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14章(加更)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14章 第14章(加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章 第14章(加更)

  汪美茹一早醒来,就羞答答地跑去找生产队队长请了个假。

  “相亲?”大队长姜力华奇怪道,“公社特地把联谊活动安排到下工之后,就是为了不耽误大家劳动,你咋还要请假?”

  汪美茹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捂着肚子,扭捏道:“队长,我今天肚子疼,不方便……”

  这话一出,大队长的神色立马就不自然了,摆摆手:“就你们城里人事儿最多!去吧,去吧。”

  汪美茹请好假,就赶紧回到知青点,先睡个美容觉。

  等睡得脸色红润之后,她起来烧水,洗了头又冲了澡,将昨天抻了一夜才好不容易抻平整的裙子换上。

  这会儿知青们也都陆陆续续下工了,汪美茹边给自己编辫子,边问道:“蒋红梅,上次你舅从沪市带的口红能借我用一下不?”

  蒋红梅一听,立马谨慎道:“不行,我自己都舍不得用呢!”

  “我拿我的雪花膏跟你换?”汪美茹放软了语气,“红梅,帮帮忙嘛,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

  蒋红梅抿着唇,由着她求了好一会儿,直到她拿出自己的雪花膏,很有诚意地挖了满满一勺,才终于松口:“就只能抹一遍,而且你得把嘴巴擦干净再抹!”

  汪美茹美滋滋地打扮自己,脸颊都不用上胭脂,就已经因激动而变得红红的。

  望着这一幕,几个知青都是一脸不解。

  “参加联谊会是公社的任务,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你这回特别上心啊?”

  “咱们都是想回城的,就算去相亲,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嘛。”

  “难道是这次组织给安排的相亲对象特别优秀?”

  “我好像听说,有一个军官,长得一表人才,家世也好,就是村里的顾营长吧?”

  汪美茹将口红还给蒋红梅,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发丝,嗔道:“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知青们:……

  她们也没说八字划一撇了吧?

  ……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汪美茹就从知青点出来了。

  太阳还没下山,斯文秀气的女知青穿着时髦的裙子,双脚踩着平时都舍不得穿的皮鞋,别提有多神气。

  她加快脚步,一路往公社赶,又尽量让自己看着气定神闲一些,别一副猴急的样子……

  而且不能累得出汗,因为上一次岁岁在顾营长面前说她臭,她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

  汪美茹的心静不下来。

  心思不静,就容易烦躁,浑身像是火烧似的,脊背冒汗,发丝也一捋一捋地粘在额间。

  然而,就在她热得恨不能找把蒲扇来扇扇风的当下,忽地边上传来“嗖”的一声。

  这“嗖”一下,就像是一阵清风吹来,带走烦闷的同时,鼻尖还飘过一丝清新的皂角香味。

  汪美茹凉快了一阵,抬起头,突然,整个人傻住了。

  那是一辆自行车?

  不,自行车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楚婉骑着自行车?

  而且,楚婉身后,还驮着一个胖娃娃!

  “哇——好快好快!”岁岁两只手高高举起。

  “岁岁的小手不可以松开,很危险。”楚婉轻轻拧了拧刹车。

  “好!”小团子乖巧答应,将两只小手扣在知青姐姐纤细的腰肢上,胖乎乎的小脸蛋挨着她的背,“看电影去啦!”

  “电影要到晚上才有呢,岁岁不是说让我带你出来转转的吗?”楚婉笑道。

  刚才楚婉下工之后,岁岁跑来让她别忘记和自己的约定,说着说着,又让奶奶把自行车抬出来,请知青姐姐带自己去转一圈儿。

  楚婉喜欢这个时时刻刻都笑容满面的小不点,自然拒绝不了。

  “对哦!那我们先回村吧!”岁岁说。

  “好。”楚婉调头,踩着自行车,往宁玉村骑去。

  而这一回头,骑没多久,就正好和汪美茹打了个照面。

  汪美茹想要用手擦一擦眼睛,但忍住了。

  擦什么擦,楚婉的模样,她怎么可能不认得呢?

  楚婉真是能耐啊,居然把顾营长的女儿哄得一愣一愣的,连家里的自行车都给骗出来了!

