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这演员是谁?(二合一)_1990:从鲍家街开始
笔趣阁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94章 这演员是谁?(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4章 这演员是谁?(二合一)

  第94章这演员是谁?(二合一)

  在电话亭排队的时候,周彦又收到了孙秦发来的第三条消息。

  “快快快回电孙秦。”

  看到这第三条信息,周彦暗自嘀咕,孙秦这到底是有什么急事?怎么发动起了夺命连环call。

  难道是今天《故宫:记忆》播出遇到了问题?

  不对啊,播出如果遇到问题,孙秦找他也没用啊。

  排在周彦前面的一个小师妹见他有点急,就笑呵呵地说,“周彦师兄,你排我前面吧。”

  这半年来,周彦在学校知名度大涨,认识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他这时候也不推辞了,笑着感谢道,“多谢师妹,确实是有点急事。”

  等到电话打过去,周彦刚开口说了个“喂”,就听到孙秦急切的声音,“老周啊,你终于回我电话了。”

  “是有什么急事啊?你就不能多传几个字么?”

  孙秦这连续呼了周彦三条,要是老老实实说事情,这三条传呼消息都够他把一件事情讲清楚了。

  但孙秦的重点并不是跟周彦说事情,而是要跟周彦分享。

  孙秦兴奋地说道,“今天体委国际司的一位同志打电话过来,说对《故宫:记忆》很感兴趣。”

  “体委国际司?干什么的?”这个单位周彦都没听过。

  “伱不要管这个部门原本是干什么的,今天打电话过来的这个同志应该是在申奥委员会里面,负责申奥宣传方面的事务。”

  听到孙秦的解释,周彦扬了扬眉毛,“所以说,他看上《故宫:记忆》也是跟申奥宣传有关系?”

  “没错,他的意思是想跟我们聊聊,组长让我问问你的意思,然后给对方回话。”

  周彦也没多想,就说道,“没问题啊,聊聊呗。”

  孙秦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同意的,那我一会儿去给对方回话,等到确定见面时间地点之后,再呼你。”

  “再呼我的时候,直接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就行了,别再让我给你回电话。”

  “没问题。”

  挂了电话之后,周彦回头又跟那个小师妹道谢:“师妹,谢谢了啊。”

  那师妹腼腆一笑,“师兄不用谢,我是钢琴90级的何雨。”

  周彦笑着点头,“嗯,何雨师妹,那你打电话吧,我先走了。”

  跟何雨打了个招呼,周彦又跑回去上课。

  路上他一直在想奥运会的事情,这段时间,国内跟奥运会有关的消息确实也多了起来,上层也在有意地撩动老百姓们的情绪。

  报纸上经常能看到一些宣传个人或者企业为申奥捐款的事迹,目的不言而喻。

  周彦对这次申奥没什么印象,就连这次申奥的宣传片是什么,谁拍的他都不知道。

  后来申办2008年奥运会的宣传片他倒知道,是张一谋导的。

  这一次,大概率应该还是不会成功,不过不管成功与否,能搭上这班车,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后来孙秦又呼了周彦一次,发来了见面的时间跟地点,明天上午十点,在他们燕京电视台。

  ……

  第二天上午,周彦骑车去了电视台。

  周彦九点半到的,想着提前过来,跟孙秦聊聊,不过周彦到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梁宇竟然也已经到了,孙秦跟孙宗路正跟他在会客室聊天。

  等到周彦赶到会客室,孙宗路笑着对梁宇说,“这位就是《故宫:记忆》的配乐指导,周彦。”

  随后孙宗路又对周彦介绍,“这位是体委国际司的梁宇同志。”

  梁宇主动走过来,跟周彦握了握手,“周指导,你好。”

  周彦笑着回道,“你好,梁宇同志。”

  看着周彦,梁宇的笑容后面,藏着不少惊讶。

  虽然已经从孙宗路他们口中得知周彦是个学生,但是看到本人这么年轻,他还是免不了感到惊奇。怪不得都说央音出天才,这话一点都不假。

  打过招呼,各自坐下,随后梁宇开门见山,“为了申奥,我们计划要拍两条申奥宣传片,《故宫:记忆》这部宣传片拍的很好,尤其是里面配乐,所以我就想过来跟两位认识一下,或许后面计划正式开始的时候,我们能有合作的机会。”

  听梁宇这么说,周彦就知道,宣传片的计划应该还早。

  想想也是,现在申奥刚开始,中国是否能入围都还是个未知数,不可能这么早就拍宣传片的,恐怕要等到确定能够入围之后,这个计划才会启动。

  梁宇今天过来,恐怕也只是未雨绸缪。

  周彦笑了笑,“能为国家申奥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是一件令我感到非常荣幸的事情,不知道这次你们奥委会准备请谁来担任宣传片导演?”

