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18章 第18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章 第18章

  当坐上火车的那一刻,楚婉才意识到,这一趟,自己是真的要出远门了。

  长达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光是想一想就知道不容易,可她还没来得及担忧什么,就见他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

  她就只用带上自己的介绍信,别的完全不需要操心。

  顾骁买的是卧铺车票,车厢喧闹,可拉上卧铺门,车间里头就安静了。

  上下左右一共四个狭窄的床铺,楚婉一时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位置,求助地看他一眼。

  顾骁还以为她怕生人:“我刚才问过,列车员说这车间里只有我们,不用不好意思。”

  楚婉知道卧铺的价格肯定比一般硬卧的价格高不少,十多个小时,不少乘客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可听他这么轻描淡写的安慰,她悄悄在心里嘀咕,就他俩,更不好意思了。

  但转念一想,他俩不是夫妻吗?

  都是夫妻了,等回到军营,也就是住一块儿的,现在难为情,倒显得她莫名其妙。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楚婉的脸颊飘过一抹绯红,时不时理一理床铺,又给行李箱腾腾位置,反正非得给自己找点事做。

  现在还不到休息的时候,他们俩一寻思,默契地同时坐在了下铺。

  还是面对面那种。

  四目相对,楚婉:……

  他俩虽然已经是小俩口,可果然还不太熟……

  好在小俩口虽然不熟,可待在一块儿,自己能给自己找乐子。

  相互一个眼神,就悄悄地小鹿乱撞。

  到了饭点,顾骁带着楚婉去餐车车厢吃饭。

  她这才知道,原来火车上的小炒这么香!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比从前待在宁玉村的时候要自在愉悦很多,饭后他们分头简单洗漱,就差不多该歇下了。

  回到卧铺车厢,位置上已经配了暖壶,顾骁拿出茶杯,给她泡了一杯花茶。

  楚婉吹了吹杯口,四溢的茶香滚着热气,弥漫在小小的车间里。

  等凉一些,她喝一小口,满足地眯起眼睛。

  “你睡上铺。”顾骁说,“上铺干净。”

  楚婉看着他:“你呢?”

  顾骁指了指下铺:“我就在下面,放心。”

  楚婉脱了鞋,扶着去上铺的小梯,白嫩纤细的脚轻踩上去。

  忽地,胳膊被他扶了一下。

  楚婉回头,低垂着眼帘看他。

  依稀像是回到他们初次见面那天,顾营长给她指了窗外的路,轻松一跃跳窗之后,他伸出手。

  当时他眸光冷冽不耐,像是觉得自己家来了个天大的麻烦。

  可现在,他心甘情愿。

  楚婉不自觉笑了。

  顾骁抬手扶着她的臂弯,忽地抬眼,看见她唇角甜美的梨涡。

  心神像是猝不及防地晃了一下。

  夜深了,楚婉睡得很深,花茶的香气仍回荡着。

  而下铺,顾骁躺在这窄窄的卧铺上,结实的小臂枕着后脑勺,怎么都睡不着。

  稍稍侧耳,听见她轻轻的、均匀的呼吸声。

  心思更加静不下来了。

  ……

  翌日清晨,列车窗外辽阔的原野闪过,太阳缓缓升起。

  金灿灿的阳光洒在楚婉脸上,她的手轻轻捂住眼睛,伸了个懒腰起身。

  “起来了?”顾骁温声道,“给你买了早饭。”

  楚婉睡得懵懵的。

  乌黑浓密的发丝散乱在肩膀上,惺忪的睡眼轻眨,打了个哈欠,双眸湿漉漉的。

  再下一刻,看见窗外的风景,她睁圆眼睛:“我们快到了吗?”

