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骨头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35章 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章 骨头

  火势在一瞬猛烈,那恰好是台球厅里客人玩得最尽兴的时候,台球厅又在地下室,属于三级建筑,易燃,场地又宽敞无遮挡,浓黑烟味直接张牙舞爪席卷过来,瞬间一片晦暗,听见有人囔囔着着火,陈异脸色遽变,一个健步冲过去查看火情,波仔大声呵斥疏散人群,毛毛躁躁的学生们推搡着往外跑,踩踏尖叫声不断。

  室内浓烟滚滚,人一个个从黑烟里头逃窜出来,消防车和救火车同时到达,火势蔓延四周,心悸围观者众多,等到苗靖崩溃狼狈赶到的时候,天空飘洒着黑色的烟灰,眼前一片焦黑的颓垣败壁,污水在地上流淌,有人心有余悸满脸黑灰擦肩而过,台球厅的招牌已经完全烧焦,霓虹灯的入口咧着丑陋黝黑的嘴,全副武装的消防员用喷枪熄灭余火。

  苗靖没找到陈异,也没找到波仔或者任何一张熟悉的面孔,她颤颤巍巍走过去,脸色苍白凄惨,喑哑呆滞的声音问里头的人怎么样。

  【暂时不知死亡情况,未发现烧焦尸体。】

  【从火场救出几名昏迷男子,数人轻度烧伤以及踩踏和吸入性伤情,都已经送往医院。】

  “……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很高,体格很结实,寸头,五官很浓,是这家台球厅的老板。”

  “陈老板?”旁人插话,“他是最后一个被抬出来的,已经送到医院去了。”

  苗靖全身如冻,大脑如针刺痛,一片空白混沌,呐呐道:“知道了,谢谢。”

  波仔满脸黑灰,全身狼狈守在icu门口,看见苗靖蓬头散发赶过来,眼圈先红了。

  “还好台球厅空间阔敞,火烧得慢,我把人都送出去,异哥拿着灭火器冲进了杂物间,他怕里面有人……那些都是学生,他到处找了好几圈……找到他的时候,他蜷在角落里,已经休克昏迷了。”

  苗靖睫毛一闪,眼泪直接往下砸。

  休克昏迷。

  陈异在icu昏迷了十天。

  苗靖寸步不离守在icu。

  病床上的人安静躺着,磁共振和脑检查的报告让人忧心忡忡,苗靖轻触他手臂上的伤痕,消瘦枯槁的脸颊和紧皱的眉心,神情平静又茫然。

  其实想了很多。

  想他十几岁的时候,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出现在陈礼彬的病房,想他骑摩托车摔断腿躺在病床上满不在乎说自杀,想他西装革履意气风发说老子最有出息,想他怒火滔天眼睛发红冲她嘶吼让她滚,想他缠绵情动喃喃念她的名字,想最后分别之际他那抹淡淡忧伤的笑容,想这十几年来两人各自经历的人和事。

  每天在icu门口探视陈异的人不少,苗靖见过很多陌生的面孔,不知道他有这么庞大的交际圈,她睁着微肿发红的眼睛,心不在焉应付着,卢正思陪在身边她也浑然未觉,波仔去应付火灾的事情,她也意外见到周康安的身影,但全无追根刨底盘问的想法。

  其实问与不问,又有什么关系?

  她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有那些相依为命的岁月作伴,终归是和他人不一样的。

  有惊无险的是除了陈异,这场火灾没有其他人受重伤,台球室毁伤一空,但那也只是身外之物,现在只需要陈异醒过来。

  陈异倒是做了一场极为疲倦且灼烫的梦。

  醒过来的时候,他眨眨极干涩的眼睛,一时还不能适应眼前的视觉感,看见那双肿胀憔悴的泪眼,只觉得熟悉,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怔怔看着。

  身体其他感觉还没有恢复,只有眼睛凝视,记忆,看着眼前人憔悴流泪、等到能恢复到开口说话,他第一句话微弱又不耐烦。

  “没死……哭什么?”

  苗靖红着眼睛,把湿濡濡的脸颊贴在他额头。

  他感知两滴冰冷的眼泪,不知怎的,空白的心里也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醒了!

  还是那个混蛋陈异。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陈异终于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还但需要高压氧舱辅助治疗几个疗程,促进脑功能恢复。

  “我是谁?”苗靖看他眼神呆滞,“还认得我吗?”

  他沉默不语,似乎不知道如何作答,良久才幽幽开口:“家里人。”

  “我叫什么名字?”

  “苗靖。”

  苗靖摸摸他的脑袋。

  陈异渐渐恢复过来一点生机,模样好歹不算狼狈,眼眶深陷,下巴一片森青,有点颓废消沉的脆弱气质,苗靖夜以继日陪护他,本就纤细的身体又瘦了一圈,他笨拙捏住她的手腕,指尖揉揉。

  “给我拿个镜子来看看。”

  “看什么?”