  他对这个比较好奇,因为他对这一次申奥的宣传片一点印象都没有。

  梁宇摆摆手,“暂时还没有人选,应该也是要等到计划确定之后才会找。我们国内缺少有这方面经验的制作人,所以想要在国内找,还是比较麻烦的。”

  周彦挑了挑眉毛,听梁宇这意思,他们后面说不定会考虑在国外找导演。

  不过这事还是有点远了,而且问多了也不好,周彦也就没有再继续往下问。

  旁边孙宗路笑着说道,“工作做在前面,肯定是不会出问题的,说到底,燕京这次申奥本身就是一个大型的公关活动,宣传自然是重中之重。梁宇同志,你肩负着宣传重任,身上担子不轻啊。”

  梁宇笑着摆手,“我只负责其中一个小环节,能为领导分一点忧,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做了这么多年宣传工作,对宣传自认还有点心得。宣传的目的是什么,自然是要让别人认可我们,而别人认可我们的基础,是让他们对我们产生兴趣。我们台这些年,策划了不少专题,制作了很多专项节目,有些题材即便非常枯燥,但我们依旧能在其中找到让观众感兴趣的点。”

  孙宗路笑了笑,又继续说道,“就拿《故宫:记忆》来说,这个题材老得不能再老,我们台面向的观众绝大多数都在燕京,他们中很多人对故宫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感,想要让他们对这个宣传片产生兴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这次,在配乐上下足了功夫……”

  接下来,孙宗路说了一堆他们台里面制作宣传片、纪录片的理念和思路。

  梁宇又不是呆子,自然明白孙宗路的意思,他笑着说道,“后面如果真要启动计划,可能还需要孙指导你们给一些帮助,你们的经验对我们来说是十分宝贵的。”

  他这话正合孙宗路心意,孙宗路眯着眼睛笑道,“为申奥出力,是我们的荣幸,也是我们的义务,到时候如果有需求,只管跟我们说。台里面这些年轻人,孙秦,还有周彦,他们都很有才华,也有冲劲,到时候还是能帮得上忙的。”

  周彦在旁边听到孙宗路的话,暗自笑了笑,老孙头大大滴狡猾,一句话把他跟燕京电视台给绑定在一起了。

  随后梁宇又问了一些跟《故宫的记忆》有关的事情,比如是如何创作这些曲子的,还问了周彦的个人经历,之前有没有参与过其他工作之类。

  当梁宇得知周彦还参加过《大红灯笼高高挂》等电影的配乐,他也是不住地点头。

  虽然周彦年轻,但是这资历可不能算差,《大红灯笼高高挂》上个月在威尼斯拿到了银狮奖,这消息在国内已经传开了,报纸上天天能看到跟这部电影有关的新闻。

  “对了,《大红灯笼高高挂》什么时候上映?一直没看到消息,到时候上映我肯定是要去支持的。”

  前段时间,梁宇的爱人天天念叨着要去看《大红灯笼高高挂》,不过这电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国内上映。

  今天正好碰到了周彦这个“内部人士”,梁宇就随口问了一句。

  周彦笑道:“刚定下来,十二月二十日。”

  电影上映时间是前天才定下来的,周彦也是刚知道,这两天新闻应该就见报了。

  听到了“内幕消息”,梁宇也十分高兴,“那还有两个月时间,也快了。”

  ……

  从燕京电视台回去之后,周彦也没再想申奥的事情,因为太远了。

  按照流程,到93年年初的时候,燕京才会正式向国际奥委会提交举办2000奥运会的申请,宣传片的拍摄可能要等到申请通过之后才会进行。

  这中间,少说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周彦现在把心思放在上面完全没有必要。

  回到学校,周彦一边研究京剧,一边准备这学期的学期作品以及明年的毕业作品,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燕京电影制片厂。

  《想飞的钢琴少年》后期剪辑工作正在进行,周彦只要有时间,就会去看。

  其他时间,如果有空,他也会去看看《霸王别姬》的准备工作进展如何,碰到贺无名,还会跟贺无名讨教一些京剧方面的东西。

  周彦经常能见到张国榮,一来二去的,也算熟悉了,他还趁机跟张国榮要了签名磁带,完成了贾国屏之前托给他的事情。

  十一月份的时候,周彦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他提前毕业的流程已经走完,下学期他就可以跟87级的学生一起毕业了。

