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晚上了,很忙_诸天从无耻之徒开始
笔趣阁 > 诸天从无耻之徒开始 > 第85章 晚上了,很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5章 晚上了,很忙

  第85章晚上了,很忙

  天彻底黑了。

  某个DNA检测机构。

  洛贝塔拿到了利亚姆的检测报告,报告显示,利亚姆是弗兰克和莫妮卡的儿子…

  洛贝塔当场震惊的大吼,“whatthehell!这怎么可能,利亚姆可是黑人!!!”

  莫妮卡也理解不了。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莫妮卡的脑子很有限。

  “我也不知道啊,我一直以为利亚姆是我跟那个黑人保镖生的,”莫妮卡慌神的说。

  洛贝塔气得不行。

  这个结果意味着,想靠DNA把利亚姆带走这一招,行不通了。

  “我特么的,没关系!”洛贝塔怒道,“你是利亚姆的母亲,弗兰克是个人渣,我们大不了先让弗兰克放弃抚养权,再向法院申请,让法官把利亚姆判给我们!菲奥娜她们没资格掺和!”

  莫妮卡一听,更慌了,真不想把这个事弄到法院去,“洛贝塔,我们还是先跟菲奥娜她们好好商量商量吧,她们终归是我的小孩…..”

  两人讨论了一阵。

  最终,洛贝塔放下了一点强硬,“我们先回去加拉格家那个鬼地方,按照你说的办,但我得跟你说好,要是不成,我们明天就上法院去。”

  软弱如莫妮卡,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

  两人没再多啰嗦,上了卡车,往加拉格家驶去。

  加拉格家。

  不算太久前,利普四人放学回来了,发现了菲奥娜的糟糕状态,紧跟着,都了解了情况。

  黛比很懵逼也很伤心,“妈妈明明说要留下来的,为什么还是要带利亚姆走…..”

  说着说着,黛比就要哭。

  利普已经出离愤怒,“我不管特么的DNA报告怎么说!利亚姆是我们的弟弟,必须要留在这里!”

  伊恩跟着有了声音,“主要是那个鲍伯,都是那个贱人非要把利亚姆带走。”

  卡尔听见,眼睛一转,有了个好主意,“我们可以杀了鲍伯,问题解决。”

  此话一出。

  菲奥娜四人,包括不远处,烦躁的一塌糊涂的弗兰克,都齐刷刷看向了卡尔。

  卡尔不明白,“what?我说错了吗?”

  菲奥娜真心担心卡尔真的会这么干,连忙开口,“卡尔,伱想都别想,杀人是犯法的,要坐牢的!!”

  “卡尔,”利普跟着伸手揉了揉卡尔的脑袋,“别动这种念头,杀了鲍伯那个贱人确实很爽,但之后,我们就都会完蛋,懂吗?”

  卡尔懂吗?

  不懂。

  “我杀了她,我这么小,能有什么关系?”卡尔说。

  菲奥娜急了,“卡尔!答应我,绝对不能干这种事!”

  菲奥娜四人轮番劝告了好几分钟。

  卡尔听得不耐烦了,摇了摇头,“好了好了,你们真麻烦。”

  甩出这句话,卡尔转过身子,玩起了手,懒得再理会。

  菲奥娜四人松了口气,接着商量。

  不知不觉,十几分钟过去。

  洛贝塔和莫妮卡,带着利亚姆,一点都不客气的,径直推门走进了加拉格家。

  进了屋子。

  瞧见聚在一起的菲奥娜五人,洛贝塔立马凶狠的瞪了一眼,接着,大步走向弗兰克。

  “弗兰克,最后一次机会,今晚把我们的交易搞定,否则,明天我跟莫妮卡去法院!”

  “我们必须要带走利亚姆,绝对不能让利亚姆在这个屎坑里继续生活下去!!!”

  弗兰克一听,半点不带犹豫的,连连点头,“好好好,我来跟她们说。”

  话语出口,弗兰克转动轮椅,朝菲奥娜五人移动。

  不多时。

  加拉格家,争吵声,怒吼声,一声接着一声,热闹非凡。

  秀儿中餐厅。

  客人都走了,晚上的营业结束。

  丁秀把东西收拾好,出了厨房,准备走人。

  今晚的事情很多。

  他得先去昨天新租的那间门面房,看看斯维特拉娜的情况,然后去艾莱柏酒吧,休息休息。

  休息的差不多后,他得回酒店,为干掉卡马拉和洛贝塔做准备。

  忙得很。

  不过,就在快要走出餐厅之际,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事,便停下了脚步,转向在擦桌子的维罗妮卡,“维罗妮卡,GED的事怎么样了?”