  “你都成这模样了,我看看我现在有多惨?”他轻哼,“老子前半辈子没丑过。”

  嗯,的确不丑,只是熬了这么多天,骨相嶙峋,下巴森青。

  “给我刮个胡子?”

  苗靖果真找了个刮胡刀,先用热毛巾捂一下,再涂泡沫上刮刀,陈异惬意眯眼,在她微凉指尖拗起下巴,享受胡茬刮过她手指的触感。

  “亲我一下?”

  苗靖从善如流,亲了亲他光滑的下巴。

  陈异咧嘴傻笑。

  “给我根烟抽抽?”

  她手指轻扇他脸颊,冷声说做梦。

  周康安在陈异刚醒的时候就赶过来看陈异的情况,等陈异能正常思维说话,他又来了一趟,关着门和陈异说话,两人神色都有点严肃。

  “那一片是死角,没有监控,火指不定怎么烧起来的。”

  “当天出入店里的人也比较多,局里还在一个个排查嫌疑。”周康安看看陈异,蹙眉:“你在翟丰茂身边,身份泄过密?知道你的还有谁?”

  “不能吧。”陈异懒洋洋开口,“要真是报复我,哪里犯得着烧台球厅,直接给我个枪子就行了,再说人都逃到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藏在东南亚那片老林里自身难保,哪有空回来管我?”

  “你自己知道翟丰茂狡猾,国际刑警那边也没有消息,半年前又让他逃了一次。”周康安沉吟,“张实那个案子,有两个人已经出狱了。”

  “那几个都是小喽啰,跟我搭不上关系,我现在还开着张实那辆车,不可能就这样冲我来。”

  “谨慎点总是没错。”

  当然应该谨慎点,他孤家寡人没事,苗靖还在外面。

  翟丰茂在云南边境有老巢,虽然在逐步退出经营操控,但这些年也全靠各地的投资产业进行财富洗白,他的手段只手遮天,保护伞根深叶茂,属于跺跺脚就能地震的人物,藤城有不少关系网都被他打通,这个案子由上级直属指挥,启动时间隐蔽而漫长,周康安当时和同事负责案情,正愁没有机会打入组织内部,谁知道撞见了陈异。

  十几岁的年轻人野心勃勃又胆大妄为,陈异起初也只是想隔岸观火,借着警方的春风把张实手底下犯过事的人捅出去,以翟丰茂的能力,当时出入夜总会的人物非富即贵,彻底倒台没那么容易,后来他被翟丰茂看中进入,总要做点事情来表示胆量和忠心,陈异知道这种事最后的命运大概率就是送死或当替罪羊的份,几经思量后,为了自保,他才跟周康安联系上,当起了污点线人。

  翟丰茂的组织上下严密,各人家中底细都被摸得一清二楚,那时候苗靖已快高考,她肯定要走,最好找个千里之外的学校,众所周知陈异和她没什么大关系,两人相处也是淡薄,陈异向来懒得提起她,偶尔一言半语也是满不在乎,苗靖走后,他就再没什么后顾之忧。

  真正没有回头路可走,就是苗靖报警,陈异雷霆大怒那次,苗靖那时候涉世尚浅,误以为他吸毒打电话报警,但那次其实是有意被安排的一次试探,翟丰茂在各路都有眼线,要是顺着这件事的后续,陈异进了派出所,或者苗靖说出点什么,那他和苗靖都完了,陈异在最后关头打了个电话给周康安,周康安十万火急,暴露了警方安插的一个卧底,把事情拦下来,陈异这才彻底和周康安对接上,成了扳倒翟丰茂的一根隐线。

  随着保护伞的倒台,张实等人也跟着日暮西山,翟丰茂早早收到风声逃往了缅甸,警方故意放开了几条漏网之鱼,这里面也包括陈异,陈异追着翟丰茂的脚步而去,在金三角找到翟丰茂,那时候翟丰茂没待见他,枪弹碎片擦过陈异的眉心,陈异面色惨白,血流如注,却还定定站着。

  陈异留在翟丰茂手底下当个小喽啰,摸底他大本营的毒品和军火生意,这个大本营最后被缅甸军方端掉,翟丰茂逃到东南亚腹地,陈异悄悄撤回了藤城,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

  台球厅的起火案怎么来的?陈异直觉不是翟丰茂,半年前他还去过一次云南,是听说翟丰茂回到金三角,陈异不知道自己身份有没有暴露,铤而走险过去看看,最后也没见到翟丰茂的影子——要是他暴露,以翟丰茂的个性,亲自动手或者□□,要么是一枪毙命,要么死状凄惨,不可能放火烧台球厅,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这场火没出大事,本来也不需要刑警队介入,周康安怕事有蹊跷,还是小心翼翼处置,把台球厅已经烧毁的监控拿到司法鉴定所进行司法鉴定,奈何台球地盘大,有好几处死角,而且当天人来人往,已经在逐个排除,眼下还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起火之前,陈异也的确没察觉身边有什么异样,也许有什么异样,但他一颗心全被苗靖抓得死死的,全然忽略了?

