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骨头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13章 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章 骨头

  台球厅为了聚拢人气,每个月都会组织友谊比赛,一等奖奖品是累积制,只要能打败老板,一万元大奖抱回家,每次报名人数不少,陈异一口气忙到底。

  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但一连数日都没见面说过话,苗靖晚上隐约听见一点动静,半夜十一二两点或者更晚,隔壁房间的开门声或者脚步声,第二天她去上班,陈异房门还关着——只有每天洗衣机换下的衣服和门口乱踢的鞋子提示家中有人。

  苗靖上回出差,为了谢谢涂莉送给她的那只口红,特意回了一份礼物给涂莉,本来要送到健身房,涂莉说有空过来拿来,找了个休息日过来找苗靖。

  一瓶dior香水,还有几样牛肉干这样北方特产,涂莉笑容满面收下,和苗靖聊起这次出差的行程见闻,供应商还送了一支品相还不错的红酒,苗靖顺口问涂莉喝不喝酒,如果喜欢,正好帮忙解决。

  “怎么不留给陈异,他也喝酒啊。”

  “我没想着留给他。”苗靖笑笑,“你喜欢就带走吧,我不喝酒,也没别的认识的朋友。”

  “那我就不客气啦。”涂莉眨眨眼,托腮,“你送的东西我都好喜欢。”

  “不用客气。”

  “对了,台球厅的比赛结束了吗?你哥这阵还忙别的事吗?他晚上一般几点回来?”

  “我不知道。”苗靖对陈异的行踪行事一概不知,摇头,“你可以直接问他。”

  涂莉好几天没招惹陈异,知道这阵子有比赛,他肯定不耐烦她,本来想在苗靖这里打听,听她这么说,好笑起来:“你俩挺奇怪的,住在家里,感觉很不熟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没问过,也很少聊这些。”苗靖知道她的意思,语气清浅,“我上班忙,他事情也不少,相处时间不多。”

  “你俩关系很差吗?”想起陈异那圈朋友的描述,涂莉滴溜溜的眼睛在她身上打量,“感觉你两人挺冷淡的,我从来没从陈异嘴里听过你,也没听你提过他,好像不相干两个人,你俩以前也是这样吗?”

  提到起以前,苗靖浓密的眼睫往上掀,显露一双澄净清透的眸眼:“你觉得我和他关系差吗?”

  “也不算特别好吧,我觉得你心气挺高的,是不是不太喜欢你哥?他脾气大成那样,动不动还冷脸撂摊子,我觉得你这种端端正正的性格,又念过书讲道理,跟他完全不一样。”

  “还行吧。”苗靖不顺话搭腔,“我很少有事情能跟他争起来。”

  涂莉耸耸肩膀。

  苗靖问:“你觉得他脾气很难忍受吗?”

  “可不就是个大爷。”涂莉懒懒拨弄头发,叹了口气,“也挺烦的。”

  “可你们在一起也很久了。”

  涂莉笑笑,认识的男人里,比他有钱的没他帅,比他帅的没他大方,脾气好的没他有个性,爱她死去活来的没他厉害,男女之间,不就这么回事。

  “对了,你送我这么多东西,我请你吃饭吧,你周末有空吗?”

  苗靖犹豫:“我周末可能有别的事情……有朋友约我去保龄球馆玩。”

  “男的女的?”涂莉眼睛一亮。

  “男生,公司同事。”

  “单身?”

  她点头。

  “有情况啊,你这速度还挺快。”涂莉啧啧赞叹,“苗靖,你真的有点雷厉风行啊。”

  “还好,已经接触过一段时间,上次出差我们一起去的,也聊了很多。”苗靖眼眸微亮,“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

  “好啊。”

  卢正思对苗靖的提议大方接受,不管恋爱真假,两人关系的确不错,苗靖对约会、单独相处都表示接受,卢正思请她打保龄球,苗靖请他吃饭,正好犒劳下这段时间疯狂加班的辛苦。

  还是涂莉打电话过来,陈异才知道她跟苗靖见面,什么红酒和牛肉干,他在家连个影子都没见着,还有那什么卢正思和保龄球馆,他抽完一支烟,听见涂莉问他周末要不要去逛街吃饭,陈异眉毛一压:“去,怎么不去?”

  周末那天,陈异看见苗靖已经装扮好,浅色polo衫,白色运动窄裙,包裹小腿的长袜——纤细身材,腰细得两掌可握住,白瓷般的腿笔直匀称,再配上棒球帽和长马尾,青春娇美的年轻女生。

  他走过,声音冷淡不屑:“你今年几岁,穿成这样?”

  苗靖端着牛奶杯,低头抚平裙摆:“很奇怪吗?大学时候网球比赛的赛服,我穿着这身衣服还上过校刊。”

  陈异鼻腔微哼。

  那年才十九岁,四五年过去了,虽然有扮嫩的嫌疑,但这身衣服还算合身,家里缺个穿衣镜,苗靖在洗手间镜子前打量着装,看见他倚在门口,肩膀上搭着浴巾,不耐烦抱手。

  “出来。”

  等陈异洗澡出来,家里已经没人,雪白的餐巾纸印着口红唇印,揉成一团扔在桌上,餐桌没收拾,冰凉的牛奶盒还搁在桌上,剩下一半全都是他的份,陈异皱眉,最后倚着桌角撕开牛奶盒,仰头一口喝光,再懒洋洋耷着剑眉把碗筷都送去厨房。

  入秋后天气渐凉,没那么炎热,适合出门运动,保龄球馆人不少,卢正思看见苗靖时,眼里免不了惊艳光芒,更没想到苗靖居然保龄球也玩得很好,她说以前的男朋友喜欢,她自己也跟着学了一点皮毛——苗靖身上总有那么种违和感,很多不属于她的特质,比如工科女生、工程师、阳光运动、大方直率的恋爱都能默默消融在她身上,让人刮目相看。

