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26章 第2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第26章

  这会儿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一个个敞着窗,听见顾营长屋外“砰砰砰”的敲门声,吓了一跳。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顾营长家门口闹,还敢直接喊他的名字!

  男男女女加上他们的孩子们打开门,把脑袋钻出来看一看。

  看见是顾莹,大家伙儿就都放下心。

  原来是顾营长他妹,那就没事了。

  沈翠珠的丈夫不是什么军官,她能随军,不过是因为孟光荣在部队待了十几年熬出的资历而已,在随军之前,她总是担心,大院里的嫂子们会瞧不起人,不愿意跟她接触。可之前因审楚月的事打入嫂子们内部之后,她交到了不少朋友,大家都好说话得很,此时她便拿着锅铲走出来,打听一下情况。

  “王嫂子,这漂亮小姑娘是谁啊?”沈翠珠问。

  “这是顾营长她妹,闹腾得很,每次来去都是风风火火的。”王嫂子说。

  沈翠珠一脸意外,再看一眼,小姑娘和顾营长还真有几分神似:“原来顾营长还有妹妹,我搬过来好几天了,都没见过呢。”

  “他妹妹在军区医院工作,平时不怎么来。”王嫂子想起屋里顾营长的媳妇,立马问道,“顾营长他妹妹是不是还没见过小楚同志?”

  “我就住顾营长家边上,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妹,小楚同志又是顾营长从北城接来的,估计姑嫂俩还真没碰过面。”沈翠珠问道,“建丹,你这皱着眉头,担心啥啊?”

  “你是不知道莹莹是个什么样的人啊。”王嫂子说。

  王嫂子给沈翠珠介绍了一番顾莹。

  小姑娘的脾气是真的呛,说话做事从不给人留情面。之前一回,她们医院里的副院长要把自己闺女介绍给顾营长,她二话不说就给拒绝了。副院长不乐意了,让她问一问顾营长的想法,然而顾莹连想都没想,就说顾营长不会喜欢副院长她闺女。

  这话也算含蓄了,但副院长就一直在心底想,自己闺女究竟是哪儿让人看不上了?

  “我是本地人,娘家弟媳妇就在军区医院当护工,这事别人不知道,是她偷偷听来的,你可别说出去。”王嫂子说。

  沈翠珠立马把自己的嘴巴一捂:“我谁都不会说的!”

  跟自己男人说,应该没啥问题吧?她悄咪咪想着。

  “反正他们家莹莹是真不怕得罪人,毕竟不管是爸妈,还是哥哥,一家子都是她的底气。就算那军区医院的副院长再恼火都好,也不好给她穿小鞋。没办法,大家都宠着她,要是顾莹被惹得不高兴了,谁也没好日子过。”王嫂子笑道。

  沈翠珠听得津津有味的,突然拧了拧眉:“要是这样,她会不会和顾营长媳妇干仗?”

  说到这里,两个嫂子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们能看得出来,顾营长媳妇看着软乎,其实主意正,不是那种老老实实任人欺负的。至于顾莹,小姑娘就是什么都不干,只坐在那儿,都是看谁谁不顺眼。

  一个是被宠到大的妹妹,一个是刚进门的媳妇,俩人要是打起来,顾营长该帮谁?

  ……

  顾莹站在屋外,气势汹汹的样子,等待了好几秒钟。

  就是这几秒钟,让她稍微冷静了一些。

  不得不说,哥哥是真了解她,屋里人开门要是再快点儿,她一冲进去,可能立马就要打人了!

  打哥哥不行,打不过,从小到大自己都没在哥哥身上讨着什么便宜。

  打嫂子不行,俩人的恩怨还没到这份上,最多就只是瞪她一眼,不给她好脸色看。

  至于两个孩子就更不行了,他们好歹喊她一声“姑姑”。

  说来说去,就只剩下齐远航。

  谁让他背着自己,偷偷去见嫂子了!

  因此,当齐远航兴冲冲地跑来开门时,就遭殃了。

  顾莹就像是点着了的炮仗,一肚子火气“噌噌噌”往上冒。

  “莹莹!你怎么来了!”齐远航一脸兴奋。

  顾莹扫视一圈。

  岁岁奶声奶气地喊姑姑,安年意外但笑容腼腆,顾骁正向着她走来。

  嫂子呢?

