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_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笔趣阁 > 小寡妇二婚娇宠日常[七零] > 第1章 第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第1章

  夏日夜晚的宁玉村,连微风中都透着热气,大榕树底下围坐着不少乘凉的人,手中拿着蒲扇,一脸兴致。

  和往日一样,大爷大娘们在说人闲话,这一回,他们聊的是聂家小寡妇。

  整个宁玉村,没人不知道聂家姓楚的小寡妇。

  小寡妇叫楚婉,肌肤雪白雪白的,脸蛋跟巴掌一般小,一双眼睛莹润晶亮,鼻梁又挺又翘,再配上那粉粉嫩嫩的唇,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似的。

  楚婉第一次来到宁玉村时,是去知青点报道的。

  当年不过十八岁的女知青,性子绵软,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虽然什么农活都干不来,但任谁见了都忍不住给她搭把手。

  只是哪能想到,短短两年的时间,当初那个娇滴滴女知青,变成村里出了名的小寡妇。

  小寡妇命不好,名声也不好,现在大家伙儿再提起她,都是一脸唾弃,就像是不说几句难听的话,在村里就赶不上趟儿了。

  “也不是我想说她,一个女人,新婚当天连自家男人的面都没见着就把他克死了,可不就是晦气吗?”

  “她男人没了,她愣是连滴眼泪都没掉,心肠硬着呢。”

  “心肠要不硬,就不会男人死了没多久就打扮得跟个小妖精一样了。看她的眼神,瞧谁都像在勾人,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狐狸精!”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最后还鄙夷地摇摇头。

  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由不远处响起:“小寡妇钻进顾营长屋里去了!”

  “真的假的?她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顾营长才来村里没多久,她认识人家吗?也敢勾搭!”

  几个大婶和二流子都是将信将疑,但敌不过这消息太刺激,一行人念叨着,浩浩荡荡地冲向顾营长屋门口。

  只是,大家伙儿边走,边犯怵。

  小寡妇好拿捏,但如果得罪了坏脾气的顾营长,他们会不会吃不了兜着走?

  ……

  顾骁回家时,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

  他没多想,进去之后将房门关紧,回里屋点上煤油灯。

  暖黄色的灯光使得里屋变得亮堂起来。

  他刚要脱去军装,余光一扫,骨节分明的手指忽地在肩扣上顿住,脸色微变。

  他的炕上,躺着一个女人,脸蛋很小,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使得乌黑的发丝沾在脸上,衬得肌肤更加白。

  她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深深的阴影,仿佛睡不安稳,拧起眉,睫毛轻颤,脆弱动人。

  这时,屋外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

  “楚寡妇好歹是个姑娘家家,真这么不要脸皮,爬顾营长的床?”

  “真的,我刚从牛棚出来,就看见她偷偷摸摸往顾营长屋里走。”

  “估计是打听过了,知道顾营长难得回来探亲,瞅准机会,直接就逼他就范呗。不过顾营长啥样的女同志没见过,会要一个寡妇?”

  “这小寡妇胆子还真大,全村有几个人敢和顾营长说话的,她倒好,直接爬床了。”

  一道道声音传来,落入顾骁的耳中。

  他的眸光微微沉下,神色变得冷冽。

  ……

  楚婉浑身虚弱无力,紧紧捏着被角。

  她做了一个梦。

  梦境和现实一样,楚婉在十八岁那年下乡。

  当时楚家就一个招工名额,姐妹俩一个去制钉厂,另一个就得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她父母很公平,抓阄决定去留,楚婉不幸运,抓到的是下乡的阄。

  肩挎着书包前往火车站时,楚婉有些害怕,但同行的其他知青们鼓励她,伟大领袖说啦——农村广阔,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

  只是也不知怎的,这一转眼,她的作为竟只剩下聂家这一亩三分地。

  楚婉和聂勤的婚事,是楚父包办的,他和聂勤的父亲是老战友,重遇后才发现对方是女儿下乡村子的村支书。

  两个人知根知底,一拍即合,这桩婚事很快就敲定。

  对于感情,楚婉懵懵懂懂,父亲疼爱自己,她便信他能给自己找到一个好归宿。说起来,聂勤本该是个好归宿,父亲是村支书,姐姐早些年嫁到城里,如今是国营饭店的服务员,弟弟还小,在城里念书,每周回来一次。而他自己则在锦市的制钢厂工作。