  周康安一走,苗靖进来,坐在病床边把切好的水果递给陈异,他两条手臂都有烧伤,缠着绷带不方便动作,不知道痊愈之后会留下什么样的伤疤,苗靖眼里有些落寞哀伤。

  他看着她那双漂亮明眸,陷入了沉思。

  如果真的是翟丰茂或者张实身边人报复他呢?

  只要翟丰茂不死、不归案,他就一直没办法尘埃落地。

  陈异喑哑开口:“你不去公司上班?”

  十几天了,她寸步不离守在医院,半步也没离开过。

  苗靖淡然道:“我把工作辞了。”

  “辞了也好。”他垂眼,缓声开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藤城?”

  苗靖愣了愣,放下水果叉:“怎么?”

  “要走早点走吧。”陈异平静道,“你回藤城这几个月,也折腾够了,又跟着我在医院呆这么久,我累你也累,回去吧,我明天让波仔过来医院守着,用不着麻烦你。”

  他阖上眼,静静躺在病床上休息,苗靖看他呼吸平缓,悄悄退出病房。

  台球厅的失火是从垃圾桶引起的,旁边就杂物间和小仓库,大家推测是有人抽烟,虽然明令禁止,但球厅抽烟的人多,随手扔个烟头,悄无声息烧起来,也能酿成大祸。

  周康安再来找陈异,带了一些新讯息,那两个刚从监狱里刑满释放的犯人出了监狱,已经不知去向,台球厅监控探不到的死角,有模糊人影在玻璃墙镜里一掠而过。

  陈异蹙眉。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有些恩怨摩擦谁也说不清。

  “要我说,真是原先那伙人,那谁也拦不住,干脆我大摇大摆再去趟云南,你们跟在我身后?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总比现在搞刑侦手段破案好。”

  周康安摇头,顺便说起火灾前几天的赌球举报,出自涂莉之手,但陈异笃定不是涂莉,她虽然对台球厅门儿清,但压根干不出这种事来。

  两人在病房里聊了会,周康安又悄悄出去,却在病房外被苗靖喊住。

  苗靖其实到现在才知道是他是市刑警大队警员,在高三那年,周康安明里暗里帮过她好几次忙,她的户籍和档案迁出都是周康安帮忙的,后来陈异失联,苗靖也给周康安打过电话报警,周康安温声安慰了几句,后来说陈异去了外地,轻描淡写几句话就结束了这件事情。

  “周警官。”

  “苗靖?”周康安看到苗靖挺高兴的,“回来半年了吧?”

  “您知道我回来了?”

  周康安嘿笑。

  苗靖问的也是台球厅失火的事情,问是不是人为纵火,周康安解释说情况不明,目前还在调查中,苗靖认真听完他说话,最后问周康安:“周警官,陈异他是坏人吗?”

  “你怎么这么说?”周康安笑道,“你觉得你哥是坏人?”

  “能跟警官打交道的,一般都不是好人和普通人。”苗靖眼眸澄透望着周康安,“他是坏人吗?”

  周康安笑呵呵了两声:“要真是坏人,就在眼皮子底下,不抓吗?”

  “知道了,谢谢周警官。”

  周康安走后,苗靖抱着手倚门看陈异,他躺在病床上,长久偏首看着窗外,不知沉思些什么。

  苗靖走进去,拎开自己搁在角落的包包,趁陈异没注意,从里头翻出自己的手机,轻轻摁关录音键。

  陈异再问她,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藤城,年底了,各地人员流动都比较复杂,他计划着出院,也催促苗靖早点离开藤城——身边人那么多,的确不需要苗靖再留在他身边。

  “为什么总是要我走?”她手里捏着把水果刀削苹果,淡声问他,“你怕什么?”

  “没怕什么,总觉得你回来不太吉利,而且你工作都辞了,留在这里做什么?”

  苗靖颤了颤睫毛。

  她慢悠悠停下手中的动作,把苹果搁在床头柜,用纸巾慢慢把苹果刀擦拭干净,眼帘一掀,双目冰冷如雪,抿着樱唇,慢慢把水果刀递到陈异脸颊,冰冷的刀刃贴着他的肌肤,染了点寒意。

  陈异讶然挑眉,扭头看她。

  苗靖眼里冷静阴翳,纤细的手腕施力,尖锐的匕尖紧贴俊冽脸颊,陷入蜜色肌肤,一点微微的痛感刺破皮层。

  “苗靖,你干吗?”

  “陈异,你要是再敢这样对我,我就……”

  刺破皮肤的血液缓缓往下淌,轻微的痒意惹的他皱眉,却看她一副郑重又严肃冷清的面孔。

  “先杀你,我再自杀。”

  陈异没绷住,仰头哈哈大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