  齐远航一看就知道顾莹在找谁,立马说道:“嫂子去厨房给你拿碗筷了!”

  顾莹气呼呼。

  谁是他嫂子?那是她嫂子!

  看着觊觎自己妹妹的齐远航,顾骁抬了抬眉,起身往前走一步,挡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太近了。

  顾莹没注意到这个,只是没好气地瞪着顾骁:“你结婚了?”

  此时厨房里,楚婉拿着碗,给顾莹打饭,伴随着的,是她怒气冲冲的质问声。

  和她结婚的决定,顾骁是先斩后奏的。

  就在楚婉来到军区大院没多久,金薇蓉在大院碰见她,就和她聊了聊当时顾骁去找程旅长打结婚报告的事。她之前有过一段婚姻,程旅长再清楚不过,拿到申请报告时,便让他先和父母说一声。

  金主任告诉楚婉,当时顾骁说,他们管不了。

  顾骁没有提前把结婚的事告诉家人,大概是不想他们诸多阻拦,反正只要是他的决定,谁都拗不过。

  他做的一切,是为了保护她。

  那么她自然也要勇敢一些。

  和婆家人的相处,楚婉希望尽量融洽,可如果小姑子真的和她合不来,她也不想为难自己。

  毕竟关起门来过日子的,是他们一家四口。

  这样一想,楚婉做了个深呼吸,从厨房走出来。

  脑中回荡着顾骁上回的话,他说他妹妹很烦人。

  楚婉做足准备,想着以不变应万变。

  然而一出厨房,看见顾莹的那一刻,她愣了一下。

  边上,顾骁和齐远航的心理也很复杂。

  顾骁想着,所有战友们家里难解的姑嫂问题要被他碰上了吗?

  齐远航想着,如果她俩打起来,他要帮谁?一边是好喝的鱼汤,一边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然而,就在两个人考虑如何处理此时尴尬的局面时,顾莹的眼睛亮了。

  “你不是那个——”

  难怪她刚才听见屋里传来的声音时,觉得这么熟悉,原来是下午医院那个怼人时心平气和,脸不红心不跳的女同志!

  那会儿顾莹就佩服楚婉,想着学一学这吵架只让别人生气,自己面不改色的本事,没想到,她是自己嫂子!

  楚婉的唇角也扬起笑意:“原来是你呀!”

  在医院时,她的注意力好几次被护士同志吸引。因为护士同志的脸色实在是太臭了,不忍气吞声,更不委屈自己,面对无理蛮横的岑连长和赵志兰,说话没好气,白眼还快要翻到天上去。

  那会儿楚婉就喜欢顾莹,喜欢小姑娘直爽的性子,没想到,她是自己小姑子!

  顾莹看着她嫂子。

  嫂子和她的年纪差不多,甚至看起来比她还要小一些,笑容和声音都是甜甜的,就像是夏日的冰棍儿一样,让人一肚子的怒气一扫而空。

  她上前,好声好气地说:“嫂子,我叫顾莹,家里人都喊我莹莹!”

  齐远航看呆了。

  什么时候见过顾莹这么乖巧的样子。

  “莹莹还没吃饭吧。”楚婉拉住她的手腕,把她带到饭桌前,腾了腾自己位置边上的位置,柔声道,“来坐这儿。”

  “好。”顾莹的声音都变得温和了些,满脸的笑容,一屁股坐下,接过楚婉递来的筷子。

  看着姑嫂俩相见恨晚的样子,顾骁懵了。

  看谁都是鼻孔朝天的莹莹,一口一个“嫂子”,听话得让他傻眼。

  还有楚婉,原本他在她身边坐得好好的,她居然把他的碗筷推到齐远航边上,拉着莹莹坐下来。

  说好的战友们家亘古不变的姑嫂问题,在他家根本就没出现?

  顾莹看着桌上的菜。

  楚婉炒了好几个菜,用筷子一夹,都是色香味俱全,让人胃口大开。尤其是摆在正中间的鱼汤,还冒着热气,又白又浓郁的汤,光是闻着都觉得鲜美。

  岁岁最热情了,光着小脚丫踩在凳子上,给姑姑盛鱼汤。

  一小碗鱼汤递过来,顾莹捧着喝了一口。

  带着一丝丝胡椒味的汤,一口下肚,胃里都暖暖的,再吃一口鱼肉,虽然已经被炖得入味,可肉质仍旧细腻紧实,含在口中抿一下,鱼肉化开,又鲜又嫩。

  这一回味,唇齿间的香气迟迟没有散开,让人心满意足。

  “嫂子,太好吃了!”顾莹惊喜道。

  “那以后就常来家里吃饭。”楚婉笑着说。

  “可以吗?”