  “下午就能到。”顾骁低笑。

  这是第一次,他归队的路程不再来去匆匆。

  步调逐渐放慢,每一分钟都值得好好感受。

  ……

  而另一边,此时成湾军区,大家都在讨论顾营长即将带回来的媳妇。

  不管是顾营长的战友,还是战友家属们都知道,这些年,各种主任、团长、政委不知道给他张罗了多少回相亲。

  对方都是不错的女同志,从文工团女兵到军区医院的医生护士,哪个不是要其他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姑娘。

  而且,大家也都是对顾营长情况知根知底的,清楚他帮忙抚养战友遗孤的事,也接受这一点。

  然而,顾营长愣是一个都没去见过。

  熟悉一些的领导,他就跟人家打趣调侃,不熟悉一些的,就随意找个理由搪塞。

  整个军区的人都以为他就是压根没把心思放在这上边,可没想到,人家自己把媳妇带回来了。

  这会儿家属院里几个家属围在一起,小声讨论起来。

  “顾营长那媳妇会不会是家里给安排的?包办婚姻那种?”

  “你觉得顾营长能愿意听家里安排?而且他这次是回村探亲,回的还是以前纪连长的老家,就算是包办婚姻,也不可能由纪连长的家人包办吧。”

  “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岁岁和安年太难带了?他总不好老让方主任帮忙照顾……”

  几个家属坐在院子里一合计,估摸着顾营长也不是真想娶媳妇,只是农村姑娘肯定比城里家境优渥的女同志要贤惠一些,娶回来好好照顾孩子们,他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什么时候到啊?说是早上,现在都下午了,怎么还没来?”

  “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

  “应该是个老实的小姑娘。”

  “就是顾营长实在不算体贴的男人,岁岁这么闹,安年又这么皮,将来她这日子过得辛苦了……”

  她们正聊着,忽然看见后勤办事处的金薇蓉回来。

  金薇蓉提醒一句:“别坐在大院嚼舌根,有话小声点,私下说,毕竟是军人家属,这样影响不好。”

  谁都知道办事处的金薇蓉向来严肃,对谁都是一本正经的,几个家属们也没恶意,只是闲来无事聊着打发时间,听她这么一说,也连忙点点头,有的摘豆角有的晒被子。

  金薇蓉话音落下,正好碰见接了岁岁和安年放学的方主任。

  她俩年纪相仿,这么多年一直在后勤办工作,能聊到一块儿去。方主任先让孩子们去小院玩,自己赶紧走到金薇蓉身边。

  两个人回屋,小声聊起来。

  金薇蓉语气严肃:“萍珍,我知道小顾他媳妇什么情况了。”

  “什么情况?”方主任也严肃起来。

  金薇蓉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这下方主任立马把眼睛都给瞪大了。

  “结过婚的?”她忍不住问道,“程旅长告诉你的?”

  “你小声点。”金薇蓉说,“你也知道,不管是底下同志还是家属说这些闲话,老程都是不高兴的。但我不是说闲话,就是担心小顾。前些天老程给小顾批结婚申请的时候找人去北城那边的公社打听过,小顾媳妇以前是宁玉村的,第一次结婚是包办婚姻,结婚那天都没见过新婚丈夫,人就没了……”

  方主任吓一跳:“人没了?”

  “后来她在村里的名声就不太好,有人说她克夫,有人说她到处勾搭……”这话太难听,金薇蓉都说不下去了,用气音说道,“就是小顾铁了心,而小顾媳妇档案上也确实没犯过什么错误,上面才批了婚事。”

  方主任说道:“克夫这事不提,咱们是军队干部,也是军人家属,不能宣扬封建迷信。”

  “我也是这个意思。”金薇蓉说,“我就是听说,宁玉村人都不喊她的名字,直接喊小寡妇。如果他们口中的小寡妇真不是正经女同志,小顾又是头一回处对象,怕他被人骗。”

  “咱们还是得看紧一点。”方主任说,“小顾优秀,立下这么多大功,可不能被婚姻耽搁了。”

  金薇蓉点了点头。

  这时,小院里传来一阵阵声响。

  “顾营长回来了!”