  商场人也不少,涂莉有认识的专柜朋友,过去聊天,顺带拿东西,先不着急付钱,陈异和华强去谈点事,让她自己逛,等他过去买单,涂莉就喜欢他这种颐指气使的语气,至少大哥付钱时爽快,朋友羡慕她运气好,怎么找到这么英俊大方的男朋友。

  陈异穿着白衬衫黑裤过来,锃亮的皮鞋就有那么点衣冠禽、兽的意思,他本来就是宽阔高大的体型,身材把衬衫撑得挺拔阔正,衬衫袖口挽着,不是清俊休闲范,像落拓不羁的荷尔蒙实体,涂莉眼睛也亮了,娇滴滴在他面上贴唇,跟朋友笑语:“总算把他等来了。”

  朋友也羡慕到妒忌,看着涂莉挽着男人离去,跟同伴窃窃私语,看着同伴眼睛瞪得滚圆,得意扬眉。

  买了好几家店,陈异付钱时瞟了眼账单,他能付钱,不表示自己要无私奉献,购物袋里有涂莉给自家父母和弟弟买的衣物,陈异让她自己付了。

  吃饭是涂莉找的地方,一家日料店,两人刚落座,听见隔壁座飘来的话语,诧异扭头。

  没想到苗靖和卢正思也在——不算太凑巧,苗靖请教过涂莉,问问市内有哪些吃饭的餐厅可推荐,涂莉报了好几家名字,这家离台球厅最近,而且最适合年轻人约会。

  这顿午饭改成了四人用餐。

  涂莉第一次见卢正思,笑吟吟瞧得卢正思羞涩摸摸鼻尖:“看着像个弟弟。”

  苗靖护着卢正思,手轻轻搭着他的胳膊:“不是弟弟,是男朋友。”

  她这句话说得很平和,最后嘴角和眼睛却忍不住翘起,翘成会心微笑的弯弯弧度。

  陈异在她面前沉默站着。

  苗靖又介绍涂莉:“我哥哥的女朋友,涂莉,莉莉姐。”

  “莉莉姐,异哥,你们好。”

  “恭喜恭喜,你俩很般配。”

  “谢谢。”

  “挺好。”陈异目光打量的深,最后勾勾唇角,拍卢正思肩膀,语气微有压迫,“叫我陈异就行。”

  “不敢,我还是喊异哥。”

  一顿饭吃得格外热闹,苗靖和卢正思娓娓讲他们的相处,涂莉聊时下的热门话题,笑谑以后四个人可以凑一桌麻将牌局,只有陈异话少,偶尔嗯两声。

  苗靖看他穿白衬衫,眼神多停留了两下,又把视线转回来,柔柔落在卢正思身上。

  午饭吃完,苗靖和卢正思的约会本来要散,涂莉提议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她跟陈异从没去过电影院,要么台球厅,要么麻将桌和游戏厅,正好四个人凑在一起热闹些。

  大家无可无不可,都陆续点头,涂莉刷着手机。

  “有个火爆的亲情片,好评度很高,又搞笑又催泪,主演是最近很火的喜剧演员,我们看这个好吗?”

  卢正思也喜欢这部电影,但苗靖和陈异反应平淡,问还有没有别的电影。

  “其他片子时间都要等,就这部场次多。”

  最后涂莉买了四张电影票。

  放映厅座位全满,四人的位置不在一起,苗靖卢正思在前面,陈异和涂莉在后面几排,四人分开找座位,灯光太暗,卢正思牵着苗靖的手,一步步挪到位子上。

  苗靖的裙子短,绒面座椅看起来不甚干净,卢正思正好带着薄外套,笑着把外套递过来:“派上用场了。”

  “谢谢。”

  是个很贴心的男生。

  电影的确很好看,慈爱不着调的父母,顽皮倒霉的孩子,旅途的乌龙事件,身边爆笑声如雷,苗靖睁着眼睛,盯着荧幕看到阖家拥抱哭泣的一幕,跟卢正思示意去洗手间,摸黑出了放映厅。

  她去洗手间透气,转身往外走,昏暗的走廊里响起一声清脆响指,苗靖扭头,走廊尽头的吸烟区有人,单手插兜,窄窗的淡灰的光线投在白衬衫上,他微微眯眼,微抬下巴,喉腔里滚着烟,迷雾笼罩一样隐隐绰绰。

  苗靖没打算再回影厅,径直走过去,在他跟前站住。

  “你怎么出来了?”

  “不想看。”

  “那找个地方坐?等他们出来?”

  “等我把这根烟抽完。”

  “好。”

  “新男朋友怎么样?喜欢?”

  “喜欢。”她扯扯身上卢正思的外套,“很温柔细心。”

  “那就好。”他懒懒垂眼。

  喉腔里烟气吐尽,他朝她伸出手臂,衬衫露出一截麦色手臂,青色血管凸在薄薄皮肤下,修长指尖还夹着半支烟,朝向她,嗓音模糊:“要不要来一口?”

  “我不抽烟。”

  “知道。”他疲懒笑笑,“以前又不是没抽过……电影不好看不是么。”

  苗靖睫毛扇了扇,接过他手中的烟,衔着烟的姿势和他一模一样,笨拙吸一口,被那辛辣烟气憋得皱了下细眉,眼里冒出点火辣辣的感觉,再彻底呼出来,最后把烟递到他面前。

  他微微倾身,接过烟吸两口,最后摁灭在烟灰缸里。

  “走吧。”

  两人并肩走远,扔在烟灰缸里的烟蒂印着个淡淡的口红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c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c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