  “当然可以呀。”

  顾莹告状:“你们结婚的事,哥哥都没告诉我,他是不是嫌我烦人?”

  “一点都不烦人。”楚婉扫顾骁一眼,一脸的不赞同。

  这么好的小姑子,哪里烦人了?

  顾骁也不理解。

  莹莹以前确实烦人啊!

  ……

  之后,听楚婉和顾莹说起来,顾骁才知道,原来她们一见如故,是因为之前就已经碰过面了。

  只是当时两个人不知道彼此之间的关系,只是看对方一眼,互相欣赏而已。

  他妹妹有时候是闹腾了些,但好歹是个讲理的,当时俩人在医院共同面对岑连长一家,一个用刚的,一个用柔的,初次见面,就培养出了“革命情感”。

  这就不奇怪了。

  齐远航喜欢顾莹好久了,吃饭的时候,不仅悄悄盯着她看,还时不时找话题。

  但很显然,顾莹对他毫无兴趣。

  每当齐远航将话题抛给顾莹,她都不接,之后一脸乖巧地找楚婉搭话。

  姑嫂俩年纪相仿,有好多的共同话题,就连聊彼此身上穿的衣服,都聊得热火朝天的。

  “莹莹,你这件衣服真好看。”

  “嫂子,我知道一间国营裁缝铺,下回带你去逛逛。”

  “好啊,我来京市这么多天了,还没去逛过呢。”

  顾莹斜顾骁一眼:“哥,嫂子来这么多天了,你怎么不不知道带她去逛逛?”

  顾骁:……

  楚婉和顾莹约好,等过两天小姑子休息的时候,两个人去城里玩。

  齐远航在边上吃得肚子都圆了,多想加入进去。

  可是人家两个女同志出去玩,哪会带他呢?

  齐远航成为透明人,正当他轻叹一口气时,顾莹的声音传来。

  “齐远航,你今天是第一次见我嫂子吗?”她问。

  齐远航点点头。

  不得不说,第一次看见楚婉,他就知道了,战友们说顾营长的媳妇长得跟仙女儿一样,一点都不夸张。

  跟莹莹一样,像仙女儿!

  “那你是什么时候来的?”顾莹又问。

  “就是吃饭的时候刚到。”齐远航奇怪道,“怎么了?”

  顾莹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那还是我更早见到嫂子,我下午在医院就见过了呢!”

  顾骁不懂。

  这有什么好比的?

  ……

  晚饭后,齐远航满足地站起来,说了一句客套话:“嫂子,辛苦你了,我帮你洗碗吧。”

  “好,你跟我一起洗。”顾骁说。

  齐远航一脸震惊。

  他家都是自己母亲洗碗来着,堂堂顾营长在家居然洗碗?而且还一副自然、理所应当的样子。再一个抬眼,看见莹莹眼中的欣赏,他明白了。

  难道男同志在家里洗碗是应该的?学会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也不好让客人洗碗吧?

  齐远航有些茫然,但还是被顾骁带到了厨房。

  以后不说客套话了。

  另一边楚婉和孩子们则带着顾莹去参观他们的家。

  “安年,这是你的房间吗?”顾莹问。

  安年点点头,又挠了挠头,因为姑姑惊讶地发现,安年的房间居然没有床。

  “我房间有两张床呢!”骄傲的岁岁拉着姑姑的手,往自己的小房间里跑。

  顾莹被岁岁逗笑了,轻轻掐一掐她的脸蛋,又问楚婉:“嫂子,你们房间在哪儿啊?”

  楚婉带着她去参观他们的房间。

  “哇。”顾莹站在大衣柜面前,一脸羡慕地打开,“好大的衣柜!”

  目光落在衣柜里,漂漂亮亮的衣服是她最喜欢的了,其中一件浅粉色的裙子,更是一看就特别扎眼。

  “这件是什么——”

  “莹莹不要!”