  再之后,就是走留校任教的流程,不出意外的话,最快这学期末流程就能走完,迟一点明年年初肯定也能出来。

  到明年,他基本上就不用上课,专心准备毕业作品,同时也要开始交接系里面的工作。

  施万春告诉周彦,他来了之后,课程任务不算紧,让他先教二十世纪音乐分析这门课过渡一下。

  因为他提前毕业的流程已经走完,系里面的其他老师都知道,所以这学期对周彦上课的事情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时候,周彦就更加自由了,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燕京制片厂,片子剪的很慢,周彦他们其实也不着急,因为片子现在剪出来也没用。

  后续的计划,还是要看短片版在电影节上的表现。

  如果短片在克莱蒙费朗电影节上能有所斩获,那后续徐风他们对这部电影的规划自然会有不同,其他不说,单是宣传费用都要提升一个等级。

  中间周彦跟侯啸贤通过几次电话,每次侯啸贤都邀请周彦去台岛逛逛,不过周彦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思去那边,所以每次都是婉拒。

  ……

  周清的房间挂了一个日历,每天她都会撕去一页,有时候她恨不得能够多撕几页,好像多撕几页,十二月二十日就能提前到来一样。

  时间慢慢过去,终于熬到了十二月二十日。

  当天一放学,周清就跟老七周菁还有老八周远一起往电影院跑。

  他们到电影院的时候,老大周宇已经带着老九周晴在电影院门口等着了。

  因为知道《大红灯笼高高挂》今天要上映,所以他们提前就准备好了。

  看到只有老大跟老九,周清问道,“大哥,四姐呢?”

  “你四姐她离这边有点远,她跟同学一起去看,咱们进去吧。”周宇解释了一句,随后招招手,带着弟弟妹妹们进了电影院。

  另一边,周倩也跟室友顾芳芳到了另一家电影院门口。

  都走到了电影院门口,顾芳芳还是有些不解,“倩倩,你怎么就突然拉我来看电影了呢?”

  “不是你之前说要看这部电影的么?”

  听周倩这么说,顾芳芳撇撇嘴:“我说过要看的电影多了。”

  顾芳芳之前确实说过想要看《大红灯笼高高挂》,也不止她一个人说要看,班里面好多人都说要看,毕竟这部电影最近热度很高。

  导演张一谋、主角巩莉,这个黄金组合再次拿了国际大奖,大家都想见识见识。

  而且顾芳芳本身就是巩莉的影迷,巩莉的电影上映,她肯定是要捧场的。

  但是周倩平时可不看电影,从前顾芳芳不止一次想要拉着周倩来看电影,没有一次成功的,这次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周倩不但要去看电影,而且还主动买票请她看。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部电影改编自《妻妾成群》,这是周倩喜欢的小说,但这个解释又有点牵强,因为周倩喜欢的小说很多,也有不少改编成了电影,但其他的周倩都没看过。

  两人拿着票排队进入电影院,期间见到了几个认识的同学,进影厅之前他们还聊了聊这部电影,大家都在猜电影会不会根据原著来拍还是会改编很多。

  听说电影是在晋西取景的,可能风格会大不相同……

  聊到一半,影厅开始放人进去,他们也就跟着队伍往里面走。

  电影开始之后,顾芳芳就不时地转头看看周倩,因为电影相对于小说,改编了很多,原本的江南小院变成了西北大院,风格跨度很大。

  她挺担心喜欢原著的周倩会不高兴,不过周倩一直都在全神贯注地看着,似乎也没有流露出不高兴的情绪。

  电影到中段的时候,忽然响起一阵悠扬的笛声。

  听到这笛声,周倩忽然坐直了身体。

  注意到周倩的动作,顾芳芳意外地看着她,小声问道,“怎么了,倩倩?”

  周倩却摇摇头,没说话,依旧盯着大银幕。

  见她不说,顾芳芳也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面。

  电影中,颂莲问:“是谁在吹笛子?”

  随后丫鬟解释,吹笛子的是他们大少爷陈飞浦,颂莲就循着笛声走上了二楼。

  在二楼的小阁楼中,一个男人正坐在窗台上吹笛子。

  看到正在吹笛子的男人,顾芳芳也是惊叹,好英俊的陈飞浦,怪不得颂莲会沦陷进去,而且这笛子好像是真吹,动作看起来太优雅了,如同是话本小说里面走出来的翩翩公子。

  再看旁边的周倩,此刻看着电影里面的陈飞浦,人都呆住了。

  顾芳芳不禁疑惑,难道周倩喜欢这一款?