  “顾营长,那个是顾营长媳妇吗?看不清楚。”

  金薇蓉与方主任交换眼神,起身从屋里走出来,打算去大院看看。

  ……

  是郑旅长派人开车去火车站将顾骁和楚婉接回来的,因此他们这会儿就到了。

  “我先下车,把行李箱和刚才买的东西提回去。”顾骁说,“你在这儿等我。”

  “我不能一起进去吗?”楚婉好奇地问。

  “我腾不出手牵你。”

  “不用牵呀。”楚婉小声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这么多人,怕你害羞。”顾骁低声道。

  楚婉这才从车窗探出脑袋,看了看大院。

  刚才还没这么多人呢,一眨眼工夫,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如果跟着他一起下车,他提着大包小包,自己则傻乎乎地跟在后边走,确实有些不好意思。

  嗯!是得牵着。

  顾骁往自家走。

  之前他和岁岁、安年住的房子要小一些,现在结婚了,就提前申请住房,刚才在车上已经拿到钥匙。

  这新房,他都还没见过,此时倒是没想自己,只希望环境好一些,别让楚婉失望。

  “顾营长,车上那个是你媳妇啊?”有人问道。

  “是。”顾骁看着大家,犹豫了一下,介绍道,“我媳妇。”

  几个家属都忍不住笑起来。

  平时顾营长一副严厉的样子,上哪儿都是面无表情的,谁都不敢接近。

  可现在,提起媳妇,他居然不太自然。

  “媳妇”两个字,难道烫嘴?

  大院里围着的人越来越多了,基本上都是冲着顾营长他媳妇来的。

  小姑娘是没见过世面,怕人多的场合,待在车里不敢出来了?

  大家也不敢在瞎嘀咕,怕让顾营长听见,就只好耐心地站在原地等。

  等着等着,顾骁就从新房出来了,出来时碰见欲言又止的方主任,问道:“方主任,岁岁和安年呢?”

  “刚才还见着呢,可能后院小池塘玩去了。”方主任说。

  后院安全,孩子们都在那里玩,真出了什么事也有其他小孩通知大人,顾骁就放下心,决定先等安顿好楚婉,再去接孩子们回来,给他们一个惊喜。

  应该是惊喜?他自顾自想。

  “先带我们去看看你媳妇吧。”金薇蓉说。

  “这边。”顾骁指了指车子的方向。

  两位后勤干部跟在顾骁身后。

  方主任用眼神疯狂暗示金薇蓉,让她别给楚婉难堪,一见面就闹得不愉快,不是好事。

  可金薇蓉哪会听,脸已经拉得老长老长的了,如果小姑娘真的不让人省心,她可不得给个下马威吗?要不到时候整个军区大院到处都是闲言碎语怎么办?

  她板着脸,跟着顾骁走。

  这会儿大院的家属们已经愈发好奇了。

  大家虽然还没见到楚婉,但心里头已经对她有了一个想象中的初步印象。

  平时没见顾营长对哪个女同志上心,估计也不是多讲究外貌的人,对方该是艰苦朴素又坚韧的形象,捋起袖子就能将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的那种……而且,顾营长应该就是把人往军营一接,就彻底不管了。

  然而,当顾营长拉开车门时,大家就震惊了。

  他干什么?他居然伸手去牵媳妇了!

  这真是平时那个见谁都一副冷峻神情的顾营长吗?

  紧接着,楚婉下车了。

  一大院的家属们踮起了脚尖看,越看,眼睛睁得越大,直到人家越走越近,更加目瞪口呆……

  小姑娘穿着精致的布拉吉裙子,分明是时髦城里女孩的打扮,雪白透亮的小脸蛋,哪是在地里被晒得黑黢黢的模样,唇角一抿,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会说话。

  别说是艰苦朴素了,细皮嫩肉的样子,就连文工团里的女同志们都没她这么好看。

  家属院的嫂子们一看楚婉这模样,赞美声就是发自内心的了,一人夸一句,夸得她的脸蛋都红扑扑的。

  下一刻,金薇蓉和方萍珍也走上前。

  俩主任一直以为看见的会是一个娇气、花枝招展的女同志,谁知道乍一眼看去,小姑娘娇娇嫩嫩的,笑容虽然羞涩腼腆,开口却是大方。

  “这是方主任。”顾骁介绍道。

  “方主任好。”楚婉轻声喊。

  方主任笑着点点头,转而看向金薇蓉时,生怕她会给人家脸色看。

  “这是金主任。”