  只是她还没想好说几句什么样的话更加阴阳怪气,一个抬眼,楚婉双手握着自行车把手,悠闲自在地骑走了。

  骑走了……

  ……

  “爸爸!我们回来啦!”岁岁稚嫩的小奶音远远地响起。

  楚婉下车之后,将岁岁抱下车,一个推着二八大杠,另一个则像小尾巴,跟在后边走。

  顾骁抬起头时,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岁岁这孩子,人人都说她被宠坏了,平日里一个不顺心就大哭大闹,上哪儿都要人抱着背着,现在居然乖乖的了。

  等到岁岁小跑到自己的面前时,顾骁说道:“今天有车子,岁岁怎么不坐上面,愿意用自己的两条小短腿走路了?”

  小团子歪了歪脑袋:“不行,这样好重,知青姐姐推我太辛苦啦!”

  话音刚落,岁岁又忽然反应过来,圆乎乎的身子站得笔直:“爸爸,岁岁不是小短腿。”

  楚婉被孩子天真的小表情逗笑了。

  听见她的笑声,顾骁抬起头。

  家家户户都忙着生火做饭,炊烟袅袅升起。

  落日余晖之下,楚婉的唇角翘翘的,上扬的弧度很好看。

  抬眸时,她明亮的眸子里好像盛着星光,闪烁着,亮晶晶的。

  他一直觉得,楚婉在宁玉村是格格不入的,她不属于这里,却并不浮躁。

  “爸爸,天是不是快要黑啦?”岁岁一开口,等了好久,都没见爸爸看自己,两只小手挥了挥,“你不要看知青姐姐啦!”

  孩子这话打断了顾骁,也让楚婉转过眸。

  她一愣,对上顾营长的目光。

  那是带有侵略性的眼神,毫不避忌闪躲。

  楚婉下意识逃开视线,说道:“岁岁,我先回家吃饭,等一会儿村里大部分人都搬着凳子出门了,你就来找我,好不好?”

  和岁岁约定好之后,楚婉没再多说什么,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纤细的背影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顾骁的视线范围之内。

  ……

  楚婉给自己做了晚饭,坐在桌前,慢慢地吃。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些心神不宁。

  她给自己做的晚餐很简单,吃好之后,打水将碗筷冲洗干净,恰好这时,屋外的动静也愈发大了起来。

  村民们都搬着自家的板凳,去公社场地占位置去了。

  楚婉也赶紧拿了小板凳,出门时,目光在顾营长送的门锁上顿了顿,轻轻锁上门。

  岁岁已经拉着哥哥、爸爸和奶奶在村口等着了,一看见楚婉,连忙蹦跳着挥手。

  楚婉赶紧跑过来,跟莫奶奶打了声招呼。

  莫奶奶笑道:“你说说我这小孙女,看电影就看电影呗,还非要折腾我……我哪愿意看啊。”

  “莫大娘,您试一试,说不定喜欢看呢。”楚婉说。

  去年过中秋的时候,公社请了放映队,当时是她第一次在村子里看露天电影,记忆犹新。

  “大娘,真不行您就当是出来散散步。”顾骁也说道。

  莫奶奶不由看了顾骁一眼。

  他的话,是接在楚婉的话后边说的,就好像是有意附和似的。

  “行行行。”莫奶奶笑了笑,说道,“楚知青,你先骑车载着岁岁去占位置吧,别一会儿没好位置,小丫头又得哭。”

  “可是——”楚婉低头看自己手中的小板凳。

  顾骁微微俯身,将她的小板凳接过来:“我给你带过去。”

  他宽大的手掌握住小板凳的凳腿。

  楚婉轻轻松开手:“好。”

  ……

  东风公社好几个大队,这会儿场地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

  楚婉和岁岁来得早,将自行车停好之后,就去占位置。

  一大一小配合默契,找着位置后高兴地冲彼此欢呼起来。

  小团子还是头一回看露天电影,虽然电影还没开场,但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已经眨巴个不停,早就跃跃欲试。

  公社里有供销社,岁岁看见其他小朋友在吃水果糖,也馋了,想要去买一点。

  “可是我没有糖票。”楚婉抱歉地说。

  “啊——”岁岁有点失望,“没关系,让爸爸回去拿!”

