

  他立马躲开顾营长的目光,往后退了一大步,把路让出来,一句话都不敢说。

  “砰”一声,屋门被关上。

  ……

  小院里,村民们还舍不得走。

  他们一个个都守在门口,偷偷听着里头的动静。

  角落的傅贤光趁着大家不注意时,鬼鬼祟祟地摸索到顾营长家的堂屋窗边。

  窗户敞着,他轻轻扶着窗框,爬了进去。

  这声音窸窸窣窣的,他心里慌,先屏住呼吸停顿片刻,才脱了鞋,踩在地上,轻手轻脚地进屋。

  楚寡妇肯定在屋里,他能确定。

  因为人是他抬进去的。

  傅贤光从刚下乡时就喜欢楚婉,可是,她从来没有打正眼看过他。

  今天下工时,他经过聂家,见屋里没人,想要进去和她说说话。一进屋,发觉她在熟睡,而且发着高烧。

  傅贤光之前就听过有二流子带着小姑娘钻小树林,当时脑袋发热,将楚婉抱出屋。

  但他到底是知青,不是什么盲流子,夜风一吹,冷静下来。

  如果楚婉醒来之后大声求救,自己就是犯罪,会被送去劳改。

  再转念一想,过去楚婉对他爱答不理,傅贤光心底怨恨,想让村民们的唾沫星子压死她。

  那会儿,他正好站在顾营长家门口。

  敲了好几次门,确定营长不在家,他便大着胆子,做了这一切。

  顾营长是楚婉招惹不起的,她会为从前对自己的轻视付出代价!

  可现在,计划落空了。

  傅贤光不甘心。

  当时楚婉发着高烧,怎么可能溜得走?

  他不信邪,决定偷偷进屋看一看。

  可谁知,就在他轻手轻脚到了里屋门边,以为一切顺利时,胸口忽地一阵剧痛。

  “砰”的响声袭来,一记飞踢,他整个人被踢出老远,后背狠狠地砸到墙角。

  傅贤光捂着胸口,痛得叫出声,趴在地上,许久都动弹不得。

  下一刻,他看见一双军靴。

  傅贤光面色煞白,抬起头时,面前是居高临下的顾营长。

  而余光扫见的,是空无一人的里屋。

  ……

  “吱呀”一声,屋门再次被打开了。

  正当村民们惊喜地以为小寡妇真在屋里时,突然看见顾营长揪着傅知青的衣襟,将他拽出来。

  一个使劲,顾营长狠狠将他摔在大院地上。

  吓得大家往后退了一大步。

  傅贤光疼得头晕目眩,连滚带爬地都直不起身。

  顾营长厉声质问:“屋里有没有人?”

  傅贤光整个人都在颤抖,吓得声音都发虚:“没有,屋里没人!是、是我错了,我不该偷偷爬进去的!”

  村民们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但同时,一个个也都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平日里斯文体面的傅知青,是村里不少小姑娘喜欢的对象。

  可这样的他,在顾营长面前,竟像是个小鸡仔似的,说被逮着,就被逮着了?

  傅贤光进去看了,却什么都没发现。

  这表示小寡妇根本就没有爬床。

  村长的老脸都快没地方放。

  顾营长儿时住在村里,但实际上,他并不是宁玉村的人。

  人家现在都当营长了,还愿意回来探亲,这是全村的光荣,可现在村民们居然去打扰他!

  村干部们严肃批评了一群造谣的村民,写检讨、扣工分,并且勒令在场所有人都不得再提这件无中生有的事。

  村民们一想被扣了的工分,心都在滴血,再一对上顾营长肃着的脸色,连心痛都是悄悄的。

  “傅知青,你私自闯入顾营长家,这件事必须严惩,我们会上报公社,批评处分!”

  傅贤光呆住了。

  他是村里最能干的知青,帮村干部干了不少实事,兴许下批返城名单里就有他。可现在,一切都没了。

  处罚还没下来,他很可能会被安排去干村里最脏最累的活,甚至——他得罪的是顾营长,一不小心,会被永久取消回城资格!

  整件事,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他为什么要跑去欺负小寡妇?

  ……

  同为知青的汪美茹站在一边,悄悄感受村干部们对顾骁的敬重,心脏噗通噗通直跳。

  上一世,她就听说过村里出了个军官,是村里人只要提起就觉得面上有光的大人物。

  但上辈子,汪美茹没有见过他,这是第一次与他见面。

  顾营长穿着军装,身姿挺拔,光是站在那里,气势就让所有人失色。

  他的五官很英俊,是锋芒毕露的凌厉,一个眼神,在他面前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可是未来的司令啊,要是成为司令夫人,人生还会有烦恼吗?

  汪美茹多想让他注意到自己。

  她板起脸,声音稍稍抬高,表露出恰到好处的愤怒与正义。

  “我就说了,楚婉不是这样的人。”

  “我和楚婉是一起下乡的,我对她最了解。”

  “楚婉平时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怎么可能爬床?”

  话音落下时,汪美茹试图与顾骁对视。

  可是,他竟连余光都没扫自己一眼。

  顾营长逐渐失去耐心。

  这个村民太吵了。

  但同时,他不经意间记下这个名字——楚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