  可是楚婉的语速没小姑子的手速快。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顾莹已经将小睡裙拎在手上。

  这小睡裙的样式很少见,像是沪市货,但贴身的面料和断了的肩带,让人有点害羞……

  “唰”一下,顾莹的脸红得透透的。

  以后她再也不要乱开人家衣柜了!

  楚婉的脑子也嗡嗡的,但在小姑子面前,还是决定硬撑着。

  她轻咳一声,把小睡裙拿回来,装作平静地说:“断了?这裙子质量真差啊。”

  楚婉有点僵硬,把小睡裙塞到衣柜的一角。

  一个回神,突然想到,这是不是叫作欲盖弥彰?

  ……

  齐远航洗了碗,准备回去。

  他说道:“反正我要去给你拿供应票,过两天直接帮你把电风扇送过来。”

  齐远航不光是给他弄电风扇供应票,甚至还要帮忙把电风扇送过来,顾骁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感激。

  不愧是战友,不愧是好兄弟!

  只是他刚要出声,就再次被齐远航的话打断。

  “记得还钱。”

  顾骁:……

  “放心,那是一定的。”

  “还有——”齐远航用肩膀推了推顾骁,压低了声音道,“让莹莹下来跟我一起回去。”

  他没骑自行车,顾莹肯定骑了,一会儿让她带着自己回去,多浪漫!

  顾骁眯起眼睛。

  上次用给他弄电风扇票,是以请客吃饭作为交换条件,小事而已,他同意了。

  可这一次,交换条件是他妹!

  “门儿都没有。”顾骁平静道。

  然而他才说完,顾莹就踩着小碎步,和楚婉一起下楼了。

  齐远航的眼中燃起胜利的光芒:“莹莹,我得回去了,你骑车了吧?”

  顾骁扫他一眼,满脸的不悦。

  “骑了。”顾莹从兜里掏出自行车钥匙,“就在车棚。”

  顾骁的脸更臭了。

  齐远航惊喜地接过车钥匙,这是让他载?

  “慢走。”顾莹说完,转身和楚婉说道,“嫂子,你刚才说我睡哪个房间?”

  齐远航瞪大眼睛,美梦破灭。

  顾骁石化了,臭脸僵在那儿。

  他妹今天要住他家?还是楚婉邀请的?

  ……

  顾莹还是住下了。

  她才不管哥哥欢不欢迎呢,反正嫂子很喜欢她!

  而且她也是有眼力见的,小住几天而已,不要紧。

  楚婉给她找了个客房,铺好被子,临睡之前,两个人还在露台说了好一会儿话。

  也许一开始,还没见到顾莹那会儿,楚婉想的是最好能和婆家人处好,这样以后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可就在看见小姑子的那一刻,她就不这么想了,她们对彼此都是真心的。

  尤其是两个人在露台聊了许久,相谈甚欢,楚婉更是觉得,自己交到了一个朋友。

  时间不早了,明天一早顾莹还要值班,就只好依依不舍地回房间休息。

  顾骁在屋里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媳妇回来。

  他放下军事资料抬眼时,看见楚婉的嘴角一直上扬着,笑意就没收起来过。

  房间里的灯被熄灭,被窝里,小俩口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从他在总军区的工作,到岑连长、赵志兰和小胖,再到齐远航以及顾莹。

  “组织会怎么处理岑连长呢?”楚婉问。

  “侮辱烈士不是小事,岑国方自己都是军人,居然将战士的牺牲视为笑谈,甚至以此嘲讽纪连长本事不够,组织上一定会十分重视。之前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组织会好好考量,按军纪处理。”

  写检讨、处分、降职,甚至如果经调查,还能挖出更多,那么就是直接开除军籍都有可能。

  “这么严重?”楚婉意外道。

  顾骁靠在枕头上,鼻尖飘过她发丝上淡淡的香气,他捻了一撮在手上把玩:“心软了?”

  楚婉摇摇头,声音轻软而坚定:“组织上的调查不会冤枉他,如果他真的是这样的害群之马,就算开除军籍也不会可惜。”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能让顾骁看清她清澈明亮的双眸。

  从他认识楚婉的第一天起,就能感觉到,娇小柔弱的她,心底其实是有力量的。

  她的举报,使得岑连长一家被带走,但她并不会因为怕事或担心军队对他的惩罚太重而动摇。

  因为,那本来就是岑连长和他爱人自作自受,不管什么下场,都是他们应得的。

  顾骁的手,轻轻捋了一下她的发丝。

  这样的天气,还要被他圈在怀里,楚婉更加闷热了。

  她用手抵开他结实的胸口,小声道:“刚才莹莹都看见那件裙子的肩带了……”

  顾骁的眸光深了一些:“还没缝好?”