  楚婉看着金薇蓉,有点忐忑。

  因为在这一张张笑脸中,唯独金主任的脸色不好看,远远地,她就发现了。

  可初来乍到,人家又没怎么她,她也得有礼貌。

  “金主任。”楚婉问了一声好,声音软软糯糯的。

  看着小姑娘清澈的眼睛和腼腆的笑容,金薇蓉愣了一下。

  随即,她紧皱的眉心舒展:“你好,刚来家属院,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来找我。”

  “好。”楚婉轻轻点头。

  金薇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什么勾搭人的小寡妇?她都这年纪了,自认很会看人,小姑娘的眼睛会说话,这乖乖巧巧的模样,哪是不让人省心的!

  和金薇蓉以及大院里其他人对视时,楚婉的心不再这么砰砰乱跳了。

  她能感觉到,这个家属院的人和宁玉村人不一样。

  原剧情的桎梏,是不是结束了?

  “哇!”

  “楚婉姐姐来啦!”

  小朋友稚嫩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像是小火箭一样,“咻”一下就撞过来。

  楚婉被冲了个满怀,还担心岁岁有没有摔跤,将小胖娃稳稳扶住之后,眼底染上笑意:“岁岁好。”

  “楚婉姐姐好呀!”

  这下,所有人更懵了。

  难缠的岁岁也听话了?

  难道是小家伙还没发作?

  有人打趣:“岁岁,以后可不能喊姐姐了。”

  小团子歪了歪脑袋,似懂非懂,肉乎乎的脸蛋往楚婉身上蹭了蹭:“楚婉姐姐,岁岁带你去看我们的新家哇。”

  岁岁这样一说完,全程拉着楚婉的手,把她往新家的方向带。

  顾骁被挤到后边去,一脸茫然地看着小丫头。

  平时跟小朋友抢玩具也就算了,现在来抢人媳妇?

  金薇蓉站在最后边,看着小俩口和岁岁一起回家的模样,转头对方主任小声道:“萍珍,她在村里的事,别跟家属院其他人提。”

  “小寡妇”什么的,多不好听,村民们没文化,会拿这个攻击她,她们可不能这么干。

  “知道的。”方主任说。

  同时,几个家属悄声嘀咕起来。

  怎么不见安年?

  小家伙该不会以消失表达抗议吧!

  瞧小媳妇安安静静的,估计会被孩子们欺负,以后顾营长家,会不会鸡飞狗跳?

  ……

  来到他们的新家之前,楚婉没想到这儿的环境会这么好。

  其实她对住的地方没有要求,毕竟之前在宁玉村,一间小茅草屋就已经够让她满足的了,可即便如此,看见他们家的小院时,楚婉还是很惊喜。

  院子里空落落的,但很宽敞,往里走去,是他们的屋子。

  屋子很大,连家具和摆设都很少,一间间屋子看着,里头除了床和书桌,什么都没有。

  甚至连床单都没铺。

  这也是顾骁第一次看见他们的家。

  从前对他来说,在哪里住都一样,只要有一张床,一个枕头,就能休息好。

  可现在,家有了新的意义。

  顾骁让楚婉先休息,自己去后勤处领了新的床单。

  床单的颜色很单调,没什么花样,他说道:“我们先用着,等过几天休息,我带你去城里买。”