  维罗妮卡听见,登时很心虚。

  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

  维罗妮卡倒是没忘记,也在网上了解了一下GED的相关情况,但……也就如此而已。

  “在准备了,”这份工作能挣到的钱实在太多,维罗妮卡可不想丢掉,只好忍住心虚,半撒谎道。

  丁秀咧嘴一笑,“抓紧点,我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不尽快搞定,我可真会换人的,知道吧。”

  换人这个词,太刺激了……

  维罗妮卡一阵惊吓,立马直点头,说的斩钉截铁,“好,我会的,明天我就去报名!”

  “嗯,那你们忙,记得关门,我先走了,”丁秀没再多啰嗦,悠哉悠哉往外走去。

  见丁秀稍微走远了一点,维罗妮卡赶忙长舒了一口气,表情一垮,满脸苦涩,忍不住叹气,“唉。”

  一旁的薇薇安瞧见,淡淡的笑了笑,“维,你骗了老板吗?”

  维罗妮卡想了想,摇头,“也不算,我真的有在研究那个GED,可那玩意,实在太烦人了。”

  薇薇安笑,“凡事都是开头难,坚持坚持,习惯了就会好很多的。”

  “希望吧,”维罗妮卡并没有抱多少希望,真心觉得学习这种事,完全不适合她。

  时间匆匆流逝。

  米奇把碗筷全部洗完,还将厨房的方方面面擦了擦,完事,三人一起下班。

  “怎么样,第一天上班,感觉如何?”经过这一天的相处,维罗妮卡对米奇的感觉要好了一丁点,并不像以前那样,觉得米奇无可救药,跟特瑞一模一样,开口笑着问道。

  米奇掏出香烟,点着一根,“不怎么样,这什么破工作。”

  “啊,感觉不好吗?那你明天还来吗?”薇薇安有点惊讶,问。

  米奇吐了一口烟气,“来。”

  说完,米奇迈着很拽的八字步,大踏步走人,头也不回的补了一句,“明天见。”

  这是什么操作?

  维罗妮卡微微有点愣住,“????”

  薇薇安乐了,“我想到了一个词,傲娇。”

  叮咚。

  维罗妮卡瞬间恍然大悟,果断点头,“太准确了,确实傲娇。”

  下一秒。

  两人相视一笑。

  哈哈哈哈。

  米奇听见了这段对话,步伐顿时不自然了许多,脸颊也发起了烫,随后,立即加快了速度,逃也似的往家走。

  “薇薇安,要不要跟我去艾莱柏坐一下,我找凯文说说酒吧的事,”笑完,维罗妮卡问薇薇安。

  “好啊,反正我回去也没事,”薇薇安爽快答应。

  两人走向艾莱柏。

  新租的门面房里。

  斯特维拉娜正在给墙壁刷漆。

  乳胶漆的味道,十分刺鼻。

  斯特维拉娜毫不在意,干得非常起劲。

  丁秀呆了一小会儿,跟斯特维拉娜聊了一阵,知道了斯特维拉娜今天都干了什么,以及明天打算开始购置货架之类的东西,便没耽搁,麻溜掏钱。

  斯维特拉娜没拒绝。

  公是公,私是私,斯特维拉娜分得很清楚。

  “那你加油,”丁秀笑笑,打算离开,“对了,你也是我的员工,可以去我的餐厅吃饭,免费的,一天两顿,到了时间,过去就行。”

  斯维特拉娜没想到会有这个待遇,略感激动,“好。”

  丁秀没多废话,转身离开。

  ——

  艾莱柏酒吧。

  知道了凯文还没跟斯坦谈好,维罗妮卡有点着急,“小凯,这个事,我们得尽快处理好,毕竟接下来还得装修改造,要花不少时间。”

  “丁秀的餐厅生意正红火,多耽误一天,我们可就算是少挣一天的钱呢。”

  凯文当然也想到了,头疼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跟斯坦谈,我一提要买下艾莱柏,他就骂我。”

  “你是不知道,就之前,他还警告我,如果我再提给钱的事,他就要拿枪打我。”

  维罗妮卡对斯坦还挺了解,知道斯坦会说出这种话,一点毛病都没有,“真拿他没办法……”

  这个时候,在旁边偷听的汤米,笑着插了话,“凯文,你们要把艾莱柏买下来?还要装修?”