  “家里没有针线啊,一直想去买的,没来得及出门。”楚婉说着,感觉到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往后一躲,“不可以,家里还有人。”

  紧接着,骨节分明的大掌轻捂住她粉润的唇。

  楚婉巴掌大的小脸被挡了大半,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和精致小巧的鼻子。

  他的目光,变得炽热,靠近时,就像是护食的狮子,紧紧地缠着她。

  楚婉的心微微一颤。

  屋子里就只回荡着急促的呼吸声和如雷的心跳声音。

  ……

  一大早的,冯清雅站在托儿所门口接孩子们。

  原本这么热的天,她是不需要出来的,只等着军属们将家里小孩送过来,他们自己就会进班级。

  可好巧不巧的,就在她刚到时,居然听见几个孩子家长聊起顾营长的妹妹。

  听说顾营长的妹妹昨天冲到大院,敲门声就跟打雷似的,一看就是要闯进去挑事的。

  当时冯清雅立马就来劲儿了。

  她知道顾营长的妹妹,甚至之前还跟这人套过近乎。

  只是顾莹太傲气了,她好几次试图接近,都没成功。

  顾莹连自己都看不上,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小村姑?

  估计昨天姑嫂俩一见面,肯定立马给了个下马威!

  冯清雅就见不得楚婉成天过得这么滋润,孩子们向着她,顾营长也向着她,凭什么?

  现在好了,终于有人能让小村姑吃瘪。

  火辣辣的太阳烤得冯清雅满头大汗,但她满心期待,就算被晒得脸蛋通红,也甘之如饴。

  她想着,一会儿看见的楚婉,一定是神色凝重,甚至还有可能双眼红肿。

  毕竟顾莹那脾气,可不是谁都受得住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老师实在看不过眼,忍不住提醒道:“你进来吧,别晒中暑了,一会儿园长还要来视察的。”

  “没事。”冯清雅说,“我就想站在这里接孩子们。”

  叶老师狐疑地看她一眼。

  今天又是吃错什么药了?

  孩子们一个接着一个被送进来。

  冯清雅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热得双腿发软,不太舒服。

  奇怪,楚婉不会迟到了吧?难道是昨天太伤心,不仅哭肿了眼睛,还哭肿了脸,没法见人?

  可就在她这般期待时,不远处,楚婉窈窕的身影缓缓而至。

  这么大的太阳,她和另外一个女同志同撑一把伞。

  两个孩子不愿意打伞,在前边飞奔,她们实在拿他们没办法,笑了起来。

  伞沿宽大,遮住楚婉边上那个女同志的脸,但看穿着打扮,有点像顾莹。

  冯清雅以为自己看错了,往前走了几步。

  居然真是顾莹。

  楚婉的个子要比顾莹娇小,挽着她的臂弯,两个人有说有笑,热风吹过,裙摆都微微飘扬。

  她俩站在一起,哪有什么小村姑和部队干部闺女的区别,姑嫂俩一眼看去,都是时髦的城里小姑娘。

  冯清雅一脸怔然,傻傻地望着他们,刚才那种不适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身后传来楚婉清脆悦耳的声音:“岁岁、安年,慢点跑,别摔跤了。”

  两个精力十足的小家伙压根没听楚婉的,撒开小短腿狂奔。

  “咻”一下,他们一左一右,从冯清雅的身边穿过,跑他们各自的托儿班里。

  冯清雅被晃得头晕,愈发觉得双腿无力,不远处姑嫂俩的身影都变得模糊了些。

  下一刻,只听“砰”一声响,她栽在地上。

  “不好了,冯老师中暑晕过去了!”

  “快出来看看,冯老师热得翻白眼啦!”

  “不会吧,她晕过去了,一会儿园长带人来视察怎么办啊?是不是得再找一个老师顶上?”

