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加更)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12章 第12章(加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 第12章(加更)

  “去岁岁家吃饭?”楚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一遍。

  “对哇!奶奶打了肉,我奶奶做的饭最好吃啦!”岁岁认真地说。

  楚婉一时有些为难。

  如果拒绝了热情的小团子,她应该会失望吧?

  而正在楚婉犹豫时,边上的汪美茹忍不住问道:“是你爸爸让你来邀请的吗?”

  她一开口,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虽然楚婉是个寡妇,但她这娇娇嫩嫩的样子,谁看了不心动呢?如果是顾营长让岁岁来请楚婉回家里吃饭的,那就完蛋了,自己彻底没戏!

  “是我自己要邀请知青姐姐!”岁岁认真道,“爸爸不知道!”

  小团子话音一落,还拽着楚婉的手,扁着嘴巴求了她好一会儿。

  这可爱的小表情,任谁都是不舍得拒绝的。

  楚婉实在拿她没办法,笑道:“好好好,我答应了。”

  岁岁一听,高兴地蹦起来,小短腿从地里往外一迈,跑去找她哥哥去了。

  而安年,这孩子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酷酷的,像是瞧不上任何人似的。汪美茹也能理解,这孩子他爸未来是司令啊,肯定是很难攻略的。

  这样一算,顾家也就一个小丫头心里头向着楚婉,而顾营长和他儿子,对楚婉根本就不特殊。

  汪美茹安慰好自己,对楚婉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哦,顾营长特别不好相处,我劝你还是别怕得罪他女儿,直接就别上他们家吃饭了吧。”

  说到这里,她还怕楚婉不信,又说道:“对了,就在顾营长回乡探亲那一天,有村民传,说你爬他炕上了……”

  这事过去还没几天,再一听见,楚婉还是心惊胆战的。

  她低着头,打开水壶:“什么?”

  “你不知道吧。”汪美茹得意道,“反正就是一群村民,围在顾营长家小院子里,说你在他屋里。顾营长没理大家,直接进屋了,没想到过没多久,傅贤光偷偷溜进去看。最后顾营长直接提着傅贤光的衣襟,把他甩到小院,听说直到现在,傅贤光还在关禁闭呢。”

  “真的假的?”楚婉惊讶地抬头,“我没听人说过。”

  “谁敢说啊?村民不敢说,怕被扣工分,知青们也不敢说,怕知青点排长说我们乱嚼舌根。”汪美茹说道,“我把这件事告诉你,就是想劝你,别在顾营长面前耍小聪明。不过我想,你应该不是那种心比天高的人吧?”

  楚婉看着汪美茹这试探自己的表情,就想起她在原剧情中对顾营长有多殷勤。

  不过,这些与自己无关。

  楚婉查了这么长时间,始终查不出当时“爬床”的事,是谁陷害自己。

  可原来在当天,一切就有端倪了。

  “现在傅知青怎么样了?”楚婉问道。

  汪美茹耸了耸肩。

  她压根不关心傅贤光如今怎么样。

  上一世自己和他结婚之后,可受了不少委屈,这一世再见面,她巴不得傅贤光要多倒霉就有多倒霉呢。

  “你别管这么多了,反正记得,别接近顾营长。”汪美茹说。

  这时,口哨声响起,是该下工了。

  楚婉将劳动用具拿好,刚要转身,被喊住了。

  “你去哪里?”

  “去岁岁家吃饭啊。”

  汪美茹一愣,更气了。

  敢情自己说了这么多,她一点都没听进去!

  ……

  太阳慢慢地下山了,楚婉接受岁岁的邀请,去她奶奶家吃饭。

  到了村尾,站在莫奶奶的小屋门口时,她有些紧张,鼓足勇气敲了敲门。

  莫奶奶带着两个孩子来开门,笑容慈祥:“这是楚知青吧,那天多亏你给我把俩孩子送回来,好几次想谢谢你,都没找到机会!”

  看着老人家友善的笑容,楚婉也笑了:“大娘,不客气的。”

  莫奶奶忙招呼楚婉坐下,去灶房重新忙活,边喊道:“安年、岁岁,记得招待客人!”

  楚婉本以为自己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会局促、不自在,可是并没有。因为岁岁就是个小话痨,只要这孩子一开口,就不会有冷场的时候。而安年也没有继续释放自己的敌意,毕竟才六岁的小孩,主意再大,看着顾爸爸和奶奶都没给楚婉脸色看,也开始怀疑自己了……

  莫奶奶做好晚饭,让两个孩子来端。

  楚婉过去一起帮忙。

  “开饭啦!”岁岁挥了挥自己手中的小勺子。

  楚婉看了看两个孩子,又看看莫奶奶,想问顾营长怎么不在,但到底还是不好意思。

  倒是莫奶奶自己开口:“孩子爸爸今天不来了,咱们村子就这么大,要是他过来一起吃,影响不好。”

  楚婉的耳根子火辣辣的,垂下眼帘,没有接话。

  莫奶奶又立马说道:“楚知青,你别误会,我们是怕对你有不好的影响。”