  这个年代的婚姻大多如此,条件合适,双方父母同意,婚事就敲定了。

  楚婉和聂勤通过几回信,趁着他回乡时匆匆去领了结婚证,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要结婚了。

  梦中,结婚当天的情景重现。

  那一天,她穿着大红色的裙子,坐在知青点,静静地等待未来丈夫的出现,可等来的,却是他的死讯。

  耳边充斥着聂母的尖叫声、聂家姐弟的痛哭声、聂父强撑着镇定却直直晕倒在地的闷响声……一道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对上他们的视线,大概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

  他们在想,这小寡妇,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聂勤去世后,聂家的天塌了,公公聂德栋病倒。

  聂德栋在楚婉刚到宁玉村时就多加照顾,那会儿,他老泪纵横,求楚婉留下,帮忙撑起这个家。

  一晃眼,就是一年多的时间。

  婆家的脏活累活都是她干的,到底只是个小姑娘,今天,她又累又委屈,几乎要撑不下去了,跑回娘家。

  父亲不在家,母亲无奈地告诉她,她已经嫁人,即便丈夫已经离世,也该做好为人儿媳的本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娘家管不了这么多。

  楚婉灰头土脸地离开娘家,临出门之前,见到姐姐楚月体面地骑着自行车回来,手上提着从单位食堂打来的红烧肉,问她要不要留下吃饭。她还看见,母亲拉着楚月的手,说孩子辛苦了。

  楚婉不明白,同样是二十岁的年纪,为什么只有姐姐是孩子。

  回到村里,一路上,她又是被村民们指指点点,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可没想到,在听人说她是克夫的命时,楚婉还是红了眼眶。

  后来,她回到婆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她进屋哭了许久,浑身发热发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个梦告诉楚婉,她是生活在一本年代文中的炮灰女配,炮灰女配的软弱无能是因为要给独立自强的女主,也就是她姐姐楚月做对照。

  而她这个女配,出场的戏份并不多,因为在二十岁那年,她就会丢了性命。

  楚婉挣扎着想要起身,可却浑身无力。

  同时,她的脑子嗡嗡的,一道道尖锐的声音由远处传来。

  “还真会挑,爬的是顾营长的炕!”

  “听说顾营长的父母都是军官,他自己年纪轻轻也立下不少战功,前两年公社领导想介绍自己闺女给他相亲,都被他拒绝了……”

  “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居然敢去攀这高枝!”

  楚婉眉心微蹙,额间沁出一层薄汗,她莹白的手紧紧扯着被子,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

  睁开眼的那一刹,她的心跳漏了半拍。

  这是一个陌生的屋子,身旁,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男人一身军装,身姿笔挺,微微侧过脸时,下颚线条突然收紧,变得锐利。

  他神态冷冽,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厌恶。

  屋外村民们大力敲门的声音就像是一记记重锤,狠狠砸来。

  楚婉不认得这个男人。

  她出了一身汗,脑子并不再像傍晚时那样混沌,但还是浑身绵软,此时倒吸一口凉气,回想起书中情节。

  在那本年代文中,她是二十岁那年死的。

  那一天,高烧中的楚婉被人陷害,在顾营长炕上醒来。

  屋外村民们冷嘲热讽下,她慌不择路,跑出他家,幸亏同为知青的好友汪美茹给她指了一个方向。

  然而,那是通往山崖的路。

  天黑路滑,原剧情中的楚婉失足跌死。

  之后,误会解除,人们再说起这个早逝的小寡妇,不再嗤笑嘲讽。

  相反,他们会感慨一声——楚婉什么都好,就是命不好啊。

  楚婉恍惚了。

  她的命不好吗?

  是的,在人生这短暂的二十年,她尝到的都是苦涩的滋味。

  但现在楚婉清醒了,她不是原书中的人物,不是什么炮灰女配。

  她想活,想为自己而活。

  “出来!”

  “楚寡妇,你别丢我们整个宁玉村的人。”

  “连军官的主意都打,啧啧……”

  “真是不正经!”

  顾骁面无表情,冷漠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楚婉满心恐惧,可眼下,只有面前这个男人能救自己。

  就在屋外这一声声的辱骂中,她按捺住心底的难堪,吃力地扶着炕边站起。

  他个头高大,压迫感袭来。

  楚婉仰着苍白的小脸,鼓足勇气对上他慑人的目光,清澈如水的眸子里满是怯懦。

  顾骁冷着脸,刚要转身开门,忽然之间,自己的衣服下摆被轻轻拉住。

  她纤细的手颤抖着,声音很小。

  “求您,别出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