  “装修的事,得找我吧,要是找别人,可说不过去哦。”

  凯文头疼着呢,“汤米,要是事情真能成,绝对找你,放心。”

  “哈哈,那就提前谢谢了,”汤米笑说,喝了一口酒,再道,“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什么?你们两别自己在那讨论啊,我们也可以帮忙给给建议的。”

  坐在汤米旁边的科密特,听到这话,立马附和,“对啊,人多力量大。”

  闻言。

  凯文和维罗妮卡互相看了看。

  “可以,”维罗妮卡很想快点把这个事解决,汤米和科密特又是老熟人了,没有隐瞒的必要。

  凯文巴不得有人帮忙,见维罗妮卡同意,便麻溜冲汤米和科密特把情况说了一遍。

  就这样。

  等到丁秀走进艾莱柏时,吧台前已经围了一堆人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看着像是菜市场一样,相当热闹。

  丁秀看了看,没掺和,走到薇薇安旁边坐下。

  “老板,”薇薇安笑着打招呼。

  “叫我丁秀就行,这是下班时间,”丁秀笑回。

  “好,”薇薇安点头。

  “他们这是在吵什么呢?”丁秀知道,只是想了解的具体一点。

  薇薇安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这个事其实没这么复杂,”丁秀过来,主要就是想把这个事给解决,“看我的。”

  说着,丁秀扭头,冲凯文吆喝了一声,“凯文,来,过来一下。”

  凯文被围在人群里,没注意到丁秀,听到声音,才知道丁秀来了,紧接着,又想起了晚上没付账的事,一阵窘迫,“来了来了。”

  凯文应了声,跟着,赶忙凑到维罗妮卡耳边,小声道,“维,给我两百美金,我晚上去丁秀的餐厅,忘了付账。”

  维罗妮卡一愣,之前是晚餐高峰期,又听说斯坦要赠送艾莱柏酒吧,还真没注意到这个,一想,也窘迫了,急忙掏钱,“你说你,吃饭都不付账。”

  “事情太多,搞忘了嘛,”凯文接过钱,尴尬一笑,没多说,噌噌噌到了丁秀面前,不好意思的立即把钱递了过去,“丁秀,实在对不住,晚上那顿饭,我忘了付账。”

  看到钱,丁秀登时乐了,“看不起谁呢啊,我说过,你来吃饭不用花钱,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一样。”

  凯文:“?????”

  “丁秀,我坐在这里,你这样说话,真的好吗?”薇薇安调皮的说道。

  “哈哈,别闹,”笑回了薇薇安一句,丁秀转向凯文,“来,坐下,跟我说说斯坦的情况,我或许有办法帮你把这个事解决。”

  凯文没那么傻,心里早就清楚丁秀不会收这个钱,略一犹豫,便没坚持,“这钱你不收,我可就真不给你了。”

  “你看我在乎吗?”丁秀笑。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凯文不墨迹,收回钱,坐下,“那我给你说说斯坦。”

  斯坦的人生,还挺丰富多彩的。

  斯坦放了大半辈子的高x贷,早些年,混乱时期,为了收账,打断过不少人的膝盖,在芝加哥南区凶名远扬。

  后来,时代变了,斯坦年纪也大了,金盆洗手,开了艾莱柏酒吧。

  此后,一晃,这么多年过去。

  曾经的那个恶人斯坦,变成了如今,脑子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脾气却依旧暴躁的老头。

  听完。

  “他喜欢那份晚餐吗?”丁秀笑问。

  “喜欢,还说要天天吃,”凯文点头,如是回道。

  “那就更容易了,这样吧,我待会儿还有事,你现在带我去见他,我帮你把这个事搞定,”丁秀说的很自信。

  凯文有些惊讶,“你真能搞定?”

  “试试又不会掉块肉,别废话了,走吧。”

  这话有道理。

  “行,”凯文点头。

  两人没耽搁时间,到了二楼的公寓。

  凯文第一时间给斯坦介绍了一下丁秀。

  斯坦听完,斜着眼睛打量了一遍丁秀,“你就是做出那种好吃的狗屎的人?”

  一听这话。

  凯文真的是很无奈,急忙纠正,“不是狗屎,是中餐,我要跟你说几遍,你才能说对呢。”

  丁秀倒是半点不在意,只觉得这老头很有趣。

  斯坦不耐烦的摆摆手,“狗屎,中餐,没区别,随便。”

  “唉,”凯文拿斯坦没办法,只能叹气,随即冲丁秀抱歉的说,“丁秀,别生气,斯坦人很好,就是这脾气,一辈子都这样。”

  “没事,这脾气很有意思,”丁秀笑回。

  两人很快坐到了斯坦对面。

  “斯坦,关于艾莱柏的事…..”凯文先开口。

  话没能说完。

  斯坦立马急了,“还来!老子的枪呢?老子非得把你的dixk打烂!”

  凯文:“.…..”

  丁秀:“O(∩_∩)O~~”

  哈哈,太有趣了,这老头。

  感谢【20190121152754474】【普屋企人】两位大佬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