  岁岁正和楚婉说着话,远远地,看见顾骁、莫奶奶和安年来了。

  虽然这儿到处都是人,可是小家伙一眼就能认出爸爸,谁让爸爸的个子最高,还最有气势,看起来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呢!

  “在那边。”顾骁看见岁岁,说道。

  像小猴子一般精瘦又灵活的在人群中穿梭,顺利挤了进去。

  “爸爸,我想吃水果糖。”岁岁的小奶音软乎乎的。

  “奶奶荷包里有糖票,我带你们去买。”莫奶奶冲着小不点招招手,又对安年说,“安年想吃什么?”

  “我不吃糖。”他板着小脸。

  耳畔还是有来来往往的社员,他们兴奋的乡音夹杂着板凳在地上拖动的声音,将这个夜晚衬得烟火气十足。

  公社干事跟随放映员一起准备设备,将荧幕拉开,夜幕降临,电影正式上演。

  等着祖孙三人走远了,楚婉才将视线收回来,一抬眼,见顾营长正望着自己,便说道:“安年还这么小,怎么不喜欢吃糖呀?”

  “安年学我。”顾骁温声道,“他觉得男子汉是不吃糖的。”

  “胡说。”楚婉小声嘀咕,“谁说男子汉就不能吃糖呀……”

  大家都等着看电影,人多,到处都是声响。

  顾骁没听清楚婉说的,凑近一些:“什么?”

  他微微倾身,在她的唇边侧耳,虽然还保持着距离,可温热感却仿佛扑面而来。

  楚婉愣住了。

  这时,顾骁才意识到,他们之间只隔着短短的距离。

  他能清晰地看见她长而浓密的、微微颤抖的睫毛,和抬起眼时清澈明亮如星辰的眸光。

  此时莫奶奶一手牵着岁岁从供销社出来,刚准备用另一只手去牵安年,却被这小家伙躲开了。

  安年两只手背在身后,像个小大人似的,一脸冷峻。

  莫奶奶笑着摇摇头,刚要带孩子们回去找顾骁和楚婉,忽地看见坐在人群中的顾骁和楚婉。

  他们是那么般配而显眼。

  “奶奶,不要看电影!”忽然,岁岁两只手捂着眼睛,用力摇头。

  莫奶奶这才看向荧幕。

  这会儿放的电影,多与战争有关,孩子知道顾爸爸是打仗的军人,同时也听军区里的老人家提过,自己的亲生父亲就是在战争中离世的,因此格外抵触这样的画面。

  “岁岁不怕,这是电影,骗人的。”莫奶奶哄道。

  “不看,不要看!”岁岁用力摇头,胖乎乎的脸蛋上挂满金豆子。

  小团子都回来十几天了,这还是莫奶□□一回见她闹成这样,忙说道:“那我们不看了,回家好不好?”

  岁岁打着哭嗝:“回家。”

  同时,汪美茹从公社办公室里出来,整个人蔫蔫儿的。

  她等了好久,直到公社干部都来轰人了,还是不敢相信,顾营长居然没来相亲。

  她记得那天自己经过妇联办公室时,分明听见蒋主任说要邀请顾营长去的啊!

  汪美茹垂头丧气的,没走几步,听见一个孩子的哭声。

  这哭声太烦人了,她烦躁地瞪了一眼,微微一怔。

  怎么是岁岁?

  ……

  公社提供的场地很大,但一张张小板凳这么摆了之后,就连空隙都少见了。

  和顾骁单独待在一起的感觉有点奇怪,楚婉如坐针毡,只能心底默念着,岁岁快回来吧!

  可是她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岁岁,只等到一个臭脸的安年。

  “我们要回家了。”安年说。

  楚婉:?

  “顾爸爸,你回家吗?”安年问道。

  “不回,我要在这里看电影。”顾骁说,“我们有话要说。”

  楚婉的脑子嗡嗡的。

  看电影?就他俩?他要说什么?

  同时,小小的安年也开始怀疑人生。

  笨蛋妹妹说他们会结婚,不会是真的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