  当然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么英俊的男人,谁又不喜欢呢?

  后来,陈飞浦再次出现的时候,顾芳芳特意去观察周倩,发现周倩眼睛都在放光,而且她看别的情节都不这样,只有陈飞浦出现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

  电影结束之后,顾芳芳跟周倩走出电影院,其他人都在感慨封建糟粕的毒恶,顾芳芳却饶有兴趣地看着周倩,“倩倩,你不会是喜欢那个演陈飞浦的演员吧?”

  周倩反问道,“你觉得他怎么样?”

  顾芳芳点头道,“当然好啊,长得很英俊,我要是颂莲,肯定也会迷上他,而且笛子好像是真吹,还给了近景特写呢,要不是真吹,不可能给这种镜头。”

  周倩十分肯定道,“笛子就是真吹。”

  顾芳芳笑着问,“怎么,你还懂笛子啊?”

  “我哥哥从小就学笛子。”

  “你哥还学笛子啊。”顾芳芳撇撇嘴,嘁了一声,“我还以为他天天就会瞎混呢。”

  顾芳芳见过周倩的哥哥周宇好几次,虽然周宇长得挺好看,但是油腔滑调的,而且还很花心,顾芳芳对他没啥好印象。

  听周倩说哥哥从小学笛子,顾芳芳挺意外的,因为她怎么看周宇身上都没有艺术细胞。很难想象,周宇吹笛子到底是个什么画面。

  周倩摇摇头,“我说的是我三哥。”

  “哦,对,你们家都是这一辈放在一起排的。”顾芳芳恍然道。

  顾芳芳知道周倩还有其他兄弟姐妹,有两个在上高中的她也见过,不过这个三哥之前倒是没听周倩提过。

  “你三哥笛子吹得好不好,长得好不好看,跟这个演陈飞浦的演员比如何?”

  周倩笑着说道,“差不多吧。”

  顾芳芳撇嘴道,“是你哥哥,你当然说他好啦,你之前还说你大哥好呢。”

  “我大哥不好么?”周倩笑着问道。

  “长得是还行……不说你大哥了,说说你三哥,什么时候带我看看你三哥?要是真有这么好,我不介意给你当三嫂。”

  周倩笑盈盈地说道,“他呀,你不是都已经看过了么?”

  顾芳芳一愣,“什么意思,怎么叫我已经看过了?”

  “刚才在里面看过了呀。”周倩指了指电影院里面,随后继续往电影院外面走。

  顾芳芳回头看了眼电影院,心中忽然浮现出一个猜测,她一拍大腿,撵着周倩喊道,“倩倩,你别跟我说陈飞浦就是你三哥啊。”

  她这话一下子引起了其他观众的注意,纷纷看了过来,不过很快这些人又回过头去,继续讨论电影情节。

  “巩莉还是好看啊。”

  “怪不得电影能拿国际大奖,拍的确实好。”

  “可惜陈飞浦的戏份太少了,他跟颂莲的爱情显得有点突兀。”

  “演陈飞浦的是谁你们认识么?”

  “没见过,应该是新演员吧。”

  “新演员也演的这么好。”

  “没看出哪里好,就是长得还不错。”

  “笛子吹得也好听。”

  “不是他自己吹的吧。”

  “肯定是啊,都给近景了。”

  ……

  《大红灯笼高高挂》上映之后,就获得了热烈的反响。

  毕竟电影已经拿到了国际电影节的大奖,就算有人觉得电影无聊,也不好意思说。

  《大红灯笼高高挂》是一部大女主戏,除了巩莉这个大女主之外,也是其他几个姨太太戏份最多,可以说,这是一部女人的戏。

  男主陈老爷,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正脸,很多观众在观影的过程中,根本没有发现这一点,直到把电影看完,再去想老爷的脸的时候,却发现对这个老爷的长相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所以,虽然陈飞浦在电影里面只出镜了两次,但就是这两次,让观众们记住了他的那张脸,而且他也是整部电影里面,最让人有印象的男角色。

  很多观众走出电影院之后都在问,这个演陈飞浦演员叫什么?

  有个别人能够回答上来演员的名字:周彦。

  他们是在电影最后滚动的演职人员名单里面看到的,还有人眼神比较好,又说:好像配乐助理也叫周彦。

  但大部分人都是不看演职人员名单的,即便看,也只会看导演跟主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