  躺在地上翻白眼的冯清雅觉得自己太狼狈丢人。

  她挣扎了一下,可却浑身无力,很快就彻底晕了过去。

  ……

  另一边,自从楚月回到家之后,就茶不思饭不想。

  工作已经辞掉了,制钉厂是正经国营厂,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就算她现在想回头,都没人要。

  当然,她也不想回头。

  毕竟当时她和科室里的主任闹了不愉快,在单位的每一天,都觉得憋屈,还不如不干。

  只是现在冷静下来,她有点后悔,早知道辞职前就找人联系一下,把自己的工作给卖了,还能赚个一两百块钱。当时她为什么要这么清高呢?

  如今考虑起现实问题,楚月才意识到,如果祁俊伟那边一直没法让她随军,她就得等,说不定要等个十几年……在这期间,她就只能靠他给自己寄津贴生活了?

  这日子过得还不如楚婉,毕竟顾营长的津贴多高!

  楚月长叹一口气。

  楚景山早上出门的时候,大女儿躺在床上,傍晚下班回来,她还是躺着。

  这样下去怎么行?

  他敲门进了楚月房间,打算劝一劝她:“这次回来,是跟俊伟闹别扭了?”

  楚月撇嘴:“他没出息,我才不要理他。”

  楚景山的神色变了一下。

  这几十年,他成天听郑松萍说自己没出息。虽然现在这话是楚月说的,而且骂的是他女婿,与他无关,可他心里还是不痛快。

  “小月,你说这话的语气和你妈一模一样。”楚景山板起脸,“你别学你妈。”

  楚月平时都是被宠着的,没想到父亲会黑着脸对自己说话,一下子不乐意了,说道:“是呀是呀,我和我妈长得像,楚婉和你长得像。”

  “你说什么?”楚景山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一沉。

  “楚婉要是长得像我妈,不就奇怪了吗?”楚月耸肩,“她应该像她妈。”

  “你还敢说!”楚景山猛地抬起手,想要扇女儿一个巴掌,但楚月连躲都没躲,冷眼直视着他。

  “楚景山,你打小月试试!”郑松萍听见动静,一下子就跑过来。

  夫妻俩争吵起来。

  “你现在为了楚婉打我们的女儿?”郑松萍说,“你还惦记着她妈是吧?她妈这么多年没个音信,估计早就死了,你惦记着个死人!”

  “闭嘴!”楚景山咬牙切齿,但压低了声音,将门窗关紧,“你嫌不够丢人?一定要让所有人都听见?郑松萍,我们说好的,别把这事告诉两个孩子,你怎么告诉小月?”

  听见父母的争吵声,楚月觉得烦,捂着耳朵从房间里跑出去,把房门甩上。

  她和楚婉不是双胞胎,而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这一点,在几年前,郑松萍和楚景山争吵过后,一气之下就告诉她了。

  楚月还知道,父亲是母亲通过不光彩的手段抢来的。那会儿她才十几岁,觉得母亲这样做不对,不由同情妹妹,因此每次父母偏心时,都会站在妹妹那一边。

  可现在,就为父亲那还没落下的一巴掌,她突然开始生楚婉的气。

  屋里,楚景山和郑松萍还在吵。

  “你是不是不信她已经死了?还抱着希望是吧?”

  “楚景山,你别说我,你自己就是个不要脸的,要是真这么正直,就别当负心人!”

  “你还敢为了楚婉打我闺女?信不信我能让楚婉没好日子过?”

  ……

  齐远航帮顾骁把电风扇抬回家时,整个大院的人都凑过来看。

  华生牌的电风扇,小小一个,通上电,呼呼的大风往外吹,还能一圈一圈地转。

  兄妹俩开心坏了,两个孩子盘腿坐在电风扇面前。

  岁岁是突然发现对着电风扇说话能发出响声的,她把脸蛋往前凑,张大了嘴巴:“啊——啊——”

  安年见了,也学妹妹的样子,嘴巴一张:“啊!”

  断断续续的“啊啊”声在屋子里回荡着。

  楚婉和顾莹刚从外面回来,就听见电风扇运转的声音,岁岁跑过来,拉着楚婉姐姐和姑姑的手往里跑。

  看见电风扇,楚婉一脸惊喜:“这是我们家的吗?”