  刚住进来,实在是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就连床单都没法洗。

  顾骁压根没想到这一点,打开袋子就开始铺被子。

  这些家事,他做得并不麻利。

  楚婉想上前帮忙的,可他将一切揽了下来。

  岁岁在边上给爸爸加油,费好一会儿时间,三个屋子就都收拾好了。

  一间是他们俩的,一间是哥哥的,一间是妹妹的。

  楚婉突然意识到,从今往后,她终于有家人了。

  是真正喜欢她,欢迎她的家人。

  ……

  随军第一天,楚婉对这里不熟悉,晚饭时想要去厨房,但一抬眼,顾骁已经让人帮忙去食堂打了饭。

  岁岁踢着小短腿跑去后院,把哥哥喊回家。

  新组成的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了第一顿饭。

  “爸爸,可以喝橘子水吗?”岁岁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

  顾骁给岁岁和安年一人拿了一瓶,想了想,又回去给楚婉拿了一瓶。

  同样被分到橘子水的她轻轻仰头喝了一口,甜滋滋的。

  这是小孩儿的待遇啊。

  “哥哥的嘴巴受伤了吗?”岁岁伸长了脖子,认真检查安年的嘴巴。

  安年将嘴巴闭得紧紧的,脑袋撇过去。

  笨蛋岁岁,家里多了个后妈,还这么高兴。

  很早之前,食堂的阿姨就说了,他和妹妹不是顾爸爸的亲生小孩,等后妈来了,会想办法把他们赶走的!

  “走开。”安年躲过岁岁关切的目光,将橘子水推到一边去。

  顾骁的眸光沉下来,严厉道:“安年。”

  安年也板着小脸瞪回去。

  他就知道,顾爸爸媳妇来的第一天,自己就要挨批了!

  一大一小谁都不出声,相互盯着对方的眼睛,气氛僵僵的。

  就在安年认定自己要挨一顿揍时,楚婉出声了。

  “哥哥的嘴巴在休息呢。”楚婉说。

  岁岁眨眨眼:“嘴巴还要休息吗?”

  说到这里,她又煞有介事地摇摇头:“方主任说岁岁是小话痨,嘴巴不休息哇。”

  楚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饭桌上僵硬的气氛终于被打破。

  安年的小脸蛋仍旧保持凶巴巴的状态,可是,突然没人跟他对峙了。

  六岁的小男孩已经有了自尊心,一时半会儿也下不了台阶,悄悄瞅了饭桌上的橘子汁一眼。

  现在自己伸手去拿,是不是怪丢脸的?

  正这样想着,他余光扫见楚婉双手捧着橘子汁,“咕噜咕噜”喝着。

  更馋了。

  ……

  这一天过得匆匆忙忙的,楚婉有点陌生和忐忑,可是却有滋有味。

  等到明天,她就得自己想办法适应这个大院了,到时候得去和院里的邻居嫂子们打打招呼,看看她们的一整天是怎么安排的。

  只是在此之前,新一轮的心神不宁又来了。

  天气热,孩子们一身的汗,安年和岁岁早就学会自己洗澡,洗得香喷喷的,光着脚丫子跑出来。

  楚婉拿了换洗的衣服,看顾骁一眼。

  “你先去吧。”他说。

  “好。”话音落下,她埋着脑袋,拖着脚步,一步一步走着。

  岁岁看看顾爸爸,又看看楚婉姐姐,小声问哥哥:“他们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安年也不知道,没搭理。

  岁岁喃喃自语:“哥哥的嘴巴还在休息,明天才开工呢。”

  楚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尾微湿,贴着白皙的脸颊,双眸莹润,脸颊粉粉的。

  顾骁坐在书房,埋头看资料。

  等到她的脚步声响起,他站起来。

  然而,他刚走出书房,就看见胖团子的两只小手拉着楚婉。

  “楚婉姐姐陪岁岁睡觉哇!”

  话音落下,小家伙用尽吃奶的劲儿,“嘿咻嘿咻”,将楚婉拉进自己的小房间。

  楚婉正准备关门。

  看见他时,她的小表情既无辜又庆幸,软声道:“岁岁害怕,我陪她。”

  “睡觉啦!”岁岁帮忙,胖乎乎的小手将房门关上。

  顾营长:……

  他确定了,岁岁真是来抢人媳妇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