  岁岁吃着红烧肉,小嘴巴鼓鼓的,唇边还都是油,说道:“爸爸说,村民们又要说知青姐姐的闲话啦……”

  莫奶奶看着楚婉,笑道:“是顾骁说的,怕给你惹麻烦。”

  “不要闲话,不要麻烦!”岁岁一本正经地摆摆小手。

  楚婉愣了一下。

  成了寡妇之后,婆家人、娘家人,甚至村子里没和她说过几句话的村民都会嫌弃她,怕被她的坏名声牵累。

  可没想到,眼前这家人不会。

  顾营长、莫奶奶、还有岁岁……

  他们并不嫌弃她,而且,还会为她着想。

  “一个人住,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莫奶奶说道,“没人去打扰你吧?”

  楚婉立马摇摇头:“不会,我用桌子抵着房门的。”

  “那就好。”莫奶奶笑着说,“村子里这些二流子,也就是嘴上占个便宜,其实胆子比老鼠还小。”

  “噗嗤”一声,岁岁笑了,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胆子比老鼠还小!”

  屋子里回荡着欢声笑语。

  老人家和孩子的笑容真诚明朗,楚婉的心底也变得温暖。

  ……

  从莫奶奶家出来时,天色已经不早了。

  村尾到村口,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也恰好趁这会儿消消食。

  夏天的夜晚,连微风都是黏糊糊的,但楚婉却觉得整个人都很放松。

  因为,她现在回的是自己家。

  不必因为下工晚了或者没回去做晚饭而被婆家人指责,如今的她,就只用照顾好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虽然还是会有二流子悄悄打量,可一时之间,这问题很难解决,就只好暂时接受了。

  楚婉一路走回村口自家的茅草屋门口,正要进门,突然听见自行车车轮滚动的声音。

  这年头,自行车实在是太稀罕了,城里双职工家庭咬咬牙可以买一辆,可在村里,如果没记错的话,整个宁玉村就只有村长家有呢。

  楚婉有些好奇,踮起脚尖往村口看了看。

  骑着二八大杠回村的是顾营长。

  村口坐着不少正在乘凉的大爷大娘们。

  为了避嫌,楚婉看了他一眼,就推开回屋。

  窗户还敞着,屋外传来一道道声响,都是夸顾营长这车真漂亮的。

  秦婶子一开始还以为车子是顾营长向村长借的,可没想到,竟是他自己买的,顿时就眼馋得不得了:“顾营长,您不是很快就要回军营了吗?这车留着有啥用啊?”

  “瞧你这话,顾营长自己不骑,莫大娘也能骑啊。”有人轻嗤一声,“莫大娘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咋还骑不动车了?”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

  顾骁没注意听他们说什么,而是将目光落在村口那间茅草屋。

  这村子里,并不只有村口一间小屋还空着。

  村委会让楚婉住在这茅草屋,其实是特殊照顾她,因为村口人来人往,虽然有些吵,但相比之下也安全。

  可安全是相对而言的。

  毕竟并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坐在村口乘凉,大家总会回去睡觉的。

  “你们在说什么啊?这自行车早就已经买了,只是顾营长很少回来,没人骑而已!”突然,一个村民说道。

  这时,大家才回过神。

  差点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顾营长,那你进城是去干啥啊?”秦婶子笑着问。

  “买点东西。”顾骁淡淡地回了一句,再看了楚婉家紧闭的房门一眼,转身骑走了。

  秦婶子一脸好奇,在后头盯着他看了好半晌。

  买啥好东西了?

  ……

  夜深了,村口的村民们散去,逐渐安静。

  月光皎洁明亮,却静悄悄的。

  屋里,楚婉的心悬在嗓子眼。

  她用身体抵着门,偷听外边的动静。

  “楚寡妇,出来喝酒?”

  “我这酒真香,又香又甜的……”

  “听说明天晚上,有放映员来咱公社,楚寡妇和我去看电影不?”

  楚婉认得出来,那是王毛的声音。

  她脸色苍白,纤细的脊背紧紧顶住门,右手握着一把刀。

  “小寡妇,你在哥面前装啥正经啊?”

  “出来给哥回个话,咱们……啊——”

  忽然之间,王毛的嗓子像是被什么卡住了。

  “顾、顾营长?”

  “我就是跟小寡妇开个玩笑!”

  “您别、别……我手疼!”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毛的求饶声彻底消失了。

  之后,有人敲了敲门。

  楚婉连想都没想,直接推开了抵着房门的桌子,将门打开。

  夜晚的夏风温和。

  顾骁看见打开门之后,小姑娘发红的眼眶,和仍在颤抖的肩膀。

  而她手上,还握着一把刀。

  这柔柔弱弱却又豁出去的反差感。

  顾营长低笑:“也不问是谁,就开门了。”

  停顿片刻,他拎起手中供销社的袋子:“给你买的门锁。”

  楚婉微微一怔。

  她听错了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