  顾骁低笑,牵过她的手:“来试一试。”

  楚婉坐在电风扇前,忽地一阵风吹来。

  凉风将她额间的碎发吹起,原本还沾着薄汗的发丝和小脸一下子就变得清清爽爽。

  即便是几个人贴在一起坐,都不觉得燥热,舒适得不得了。

  院子里的军属们都羡慕坏了,顾骁的津贴虽然不低,但也没到买一台电风扇都不眨眼的程度,还得是家底厚,年轻人才能过得这么享受啊!

  一开始,他们只站在外边看,后来楚婉邀请他们进家里凉快凉快。

  几个军人同志和军属往电风扇前一站,简直是不舍得走。

  还得是华生牌电风扇啊,比十个蒲扇加一块儿都要凉快!

  几个嫂子想着,要是做饭的时候能在边上摆一台电风扇,该有多舒坦?

  顾营长家的小媳妇可太让人羡慕了!

  ……

  家里添了一台电风扇,客人也多了起来。

  当然,其他客人都是会走的,顾骁不太介意。

  关键是他妹。

  顾莹都已经在家里住上三天了,怎么还没要走的意思?

  别说顾莹了,楚婉也一样,压根没想让她走。

  之前家里只有岁岁和他抢媳妇,后来多了安年,现在好了,连顾莹都不客气。

  这样一来,一天二十四小时,他能分到媳妇多长时间?

  但到底是亲哥,顾骁暂时还没打算赶顾莹。

  然而没想到,小姑娘单位这个月的排班表一出,被安排的基本上都是夜班,她只好回宿舍住,这样更方便一些。

  “莹莹,你中午和晚上都能来我们这儿吃饭。”要送走顾莹的时候,楚婉依依不舍。

  顾莹说:“嫂子,我不能每天过来,这样你多累啊。放心,我们医院有食堂的。”

  顾骁看顾莹一眼。

  他敢发誓,自己妹妹从小到大都没这么懂事过。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顾莹要回医院值班,顾骁多少不太放心,就把她送回去。

  回去的路上,顾莹终于可以找机会跟他算账:“哥,你结婚的事,怎么能瞒着家人呢?”

  “本来想告诉你的,一直没时间去医院找你。”顾骁说。

  “就是呀,你不告诉爸妈也就算了,怎么能不告诉我呢。”顾莹委屈道。

  因父母总是要上前线,顾莹和哥哥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宁玉村,由莫大娘帮忙照顾着。顾莹知道,她哥和父母的关系不亲,性子也比她更加独立,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都是自己做主。

  “知道了。”顾骁点头。

  他不是故意瞒着妹妹的。

  就是莹莹太闹腾,楚婉又刚来大院没多久,还不适应,他本想过段时间再介绍她们认识。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爸妈?”顾莹问。

  “已经给他们写信了,七八天前的事。”

  顾莹挑起眉。

  她哥这都是算好的,明知道打电报更快,但还是要给他们写信,估计就是不想他们唠叨。

  这个战术是不是叫拖延时间?

  “就算爸妈在海岛,位置偏,但顶多十来天的时间,信也该寄到了。”顾莹露出一脸好好戏的表情,“你等着吧,他们很快就要冲过来了。”

  “不会。”顾骁说,“他们还没退休,来不了。”

  媳妇孩子热炕头,他还能过一阵消停日子。

  顾莹看看哥哥,抿了抿唇。

  哪儿来的自信!

  他们妈下个月就要退休了!

  不过,她没打算说。

  谁让他也不把结婚的事告诉自己呢,扯平了。

  ……

  此时清远海边一座风景宜人的小岛上,邮递员踩着单车,将一封信送到项静云手中。

  她看一眼信封上的字,惊讶地喊:“老顾,你儿子来信了!”

  “顾骁怎么突然给我们写信?”正吹着海风的顾父问道。

  项静云猜不到,但不妨碍她欢天喜地。

  顾骁要跟他们说什么?

  她笑眯眯地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信纸一看,呆住了。

  简简单单一行字,她却看了许久许久,甚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怕自己花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项静云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惊喜道:“老顾,大喜事啊,咱们儿子居然已经结婚了!”

  顾父皱眉,厉声道:“胡闹!顾骁真是越来越离谱了,结婚这么大的事,现在才告诉我们?对方是哪家的女同志?也不提前带来让我们看一眼?”

  项静云瞪他一眼,不耐烦道:“再吵吵,不带你去见儿媳妇。”

  顾副司令被老伴一噎,气得吹胡子瞪眼。

  这是吓唬谁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